「咚咚咚!」

然而敲了好幾下門都沒人應。

他撇撇嘴,「切,居然出去了,虧我還想著她。」

柏宇剛想走,門卻打開了,只見兔兔面色慘白,頭髮都打濕了,一手捂著肚子靠在門上,「你怎麼來了?」

「怎麼了你?」柏宇皺眉,她臉色好差。

「沒事,有點肚子疼…一會就好了。」

「你先進來坐會吧。」說著兔兔就往裡走。

柏宇拉住她,伸手按向她的肚子。

「你幹嘛…」兔兔想掙開,卻使不上力。

「這裡疼嗎?」柏宇沒管她,一臉嚴肅地問。

兔兔搖頭。

「這裡呢?」

「嘶~疼~」

柏宇皺眉,立馬打橫把她抱起來。

「你幹嘛。」

「別動!」

雖然語氣透露著不滿,可手上的動作卻是輕柔的狠。

「你這是闌尾炎,我帶你去醫院。」

「……」

「怎麼不早打電話,這麼疼怎麼忍住的?」

「…….」兔兔緊緊咬著牙,發不出一點聲音。

醫院裡

兔兔躺在病床上,她「啪」地拉住柏宇的手,讓他靠近自己,「幫我…找個…厲害的大夫,我..給你錢,千萬不能留疤!」

柏宇沖護士使了個眼色,兔兔便被推進去了。

待他換上衣服進來,兔兔瞪大眼珠,悄咪咪地說,「不是讓你找個厲害的嗎。你怎麼進來了,你現在可不能害我!」

我是神界監獄長 「我就是醫生。」

「你!嘶~」

然而柏宇接過手術刀,卻遲遲落不下去…

兔兔看了一眼,立馬炸了,忍痛低吼「我去!柏宇你別害我啊,你抖什麼???我加錢加錢,你快找個靠譜的醫生!」

此時柏宇才回過神,看見她炸毛的樣子,突然鎮定下來了。

一個小小的闌尾切除手術,他居然也會手抖。

上一次這樣不知道是多少年之前了。

旁邊的小護士心裡犯嘀咕,這病人真奇怪,放著最好的醫生不用,居然要花錢找別人…

嘖,居然能跟柏醫生一起手術,啊~三生有幸啊…

好帥~帶著手術帽也好帥,劃開病人皮膚的時候也好帥,怎麼辦要淪陷了…

小護士猛地搖搖頭,不行不行,這是手術中,要集中精力!

手術很快就結束了,兔兔已經昏睡過去。

安排好她之後柏宇便去忙了。

已經到了傍晚,他推門而入,看著依然熟睡的兔兔,嘀咕道「這個死豬,居然還在睡…」

「說誰死豬?」

柏宇突然感覺背後一道寒光,但依然不怕死地說道「喲,醒了死豬。」

兔兔盯著他努努嘴,「姐姐現在生病,不跟你一般見識。」

「你還知道你生病啊…怎麼想的疼成這樣都不知道去醫院。」

「……」這責備的語氣讓她心裡有點怪怪的,很不爽地說,「你管我。」

「我還真管你了,托你的福,我好不容易得來的休班都被你打亂了…」說著他自顧自地剝起橘子來。

「你…你這是對一個病人應有的態度嗎?」

「這是你對恩人應有的態度嗎?」柏宇回嗆,「說起來這都兩次了吧,你準備怎麼報答我?」

「…….」她恨!怎麼老是欠他人情!

「以身相許嗎?」柏宇壞笑,還衝她挑挑眉。甚至拋了個媚眼。

「我呸!」

她回答地太乾脆了,以至於柏宇都愣了一下,有些尷尬。

「行了行了,給你開個玩笑…咋那麼大反應。」

「…….」兔兔吸了吸鼻子,輕咳一聲。

誰讓他說這麼話,搞得自己心煩意亂的,md心臟快跳出嗓子眼了…

「我也要吃。」某位心虛的兔兔小朋友開始轉移話題了。

「什麼啊?橘子啊?」 以爲自己是女人的男人 柏宇看了一下手裡。

「嗯。」

「你不能吃。」

「為什麼?」

「你要先排氣才能吃東西。」

「排氣?」

「就是放屁。你放屁了嗎?」

「!!!!」

「問你呢。」

兔兔支支吾吾了半天,瞥過臉去小聲地「嗯」了兩聲。

「啊?什麼?」

柏宇是真沒聽見,又問了兩遍…

然後兔兔怒了,「快給我!」

「嘖,問你放沒放屁呢…」

「放了!放了!放了個大屁行了吧!」

某個再次炸毛的小朋友說完就把自己蒙在被子里了。

柏宇不明所以,持續蒙圈中…一會才小聲嘀咕道「放就放了,吼我幹啥…」

一時間沒了動靜,忽然兔兔感覺有人隔著被子戳了戳自己的臉,「又幹嘛?」

「我說,好聞嗎?」

「啊?」

「你剛放了屁就把自己悶在被子里…不難受啊…」

兔兔氣急敗壞地掀開被子,露出「得體」的微笑,「柏叔叔,您沒什麼事,能圓潤的離開了嗎?」

「當然不行了!我走了誰照顧你!」柏宇說的理直氣壯。

「我自己照顧我自己行嗎?」

「你覺得呢?」

「我覺得挺好…」

「我覺得不行。」

「那你想咋地!」

「至少得等你姐姐回來唄…」

「…….」兔兔是一分鐘都不想跟他多呆了,然而這個人卻沒完沒了地在旁邊叨叨,她只能敷衍著回答。

「好了我知道了,我不喝酒」

「恩恩,我不吃…」

「好,我記住了,不能有性生….」忽然感覺有點不對勁,「嘶~你是不是想挨揍,你對我這個花一樣的少女在說什麼??」

「這是正常的醫囑好嗎,你要認真聽。」

「狗屁醫囑,你再多說一句我把它變成遺囑你信不信!」

柏宇立馬雙手防備,「OKOK,要保持心情愉悅…」

某兔沖自己攥緊的鐵拳吹了口氣,某柏立馬逃出了病房。

她嘆了口氣,「一個醫生怎麼話這麼多…」

然而還沒消停多久,柏宇又進來了。

「你又來幹嘛…」她是真的累了。

「不是,我帶你姐過來了。」

兔兔看見他身後的笙歌,立馬哭喪著臉,「姐,你終於來了…」

「怎麼了,還在疼?」

「沒有。」

「那怎麼哭喪著臉…」

兔兔癟著嘴,很是委屈地盯著柏宇。

「他欺負你了?」

「怎麼會呢嫂子~」沒等兔兔接話,柏宇立馬坐到床邊摁住她的手,還「善意」地看了她一眼。 「無知?老頭你把話說清楚了,在說誰無知呢?我問你,你到底知不知道期頤境界代表什麼?」。

神運算元頭都沒抬隨口回道:「代表什麼?我只知道那並不代表無敵」。

「你還真說錯了,老頭,期頤境界還真的就是無敵的」。

「那你把界主放在哪裡?」。

「老頭,你還真別較這個真兒,你是不是以為我這麼多天就知道吃喝啊?我跟你說,我已經對四界實力的現狀很了解了,我承認界主是一界之主,但是這並不代表他們是最強的,相反他們是最弱的」。

「哦?那我倒是想聽聽你這個吃貨都知道些什麼?」。

神運算元和任行游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就這樣爭執了起來,任行游好像真的已經對四界很了解,並且在自己的心中已經有了一二。

「老頭你聽好了,界主之所以強是因為他擁有整個一界取之不竭的能量,可也正因為如此,他的實力是和界地的天地靈氣掛勾的,可一旦離開了自己的地盤他們也如同自斷一臂,而真的要在自己的地盤打起來,那天地靈氣肯定會有所破壞,所以還是傷敵八百自損一千的,所以我說界主不是最強的,而相對而言期頤境界就不同了,實力本身就和界主只有一線之隔,他們還可以吸收天地靈氣為己用,而沒有任何的反噬,借力打力這個道理你懂吧?」。

聽了任行游的一番解釋之後,神運算元發現自己居然被說的有些啞口無言,因為自己找不出任何的不對,而且聽起來還很道理。

「我的話你真的當作耳旁風了」。

這時,圍繞著村子走的趙小小回來了,看著還在說話的兩人,頓時將目光放在了任行游的身上。

感受到趙小小眼神之後,任行游露出了苦澀地笑容,一臉的無辜「我什麼都沒有干啊,只是想和這老頭講理而已,你怎麼就針對我啊」。

「嗯,這個卦象的話應該是這麼回事」。

正在一旁「埋頭苦幹」研究卦象的神運算元似乎「剛剛」聽到有人在討論自己,側耳問道:「你們有人在說我嗎?」。

看著裝傻充愣的神運算元,任行游徹底地無語了,搖著頭「沒事,沒事,沒人說了,您老繼續啊,別讓我們耽誤你了」。

「哦,耽誤倒也習慣了,只沒叫我就好,你不知道人老了耳背,有些話都聽不到……」神運算元「滿意」地點了點頭,之後繼續了自己的卜卦。

「好,我去找人……」任行游這回已經徹底地折服了,知道自己說什麼都是沒意義,沒有用的,索性也就不去廢那個力氣,有這個機會還不如去干點正事去找人呢。

「嗯,卦象有結果了告訴我」趙小小對神運算元交代了一句,開始擴大了搜索範圍。

「什麼人?」沒一會兒的功夫,任行游那裡就有了動靜,少頃,任行游像是提著小雞仔一樣提著一個十多歲賊眉鼠眼的少年就就走了回來。

砰!

將少年扔在地上,揚起了一團塵煙,在咳嗽聲中少年爬起來。眼神中還帶著一絲的倔強,就這樣看著趙小小三人。

「你們為什麼抓我?」。 御妖師·逆世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