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凡還是站着沒有動,他的意境現在已經提升了不少,就剛纔感悟到的古戰場的氣勢就讓他身臨其境,正是這樣的真實的意境使得靈異功法又有了一股氣勢的存在,這在以往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

葉靈的眼前景象又發生了變化,那些兵傭和馬傭還是來回奔騰,還是擺出一個又一個陣法,突然一陣陰風吹來,吹得一面旗子獵獵作響。

緊接着一方又擂起了戰鼓,許多士兵在一員大將的帶領下殺向對方的陣營,頃刻之間雙方戰成一團。

這種場面是葉靈從來沒有見過的,雖然她在宮殿中感悟了一個法術,但是這樣的畫面還是讓她有些猝不及防,一時之間竟無以應對。

這股強大的氣勢在葉靈的眼前一陣陣奔騰,讓她的心神爲之一震,不由自主地後退了好幾步,剛好退到楚凡的旁邊。

楚凡也感應到了葉靈那邊的強大的氣勢,立馬釋放一陣強大的氣息。

如此一來,葉靈才堪堪站住,再看那陣強大的氣勢也漸漸緩和了下來。 楚凡的氣勢越來越強大,這主要是通過對古戰場的感悟。

而古戰場的氣勢之恢宏壯闊又是那麼明顯,其氣勢大。

葉靈也看到了古戰場的畫面,這股強大的氣勢以她目前的功力竟無力抵抗,更別說駕馭了。

如果不是她及時退到楚凡的身邊,如果不是楚凡及時釋放陰陽能量幫她阻擋的話,此刻葉靈已經倒地不起了。

楚凡隨即抓住了葉靈的小手,一股陰陽氣息馬上傳到了葉靈的身上。

葉靈當時就感到精神爲之一振,馬上將自身的陰陽氣與楚凡的氣息連接了起來,如此一來,古戰場的強大氣勢一下子就抵抗住了。

不僅如此,她也能漸漸地駕馭這股氣勢,慢慢就掌控了古戰場的氣勢。

楚凡也感覺到了,以他現在靈異三重的功法,一下子就感覺到了葉靈感悟的畫面。

本來這些個兵馬傭都是秦始皇讓人制造的,目的就是他死後,還有兵馬在他的身邊供他指揮。

秦始皇生前指揮千軍萬馬,死後也要指揮萬馬千軍,不過這只是他一時的願望,或者說一時的幻想罷了,這就和他追求長生不老一樣完全不切實際。

秦始皇死後,他的兒子秦二世並沒有搞多久就將大秦帝國搞垮了,而本來皇位就不是秦二世的,只是丞相趙高密謀,改了秦始皇的聖旨,纔將皇位安到秦始皇第二個兒子的身上,如此一來,趙高就專政了。

而趙高又是一個太監,他把持朝政後,外面的許多事情都不讓秦二世知道,不說陳勝吳廣打響起義的第一槍,就連後來項劉大軍打到秦嶺,二世還不知道情況。

如此一來,大秦帝國頃刻間就瓦解了,楚霸王項羽攻入長安後,不僅一把火燒了連綿千里的阿房宮,還立馬派人將秦始皇的墳墓掘了。

反觀流氓出身的劉邦,他在項羽先入長安城,但卻並沒有做出過激的舉動,而且還住在阿房宮,一手摟一個美麗的宮女大享豔福。

本來這些兵馬傭並沒有雙方對陣的陣營,都是秦始皇的護衛軍馬,但這氣勢和軍威卻造成了一股大的氣場,因此楚凡和葉靈他們馬上從這股氣場感覺到了古戰場的畫面。

至於程素麗和李玲玲,她們的功力稍低,剛開始的時候,她們和普通的遊客一樣,面對這些兵馬傭並沒有特別的感覺,只是時間一長,她們體內的陽氣就和這裏的陰氣發生了反應,這才讓她們進入了一個全新的感覺場景。

程素麗和李玲玲也感覺到了古戰場的殺氣,但她們並沒有象葉靈一樣招架不住,她們體內的磨菇陽氣正好和始皇陵的陰氣融爲一體,很快形成了一股陰陽氣。

而這樣的陰陽氣正是靈異功法所需要的,於是,程素麗和李玲玲當即運用這些即時產生的陰陽氣修煉起來了。

程素麗和李玲玲的修煉速度果然是最快的,這完全得益於世外桃源的磨菇陽氣,讓她們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現在程素麗和李玲玲不斷地吸收陰氣,再與陽氣結合,又通過這些陰陽氣開始一步步的衝關,很快就進入了狀態。

而楚凡和葉靈也同樣進入了一種修煉的狀態之中,那些遊客看到楚凡他們四個人都是站在一尊兵傭前面一動不動的樣子,而且身上還都有一層輕霧,讓人看不清他們的面目,不由得十分的奇怪,於是,這些人也不看兵馬傭,而都來觀看楚凡他們四人。

好在這些人也只是圍觀,並沒有去打攪他們。

不過,就算他們做出什麼動作,都不會有多大的影響,因爲楚凡雖然處在修煉的狀態,但並沒有入定,他也知道這裏並不是修煉的地方,只是感悟到了畫面,才修煉的。

因此,楚凡和葉靈都處於半修煉的狀態,隨時遇到突發情況都可以及時收功。

至於程素麗和李玲玲兩人,她們就更不用擔心了,一是她們的修煉不需要入定,二是始皇陵的陰氣主動進入她們的體內與磨菇的陽氣結合,因此她們雖然在修煉,但對周圍的情況依然一目瞭然。

楚凡他們四個人一邊修煉,一邊觀察着這些遊客的情況,看到他們只是站在外面圍觀,也就沒有在意。

時間過得很快,很快就過去了一個小時,始皇陵的陰氣也被他們四個人吸收得一乾二淨,那些遊客也感覺到了空氣的異常,不過他們本來就沒有注意,或者注意到了也沒有在意。

楚凡他們四個人感悟結束之後,都大有收穫,接着一同從修煉的狀態中回覆過來,接着一起走出了始皇陵,對於那些兵馬傭,他們的感覺現在又發生了變化,再也沒有了那種強大的氣勢,有的只是一個又一個泥俑罷了。

楚凡他們離開過後,那些遊客才反應過來,等到他們追出去的時候,楚凡他們一行四人早就上了車,很快就開走了。

楚凡將車子靜開回了大酒店,他決定在西安再逗留一天,而現在回到酒店正是吃飯的時候,於是他們一行四人又到餐廳吃飯。

雖然他們對食物的要求不是很高,吃也可不吃也罷,但是對於美酒他們還是十分喜歡的。

這就是修煉靈異功法之後一個並不特殊的愛好了。

靈異功法本就是修的陰氣和陽氣,喝酒有助陰陽氣息的融合,而且他們的功力還有提取酒精能量的功效,因此嚴格說來,只要他們不是刻意喝醉的話,是不可能喝醉的。

楚凡首先讓服務員上了四箱白酒,都是高度的茅臺酒。

服務員雖然有些疑惑,但他們並沒有多想,也沒有多問,頃刻之間就送來了四箱茅臺酒,楚凡和程素麗和葉靈和李玲玲她們也不等菜,立馬就開喝。

獨家摯愛:二嫁傲嬌總裁 而且他們喝酒都是用最大的杯子,而且還是一口喝乾,楚凡他們四個人如此大口喝白酒,就象喝水一樣,很快就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的確,不但楚凡一口喝一大杯,就是葉靈和程素麗和李玲玲也是一口喝一大杯,這就太引人注目了。

不過,楚凡他們根本就沒有理會這些人的目光,他們喝下一杯酒,體內的氣息就一陣翻騰,那種感覺飄飄欲仙的,非常的陶醉。 楚凡和程素麗和李玲玲,還有葉靈四人接連大杯子喝酒,喝了一杯又一杯,當即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的確,他們的形象本來就引人注目,而現在喝酒的方式又是那麼豪放,而且還目若無人,也不管不顧別人的圍觀,只管飲酒,這樣的架勢是許多人沒有見到過的。

當即就有人將他們喝酒的場景拍了下來,而且還有人在網上直播。

楚凡他們喝完四箱白酒後,也沒有停留,正準備回到房間的時候,一個長着很長的頭髮的男人將他們攔下了。

這個男人的頭髮確實很長,長髮披肩,一直披到肩頭,而且還蓄了一臉鬍子,這樣的形象也是沒誰了。

這個長頭髮男人攔住楚凡他們說道:“請等一等。”

“有事嗎?”李玲玲顯然有點醉意,她突然不耐煩地說道,略帶慍怒的樣子。

不過李玲玲的身材一向火爆,而且現在皮膚又好得出奇,白嫩白嫩的,讓人一看就要想入非非的形象,而現在略帶慍怒的神情,更添風彩。

那個長髮男人不由得猛地吞了一口水,儘量壓着心中的一股火苗,接着說道:“我是導演,你們幾位的形象很適合當明星。”

“當明星嗎?”李玲玲又醉眼一那說道。

“是的,明星。在我的手下紅了一大票演員。“長髮男人說道。

”你是誰?我們怎麼沒聽說過。“程素麗說道。

”相信我沒錯,你們這形象一定能成明星。“長髮男人又說道。

”走吧,不要和他囉嗦。“葉靈突然說道。

極品淘妻限量版 楚凡看了那個長髮男人一眼,並沒有說話,直接從他的身邊走過了,程素麗和李玲玲也跟着走過,葉靈走在最後。

長髮男人被楚凡幾個人無視地走過,心裏一陣憤怒,接着打出兩個電話,然後在後面遠遠地跟着楚凡他們,直到他們走進了房間。

楚凡並沒有理會那個長髮男人,至於當明星他想也不會想,他一個靈異大師還去當什麼明星,再說他一眼就看出那個長髮男人的身上一股氣息,絕不是一般的普通人,至於說什麼導演,那完全就是屁話,拿這話去哄騙小姑娘還行,楚凡一眼就看出那人不是好鳥。

楚凡他人回到房間後也沒有出來,晚上各自睡下了,第二天上午纔出來,然後繼續上路,楚凡的車子開出大酒店的停車場後,後面也跟上了三輛車,那個長髮男人就在車上。

楚凡並沒有發現後面有人跟蹤,依然不緊不慢地開車,出了市區後,又上了一條高速路。

楚凡現在的打算是直接去西藏,沿途不再停車住宿,上了高速,就直奔甘肅,楚凡和葉靈兩人輪流開車,也不休息,以他們的體能根本不需要休息。

後面的三輛車也一直跟在後面,到得後來,還是被楚凡發現了有人跟蹤,不過他也沒有在意。

兩天後,就到了天水,楚凡的車子性能特別好,後面的跟蹤的車子都是吉普車,他們一路跟蹤下來,十分的辛苦,他們做夢也沒有想到,楚凡他們居然連續開車,根本就不休息,這就將他們累得夠戧,不過這三輛車一直跟在後面。

楚凡到了天水也沒有停留,還是一路向西,他也沒打算去蘭州,而是抄小路去青海。

後面的三輛車都一直跟着,看到楚凡的車子開上了小路,不由得驚喜了一下,他們跟蹤的目的現在還不是很清楚,不過肯定是不懷好意罷了。

楚凡的車子開在小路上自然沒有那麼快,這就給後面跟蹤的車子留下了休息的空間,這些天確實將那些人累得不行,差點就累倒了。

楚凡發現他們跟蹤後,一點沒有在意。

只要他們不找事,楚凡也沒有理會他們。

車子又行駛了幾天幾夜,早已到了青海的地界,這裏的地勢已經很高了,經常要爬很高的大陡坡。

這些天來,後面跟蹤的車子都有些提心吊膽,楚凡走的路線,都是一些比較危險的路,有些大陡坡非常之陡,而且兩邊還是懸崖,看上去讓人十分的害怕。

因此,後面這幾輛車,一直處於危險的邊緣,他們根本就顧不上追楚凡,楚凡的車子一直開在最前面,他們想要攔截根本就不能夠。

不過,後面跟蹤的那夥人已經吃定了楚凡他們,進了青海後,一路上都是荒無人煙的地方,只看到高高的大山和藍藍的天。

楚凡開着車子又行駛了一天一夜,後來又開上了一條小路,而且這條小路通到一個懸崖後前面竟沒有了路,只有一個懸崖。

於是,楚凡也不得不將車子停了下來。

後面的車子也開到了後面,當他們發現楚凡的車子再也無法向前開動,前面就是一個斷頭崖後,都是十分的高興。

後面的三輛車停下後,隨即從車裏下來了一羣人,三輛吉普車,一車五個人,總共十五人,這麼多人都是留着長長的頭髮,都是長髮男人。

十五個長髮男人一起下車,這十五個人的形象雖然都留着長髮,但也不是長得很象,他們有的高,有的矮,有的胖,有的瘦,但都是男人,並沒有一個女的。

十五個人下來後,直接走向楚凡他們這輛車,楚凡他們現在還在車上,並沒有下來,楚凡正在研究這個斷頭崖,正在計算他的寬度,看能不能開着車子飛越過去。

這個斷頭崖對面也有一條路,也是到了斷頭崖抵止,如果他可以飛越這個斷頭崖的話,就不用再往回開了。

十五個長髮男人到了楚凡的車旁,接着就猛敲車窗。

李玲玲當即搖下車窗,說道:”你們有事嗎?“

”美女,我們又見面了,當明星的事情能再考慮一下嗎?“

”你們真無聊呀,居然追到這裏來了。“李玲玲認出這人就是大酒店那個長髮男人後,有些驚訝地說道。

”哈哈,前面就是懸崖了,你們還不下車嗎?“其中一個長髮男人突然大笑道。

“我們下不下車和你們有關係嗎?”程素麗也搖下車窗說道。

惹愛成歡:嬌妻乖乖入懷 “當然有關係,現在反正前面也沒有路,何不下來一起聊聊呢。”一個長髮男人兩眼放光地說道。 長髮男人一字排開,一共十五個,既有高又有矮子,還有胖瘦,看起來的確很詭異,這要是一般人早就被這場面嚇住了。

然而楚凡他們四個人都是修煉了靈異功的人,並非一般人,他們不但沒有覺得害怕,也沒有覺得什麼。

這些長髮男人還在你一言我一語地說個不定,都想要李玲玲他們下來。

楚凡在車上觀察了一下對面的距離,覺得飛越過去還是有可能的,至少有百分五十的把握,如果能夠掌控得好,還是可以飛越這道斷崖的。

楚凡隨即打開車門下了車,接着來到懸崖邊上,仔細觀察了起來。

李玲玲她們三個美女也下了車。

李玲玲他們一下車,馬上被十五個長髮男人包圍住了,楚凡也看見了,他只是笑了笑,也沒有說話,以葉靈她們現在的功夫,這些長髮男人想佔她們的便宜,那可是自找苦吃。

其中一個長髮男人突然伸出手說道:“美女,我們有緣呀,認識一下吧,我叫劉大牛,這是我的名片。”

李玲玲接過名片,只見上面印着一大串頭銜,而且這名片還有一條花邊。

李玲玲接過名片看了一眼,然後隨手丟下了懸崖。

總裁的致命吸引 那個長髮男人也不生氣,接着又拿出一張名片,又遞給程素麗,也是和剛纔說一樣的話,程素麗也接過名片,不過並沒有看,然後也扔下了懸崖。

這個長髮男人又拿出一張名片,又遞給葉靈,葉靈也接過來看了一眼,然後也丟下了懸崖。

十五個男人突然臉上變了色,其中一個最高最胖的長髮男人說道:“美女,我們跟到這裏可不容易,好講好說不聽的話,我們就要來硬的了。”

“有多硬?”李玲玲突然說道。

“硬得很。”其中一個又矮又瘦的長髮男人眼裏閃着一線光說道。

這個矮子的眼睛很小,看人的時候眯成一條線,就象剛剛開眼一樣。

“來硬的是吧,來呀。”葉靈突然提高了聲音說道。

“美女,別敬酒不吃吃硬酒。”那個又高又大又胖的長髮男人顯然是爲首的,他說完手一揮,十五個人馬上向李玲玲她們三個人逼了過來。

葉靈也看了程素麗和李玲玲兩個人一眼,接着說道:“動手吧。”

李玲玲和程素麗隨即擡手一指,衝在最前面的長髮男人就不動了,整個人都被定在那裏,就象定身法一樣。

葉靈也伸手一指,也連續點中了兩個。

不過,這些長髮男人也是有些邪門,他們只是被定住了幾秒鐘,隨即又能動了,看來他們也不簡單。

現在,李玲玲和程素麗和葉靈三人都是背靠着背,她們也看出了這些長髮男人有些邪門,輕易不好對付。

不過,她們也沒有害怕,畢竟楚凡還在這裏,只要楚凡出手,這些人不可能是對手。

這些長髮男人確實不簡單,他們也有一身邪門的工夫,他們被定住身形後,又突然吼了一嗓子,聲音很高,突然驚飛了一羣大鳥。

長髮男人吼過之後,又一齊伸手,他們的手都有些特別,看起來很白皙,一點血色也沒有,他們的眼睛都緊緊地盯着葉靈她們三人的胸部,一眨也沒有眨,好象要穿透衣服看本質一樣。

十五雙白皙的手一齊伸出,同時襲擊李玲玲一個人的胸部,那陣勢也有些驚人,李玲玲當即有種招架不住的感覺,雖然她不斷地伸出手指,接連出手,但還是被一雙手伸到了胸前,差點被碰到了胸部。

李玲玲隨即感到胸前一種異樣的感覺,突然臉色發起紅來,葉靈見情況不對,趕緊說道:“轉圈。”

於是,李玲玲和程素麗和葉靈三人一齊轉動,三個人一齊轉動之後,又帶起一陣陣陰風,十五個長髮男子很快就被轉得有些發暈了。

楚凡還是在觀察懸崖的距離,正在計算着飛越時的細節問題,並沒有在意後面的戰鬥,他對葉靈她們三人還是挺有信心的,雖然他早就看出這些長髮男人有些不一樣,似乎體內蘊藏着一種奇怪的能量,但他也沒有將他們放在心上。

當然了,楚凡也不是全然不顧,他也不時回頭看一眼,發現葉靈她們轉圈之後,那種陰陽氣息的波動十分強烈,十五個男人根本近不了身,於是笑了笑。

十五個長髮男人被一陣陰風旋轉過後,都是不由自主地後退了一步,目中露出迷茫的色彩。

葉靈她們三人轉了十多個圈,轉起一陣又一陣陰風,整個人都變得不一樣了,她們的身體又變得若隱若現了起來,似乎有一種霧氣繚繞在她們的身邊。

十五個男人並沒有就此罷休,接着又大吼一聲,然後再次伸出十五雙手,這些手臂還是那麼白皙,一點血色也沒有,就象屍體一樣。

這些手臂伸到葉靈她們的面前,又開始變粗了一點。

這一次,這些手臂並不是朝着一個人的胸部襲擊,而是朝着葉靈三人的胸前襲擊而來,這些手臂都有些名堂,要是被擊中的話,會有意料不到的情況發生。

剛纔李玲玲差點被襲中的時候,臉上就起了紅暈,這要是被完全擊中,肯定會有相當的危險。

葉靈和程素麗和李玲玲她們都感覺到了這種危險。

葉靈見狀,又輕喝道:“轉圈。”

隨即她們三人又開始旋轉了起來,馬上起了一陣陰風,這陰風很強,但那些手臂同樣陰氣十足,一陣陰風對抗後,馬上發出一陣啪啪的聲響,這響聲很大,老遠都能聽到,又驚起遠處正要飛來的一羣大鳥。

楚凡還是在懸崖邊上打量着下面的峽谷,能聽到下面呼嘯而起的大風,還有下面幾隻猴子的叫聲。

楚凡又後退了一步打量,突然看到兩塊長條形的大石頭,當即計上心來。

這兩塊大石頭都有一米多長,當然了一米多長的大石頭並奇怪,但是這兩塊大石頭卻是生得別緻,一頭大一頭小,一頭高一頭矮。

楚凡隨即搬起兩塊石頭,又走向懸崖邊上,再看向對面的斷頭崖,又笑了笑。 楚凡打量了一下懸崖兩邊,雖然飛越會有些難度,但他決定飛一飛。

而程素麗和李玲玲和葉靈她們還在與十五個長髮男人纏鬥不休,現在戰況還是很激烈,十五個長髮男人也是詭異得很,他們的手臂看起來很白很白,一點血色也沒有,就象死人的手一樣。

葉靈三人還是背靠着背,不停地旋轉,轉起一陣陣陰風,和十五雙手臂的陰氣產生激烈的對撞,不時發出一陣啪啪的聲響。

楚凡現在做好飛越前的所有準備工作,於是站在一旁觀看葉靈她們的比鬥,他並沒有動手的意思,只是在一旁看着。

不過,即便如此,有楚凡在一旁看着,還是給葉靈她們提供了巨大的精神動力,雖然楚凡沒有出手,但在一旁掠陣,也給她們無盡的信心。

而十五個長髮男人現在都使出了渾身解數。

事實上,這十五個男人確實不一般,他們的確不是一般的人,不光是相貌奇特,就是他們的身上都有一股奇異的能量,可能他們身上有什麼古老的傳承,或者是身懷古武,不過楚凡並沒有在意。

而且他也看出了這些長髮男人的功夫雖好,但卻並無後力,這些長髮男人之所以能這麼厲害,可以和葉靈三人戰個旗鼓相當,全靠那雙死人一樣的手。

如果是楚凡和他們動手的話,楚凡不會和他們囉嗦,只要出手點住那幾雙死人手的穴道就行了,管叫他們動彈不得。

而現在,葉靈和程素麗和李玲玲三人都有些喘粗氣了,在十五個長髮男人的連續進攻之下,開始還能戰點上風,後來打個平手,現在竟有些吃力的感覺。

好在葉靈已經發現了這些長髮男人的最大依仗就是十五雙死人一樣的手臂,於是,她隨即說道:“攻擊他們的手臂,其餘的地方不要理會。”

程素麗和李玲玲當即領會了,馬上伸出小手,一下又一下擊打十五雙死人手,只是這十五雙死人手也是麻木的,任憑如何擊打,都不會感到疼痛。

閃婚蜜愛 好在,葉靈三人同時攻擊十五雙死人手的情況下,這些手臂再也沒有剛纔那麼靈活,動作要比原來慢許多。

如此一來,葉靈和程素麗和李玲玲她們三人當場就緩了一口氣,胸前也沒有那麼不停地起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