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我親哥,我啥也沒幹,我絕對不會饒舌……」

肖健低聲哀求,脖子都快斷了,楊順這傢伙胳膊的力量太大,像鐵箍。

這時候,陳梅也在楊中華耳邊快速說著:「卉卉喜歡你兒子楊順,你是不是傻?」

楊中華嚇了一跳:「你怎麼不提前跟我說?」

陳梅低聲道:「他也沒跟我正式承認啊!」

進了包房后,陳梅和楊中華髮現汪卉一家人也來了,父母,姐姐,而且對他們特別熱情,兩人心裡一咯噔,這是親家見面嗎?

歸仙拾道 「喲,大家都到了呀~~~」

一個嫩嫩的聲音從門口傳來,苗芳菲帶著父母一起到訪,老苗都肯放下繁忙的工作,前來捧場,實在是太給面子。

陳梅疑惑,小苗怎麼也來了?

今天人真多,真熱鬧。

只不過,全場最暈的那個人絕對是陳梅,她實在是搞不清楚,究竟哪個才是她的兒媳婦? 「感謝大家的光臨,今天是楊小歐的10個孩子的3月典禮……都別笑,嚴肅點兒,打劫呢!」

楊順站在小舞台上,拿著話筒,壓不下全場的笑聲。

今天都是親朋好友,就是要玩的熱鬧點。

楊順找服務員借來擺放多層生日蛋糕的推車,楊小歐也是二了吧唧的,蹦上去,一屁股坐下,兩腿分開,腦袋上還頂著一個用紙捲成的王冠,威風凜凜,傲氣看著四周,狗大爺巡山來了。

這種井犬一出場就逗笑了大家,基本上手機照相就沒停過,好多女孩子紅著臉,掩嘴笑個不停:「從未見過如此粗鄙之狗……」

小歐打了響鼻,哼,我哥安排的妥妥噹噹,你們這些愚蠢的人類,笑個屁!

10隻小狗狗沒有全來,只到了4隻,甜寶也不在,但10隻狗狗一起吃奶的照片投影在大屏幕上,還有張子鈞跟蹤拍攝的視頻,每個人都能看到小狗狗們的成長。

從生下來的第一天,眼睛都睜不開,到滿三個月了,滿地打滾萌萌噠。

從嗷嗷待哺,奶都吃不好,到你爭我搶,腦袋頂著鐵盤子到處竄。

給狗狗洗澡,打針,照片和視頻記錄了它們健康快樂的成長。

它們在房間里蹦蹦噠噠,撕咬著衛生紙,相互打鬧追逐,在媽媽身前撒嬌,搖著小尾巴討好人類,伸出小爪子好奇撥弄隱藏攝像機,好多人從頭到尾哇哇稱讚,心都酥了,這些小哈士奇們真是太萌,太可愛了!

「下面,有請我們的張子鈞,帶上今天的四位小壽星!」

全場鼓掌,張子鈞和他的新任女朋友,一人提著兩個可愛的寵物籃,走上舞台。

四個小籃子擺在抓周的大桌子上,每一隻小哈士奇都抬起頭,好奇看著四周,東張西望,嗷嗚低鳴,稚嫩的小狗聲音,奶聲奶氣,真的超可愛。

楊順看著它們,臉上是藏匿不住的笑容。

小歐這時候走動起來,在每隻小狗崽的腦門上都添了一口,濕答答。

這是親爹送出的祝福啊,雖然小歐沒有人類那麼豐富的感情,但楊順能感覺到它確實很快樂。

「好嘞,大家都出來,亮個相吧!」

眾人掌聲都是悄悄地鼓掌,四隻小狗狗在楊順的指令下,笨拙地爬出籃子,坐成一排,打滾呀,撓痒痒呀,微表情真的萌翻了。

「好可愛~~」

「哈士奇小時候真蠢萌啊!」

「心動了,我也好想要一隻~~」

今天在座的女生好多,看到這種可愛萌物,誰能受得了啊,全部被撩撥起來。

一旁有攝影師全程攝影留念,這是四兄弟的珍貴合影,今天以後,它們會進入到不同的人類家庭里,一起生活,一起成長,一起歡笑,它們是人類最好的夥伴,人類也會給予它們一生的愛。

「下面,有請我們的一號女嘉賓……陳雨涵同學!」

楊順伸出手示意那邊,早就迫不及待的陳雨涵一躍而起,興奮的像個瘋姑娘,飛奔過來,撞進楊順的懷裡,欣喜若狂:「謝謝表哥~~」

他抱起一隻小哈士奇,沒有立刻交給陳雨涵,而是很鄭重地問道:「你能發誓,一定會愛護它,疼它,對它好,它餓了你喂,它生病了你治療,不論貧窮與富貴,也要陪伴它走過一生嗎?」

「我發誓!我能做到這些!」

陳雨涵難得變得這麼嚴肅,小姑娘表情很鄭重。

楊順很滿意,將哈士奇交到她手上,同時,一個深刻的烙印打在小狗的意識里,這個小姑娘從今以後就是它的主人,它這一生都會對她忠誠,用一生來保護她。

陳雨涵抱著它,小狗狗伸出粉嫩的小舌頭,舔了舔她的耳朵,小小地嗷嗚一聲,逗得小姑娘咯咯直笑。

又是一陣掌聲,好多人都羨慕無比。

這是楊小歐的第一窩孩子,爸爸是公認的聰明勇敢,媽媽是CKU最漂亮的賽級犬,整個懷孕過程中,消耗了楊順巨大的心血,這些狗狗註定了是最優秀的一批,身體素質絕對比其他同類更強。

楊順問道:「從現在開始,它就屬於你了。你給它取好名字了嗎?」

陳雨涵猛點頭,大聲說道:「取好名字了,叫小順子。」

楊順笑容凝固:「……」

哈哈哈~~~全場再也憋不住,爆發出巨大的鬨笑,親朋好友們笑得東倒西歪,捂著肚子哎喲叫。

「叫小順子……」

「我的天,陳雨涵真是太調皮了。」

「這絕對是一家人呀。」

「來呀,相互傷害呀~~」

好多人笑得擦著眼淚,看見楊順氣鼓鼓的,握著拳頭,咬牙切齒,像灰太狼一樣:「為什麼叫這個名字?」

陳雨涵就是永不屈服的美羊羊,昂起頭,更大聲地說道:「誰叫你小時候經常欺負我?哼!小順子,咱們走!」

「喂陳雨涵,過份啦!我什麼時候欺負過你?拿到狗狗就翻臉不認人?」

楊順沒拉住她,小丫頭跑的賊快,一溜煙就回到自家坐席,嘻嘻哈哈,但剛說了一個字,腦袋上就挨了個爆栗,疼的哎喲一聲。

陳浩板著臉:「胡鬧!怎麼能用你哥的名字?」

陳雨涵摸著腦袋,嘟嘴道:「開個玩笑而已啦~~真是的,您沒聽過一首歌嗎?我們是最快樂的零零后,搞笑都不行?」

李麗哭笑不得:「到底叫什麼?」

陳雨涵這只是小母狗,她親了親它,把它舉起來,認真說道:「孩子,當你出生的那一天,整個紅楓都在低語你的名字,小布丁!」

小布丁還行,要真叫小順子,楊順這輩子就洗不幹凈了,以陳雨涵那性格,什麼事做不出來?「小順子,吃個shi看看」,這種對話估計會是日常。

台上繼續頒獎,楊順沖著第二桌,開心道:「下面,有請我們的二號女嘉賓……楊小歐的侄女兒,錢曉佳同學上台!」

「Yeah~~~」

錢曉佳穿著裙子,像一隻快樂的小雲雀,飛奔到舞台上,也撲在楊順的懷裡,咯咯笑著,不斷說著謝謝楊叔叔!

「小姑娘是誰呀?」

「好可愛的小天使,長得像個瓷娃娃~~」

大部分人都不認識她,相互打聽,但很少人說的出來。

除了楊順之外,只有汪卉知根知底。

她看過去,姚副廳長兩老沒有高官的一絲架子,笑呵呵看著舞台,溫柔的錢嫂子坐著輕輕鼓掌,唯獨那個頂天立地的男人沒在這裡,她收起笑容,微微點頭,將掌聲送給錢曉佳一家人。

錢曉佳宣完誓,楊順真的很感慨。

他不願意胡思亂想太多,只懇求錢哥不會出事,一家人能團團圓圓,平平安安生活在一起就好,還有這隻哈士奇的陪伴,這是家庭第四位成員。

哦,不對,是第五位。

錢曉佳靠在蹲著的楊順耳邊,說著悄悄話:「楊叔叔,我媽媽又快生小寶寶了哦~~」

哇!這個可以有!

楊順心情極好,錢哥真是威武霸氣,命中率這麼高的嗎?他悄悄對錢嫂子豎起大拇指,對方還是溫柔一笑。

第三位獲獎的,是苗芳菲同學。

只見她走過來,站在楊順面前,噗呲笑道:「我也要撲過來嗎?」

「呃……算了吧,她們小孩子鬧著玩兒呢。」

楊順摸摸鼻子,好尷尬,倒是旁邊人哈哈大笑,還有人大聲起鬨:「必須撲過去!」

「每個人都要擁抱,這是規矩!」

「抱一個~~」

「抱一個!」

苗芳菲今天穿的像鄰家小妹妹,打扮很清純,眼神很羞澀,笑容很美麗,真有一年前,兩人第一次見面時的那個觸電感覺。

但楊順不敢想太多,連和她對視都不敢,有點慌張地給她轉交小狗狗:「這是小歐的孩子,長大肯定會像它爸爸一樣,保護你的。」

苗芳菲嘆了一口氣,將小狗接過去。

同學這一桌几個人都在嘀咕,春節聚會時就看出一點端倪來,但很多時候,旁觀者急得要命,當局者卻是迷糊的。

感情這種事情,誰能說的好呢?

坐在第一桌的陳梅嘆氣:「唉,不是小苗,可惜了,這麼漂亮的姑娘。」

坐在第二桌的苗母微微搖頭,也嘆著氣,她還能說什麼?

至於兩邊的爸爸,都是神經大條的糙漢子,哪裡懂這些小細節,純粹是在看熱鬧。

一直盯著台上,眼睛都不眨的汪卉,她握緊的拳頭總算鬆開,悄悄鬆了一口氣:「這傢伙,還好沒亂來。」

甜寶懷孕后,原本說好給楊順留三隻狗崽,但張子鈞新交了女朋友,心情非常好,而且對小狗的健康特別滿意,於是多給了楊順一隻。

楊順為苗芳菲留著了,他答應的事情,一定會做到。

只是苗芳菲最早的時候,很想要一隻其他血統的小母狗,這樣還能和小歐組個隊,她也可以和楊順建立更好的關係。

但可惜,她莫名其妙輸了,她都不知道自己輸在哪兒。

幸虧是沒開始就輸了,心沒有那麼痛,她還能承受。

輸歸輸,苗芳菲還能保持風度,她表面上並沒有露出太特別的情緒,接過小狗狗,笑著低聲道:「謝謝你還記著我,我爸媽都來了,吃完飯我們能聊聊嗎?」 染上惹火甜妻 「怎麼樣了?」

重生之借種 姜雲卿走到近前,看著寧琦的情況道,「什麼時候開始突破的?」

「一個時辰前,當時我還在修鍊,察覺到琦兒這邊天地靈氣異常,出來時就見到她有了晉陞的徵兆。」

寧真說完之後對著姜雲卿道,

「姐姐,你之前布置的聚靈陣對於琦兒來說很有用,只是她眼下這種情況都已經一個時辰了,可卻還沒徹底突破,她會不會遇到什麼問題?」

姜雲卿入內之後神念就一直籠罩在寧琦的身邊,因為怕妨礙到寧琦突破,而且這種關鍵時刻若是驚嚇到她反而會惹出麻煩來,而一旦突破中途被斷,再想要突破便要難上十數倍,所以姜雲卿也只敢在外間看著。

焱陽卻沒那麼多顧忌,他只是怕被雷鳴察覺到他。

此時雷鳴已經走了,而且他能感覺到周圍沒有強者的神念,所以便悄悄弄出一絲金蓮之力沖入了寧琦突破的靈氣漩渦之中,片刻后才對著姜雲卿道:

「姐姐,寧琦沒事,只是她以前修鍊時不得方法,體內積攢的雜質太多,而且筋骨也未曾好好淬鍊。」

「之前姐姐曾經渡了一絲金蓮之力在她體內,而這次突破時,她正好能夠借著天地靈氣灌體之時淬鍊一下身體,所以花費的時間才長了些。」

「照著她先在的情況,估計再有小半個時辰就能徹底突破了。」

姜雲卿對於焱陽的話還是相信的,而且她神念雖然無法探測到寧琦的具體情況,卻也能感覺到寧琦的氣息十分平穩,沒有出現什麼不好的情況。

姜雲卿對著滿臉擔心的寧真說道:「放心吧,寧琦沒事,她只是在借著天地靈氣淬體。」

「之前師父來這邊看過,如果寧琦的突破真有問題師父早就出手幫忙了,眼下她氣息平穩狀態不錯,估計再有小半個時辰就能突破。」

寧真是知道姜雲卿他們的師父是誰,聽說雷鳴剛才就在這裡,他眼底滿是驚愕之色。

「雷鳴前輩也來了?我怎麼沒看到。」

君璟墨在旁失笑:「師父修為極高,他不想現身時我和你姐姐都難得發現,要是讓你們兩個發現了那他不得覺得沒面子?放心吧,雲卿說沒事就是沒事。」

「咱們在旁邊守著,如果真有什麼情況我和雲卿會幫她的。」

寧真聞言想想也是。

姜雲卿和君璟墨待他們兄妹極好,就連他們性命也是姜雲卿救回來的。

如果寧琦的突破真有什麼問題,姐姐他們恐怕早就已經出手了,又怎麼可能袖手旁觀在旁邊站著,而且雷鳴剛才也過來了,連破虛境強者也沒說有什麼,那寧琦定然能夠順利突破。

寧真放下心來之後,臉上的焦急之色褪去。

姜雲卿看著他道:「你妹妹已經突破了,你這段時間修鍊的如何?」

寧真說道:「我照著姐姐給我的功法修鍊,已經感覺觸碰到了氣海壁壘,只是我覺得修鍊的太快了一些,所以壓制著修為想要等宗門大選之後再行突破。」 楊順同意了,他也確實很想和對方談談,主要是商業上的合作。

雖然高夏村500平米的批文是老苗拿下來的,但牲畜棚被他修成了二層半的高科技生物培養車間,將來拆遷,資產增值什麼的,錢可以再談,但話要提前說好。

嗯,談判讓汪芸上,肯定不會吃虧。

最後一個,是自己最愛的老媽了!

楊順伸出胳膊,準備擁抱,陳梅一臉嫌棄:「小孩子抱抱無所謂,你都多大的人了,也不怕丑!」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