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抬起手掌一看,已經是血肉模糊,他用先天之氣裹住傷口,立即就停止流血,傷口也在慢慢的癒合。

楊恆把齊天劍和黑色大鐘收起來之後,極樂帶人也將其他的鬼煙宗的弟子解決掉。

道源宗弟子也是傷亡慘重,從監塔出來的時候有差不多快一百個,經過兩次大戰,到現在只剩下十幾個。

楊恆把鬼煙宗弟子的空間戒指都收了起來,然後跟著十幾個道源宗弟子徑直朝著道源宗的山門飛去。

這些道源宗弟子一個個都顯得無比焦急,讓楊恆都覺得很是壓抑。

接下來,楊恆在路上時不時的看到一些屍體,這些屍體除了小部分是鬼煙宗弟子,大部分都是道源宗的弟子。

來到道源宗的山門前,空氣中已經彌散著一股濃濃的血腥味,地上屍體遍布,血流成河,慘烈的場面讓人觸目驚心。

「鬼煙宗!」極樂看著地上那些道源宗弟子的屍體,咬牙切齒的嘀咕道,聲音之冷,聽的人毛骨悚然。

昔日繁華的宗門現在已經變成了人間煉獄,十幾個道源宗的弟子一個個悲憤交加。

「難道宗門裡所有的人真的全部被殺,只剩下我們幾個了嗎?」一個道源宗弟子有些絕望的喃喃道。

「不可能,我們的幾個師祖怎麼會看到我們宗的人全部被殺都不出手。」另外一個道源宗弟子悲慟的喝道。

「去宗門裡面看看,說不定還會有我們道源宗的人。」極樂提醒了一句之後,快速的往前面走去。

從山門前一直往裡面走,一路上看到的除了屍體還是屍體,沒有看到一個活人,也沒有看到護山大陣的影子。

楊恆用萬陣法訣查探,發現道源宗的周圍有一些殘餘的五行元素之力波動,說明道源宗的護山大陣已經被人破了。

連護山大陣都已經被人破了,道源宗的人估計也是凶多吉少。不過楊恆心裡始終覺得道源宗的三個老祖宗應該不會這麼容易就被人斬殺。

「砰」,一聲巨響從道源宗裡面傳出,十幾個道源宗弟子聽到巨響聲,飛速的朝著這個聲音遁去。

前進了幾里之後,楊恆看到空中有三個老者和一個中年修士正大打出手。 看着自從進入丹宗以來,似乎永遠一臉白癡相的年辰,劉靖一顯得很是無語!給了年辰一個大白眼,才繼續解釋。

內功,也就是靠自身的呼吸吐納,練氣打坐,來淬鍊神脈,並着重以自心溝通天心,在增進修爲的同時接近道之一途!具體說來,就是純粹的靠修煉各類功法增進修爲的方式。而外功,於我道家一脈來說,無外乎是那提鉛鍊汞,藥石丹砂之屬。藉助各種天材地寶,靈丹妙藥等物的輔助增加修爲的另一種方式。而佛宗的接引神術,魔道的灌體大法等、亦屬此列!

從本源來講,真正的修煉王道應該是靠修煉功法這種純粹的內功一路前行,才能最終得證大道!任何藉助外力的取巧行爲,都會大大的影響今後成道的機率。

但這種不靠外功就能成道的壯舉,只存在於那及其久遠,早已爲幾乎所有修士所遺忘的遠古洪荒時期。傳說在上古的洪荒界,靈氣比如今我等存身的此界濃郁了數十倍!是真正修煉的聖地和黃金時期!那時,人魔妖巫各族共存。移星換斗,倒海翻江的大能之士倍出,各種洪荒古獸更是多不勝數!但是隨着巫妖之爭,封神之戰等數次毀天滅地的爭鬥,竟然將好端端一個洪荒古界打裂成了無數塊!每一塊經過無數歲月的衍化,漸漸形成了一個個獨立的空間,分成了多個位面,如今只有極爲稀少的幾個位面還存有稀薄的靈氣,尚能繼續修煉。

年辰的心神早已隨着劉靖一的描述,飛向了遠古的洪荒之界!絲毫沒有覺得劉靖一的越扯越遠!到是劉靖一在發現自己範圍扯得有點離譜以後,老臉一紅,轉入了正題。

如今的修仙界,由於靈氣稀薄,所以每一個能修煉到超凡期以上的高階修士,都是在修煉內功的同時,藉助外功之力,才得以突破一個個的瓶頸。至於那今後所謂的成就大道,已經是飛昇到另一界的那些老怪、纔會去稍微奢想一下之事!根本不是這一界的修士所考慮的範圍!畢竟再遠大的理想,也須腳踏實地,如果在沒有外功的輔助下,連最起碼的辟穀期瓶頸都無法突破,那你考慮再周全也屬多餘!

咦,這遠古時期的事師叔你什麼時候知道了這麼多啊,怎麼以前沒有聽你說起過這些呢?

這。。。老夫也是最近無意間得到一本雜記,裏面就記載了很多修仙界的祕辛。劉靖一說着,將儲物袋一拍,一本古樸的書籍飄向年辰。

右手一抄,將書抓入掌中,四個古篆躍然於封面—《天地祕錄》。年辰隨意的翻開了書的第一頁,立即被裏面的文字所吸引!

蓋天地始判,鴻蒙初開,以無極化太極,至演兩儀,再生四象,終分八卦以定乾坤!天地既成、至神盤古力竭身隕,以身合道,一氣化三清,曰:太上、元始、通天。乃盤古元神所化。。。

好了好了,這本書老夫已經看過,就送予你小子啦,等有空再看吧!劉靖一的話將年辰的思路打斷,於是將書合上,真心的謝了劉靖一,這正是年辰當下急需之物,毫不客氣的放入儲物袋中。

你小子現在似乎已經對自己爲何遲遲不能突破瓶頸毫無興趣啦!

不不不,弟子正洗耳恭聽呢!年辰一臉嬉笑。

嗯,其實你小子現在正是處於修煉的關鍵時期—-伐髓易筋,只有進入了辟穀期的修士,纔算真正的踏入了與天爭鬥的修仙之境。不僅壽元長達兩百歲,而且身體將會發生一次脫胎換骨般的蛻變。據你所述,那不知名空間對修煉的幫助的確很大!一般卡在瓶頸的修士,其修爲也會停滯不前,直到成功突破纔會進步,而你的法力和靈識竟然還在增長,肯定是那不知名空間的功勞所致!但也僅限於此,要成功突破瓶頸,還得輔以外功,而你現在最需要的,是能增加突破機率的辟穀丹!

丹藥!這不就是師叔你最拿手的絕活嗎?年辰驚喜的說道,心下暗爽:以自己和這老傢伙的關係,給個十瓶八瓶的應該不成問題吧!

劉靖一臉上也流露出了一絲驕傲的神色,的確,自己爲了在丹藥之道上有所成就,幾乎放棄了大部分的修煉時間,否則以自己的資質,何至於現在才達到辟穀中期的境界!但是這也不是完全沒有回報,如今的整個丹宗,自己已經穩居丹道第一高手之位了,連幾位長老也對自己禮遇有加,絲毫不敢怠慢!

是啊,老夫在丹藥一道上,的確是有幾分心得!但是你不要指望老夫能給你一大堆的辟穀丹。劉靖一彷彿知道年辰心頭所想,已先一步絕了他的念頭。


爲什麼呢?就是沒有一堆,給個三兩瓶應該可以吧!

三兩瓶!你當這辟穀丹是黃土,一抓一大把啊!劉靖一將眼睛睜得滾圓,像看怪物似地瞪了年辰幾眼。實話告訴你,老夫所煉製的辟穀丹,都要一粒不剩的上交給宗門,並出售到我天寅南各宗門去。這已經是幾百年來的慣例啦!如今老夫手上一粒都沒有剩下。不過以你現在正值練氣頂峯的修爲,應該可以得到宗門下發的一粒辟穀丹!劉靖一不無安慰之意的說道。

一粒啊,那這能有多大把握讓我進階成功呢?

以你的資質來講,大概有一成左右吧!劉靖一嚴肅的回答。

一成!你師叔你沒有開玩笑吧,那不等於沒有嗎?

一成已經很不錯了,要知道,多少的修士爲了甚至一層不到的機率,不惜甘冒隕落的風險,深入險地,或是幹那殺人奪寶的勾當!

但這辟穀丹也太差了點吧,只增加一成的機率,似乎和它這麼大的名聲不符嘛。

一成我是指在你的身上,一般的修士能增加三成左右的機率,而那些擁有純淨靈根的弟子,有可能增加四五成的成功機率呢!你本身資質有限,而且又錯過了衝擊辟穀期的最佳時段。能增加一成的機率已經是我過高的估計了!劉靖一鄭重其事的答道。

那我就算是得到了宗門分配的那一粒辟穀丹,似乎也沒有多少機會衝階成功啊!年辰鬱悶的想:難不成自己也像大部分的修士一樣,就此止步於如今的境界!

是啊,以你如今的狀況,起碼得服用十粒以上的辟穀丹,纔有望一舉突破。

那怎麼辦啊,就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嗎,年辰已經開始着急起來!

此時的劉靖一,臉上的笑容更加的明顯了,笑眯眯的望着對面的年辰:呵呵,這真是無巧不成書啊!老夫沒想到你在這麼短的時間裏就已經到了衝擊辟穀瓶頸的境界。此次叫你過來,本就是有件極爲重要的事情和你相商!但觀你如今狀況的話,此事無需再徵求你的意見,肯定是一拍即合!

那到底是何事啊,師叔你就別賣關子啦,年辰急不可耐的連聲催問。

這件事可是關乎你身家性命的大事,而且異常兇險,容老夫慢慢爲你道來! “哎哎唉,”看着轉身要走的林清雨,紫煙急了,沒有站起來跟上,連忙叫住了林清雨。

“唉,”暗自嘆了一口氣,林清雨心中停下腳步,心中暗想,女人就是麻煩。

轉過頭,耐着性子,露出一個微笑,問到“還有什麼事嗎?”

清新,陽光,帥氣,雖然頭髮有些亂糟糟的,卻仍然是一張通殺一切少女的漂亮面龐,就是漂亮,如同女孩子一般。

微微楞了一下,紫煙連忙壓下自己的花癡心理,撅着朱脣,幽怨萬分的望着林清雨。

“我的腳受傷了呢,英雄哥哥能不能揹我走啊。” 腹黑總裁:舊日時光殤不再 ,似是要把人的骨頭酥碎。

林清雨腦袋又大了一圈,又微微有些尷尬,確實是自己忘了這麼一回事,這古怪少女是被絆倒的呢。

無奈的林清雨走到少女面前,轉過身,蹲了下去。。。

枝葉隨風舞的森林中,林清雨揹着紫煙,慢慢的走過。

“英雄哥哥,你叫什麼名字啊。”背後甜膩的聲音傳來。

林清雨未來得及回答。

“英雄哥哥,你怎麼那麼厲害啊。”

。。。

“英雄哥哥,這到底要去哪裏啊,你住的地方很遠嗎?”

“英雄哥哥,你穿的衣服,是自己做的嗎?”

“英雄哥哥,你的衣服是什麼靈獸皮做的啊?”

“英雄哥哥,你又沒有女朋友啊?”

。。。

林清雨額頭青筋不斷跳動,自己是救了怎樣一個小姑娘啊。

隨後產生的一個念頭,“她要煩我多久?”

腦海中,風致已經笑的上氣不接下氣了。

小狐狸也遙遙的吊在身後,也不說上來替林清雨排憂解難。

走了好長一段路程,林清雨氣不喘,臉卻紅的受不了,被這背上的少女煩的啊,耳朵算是遭了大罪了。

山洞就在眼前了。

“英雄哥哥,你就住在這裏啊,呀,有靈獸!”

紫煙驚慌的聲音傳來,在林清雨的背後瑟瑟發抖。

洞口趴着一隻黑色的靈獸,修長的身軀,碩大的腦袋,似是聽到了腳步聲,又或是聽到了少女的尖叫,一雙黑瞳大眼望了過來。

這靈獸只看了一眼,便站起身,朝向一旁走去了。

“咦,他怎麼就這麼走了?”少女驚訝。

“英雄哥哥,他是不是怕你啊。”紫菱的小嘴不住的說。

林清雨:“。。。”

林清雨沒有理會那隻靈獸,揹着紫煙,徑直進了山東。

蹲下身。林清雨將紫煙放在一張獸皮上,那是他睡覺的地方。

“哎幺,”少女一下來,也許是不小心碰到了傷口,彎彎娥眉蹙成一團。

“怎麼,很疼麼?”林清雨抓過她的腳,真是個三寸金蓮,小巧玲瓏,只是腳踝處一片紅腫。

“看來是扭傷了。”林清雨做出判斷。

“你先在這等一會兒,我去拿藥。”林清雨擡起頭,望着再度呆傻的紫煙,微微一笑,說了一句,便起身走出洞去。

美目隨着林清雨的身影,直至消失在洞口,紫煙才一個機靈,回過神來。


“英雄哥哥好漂亮啊。”杏眼眯成一條線,紫煙笑的沒鼻子沒眼的,早就把疼痛拋諸腦後了。

林清雨在樹林中快速的跳躍着,生車熟路,奔着一個方向行去,那裏生長着他需要的藥草。

“我說小子,再次接觸人類的感覺如何?”一邊奔跑,林清雨一邊與風致進行着無聊的對話。

“不怎麼樣。”林清雨想起少女紫煙的難纏,腳下差點一個踉蹌,狠狠地打了一個寒顫。

超品奇才 嘿嘿,別裝了,這小女娃看起來不錯,給你做個通房丫頭也不錯,娶回來都不成問題。”

林清雨心中狠狠的鄙視了風致一下,回到,“找她當通房丫頭?我不怕被煩死啊,二師傅您也聽見了。誰受得了啊這。”

“嘿嘿,那是她被你漂亮的小臉蛋迷住了,老天真是對你。。。嘖嘖,你要是打扮成女孩子,不得迷倒萬千美男啊。”風致說的越來越沒邊。

林清雨黑着臉,自己一個堂堂的男孩子,總被風致說成漂亮,雖然是誇獎,但總有一種惡寒的感覺。

“我可是無福消受,可是二師傅,等腳腳好了,拿她怎麼辦啊,要不我看還是送走好了,她跟着我不好修煉啊。”林清雨向風致求救。


“這個不用,到時候你跟他一起出去就行了。”

“一起?”林清雨放慢了腳步,“不用在這裏繼續修煉了嗎。”

“你都已經在這裏呆了快兩年了,怎麼,還沒有呆夠啊。現在怎麼說你也是個八星的武者了,現在出去,估計在這樣的小國裏也應該算是個好手了,自保應該不成問題。”

“靈獸的戰鬥方式,生活方式,靈敏的感官,謹慎的心,能在這裏鍛鍊的,你也一一鍛鍊過了,再呆在這裏對你也沒有多大的益處。該是讓你回到人類的世界,去體會人情事故了。”風致詳細的給林清雨作出瞭解釋。

“哦,”林清雨只是應了一聲,便沒有再說話。

定居山洞之後,林清雨又在森林裏生活了一年。兩年的修煉,林清雨如今已經是八星的武者,陣法造詣也達到了二級,由於有風致這個超級陣法師,林清雨所懂得的比一般的二級陣法師要多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