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啊,報仇啊,我們現在給你一個公平的機會,你有這個能力嗎?

沒有,是的,你沒有這個報仇的能力,

所以,你剛才說的那些都是屁話,你們地球人就是劣等生物,在我們眼中不過就是妖獸而已,想殺就殺,想怎麼殺就怎麼殺?

求追公平正義?

我的私家星球 你們永遠都不能,做夢去吧,哈哈….」

龍傲天放肆地大笑著。

基因商店總部是幾個長老彼此看了一眼,眉頭微皺,這個場景,他們也不知道該如何處置。

今天仲裁的議題是關於飛豹帝國搶奪大龍帝國基因研究院的事情,可是,楊嘯自己改成了地球人控訴大龍帝國罪行的議題。

基因商店一向中立,不干涉大家的爭議,就算這個仲裁會議,也是一方主動提出來之後,他們才答應居中調解的。

現在,大龍帝王要挑戰楊嘯,他們也不能說什麼。

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看著楊嘯。

楊嘯看著龍傲天放肆大笑的醜惡嘴臉,看著大龍帝王有恃無恐狂傲不屑的挑戰,深吸一口氣,沉聲說道:

「好,我楊嘯,接受大龍帝王的挑戰,生死自負!」 一路跟著賈詡走到了一處軍備處,這是一個營帳,較為昏暗,這裡都是存放士兵衣服和兵器的地方,

「換上吧,別傻站著了,你們現在穿的衣服都是巡邏隊的,巡邏隊此刻可是不能呆在這裡的!」

一進了門,賈詡這才回過頭對他們說道。

小隊人面面相覷,都看著陳昱州不說話,也不動手換衣服

「看我幹嗎,現在大家都要聽謀士大人的話!他說的話就是軍令!」

陳昱州一臉無語,連忙讓他們聽從賈詡的話,有些擔心程咬金的情況,但是現在自己過去也不一定有辦法救下程咬金,而眼前這個內應謀士顯然對這裡了如指掌,除了聽從他的話,似乎沒有什麼更好的應策了

「是!」

聽了陳昱州的話,這十幾人才開始動手換衣服起來

「呵~」

賈詡對此莫名深意的一笑,突然想起來自己還沒有介紹自己,連忙又說:

「在下還未介紹自己,吾名賈詡,字文和,大家在這裡就叫我軍師大人,免得因為某些不必要的細節暴露了大家的身份!」

「那我們的身份,你….軍師大人準備如何立?」

陳昱州又問道。差點脫口而出一個你

「你們就是我的親衛,親衛部隊不怎麼接觸外人,不認識周圍的人,也在情理之中,記住了,我是軍師,你們是我的親衛!」

賈詡擺擺自己的衣角,看看沒有什麼褶皺,這才緩緩抬起頭

說話間,大家都已經換好了自己的衣服

「有人來了!」

陳昱州突然面色一變,躲在一旁,看向帳篷外

「怕什麼,你們是我的親衛,要時刻跟在賈某的身後!走,出去跟吾去看看!」

賈詡冷笑一聲,如今有了自己遮掩的這層身份,怕什麼?

陳昱州等人只能點點頭,連忙跟上賈詡走了出去

剛一走出去,那盟主——趙青舒就帶領著一隊人馬急匆匆的往這邊趕過來

「咦,軍師?你怎麼在這裡?」

趙青舒正急匆匆的要去找楊騰,讓他別召集所有的巡邏隊,導致城防鬆懈,卻是碰到了從軍備帳篷中走出來的賈詡

「盟主大人!」

賈詡微微點頭示意,便算是行過禮了,一手不留痕迹的攔住了身後準備直接發作的陳昱州

「……」

陳昱州臉憋得有些紅,手中的長槍剛要發作,就被賈詡給攔住了,自己若是在這裡把這個盟主給宰了,豈不是大功一件,而且順勢還能救了程咬金,多好?當下有些不解的看向賈詡

似乎是為了給陳昱州解釋,賈詡又看向了在趙青舒身後的一員大將,此將生的是威風凜凜之中有些俏皮,俊朗的面孔之上有著難以捉摸的心思,背在身上的一個彎弓一看就不是什麼凡品

「甘寧將軍也來了,盟主連橙品大將都叫出來了,絕不會是想要遛彎吧?」

都市極品醫神 賈詡沒有回答趙青舒的話,也沒必要,如今自己在他跟前的地位,如果刻意解釋倒是不對勁了

「唉,軍師大人有所不知,就在剛剛楊騰那邊說是抓住了程咬金,調動了所有的巡邏隊前往,還讓那十人也去了,眼下城防守衛薄弱,我正要趕過去讓楊騰取消召集巡邏隊的號令呢!軍師大人不妨也跟著一起去?」

趙青舒像是訴苦般,這豬一樣的隊友,簡直是給自己找活干啊,都像是賈詡一樣給自己省點心不好嗎

「不了!既然城防薄弱,吾應先去重新布置一下守軍,以免有混子趁機偷溜進來!」

賈詡卻是搖搖頭,拒絕了

這讓陳昱州一肚子悶氣,什麼意思,為啥不跟著去,這是準備放棄程將軍嗎?

「既然如此,那就麻煩軍師大人了!我先去了!興霸,走!」

看了眼跟在賈詡身後的陳昱州等人,趙青舒沒有認出來,只是瞥了一眼便急匆匆的趕過去了

「是!」

身後的那名橙品大將——甘寧,甘興霸連忙領命,跟上趙青舒去了

目送著趙青舒等人走遠,陳昱州總算是能開口相問了:

「你為什麼不跟著一起去?跟著他不就更有機會解救程咬金程將軍了么,不讓我殺這個狗盟主,是因為那個橙品大將,但是為啥不跟著他去,伺機而動?」

「你在教我做事?」

誰知,賈詡根本不給他好臉,冷目相對:「你若是這次的任務就是解救程咬金,那你就去,賈某不奉陪!」

「不奉陪就不奉陪,老子自己帶人去救!」

陳昱州急眼了,這個賈詡若是不救程咬金,自己第一個不答應!

「那就去吧,凡是任務是跟隨吾伺機而動,為大局著想的士兵,就跟隨吾,即便是吾死,也要完成大任!」

賈詡看向了其他的士兵,若有深意的說道,只要是為了任務,自己死了那是自己沒本事,若是再因為自己的事情,耽誤了大唐縣的事情,那自己死不足惜!

「我…」

其他將士們猶豫了,看看陳昱州,再看看賈詡,自己等人前來的人物就是要跟隨內應,然後伺機而動,可沒想到出了這檔子事,程將軍竟然被抓了,萬一程咬金程將軍出了什麼事情,自己等人心裡一定會內疚,可若是完成不了任務,後果可是會很嚴重,輕者自己受點懲罰,重者連累成百上千無辜平民的喪命~

一時之間,士兵們大多數還是看向了賈詡,來到這裡,誰不是冒著隨時都被砍頭的危險?

若是為了救程將軍而暴露了事情,任務沒完成…..

陳昱州也有些不忍,聽到賈詡的話,他更是走不動了,如果自己被抓了,那也不希望因為自己一人而任務失敗吧?畢竟人家賈詡也說了,人家死了也要完成任務,自己….

想到這裡,陳昱州一臉糾結…

旋即心一狠,只能紅著臉:「程將軍是除了主公以外我最親近的人,他的脾氣我明白,若是因為救他而輸了任務,那我永遠都不會得到他的原諒,是我太過於心急而忽略了這點,抱歉!」

「沒什麼好抱歉的,隨某來!」

賈詡也不矯情,看了眼他,也就20左右樣子,正是衝動的年齡,自己還犯不上跟他計較這些~ 「嗡!」

參加仲裁會議的所有人,都是腦海一震,懵逼地看著楊嘯。

楊嘯居然接受了大龍帝王的挑戰?

這不是找死嗎?

「楊兄?」

完顏何第一個叫了起來。

龍靜也是身不由自,騰地一下從旁聽嘉賓座位上站了起來,身體微微顫抖,臉色慘白。

坐在他身邊的四王子看了她一眼,說道:

「靜妹,你怎麼了?難道你擔心父王不是楊嘯的對手?」

龍靜心煩意亂,神情緊張地坐下,雙眼焦急地看著楊嘯,她很想阻止楊嘯,可是,楊嘯根本沒有將眼神投向她。

基因商店總部的幾位長老也是一片愕然,二長老輕咳一聲,說道:

「楊嘯,我們長老院只接受你們的仲裁議題,我們基因商店一向中立,不參與任何一方的私人爭奪,

如果您要接受大龍帝王的挑戰,我們長老院只會尊重你的個人意見,不過,在接受挑戰之前,請您自己考慮清楚,一切後果自負!」

誰頭聽得出來,二長老這是出言勸楊嘯謹慎,不要接受挑戰。

更多的人則是一副觀望的態度。

大龍帝王乃是巫星的一位霸主,在巫星大陸橫行了多年,除了大龍帝國的數十個盟友外,別的人對大龍帝王並沒有好感。

對於楊嘯來說,大家的感情很複雜。

比如白象帝王,

白象帝國現在和飛豹帝國、楊嘯一起聯合,制衡大龍帝國,在紫源星上獲得了巨大的晶石資源。

從獲取資源的角度來說,白象帝王希望楊嘯能夠繼續維持現在的狀況。

不過,白象帝國認為楊嘯和飛豹帝國結盟,長遠來看,隨著他們實力的一步步壯大,遲早也會威脅到白象帝國的利益。

尤其是現在楊嘯突破了皇級境界,紫源星已經有了兩位皇級境界的超凡強者,巫星人任意掠奪紫源星資源的日子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一個強大的紫源星,自然不不利於巫星人日後長期掠奪資源。

大部分人都抱著看熱鬧的心態,

打吧,打吧,反正與我無關,最後兩個人都打死了才好。

完顏何很焦急地看著楊嘯。

楊嘯回頭對完顏何微微一笑,然後對眾人說道:

「各位,今天,我楊嘯請在座的各位見證,我要代表地球60億人民,向曾經屠殺我們的大龍帝國的帝王,發起挑戰,

這一戰,不是地球人和巫星人的戰爭,而是地球人和大龍帝國的戰爭,

如果我今天死在了大龍帝王手下,那是我的命,

如果我今天殺死了大龍帝王,那也只是我們之間的私人恩怨,還請在座的各位行個方便,不要阻止我,

今天之後,我楊嘯和大龍帝王之間的恩怨就此了斷,我楊嘯如果僥倖活著,一定和巫星人和平相處,相互幫助。」

大龍帝王聽了,哈哈大笑,

「楊嘯,好啊,還想著殺死我,行,你有種,老夫活了兩百多歲了,你是我見過最狂妄的人,來吧,老夫成全你復仇的夢想!」

大龍帝王說著,一縱身,飛到了半空之中。

兩位皇級超凡強者之間的戰鬥,如果發生在地面,簡直可以吧整個明羅城給毀掉了。

楊嘯一咬牙,也是立即飛身而起。

基因商店長老院的幾位長老搖搖頭,也都飛身而起。

所有參加仲裁會議的嘉賓,還有那些具備浮空飛行能力的觀眾,也都飛到了半空之中,準備觀看兩人的大戰。

龍靜心亂如麻,猶豫了一下,招收叫來了侍女小蘭,附耳說了幾句。

小蘭臉色一驚,隨即點點頭,匆匆而去。

龍靜也跟隨著眾人飛到了半空之中。

重生之夢裏水鄉 此刻,半空之中,楊嘯和大龍帝王距離百米左右,相對站立。

圍觀的人則是距離兩人中心數千米之外,遠遠地看著。

龍傲天周身洋溢著濃烈的殺氣,他終於找到了這個可以痛快殺死楊嘯的機會,在他的腦海,楊嘯毀約,撤銷大龍帝國的晶石分配權,殺死龍魁,殺死戰神,殺死他的兒子,聯合飛豹帝國白象帝國制約他,一幕幕畫面出現腦海,內心怒氣衝天。

以前數次想要殺楊嘯,結果白象帝國和飛豹帝國都聯手反對,為了大局,他只好一忍再忍。

現在,他無須再忍了。

這個仲裁,一開始就大龍帝王有意策劃的,就是想在仲裁會議上,當眾激怒楊嘯,挑戰楊嘯。

他沒有想到,楊嘯竟然如此爽快就答應了挑戰。

對於楊嘯來說,利用巫星最有權威的仲裁會議,成功將矛盾轉為地球人和大龍個帝國帝國之間的矛盾,當眾控訴大龍個帝國在地球犯下的屠殺罪行,楊嘯已經很知足了。

楊嘯很清楚,儘管自己突破了皇級超凡境界,但是,要以一人之力去攻打整個大龍個帝國,是不可能的。

他也不可能藉助飛豹帝國的力量來攻打大龍帝國。

如果有機會單挑大龍個帝國,正是他求之不得的機會。

殺死大龍帝王,就相當於打敗了大龍帝國,也就算是為整個地球死去的幾十億人報仇了。

地球已經被毀了,未來的發展,還需要藉助巫星文明的力量,完全和整個巫星為敵是不可能的,也是愚蠢的。

這是楊嘯一直極力想要劃清的界限,告訴在場的所有人,楊嘯的報仇只針對大龍帝國,不針對任何其它的巫星人,

楊嘯是巫星人的朋友,和飛豹帝國、白象帝國是盟友,而且曾經一起戰鬥,擊敗矮星人,未來還會一起迎戰矮星人,

同時,楊嘯還承諾,願意接受大家移民避難紫源星。

可以說,楊嘯成功地避免了自己一個地球人對戰整體的巫星人。

現在的基因商店總部長老,白象帝王等人,也都認同了楊嘯的聲明。

現在,楊嘯和大龍個帝國之間的戰鬥,只是他們私人之間的事情。

楊嘯一聲長嘯,當空而立,看著遠處的大龍帝王,說道:

「大龍帝王,善惡終有報,今天,我要讓你付出代價,為我們地球上死去的幾十億人報仇。」

「哼,臭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你以為突破了皇級境界就天下無敵了?老夫今天讓你知道,狂妄的下場。」

大龍帝王說,身影一閃,對著楊嘯沖了過來,雙掌一揮,打出兩道狂暴的氣浪,擊碎虛空,洶湧而來。

楊嘯一聲吶喊,雙拳一揮,兩道狂暴無比的殺氣,對著大龍帝王猛然砸了過去。

硬碰硬?

眾人一驚。

「轟!」

兩道百丈長的狂暴攻擊氣浪轟擊在了一起,發出了驚天動地的巨響,虛空一片破碎,衝擊氣浪撕開虛空,噴射開來。

巨大的震動令得地面發生了強烈的震動,有數十處房屋轟然倒塌,地面的人們感覺耳朵一陣嗡鳴,出現了短暫的失聰。

更有數十個普通市民胸悶氣短,口鼻流血。

伴隨著半空中今天動地的巨響,楊嘯身體一震,向後倒飛上百米。

胸口一悶,張口吐出一口鮮血,內心暗自心驚,

大龍帝王果然名不虛傳,恐怖如斯!

大龍帝王也是身影一震,向後倒飛了五六十米米遠,一口鮮血衝上了咽喉,被他強行壓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