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被楚河那一雙令布瑪心顫的眼睛盯住,布瑪一時之間,只覺心如鹿撞,不自覺地撲撲的跳動著,一種說不出的滋味在心頭悄悄升起。

布瑪白皙嬌嫩的臉龐上閃過一抹嬌羞,她微微低下頭來,看著自己的腳尖,一隻小手不自覺的玩弄起了衣角,一邊不時地偷眼瞧著楚河。

楚河將瓶蓋擰開,他瞧了一眼低頭地布瑪,笑了笑,馬上拿起飲料,仰頭便大口大口的咕咚咕咚地喝了起來。

飲料入口,頓時,楚河眉目舒展,只覺一股清涼爽快的感覺從他的口腔中慢慢傳來。 狐香引 那滋味,就彷彿炎炎夏日中的一杯冰鎮的橘子汁,楚河邊喝邊贊,大呼爽快,布瑪在一旁暗自高興,見到楚河痛快地喝著自己為他買的飲料,她的心中彷彿抹了蜜般,甜滋滋的。

喝完飲料,楚河隨手將瓶子丟進垃圾筒,他轉身對布瑪笑著道;「布瑪,飲料非常好喝,我從來也沒喝過這麼好喝的飲料,不知道等我下場比賽完了,會不會還可以繼續喝道啊?」

「嘿嘿……有沒有那可就要看你的表現了!如果表現的好,就繼續給你獎勵。嘻嘻,怎麼樣啊?」布瑪笑嘻嘻的說,雖然是這樣說著,但聽到楚河說著還想繼續喝她買的飲料時,布瑪的心中感到一種說不出的開心,說不出的幸福,她現在是真的很高興。

「……來看我的表現吧!我不會輸的,布瑪,你就準備等著一直買到比賽結束吧!哈哈!」楚河哈哈一笑,開懷道。

楚河和布瑪一路聊著天,開開心心地來到了其他的比武會場,觀看起了其他選手們的預賽比武,其他區的比賽也進行的差不多了,已經到了收尾的階段。

孫悟空和克林可以說是在預賽中是大放異彩,兩個人都是小小年紀,但卻戰勝了一個又一個比他們年齡大,強壯,有名氣的武者,可以說,他們的表現。是震驚了一個有一個人,個個都是瞠目結舌,目瞪口呆。

不少人都在感嘆著,果實是長江後浪推前浪啊,這次的武道會,必然會有精彩的戰鬥發生啊。

值得一提的是,有一位老者在預賽時,表現的很是精彩。他的對手往往都是在三招之內,被擊昏了過去,這名選手,令眾多選手們對其議論紛紛,這名選手的名字,叫做成龍,當然,這位就是由龜仙人裝扮而成的了。

預賽很快的就進行完畢,通過預賽晉級選拔,八強選手在四大會場中正式產生了。

裁判很快地就將八強的名單給公布了出來,依次為第一分區的楚河,蘭芳,第二分區的孫悟空和克林,第三分區的樂平和南無,第四分區的成龍和基朗。

這八位選手,將要繼續進行八強賽,再次進行晉級選拔,以八晉四的晉級方式,來決定進入準決賽的人選。.. (鮮花,鮮花,收藏,收藏)

楚河、孫悟空,克林等選手們在休息區稍稍歇息了一會兒,很快就有一名大會管理人員前來通知他們,告之八強賽即將開始,讓他們熱熱身,做好準備……

八強之戰不同於預賽,預賽時是要在會場內部封閉式舉行的,沒有觀眾觀看,只為淘汰選手,而八強之戰,則是在會場之外,一座很大的擂台上舉行,是為了選拔四強,比賽之時,將會有許許多多的觀眾前去吶喊,助威,觀看。只是想想那種情景,就可知是兩種不同的樣子。

在大會管理人員的帶領之下,楚河暫別布瑪,和其他幾位晉級八強的選手們一同來到了比武大會擂台後方的準備場地。

在這準備場地前方有一堵高牆,高牆另一邊,就是擂台。從高牆眺望下面,可以清晰地望見擂台及擂台周邊。

楚河望了望這高牆,心中微微一動。

相信看過龍珠的,都知道,當年孫悟空和克林就是每次趴在這堵牆上,觀看比賽。

楚河一時輕嘆口氣,神色透出一絲恍然。

只見此時,在擂台四面八方的圍牆旁,到處都擠滿了駐足觀看比賽的人群,密密麻麻幾乎連成一片。可以說是人海如潮,如山如海,呼喊聲不時響起,嘈嘈雜雜,不絕於耳。

天價寵兒:霸道總裁寵妻記 「外面有好多人啊! 總裁一見鍾情 他們都是來看我們比賽的嗎?」孫悟空數次爬上準備區外面的圍牆,探出頭朝外面不時的張望,他轉過頭來,好奇的問道,

「是啊~!真是沒有想到,天下第一武道大會竟然這麼受人歡迎,會有這麼多人前來看,老實說,我現在都開始有點緊張起來了!」克林輕輕拍了拍胸,猛的呼了口氣,頗為感慨的嘆道。

「……緊張?為什麼會緊張啊!」孫悟空一臉茫然,對克林的話表示了不解。

「…..笨啊!被這麼多人看著,當然會緊張了,也就是你這種腦袋空空的人才會一無所覺。我可不像你啊~!,要是我在這麼多人面前輸了,那會被笑話的,明白嗎?」

「而且,就算是輸,我也要輸得體面些才行,看來,接下來,要好好表現了!」克林上前一步,拍拍孫悟空的肩部,無奈道。

「嗯!我也不會輕易就輸的!」孫悟空攥起拳頭,點點頭笑著說道。他的神色透出一股堅定之意。

楚河初次親眼目睹擂台周圍這麼多的觀眾,心中也是頗為震驚。

楚河心中暗想道:真是好大的場面啊,光看這人數,恐怕就不下數萬吧!這下,贏的人可是很有機會就出名了。

而我,也可以在此地證明自己,我的存在。

楚河心中發出了一句無聲的吶喊,他目光灼灼,好似散發出一股奇異的光彩。

在準備區,楚河和其餘的八強選手們此時正排成一列,而這時,一個帶著黑色太陽鏡,身著黑色西服,金色短髮的青年裁判從門口走了進來,然後站在他們面前,手中抱著一個抽籤箱子。

楚河打量了一下這個在他心中似乎微微有些熟悉的裁判,勾起了些許龍珠比武場景的回憶。

裁判面帶微笑,朝對眾人道;「……各位選手們,下面開始進行抽籤,每人只抽一次,確定號碼,以此確定八強選手的對戰人。

眾人紛紛上前抽籤選號,抽完后,裁判一一將所抽號碼同八強選手對號入座。

八強之戰實行八晉四的晉級模式,一共分四場舉行完畢,晉級之後以此來決定準決賽,八強選手對戰如下:第一場,由孫悟空VS蘭芳、第二場,楚河VS基朗、第三場,成龍VS南無、第四場,克林VS樂平。

對於這個抽籤結果,楚河還算感覺滿意。雖然因為他的插入,此時的比賽境況已經和原劇情有所出入,交戰雙方有所改變了,但總體來說,還不脫離原來軌道。

咚咚咚!咚咚咚!一陣鼓聲連綿響起,隨聲觀眾激烈的呼喊與一聲清脆的銅鑼之響,八強賽正式開始了。

孫悟空是第一場比賽,所以,他首先出場登上了擂台。

孫悟空剛一出現,就引來四周觀眾的一陣陣驚呼聲。

「看……那個小男孩竟然是八強之一,不會吧!」觀眾中的人很是驚訝。

「我聽別人說在預賽中有兩個小孩子很厲害,難道他就是其中之一!」有人驚呼道。

「……什麼?還有一個小孩!嘿嘿,真是不可思議啊,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看看不就知道了嗎?」

擂台下的觀眾對孫悟空的上台感到了好奇,紛紛交頭接耳了起來。

「歡迎一號選手孫悟空選手!」裁判站在擂台中間,對孫悟空招手笑了笑,又說道;「接下來,有請二號選手蘭芳!」

隨著裁判話音一落,一個紫色捲髮,面容秀美的年輕女子邁著小碎步出現了。

裁判看看兩人,點了點頭,一揮手,道;「那麼,第一場比賽,開始!」

孫悟空認真的盯著自己眼前的紫發女子,腿腳邁開,做出了一個戰鬥姿勢。

正當孫悟空想要出手時,卻見那叫作蘭芳的紫發女子手指輕輕點在櫻唇之上,嬌笑一聲,柔軟的腰肢扭動,柔聲道:「小朋友,如果認輸的話,姐姐會親親你呦!」

紫發女子輕輕舔著櫻唇,面如桃花,一雙眼睛中滿是親切之色。

孫悟空微微一怔,面色茫然,張口問道;「什麼?你說要親我,什麼是親我,是一種招式嗎?」

正當孫悟空此時沒有防備之時,那原本一臉笑吟吟的紫發女子眼中卻忽然一亮,閃過一絲狠辣之色。

紫發女子一聲嬌喝,身體如豹子般,迅速向孫悟空奔跑過去,然後一個飛踢朝孫悟空的脖子踢去,孫悟空正是愣神間,還在思考著剛才的話,一下子就被狠狠踢中。紫發女子得勢不饒人,雙拳交替連擊,重重地砸在了孫悟空胸口上。連擊出數十下,又將孫悟空踹倒在地,紫發女子這才微微鬆了口氣,停下手來。

蘭芳滿臉得意之色,朝擂台地面上看了一眼孫悟空,旋即,她俏臉立變,頓時,滿是不可置信的神情。

並沒有想象中的倒地不起,昏迷重傷,只見孫悟空從地上沒事人的爬了起來,他揉了揉脖子,抖抖身上的土,然後一臉怒色的看著蘭芳,大聲道;「你……你這個卑鄙的傢伙,竟然突然偷襲,真可惡啊!」.. 鮮花,鮮花,收藏,收藏。

孫悟空雖然小小年紀,但皺起眉頭,生氣時的樣子,卻令蘭芳不知為何,竟然感受到一股攝人的氣息向她的身體壓迫而來,令她的身體微不可查的發了發抖。

「你……怎麼可能,承受了我全力的攻擊,竟然毫髮無傷,還可以站的起來?」蘭芳手指微顫,指著孫悟空,結結巴巴的問道,語氣中,充滿了不可置信。

「我的身體可是如同鋼鐵一般,怎麼可能讓你隨隨便便的這麼幾下就打倒呢,我可是修鍊了好久呢!」孫悟空輕輕地哼了一聲,有點生氣的回答道。接著,他怒視著蘭芳,大聲叫嚷道;「我不會被你偷襲到了,我要揍倒你……」

聽到孫悟空的話,蘭芳花容微變,她深吸一口氣,壓下心中升起的一絲驚懼,俏臉上重新掛滿笑容。

蘭芳狡黠的眼珠滴溜溜的一轉,臉上綻開如花朵般的笑顏,她嬌笑一聲,用一種很是輕柔的語氣道;「……小朋友,別這麼凶好不好?你這麼厲害,姐姐心裡可是很害怕的哦。我還從沒見過像你這麼厲害的男孩子呢!」

說著,頃刻之間,蘭芳神色中就透出一絲嬌弱和無助,那雙水靈靈的大眼睛中,充滿了祈求的神情。

見到蘭芳這幅表情,孫悟空的神色立刻緩和了下來,他想到自己爺爺生前對自己說過,以後遇到女孩子時,要對女孩子溫柔些,見到眼前這人自稱姐姐,想來,應該是一個女孩子吧。

孫悟空想到此處,腦海中就充滿了對自己爺爺的回憶,他放緩了聲音,用一種溫柔的語氣說道;「那好吧,如果你認輸的話。我就不揍你了,你是女孩子對吧,我會對你溫柔些的!」

「……認輸?不,那可不行啊,姐姐可是很想要這筆獎金呢,而且,我也不是一個容易退縮的人!」蘭芳笑嘻嘻的說道。

「小朋友,姐姐想給你一個獎勵,作為剛才你不出手的報答怎麼樣啊!」蘭芳格格一笑,輕輕捂住小嘴,眼波流轉,在孫悟空身上緊緊地盯視著。

孫悟空楞楞的望著蘭芳,有些不明所以,沒有明白剛才蘭芳所言是什麼意思。

蘭芳上身穿著一件藍色小背心,下身則是一條深色的褲子,此時,她兩條手臂向前微微伸出,交替抓住衣下邊緣。

「你的胸前怎麼有兩塊贅肉啊,看上去感覺好奇怪啊!」孫悟空目光清澈,毫無半點雜質,就那樣直愣愣的盯著蘭芳的全身,有些納悶的問道。

他神色還是一如以往,沒有半點變化。

對於直視蘭芳,孫悟空是沒有絲毫害羞與顧忌的,完全就和看平常的人一樣。

因為,對於孫悟空來說,就連判斷人是男是女都有點分辨不出,更何況是他那顆無邪念地赤子之心,讓他心中沒有絲毫的雜亂。

本來正等著用自己的美麗的身體將眼前少年給迷住,或者讓他因為看到女孩子身體害羞產生些顧忌,但當聽到孫悟空的文化時,蘭芳只感覺鼻子都被氣歪了。

蘭芳感覺有些不可思議,眼前這少年,竟然對自己的身體視若無睹,而且,還問出這種話,蘭芳一時憤從心起,只感覺自己剛才做得事情全都白費了。

這本是他用來對付男人的王牌,但是,面對孫悟空卻無任何效果,蘭芳一時之間,頓感無可奈何。

「可惡啊,只能拼了,我才不會認輸呢~!」蘭芳低聲喃喃自語道,她嬌喝一聲,飛起一腳,向孫悟空踹去,孫悟空輕巧一跳,就躲了過去,蘭芳手腳並用,持續向孫悟空全身各處擊去,但無一例外,連孫悟空的衣角邊緣都沒有擦到,而這時,她已經嬌喘連連,呼吸紊亂了。

「這次該換我攻擊了!」孫悟空笑嘻嘻的說著,他身體一動,眨眼之間,已經來到蘭芳身子一側,輕輕一拳向著蘭芳揮去,蘭芳下意識伸出手臂格擋,卻沒想到,那看此輕輕的一拳,在擊中自己的手臂時,卻好似有一股海浪湧來,一股大力將她的身體向後推去,她身子不斷地向後退去,甚至還跌了一個跟頭,最終直接跌在了擂台之下。

一拳,僅僅是出動了一拳,就輕易地將蘭芳給生生的擊出了擂台之內。

這種實力,實在是不可思議。

觀眾們都是面露吃驚之色。

擂台下的蘭芳神色發愣,她拍拍身上的土站了起來,此時,她看上去並沒有受到什麼傷害。

「小朋友,謝謝你剛才的手下留情,姐姐為剛才做的事情向你道歉!」蘭芳站在擂台下,對擂台上的孫悟空微鞠了一躬,大聲說道。

「……沒關係的,我爺爺說過的,要對女孩子溫柔些!」孫悟空笑道。

之後,裁判宣布了孫悟空的比賽勝利,由此,孫悟空成功晉級為四強之一。.. 孫悟空眉飛色舞,興高采烈的走下了擂台,回到了選手等候區。克林笑著迎了上去,一把抱住了孫悟空,放開后又拍拍孫悟空的肩膀,笑著說道;「悟空,真是羨慕你,有個這麼漂亮的對手,沒想到,你小子也懂得憐香惜玉啊!」

孫悟空擾擾頭,嘿嘿一笑道;「……我也不懂什麼是憐香惜玉了,反正我只知道,對女孩子時,下手輕點就是了!我已經盡量控制了自己的力道!」

楚河在克林身旁聽到孫悟空的話,頓時,微微一笑,輕嘆一聲,道;「悟空,真沒想到,現在你對力量的收放已經掌握到這種程度了,實在是了不起!」

「嘿嘿~!我可是有努力修鍊過的!」聽到楚河的話,孫悟空小臉上綻放笑容,閃過一絲得意之色。他笑嘻嘻地看著楚河,說道;「楚河,接下來你要加油啊,千萬不要輸啊!我還想著和你打上一場呢!」

「哈哈,放心吧,我可不會輸的,咱們倆會有機會交手的。在應該擔心的,是克林才對!你說是吧,克林?」楚河輕輕一笑,話鋒一轉,目光驟然掃向了克林,注視著他。

孫悟空聞言,也看向了克林,說道;「對了,克林,你有信心打敗樂平嗎?」

「這個……我也不知道能不也能贏,聽你們說過,他似乎挺厲害的,可以和你們兩個對打,不過,我會儘力的,盡我最大的努力!」克林神色堅定,他握緊拳頭說道。

楚河和孫悟空給了克林一個鼓勵的眼神,緊接著,他們又相互撞了撞拳,互相打氣,為對方加油。

第一場比賽與第二場比賽間隔是五分鐘,很快的,下一場比賽就要開始了。

而楚河,就要登場了。

「下面有請三號選手,楚河,四號選手,基朗!」黑西服裁判長在擂台中央,手持話筒,高聲呼喊著,隨著他的話音一落,楚河邁著穩健的步伐從容的踏上了擂台,而他的對手,則是一隻長著翅膀,藍綠皮膚,臉上長有尖角的恐龍。

基朗身形巨大可怖,與楚河對峙,形成了一大一小兩種巨大反差的視覺效應。

「第二場比賽,現在開始!」

裁判從擂台上下來后,高喊著宣布了比賽開始。

基朗居高臨下,微微低頭用眼輕瞥了楚河一眼,大笑一聲,道;「嘿嘿!小子,遇到本大爺算是你倒了八輩子霉運,看你這小身板,竟然能有資格和我交手,不知道是因為你運氣太好,還是對手都是廢物呢?」

「不過,小子,你的運氣也就到此為止了!」基朗戲謔的打量著楚河,神色中充滿了對楚河的輕視與不屑,對於楚河,他完全沒有放在心上,他對自己的能力和力量可是充滿了信心。也許,在他的眼中,楚河就是一隻嗷嗷待宰的羔羊,而他,則是一頭準備覓食的細兇惡的狼。

「為什麼你和那個叫什麼獅王森巴的廢物都這麼愛說廢話呢!」楚河聽到基朗的挑釁與不屑,無奈地聳了聳肩,他嘴角輕撇,輕笑問道。

「哼!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讓我來讓你清楚地明白吧!」聽到楚河的話,基朗心中大怒,他呲牙咧嘴,露出鋒利的牙齒,龐大的身軀猛的一動,帶著一股強猛的勁風,如同奔雷般向楚河撞去。

這一撞之下,普通人若是被撞實了,恐怕直接就被被撞飛出去,筋骨斷裂。

面對基朗迅若雷霆,動若暴風的撞擊,楚河神色不變,雙眸如水般平靜,他黑色的碎發飛舞,迎風而立,如同一座巍然矗立的山巒。

基朗臨近楚河時,狂吼大笑,揮拳出擊,他身體的衝撞之勢與拳力相合,更是狂猛爆裂。

楚河雙目一閃,嘴角含笑,他腳步輕移,身子在攻擊到臨之時,微微一側,便躲了過去,基朗一擊不中,眼中閃過一絲驚訝,又狂叫一聲,翅膀扇打,指甲亂划,不斷地朝楚河的面門襲擊,但楚河的身體好似閃電一般,靈活之極,基朗所有的攻擊,都沒有命中楚河,就連衣角也沒有擦到一下。

而此時的基朗呼吸已經微微有些急促了,正在不時的喘著氣。

楚河不屑地看著基朗,神色自若,如閑庭信步般,身子一閃之下,就移到基朗身旁,基朗還來不及反應,只聽一聲慘呼,楚河自下而上,一擊重拳,直接就砸在了基朗的腹部。

基朗滿臉痛苦、神色扭曲,臉上滿是汗珠,他咬著牙,捂著肚子彎腰跪在地上,不斷地痛哼。

噗的一聲,一大口膽汁被他吐在了地上,基朗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神色中充滿了不可置信。

親眼目睹這一幕場景的觀眾,反響很大,紛紛爆發出一股股強烈的喝彩聲,不時還傳來議論紛紛的聲音。

「……剛剛你看到了嗎? 腹黑總裁的契約妻子 一拳,僅僅是一拳啊,那個青年就把那隻怪物給打趴下了!」

「……好厲害啊,不愧是八強,果然不是一般人的程度,看來,今年還真是有看頭,真是沒有白來啊!」

「……好帥啊,實在是太帥了!帥哥,繼續打倒他,打倒他呀!」不時還有正在犯花痴的女觀眾們,紛紛雙目放光的盯著擂台上的楚河,手舞足蹈的叫喊道。

「楚河,太棒了,加油,加油啊!」

在眾多觀眾的叫喊聲中,楚河耳朵微微一動,驀地聽到了一聲熟悉的音調,他目光一掃,尋找聲源,見在觀眾之間,布瑪正在人群前面,一臉興奮雀躍地正揮手朝自己大聲的呼喊著,嘴裡不斷地叫著加油。

楚河也笑著對她揮手示意,表示明白,而這使得布瑪臉色更加興奮。

而在擂台上,再看基朗,此時,他已經站起身體,再次面對楚河了。只是臉色微微有點蒼白,不得不說,恐龍的身體抗擊打能力確實要比普通人類強上不少,若是一般人,早就起不來了。

基朗目光陰沉,他的眼中此時在沒有了之前的不屑與自大,此時的他,神色中滿是對楚河的忌憚與仇恨。

「小子,剛才那一拳你打的我好痛啊,沒想到我倒是看走了眼,你很強,竟然可以打痛我,不過,接下來,我會十倍還會來的!」揉了揉肚子,基朗齜著牙,咧著嘴惡狠狠的道。.. 「……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話,雜碎,你也太抬舉你自己了吧!」

「不是我強,而是你自己太弱了,知道嗎?是你太弱!」楚河放聲大笑了起來,語態狂傲,他雙目冷冷的看著基朗,語氣中滿是對基朗的不屑之意。聽到楚河的當面嘲笑,基朗如同被當面打了一記耳光,他面紅耳赤,頓時怒形於色,幾乎咬牙切齒,只感覺自己的肺似乎都要被生生的給氣炸了。

基朗重重的喘著粗氣,瞪大了那雙如銅鈴般的睛狠狠地盯著楚河,那目光如同刀子一般冷冽,寒光四散,就彷彿恨不得要將楚河給千刀萬剮,切成碎塊,才能以消他的心頭之恨。

基朗連連怒吼,神色猙獰可怖,身體遊走,不斷的揮拳攻擊,想要狠狠打慘楚河。

但是,楚河卻總是以一種輕鬆悠閑的態度輕鬆地躲過攻擊,任基朗用盡渾身解數,也無可奈何,他好似一隻無頭蒼蠅般在胡沖亂撞一般。

基朗無奈停下了攻勢,心中越發顯得焦躁不安,他臉色陰沉,面色變得極為難看。

基朗深深吸了口氣,定了定心神,忽然間,他仰天大笑一聲,翅膀猛的一抖,驀地向天空中疾馳飛去。

基朗飛入半空,居高臨下從天空中俯視著擂台上的楚河,冷冷一笑,忽然大放厥詞的喊道「……哈哈,好小子,你這次真的是惹怒了我,別怪我沒提醒你,我的能力可是很可怕的。我要將你揍得面目全非,骨骼碎裂!」

基朗的話中充滿了對自己的自信。聞言,楚河心中微微一動,心中已經知道他所說的能力是什麼東西了。

楚河以前看《龍珠》時,對於孫悟空初次參加天下第一武道會時,遇到的八強對手之一,那個可以口吐橡膠筋圈纏住對手,被孫悟空的力量嚇倒投降,最終被比克手下一擊穿胸的恐龍還是有點印象的,畢竟,這個能力也算是頗為奇特。

他吐出來的膠圈形如游泳圈,雖然威力是不怎麼樣,但勝在可以困住他人的身體,使人喪失行動能力,不能反抗,不能攻擊,可以說,叫被困之人是任人宰割,被動挨打。

這是一種封敵之法。

如果是普通的武者,即便是武功略高於基朗,若是不慎被這一招給封住行動,沒有足夠力量的話,一時半刻之間,也只能束手無策了。

而在那段時間,可以說,早就可以被人打敗無數回了。

要知道,基朗雖然名聲不顯,但是在上一屆武道會中,他就是憑此能力,戰敗了數名比他強大的武者。

基朗覺得楚河應該也在此例之中,他並不覺得,楚河有多麼強大的力量!

楚河抬頭望著在空中不斷拍打翅膀的基朗,神色平靜如常,心淡然如水,他心中不僅不對基朗接下來將要施展的招數趕到麻煩,反而有一種躍躍欲試的想法在心裡瀰漫。

因為楚河想要知道,他現在的力量,究竟有多大,是否可以輕而易舉的掙脫那所謂不可掙脫的膠圈。

基朗在半空中睜大了眼睛,他張開大口,露出一排森寒的牙齒,只見忽然之間,他的喉頭一陣抖動,猛的一下,一條紫色的膠液被他緩緩地吐了出來,基朗嘿嘿一笑,目光一閃之下,那膠液流動片刻,便形成了如同橡皮圈般的條狀物,被基朗拎在了手中,

「這就是你的能力能吧!我倒要看看,這種破玩意,究竟能把我怎麼樣!」楚河淡淡一笑,神色中透出一絲不屑,他仰起頭,對基朗輕蔑笑道。

「……哼!小子,別太囂張了,我倒要看看,你究竟可以笑到何時,這一次,我要讓全身上下都動彈不得,我要將你全身都打碎了!看你還笑不笑的出來!」基朗神色暴虐,狂笑道,只見他捏了捏膠圈,不斷加固膠圈的堅固程度,旋即冷笑一聲,伸手一揚,膠圈飛速拋向楚河。

楚河身體如同磐石,巍然屹立,不動如山,膠圈從天而降,化為了三圈,將他的胸腹腿層層纏住。旋即,膠圈迅速的縮小,緊緊地纏住了楚河的身體,完全限制住了他的行動能力。

見楚河對於自己的膠圈攻擊竟然連躲都不躲,基朗輕咦一聲,心中微微詫異,抬頭沖楚河喊道;「……小子,憑你的身手,你身手不是很快嗎,怎麼不躲一躲啊?」

完美重生 「哼!你這種雜碎的招數我也需要躲嗎?我說過的,別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告訴你吧,你最強的招式,你所自吹自擂的膠圈,在我的眼中,什麼都不是!」楚河淡然一笑,不緊不慢的說道。

「你這個狂妄的傢伙,我要揍扁你,一定要揍扁你,簡直是不可饒恕!」基朗額頭青筋根根凸起,他雙目中滿是狠辣之色,雙拳緊緊地握住,骨骼撞擊聲咔咔作響。

被三層膠圈纏住,楚河不見絲毫的慌亂,他神色平靜,微微閉上眼睛,全身上下氣息流轉,微微用了絲勁力,感覺了一下膠圈對自己的纏力的大小,頓時,心中也有了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