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對勁!

有殺氣! 有殺氣!

楊浩緩緩轉過身子,看向角落裡的陰影——

黑暗中,一名猶如幽靈一般的身影,逐漸浮現出來。

黑色長袍!

是那個神秘黑袍人!

楊浩的眸子陡然眯了起來,一股危險攝人的氣機逐漸釋放,他,感受到了一股殺機!

「楊浩,怎麼了!」

沈冰凝疑惑的跟了上來,絲毫沒有發現自己的身後,莫名的多出來一個人來。

「沒事,有個老朋友來找我敘敘舊。」

楊浩突然輕笑一聲,身上的氣息瞬間收斂起來。

「朋友?在哪裡?」

「呀!」

沈冰凝扭頭望了望,這才發現了身後的神秘黑袍,不由得嚇了一跳,身後這人悄無聲息,而且渾身都隱藏在黑袍中,正常人看了難免發悚。

「沈姐,你先開車外面等我,我和『老朋友』聊幾句!」

楊浩笑著說道,那神情就好像真的是見到了久違的朋友一般。

「恩,好的,那我在外面等你。」沈冰凝乖巧的應了一聲,隨後先行驅車離去。

……

……

地下車場內。

一股壓抑陰森的氣氛籠罩開來。

「說吧,你是誰?在這裡等著我做什麼?」

楊浩伸了個懶腰,漫不經心的說道。

可是一股凜冽的殺機,卻是暗中鎖定了神秘黑袍。

黑袍神秘人沉吟一會,並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反而發出一聲嘶啞的反問。

「你,就是楊浩?唐氏大小姐的貼身保鏢?」

恩?

楊浩的眉頭皺了起來:「你是為唐氏而來的?」

「桀桀桀,你只答對了一半,我既是為了唐氏而來,也是為了你而來!」

神秘黑袍發出一聲難聽的獰笑:「你若是交出那枚魂石,我今日可以留你一具全屍,否則的話,我不介意把你吸成.人干!」

魂石?

楊浩先是一愣,隨後猛然反應過來,對方應該是說那枚古樸青石。

可是事情又不像他想的那枚簡單,對方已經說的很明白了,今天的事,還有一半原因是沖著唐氏來的。

莫非……這就是暗中威脅唐氏的那個神秘組織?

「黑魔?」

楊浩的神情陰冷了下來。

「咦!你小子竟然知道黑魔?看來有些不簡單啊!」

黑袍有些詫異的看了楊浩一眼,隨後嘶啞著喉嚨道。

「既然你知道了我們,那麼我也告訴你一個真理,當你看到我的時候,你已經是個死人了!因為,見魔者,屠!」

見魔者,屠!

轟!

話音剛落,神秘黑袍的身影直接消失在原地,下一刻——

嗖!

楊浩身後的空氣一陣蕩漾,一道枯瘦的爪子悄無聲息抓向他的後腦勺,整個過程幾乎是剎那間完成,枯瘦的爪子帶著一股黑風,直接穿透了楊浩的身軀!

沒錯,就是直接穿透!

呼~

一股陰風襲來,楊浩的身子陡然散花,化為了一道虛無。

這……竟然是一道幻影!

黑袍的目光一滯,一股強烈的危機感籠罩心頭,全身氣流鼓動開來,身子在地上重重一蹬,瞬間就要消失在原地——

呯。

一隻拳頭陡然悄無聲息般出現,輕飄飄的碰到了黑袍的衣袖。

就這麼一下!

嘭!

寬鬆的長袍直接炸裂開來,化為碎屑散落一地。

蹭!蹭!蹭!

神秘人的臉色驟然劇變,不受控制的倒退三步,失去了黑色長袍作為掩蓋,一個臉色蒼白毫無血色的陰鷲青年,顯露了出來。

楊浩死死盯著對方。

一枚血紅色的骷髏頭,正紋在青年的胸口。

妖異的骷髏頭宛如活物,散發出詭異的氣息,好似要吞噬天地間一切的生靈。

「嘖嘖,果然是你們這些雜碎!」

楊浩的眼睛眯了起來。

我的粉絲男友 這枚骷髏頭,和當初在天狼幫幫主腦海里得到的消息,幾乎是一模一樣。

「你!你也是古武修士!」

陰鷲青年的眼神中,閃過一抹驚駭。

他萬萬沒有想到,原本以為輕鬆解決的一個小保鏢,竟然也是個古武高手!

「切,你為什麼要用『也』這個字呢?我和你們可是不同的。」

楊浩淡漠的搖了搖頭,語氣中充斥著殺機。

「你們這些古武魔修,不好好在山旮旯里呆著,還敢跑出來作祟,簡直就是找死!」

「哼! 愛已成殤:冷麪閻羅的殘妻 好狂妄的語氣。」

陰鷲青年邪邪一笑:「既然身份已經暴露了,那麼,你也可以安心上路了!」

話音剛落。

一股邪惡的氣息直接從他的身上冒出,頓時,各種壓抑、嗜血、瘋狂、暴戾的負面情緒向著楊浩撲面而來。

「小子,給老子去死吧!」

陰鷲青年的聲音不帶絲毫感情,雙目通紅的他已然陷進瘋狂。

欲殺敵,先瘋魔!

《瘋魔秘法》!

這就是古武魔修最恐怖的地方,通過殘忍至極的虐殺來積蓄負面情緒,必要情況再釋放出來瘋魔自己,達到戰鬥力暴漲的地步。

轟!

陰鷲青年身上的氣息截截攀升,古武修為瘋狂暴漲——

後天高級!

後天巔峰!

嘭!

一聲悶響從陰鷲青年的體內發出,他此時的修為,已然達到了先天高手,黃階初級的地步!

一次瘋魔,古武修為直接橫跨三個境界!

這就是古武魔修!

「小子,這是我積蓄十年的殺戮之氣,今日,你必死無疑!」

陰鷲青年蒼白的臉上,被一股黑霧繚繞,整個人看起來如同陰鬼般恐怖。

「見魔者,屠!」

轟!

漫天的殺機蜂擁而來,整個地下車場的溫度徹底的陰冷下來。

另一邊。

楊浩冷眼看著陰鷲青年。

「你知道嗎,我現在很憤怒!」

楊浩眼眸深處跳動著怒火,一般來說,古武魔修施展瘋魔秘術后提升的實力是各自不同的,這會根據每個人殺戮程度來覺得的。

而這個陰鷲青年能夠暴漲三個境界,可想而知他手上佔了多少冤魂!

「你,實在是萬死莫辭!」

楊浩冰冷的開口道。

「呵呵,好狂妄的小子,你就等著被我吸成人干吧!」

陰鷲青年臉龐扭曲,好似承受著巨大的痛苦,神情猙獰著向著楊浩轟擊而來。

黑魔煞拳!

轟!

恐怖的拳勁呼嘯而來,一股死氣纏繞其中。

「找死!」

楊浩暴喝一聲,體內驚濤駭浪決轟然運轉,一拳頭直接迎了上去。

重生空間嬌嬌女 嘭。

雙拳對碰,一股氣浪從中間爆開。

陰鷲青年突然臉色大變,只感覺一股股狂暴的力道瘋狂湧來,他拳勁上的死氣,瞬間潰敗下來。

驚濤駭浪決,就是這麼霸道!

「你還想跑?做夢吧!」

楊浩臉色淡漠,反手一轉化拳為掌,直接一把扯住了對方想要後退的手臂,用力一掰。

咔……擦。

血霧噴洒,一隻斷臂被硬生生扯斷了下來。 「啊!」

陰鷲青年發出一聲驚悚的慘叫,整個人猛然退後幾步,斷臂處鮮血噴涌而出,浸濕了他大半個身軀。

詭異的是——

他胸口那道骷髏紋身,在沾到血液的剎那,閃過一道血色的光芒,竟然宛如惡魔般蘇醒過來,瘋狂的吸允著鮮血。

「你,你到底是什麼修為!」

陰鷲青年惡毒的盯著楊浩,眼眸深處滿是驚駭。

自己施展出「瘋魔秘法」,修為暴漲之下,竟然還不是他的一擊之敵!

這他媽還是個普通的保鏢嗎?

陰鷲青年有些慶幸,幸虧自己來的時候留了個心眼,恐怕今天真要交代在這裡了。

虎妻 呯。

楊浩隨手就將手中的斷臂扔在地上。

「你不用管我是什麼修為,你只需要明白一點,今日,就是你靈魂墜入地獄之際!」

楊浩淡淡說道,邁開腳步繼續向前走去。

突然。

他的眉頭微微一皺,隨後舒緩開來。

「呵呵,看來我還是小看了你們這些雜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