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楚帝越說越神秘,姜尚,白起等人愈發好奇,可楚帝並沒有點明,他們也不便多問。

反正遲早會知道,拭目以待便是。 面對這個沒有一點道理可言的eco翻盤,萊昂凱脖子一伸,整個大頭就湊到了鏡頭前面:「兄弟們,這我怎麼解說啊!就各種timing,navi幾人連手都還不了,就直接被zywoo用他那把沙鷹給敲碎了,真就彈無虛發。」

直播間里的粉絲們這一次沒有反駁萊昂凱,少見的對他十分認同。

「我看到了職業賽場上的有一顆新星正在升起。」

「這zywoo連着抓了navi三個timing,nafany想跑也被一槍頭帶走,恐怖如斯。」

「年輕的小將一人抬起了整支隊伍,小蜜蜂終於拿到了一分,實在是太不容易了!」

「載物,我的超人!」

「要在我對面我絕對舉報了。」

「最離譜的是電子哥站了一個超級非預瞄位,結果也被一槍頭,這一回合我完全看不懂了。」

看着上一回合的精彩回放,萊昂凱的臉上還是掛着疑惑,現在的年輕人都這麼猛的嗎?

小蜜蜂的對戰室內歡呼聲不絕於耳,這一回合的手槍局翻盤對於他們的士氣提升實在是太大了。

前期面對navi窒息一般的節奏,連續的丟分導致了他們越打越差。

現在終於通過載物的發揮給他們扳回了一分,他們心中一直憋著的那一口氣終於放了下來。

因為這一分代表着navi也並不是無敵的,他們還有機會繼續拿分!

navi對戰室內,幾人也是高看了對方這個法國小胖子一眼。

蘇醒轉頭問向s1mple:「之前你就看好這個zywoo對吧。」

s1mple神色凝重地點了點頭:「他的打法非常的合理,之前我偶然間看到了他的比賽,雖然比賽的質量並不是很高,但他的各種決策和思路都和我有驚人的相似。」

電子哥默默地來了一句:「我怎麼感覺你在吹自己?」

「你不說話能死啊!」

「哈哈哈!」

一幫人鬨笑着鬧成一團。

雖然他們對於這一分的丟失並不是非常在意,他們的經濟十分充足,可以支撐他們打後面連續幾個長槍局。

但他們是長槍局被翻盤,士氣終歸被影響到了。

可被電子哥這麼一鬧,也消除了許多。

zywoo這個id,通過這個翻盤的局面,第一次出現在世界級比賽的視野之中。

只有他自己知道,這不會是他的曇花一現。

…….

比賽依舊在有條不紊地進行着,可出乎navi幾人預料之外的事情發生了。

本以為zywoo那個發揮只是偶然的一個高光時刻。

但就是這個高光時刻,卻點燃了小蜜蜂眾人。

之後的連續幾回合的攻防站,navi被打得節節敗退。

蘇醒在這幾個回合之中都有着不錯的發揮,但小蜜蜂的狀態和氣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回升。

navi盡全力地進行抵抗,可是面對zywoo的瘋狂發揮,他們還是有些吃不消。

一連直接丟了三分。

「現在比賽已經來到了第9回合,比分已經是5:3,自從zywoo的四殺翻盤之後,他們整體的狀態都開始回復了,連續兩次在a區進行一個爆彈navi都沒有守住。」萊昂凱將身子坐直,準備好好解說這一回合。

「經過了兩回合的失敗,現在navi的也並不是特別好了,這一回合就是雙方的一個關鍵局了,如果nvai能贏了,他們之後就可能穩得住局勢,如果輸掉了這一回合,那麼小蜜蜂就會乘勝追擊,比分會被直接追平。」

「這樣的話,navi前期辛辛苦苦打得五分優勢將會蕩然無存。」

蘇醒掰動手指,聽着手指發出的清脆響聲,腦海中不斷在思考着對策。

「我想要打主動一點可以嗎?我們一直在後點進行防守的意義並不是很大,小蜜蜂已經摸清了我們現在的站位習慣,我們得進行變陣了。」

nafany一直以來都認同隊員們的各種想法,因為他知道在這個強大的隊伍中,他能做的只是最基本的統領大局。

一些小範圍的個人決策他是不會去干擾的。

得到了nafany同意的蘇醒點了點頭,又在語音里說道:「電子哥你這把再警家這裏看着吧,我頂a1去,適當的時候我會想你要a1閃光。」

「s1mple你就自己注意拱門這一側吧。」

「s1mple你不管好中路就行,拱門我從b小來幫你看。」nafany將看拱門的責任來攬了過來。

倒計時結束,蘇醒提着刀就沖了出去。

第一時間給上了一顆a1火,防止a1大腳步抓timing出來。

緊接着蘇醒在長箱位置瞄準跳台上方,投擲了一顆閃光。

這顆閃光是一顆中遠閃光,影響不到vip的s1mple。

但是能夠將想要搶中路的土匪閃個全白。

可惜的是這一回合併不是天梯,小蜜蜂的道具給的很紮實,沒有讓s1mple拿到機會。

蘇醒這邊則是補上了一顆二樓煙霧,之後在電子哥閃光幫助下,成功拿下了a1.

他又一次跳到了a1的花瓶上,這個究極非預瞄位上。

場上一時間陷入了久違的寧靜。

「小蜜蜂在一回合是開始打起了默認,他們知道s1mple是有一把狙擊槍的,所以也不敢輕舉妄動。」萊昂凱看了一眼屏幕上的時間,再看了看兩隊的具體位置。

大概就知道這一回合雙方的交火點會集中在哪個區域了。

「我們現在可以看到小蜜蜂的下水道是站了兩個人的,a1和a2也是分別有人站着,看來他們這是要打一波夾a啊。」

「小蜜蜂的人員已經就位,開始爆彈,警家和一顆vip隔斷煙都給上。」

「a區下起了閃光雨,小蜜蜂會有人知道蘇醒已經頂到了a1裏面嗎?」

「但是shox!我的天,shox在二樓用預瞄直接秒掉了vip直架的s1mple,這一波是夢回巔峰!」

「a1的兩人知道蘇醒在,給了一顆反清閃,但是蘇醒提前背掉了,轉身m4開始掃射,nbk和rpk兩人直接被打掉!蘇醒這個槍也太穩了,在a1一打二一點壓力都沒有。」

「nafany從b小回防,zywoo卻穩穩架著了b小,nafany直接白給。」

shox從二樓跳到了短箱,正在搜二樓下。

電子哥抓住了這個timing,aug掃射收下shox的背身。

但是沒等電子哥反應過來,跳台的zywoo一槍大狙就將他給帶走。

場上局勢變成了2打2,alex給上一顆過點煙想要跳到長箱後去下一個警家包,但蘇醒在a1架到了這個過點煙漏出來的一視野,從土匪手中繳獲的ak直接一槍頭將alex帶走。

2打1,火男跑了一大圈現在終於從到了a1和蘇醒回合。

蘇醒敏銳的注意到剛才將alex打掉的時候並沒有顯示他身上有雷包。

「走,zywoo應該走b去了。」蘇醒立馬切刀往匪家跑。

「他不是在a嗎?」火男雖然有點奇怪,但還是跟着蘇醒一起走了。

萊昂凱今天終於見識到什麼叫鎖頭打透視了。

「蘇醒打掉了alex立馬往b走,火男還愣了一下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這才是正常人啊!」

「你看看zywoo和蘇醒這兩個傢伙,在alex死了瞬間都在往b跑,但是zywoo也是膽大心細,他直接從下水道切刀跑過去了,要知道火男的信息小蜜蜂是一直沒拿到的。」

「蘇醒也立馬,打完了alex頭也不回,真就不怕zywoo在a點下包嗎?」

萊昂凱現在的小腦袋瓜子裏全都是問號,他完全不知道這兩人在這臨場反應是依據什麼東西進行判斷的。

這種線索推動起來不難,但是兩人的決策也太快了。

蘇醒切刀帶着火男向b區開始狂奔,現在他已經來到了電視機房裏面。

他得儘快趕到b二樓去,這樣才能抓到zywoo的timing。

「可是蘇醒怎麼也想不到,zywoo這個大心臟會不顧時間,在電視機房盡頭直架!」

「蘇醒整個人還切著刀,直接被zywoo一槍帶走!」

「火男趕緊拉出來補槍,但是zywoo已經在往後退,只打掉了他半血。」

時間已經不多了,zywoo沒有選擇繼續和火男在這裏拖延下去,而是提着刀衝進了b區,下了一個最省時間的b二樓包。

然後他就提着大狙在外圍直架b二樓。

火男架了幾秒之後也清楚zywoo可能去下包了,但這種關鍵時刻他愈發的緊張。

所以打的非常穩健。

就在這個時候,耳邊突然響起了滴滴聲,屏幕的時間也換成了c4的模樣。

火男這才意識到zywoo已經下了包點了。

火男提着槍直接大腳步沖向b二樓,他看着槍聲的血跡,知道自己已經將zywoo打殘了。

所以理論上來說雙方都是一槍的機會。

s1mple提醒了一句:「你等會過第一個窗戶跳着過去,他可能直架窗戶口的。」

火男輕輕地點了點頭,並沒有做出回應。

但他還是按照s1mple所說的一樣跳了過去。

隨着一聲大狙的槍響,子彈擊中了b二樓的牆體,並沒有拿到擊殺。

殘局仍在繼續!

「zywoo他空槍了,現在火男已經跳下了二樓,兩人都在外圍進行周旋,他們都是一槍,誰勝誰負還不知道。」

全場近千人都屏住呼吸,在這種緊張壓抑的氣氛之下大氣都不敢出一聲。

雖然知道他們現在就算說話也不會影響選手,可是他們卻不知不覺地這樣做了。

全場現在只剩下雷包的聲音不斷地響起。

火男小心晃身,想要對zywoo進行騙槍。

而zywoo雖然知道火男位置,但他的血量也實在是太少,而且怕被火男架住,所以不太敢主動拉。

火男想要假拆一下,騙出zywoo的位置。

可是這個假拆,就讓他失去了主動權,zywoo大狙直接提前槍出來打火男這個位置。

他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

zy擊殺了flamie

「恐怖分子勝利!」

場館內的觀眾們已經忍不住開始為雙方的這波博弈而開始歡呼了。

但是navi眾人卻沒有一個人高興地起來。

因為這個長槍局輸掉,意味着他們就要被小蜜蜂開始追分了。

7017k 因倫多完全不知道韋恩為何會掏出一把匕首?

這不是偷襲嗎?

兩人正在勢均力敵地比拼,他的注意力也在那把令人討厭的紅劍上,但是,對面的混蛋卻突然掏出了把匕首,更過分的是,他說了一句侮辱人的話。

「如果再沒有什麼新鮮的東西,你就死定了。」

什麼意思?

難道他唯一的作用就是「新鮮感」?

死定了!?

因倫多忍不住多瞄了韋恩一眼。

「你就篤定一定能贏我?」因倫多嘴角流出鮮血。

「這叫自信。」韋恩眯起眼睛,盯著因倫多,拔出了匕首,「你也沒表現出高人一等的實力。」

因倫多捂住傷口,儘快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快速癒合,緊緊五六秒鐘,因倫多的傷口便停止流血。

「幸虧,你的這把匕首沒有『流血』屬性,否則,這個傷口還真的很難搞定……」因倫多眼睛眯起,「但是,你還是太小看我了。你再厲害也不過是一個人類而已。哪怕是耗,我也能把你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