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橙快看,這個夏莞爾在給你道歉,她又幹啥缺德事了?」樂奶奶指著電視,一副咬牙切齒的模樣。

樂果橙一怔,轉頭看向電視,果然是夏莞爾,直愣愣的站著,木著一張臉,嘴裡機械的說著,「——在此我誠懇的向樂果橙小姐表示深深的歉意,希望她能原諒我——」

樂果橙有點蒙,想起中午吃飯的時候姜別說要送她一份別緻的生日禮物,她以為是珠寶什麼來著,畢竟姜小別再次提起過訂婚的事情了,沒想到是這個呀!

這麼說搶她准考證的事是夏莞爾策劃的了?這人怎麼這麼壞呢!她又沒朝她臉上潑硫酸,至於一次次搞她嗎?

不過她現在是有男朋友的人了,有事男朋友服其勞,姜別這手筆她太喜歡啦!

夏莞爾不是自詡名媛嗎?不是看不起她嗎?現在卻要當著全國人民的面給她道歉,她不是最要臉面的嗎?現在自己把臉摘下來扔地上踩,哈哈,她一定氣瘋了吧?!

一想到夏莞爾不定怎麼氣急敗壞,樂果橙就無比高興。

夏莞爾除了丟臉,看似沒有什麼實際損失,但這懲罰卻比殺了她還難受。姜別哥哥真是太損了,不過她喜歡。嘻嘻!

樂果橙滿心歡喜,就把高考第一天險些被搶了准考證的事說了,樂奶奶立刻就炸了,一蹦三尺高,「我日他個仙人板板——」

樂果橙撲哧就笑了起來,自打來到帝都,奶奶就自詡是見了世面的人,鄉下那些罵人的話都戒了,現在聽到這句熟悉的罵人的話,樂果橙第一反應就是覺得好笑。她想:夏莞爾也挺有本事的,居然能逼得奶奶張嘴罵人。

「你個傻丫頭還笑,這麼大的事你居然還瞞著我,差一點點你就考不了大學了,你還笑?你這是要急死我呦。」樂奶奶恨鐵不成鋼的戳了孫女一指頭,「天底下怎麼會有這麼歹毒的女娃子呢?你瞧瞧她,尖嘴猴腮的,就是長了一副刻薄相。不行,我得去找夏老頭理論理論,憑什麼害我孫女,他要是管不住孫女我老婆子替他管,看我不大耳刮子扇死她。」

樂奶奶說著就要出門,樂果橙連忙抱住她,「奶,奶,息怒,息怒哈!我這不是好好的嗎?」

「那也不行,要是有事就晚了。他家有錢有勢又怎麼樣?也得講理吧!哼,我張桂花也不是好惹的。」樂奶奶快氣死了,十里八村的誰不知道她張桂花是個護短的?她孫女是好欺負的嗎?

樂果橙不敢撒手,「奶,姜別哥哥已經幫我出過氣了,您看,夏莞爾不是在電視上給我道歉了嗎?奶,像夏家這樣的有錢人都要面子,現在這麼丟臉,比你打她一頓罵她一頓還難受呢。」

「這倒也是。」樂奶奶冷靜下來,不過仍是不甘心,「只是道歉又不少塊肉,太便宜她了吧!」

樂果橙連忙說:「我給姜別哥哥打電話問問,您不是誇他靠譜嗎?應該不止道歉這一項。」

「那行,你趕緊問問小姜。」樂奶奶催促。

樂果橙趕緊給姜別打電話,「姜別哥哥,夏莞爾的道歉我看到了,我奶也知道了,很生氣,鬧著要去夏家拚命,我就問問你除了道歉還有別的嗎?」

想起樂家那個彪悍的老太太,姜別嘴角一勾,把自己收購夏家百分之十股份的事說了。

「怎麼說?小姜怎麼說?」樂奶奶只看到自己孫女嗯嗯啊啊的點頭,心裡可著急了。

樂果橙掛掉手機,「奶,您不用去找夏老頭了,姜別哥哥收購了他家百分之十的股份,一轉手能掙一大筆錢呢,夏家這下可虧大了。」樂果橙幸災樂禍。

「好,好!就該讓他們破財,破大財!」樂奶奶一拍大腿十分解氣的說,「小姜這孩子辦事就是讓人喜歡。」

樂奶奶一口一個小姜的誇著,誇得樂果橙嘴角直抽抽,保護女朋友,這不是應該的么?末了樂奶奶還說:「乖橙呀,回頭再給小姜打電話,讓他來家裡吃飯。」眼睛笑眯眯的,跟姜別是她親孫子似的。

又嫌棄的瞅了一眼電視上,「這麼能敗家,作妖,誰娶回家得倒八輩子霉。」

樂果橙挽著她奶的胳膊咯咯的笑。

而躲在自家醫院療養的姜老爺子也端坐在電視機前,「哈哈,夏懷生那個老東西一定快氣死了吧?」一臉的幸災樂禍。

管家微笑著站在他旁邊,「想來是氣壞了。」想起那位,的確不是個好脾氣的人。

姜老爺子撇嘴,「活該,我就說夏老頭人品不行,能教出什麼好孫女?」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朝他未來孫媳婦出手,當他姜家是死人嗎?

「這事元寶做的不錯,這才是男子漢的擔當。」姜老爺子很得意,元寶是他一手教養的,元寶出息,可不就說明他教導有方嗎?呵,在這一點上頭夏老頭就比不上他。

管家點頭附和,「道歉是附加條件,元寶少爺還收購了夏氏百分之十的股份,夏家不給果橙小姐道歉,元寶少爺就不出售股份。聽說這一轉手元寶少爺至少能賺八千萬。」

「百分之十?這麼多?」饒是見過了風浪的姜老爺子也吃了一驚,百分之十的股份已經能參與公司的決策了,難怪夏老頭緊張,不過夏家到底是不行嘍,隨隨便便就能讓人弄去那麼多股份。

管家微笑,「要不怎麼說咱們元寶少爺能幹呢?大家都說他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是老爺子您教的好!」

「這話算你說對了,整個帝都我瞅來瞅去沒一個比的上元寶的。」姜老爺子笑得臉上的褶子更多了。

房間里擔任保衛工作的大方感慨,要不怎麼說管家叔是老爺子跟前第一紅人呢,瞧瞧人家這拍馬屁的水平,都臻入化境了。

整個晚上樂果橙的電話都被打爆了,她的同學朋友都打來電話表示關心,秦宇澤更是直接就問她,「那個夏莞爾又出啥幺蛾子了?」

樂果橙也沒瞞著他,就把實情說了。秦宇澤整個人都不好了,「靠,她腦子有病?」大動干戈就為了搶准考證,怎麼想的?連他這意識到這樣不妥,夏莞爾一個國外知名大學畢業的高材生卻出這樣的昏招,聰明能幹是炒的人設吧?

「我怎麼知道?」樂果橙翻了個白眼,「大約是目光短淺格局太小吧!」

秦宇澤,「參加過她的生日宴會之後,我就和我媽說夏莞爾不是個好東西,我媽還不信,讓我不要瞎說。現在打臉了吧?糟了,我忘錄下來,我媽出國玩去了,她看不到證據肯定不相信我的話。」

樂果橙嘿嘿一笑,「沒事,你還有機會,夏莞爾要連著給我道歉一星期。」 「那我明天就錄。」秦宇澤又打趣,「樂果橙,你行呀!居然能逼得夏莞爾公開給你道歉。」

「這有什麼?不是讓你叫橙姐了嗎?橙姐是好欺負的嗎?」樂果橙說起大話來一點都不氣喘,「是不是很崇拜姐?是不是很想抱姐的大粗腿?」

大粗腿?秦宇澤一下就笑了出來,毫不留情的拆穿,「是姜別出手的吧?」

「還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樂果橙哼了一聲,「姜別是我什麼人?這也是我的一種實力好不好?」

秦宇澤忍著笑,「是,是,是,你很有實力,橙姐非常有實力,不服揍她丫的。」

「算你識相。」樂果橙又哼了一聲。

秦宇澤趴在窗戶上,他覺得其實樂果橙也挺幼稚的。

「不過你這回算是和夏莞爾結了死仇了,我覺得她和夏家都不會這麼算了的,你小心點哈。」秦宇澤覺得有必要提醒一下。

樂果橙不以為然,「就算沒這事她也不會這麼算了的,除非我放棄姜別哥哥,話又說回來了,我憑什麼為了個賤女放棄我家姜別哥哥?她以為她是誰?天帝的愛女嗎?啊不——」她話鋒一轉,「就算我主動放棄姜別哥哥,夏莞爾也不會放過我的,畢竟她是個睚眥必報的人!」

不就是個夏莞爾嗎?頂多再加上一個夏家,她有神器姜別在手,怕個鎚子?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不怕她的。不過謝謝你的提醒。」樂果橙還是很領情的。

「你心裡有成算就好。」樂果橙比他還能打,又有姜別護著,應該是很安全的。秦宇澤很快就略過這個話題,問她:「明天我和幾個朋友約著打籃球,你有興趣過來玩玩嗎?」

這麼熱的天跑太陽底下去曬?她很想不明白男生怎麼會熱衷這項運動呢,難道是精力旺盛無處發泄?

「不去!」樂果橙一口回絕,她是美麗優雅的小仙女,打籃球這麼野蠻的運動不適合她。

「來嘛,來嘛,打完籃球順便切磋一下,讓大家見識一下橙姐的風采。樂果橙,現在都考完了,你還要蹲在家裡種蘑菇嗎?」秦宇澤鼓動著。

樂果橙不為所動,「沒興趣,橙姐已經退隱江湖了,你們自己玩吧。」切磋什麼的,多幼稚?「誰說我在家種蘑菇的?姐最近新註冊了個公司,你懂的,所以我忙著呢,你可別耽誤我成為大佬走上人生巔峰。還有事呢,不和你說了,再見。」直截了當掛了電話。

秦宇澤嘴角抽了抽,這樂果橙掛電話一如既然的快,還成為大佬走上人生巔峰?她就吹吧。

樂果橙掛掉最後一個電話都已經十一點了,她看了一眼桌上寫了一半的企劃書,果斷決定先睡覺。

張小叔答應過她明早給她結果的,她要養精蓄銳,明天戰鬥。

第二天一早,樂果橙就忙不迭的打了張璟然的電話,沒人接,再打,關機。

這是幾個意思?就算沒審問出來也不至於不接她電話呀。樂果橙覺得還是親自去警局看看的好。

她開車出門的時候只說去給媽媽幫忙,沈羽禾是和她一起出門的,看著那輛紅色的寶馬車箭一般的竄出去了,十分羨慕,不用上學的表姐多幸福呀!

樂果橙停好車子就徑自進了警局,她也算是這兒的名人了,一聽說她是來找張璟然警官的,門衛直接就放行了。

警局裡靜悄悄的,樂果橙直接來到昨天審問的那個房間,敲門,沒人應。趴在門上仔細聽了聽,裡面安安靜靜的。

樂果橙繼續敲門,力道也大了,敲了足有半分鐘,門才從裡面打開,「誰?」語氣很不耐煩。

緊接著從裡面伸出一張憔悴的臉,睡眼朦朧,胡茬都出來了。

「張小叔?!」樂果橙嚇了一大跳,昨天還是二十郎當的帥小伙,今天就變成三十左右的大叔了。「你這是一夜沒睡?」

「是你呀!」張璟然也嚇了一跳,看清是樂果橙,這才打了個哈欠伸了個懶腰,沒好氣的說:「樂果橙,你也不看看才幾點,我才剛眯了一會就被你吵醒了。」

「警察叔叔,七點半了,你的同事都來上班了。」樂果橙把手錶伸到他眼前。

張璟然面無表情的,「我們八點上班,還能睡二十九分鐘,你一會再來。」手一推就要把門關上。

樂果橙趕緊撐住,「不是吧,這不是審問室嗎?你在這睡?那仨貨呢?在裡頭?」踮起腳尖伸頭往裡看。

張璟然擋住她的視線,「不然呢?」他的目光中滿是控訴。他倒是想躺在床上美美的睡一覺,可昨天一直審問,他們不交代,他就得陪著耗,整整折騰了一夜,直到凌晨六點十五他們才交代,自然是不能回家了,去值班室也還得走一段距離,為了多睡幾分鐘,索性就在審問室的椅子上將就一下了。

睡得正香就被樂果橙這丫頭給吵醒了,張璟然內心崩潰啊!

「還能睡二十八分鐘。」張璟然說著,把樂果橙一推,砰的一聲關上了門。

「唉——」門就在眼前關上了,樂果橙有些蒙,她這是被關在門外了?她撲在門上抬手想拍,抬起的手頓在了半空,摸了摸鼻子,算了,看在張小叔一夜沒睡的份上就讓他睡一會吧。呵呵,她果然是最最善良的小仙女。

最最善良的小仙女坐在台階上,雙手托著腮。沐浴在清晨陽光中的她更顯得容顏美麗楚楚清純。

張璟然打開門看到的正是這樣一副畫面,他有些詫異,又有些恍惚,都不忍打破此刻的寧靜,所謂的歲月靜好便是如此了吧!

還是樂果橙先回過神來,轉頭看到身後的張璟然她就跳了起來,舉著手裡的塑料袋,歪著頭笑得那麼好看,「張小叔,我請你吃早餐。豆漿,雞蛋和包子。」

我是旺夫命 張璟然又是一怔,下意識的便說:「謝謝!」

「不客氣。」樂果橙笑得更加燦爛了,「張小叔,他們招供出是誰指使的嗎?」雙目炯炯,目光灼灼。

張璟然的手頓了一下,果然歲月靜好什麼的都是假象,樂果橙還是那個恣意歪理一堆的姑娘。 張璟然緩緩搖頭,看著樂果橙,「抱歉,嘴巴是撬開了,卻沒審出什麼有用的信息。據黑老三和同夥交代,他們是通過手機信息聯繫的,連對方的聲音都沒聽過。錢一打到賬上他們就動手,是兩萬塊錢,當然從你家訛詐到的,無論多少都歸他們自己。那個手機號碼我也查了,現在已經是空號了。」

頓了一下又說:「聊天記錄也被他們刪了,想要查出背後之人,不大容易。」

本以為樂果橙會跳起來,沒想到她只是皺了下眉頭,說:「哦,我知道了。」不復昨天的著急。

這讓張璟然反倒看不明白了,直到樂果橙從警局離開,他都還摸不著頭腦呢。一時風,一時雨,現在的女孩子呦!

樂果橙不著急嗎?不是的,她比誰都急切的想要知道是誰在針對她家,可這不是急得來的事,不是黑老三他們不招,而是連他們都不知道那個人是誰,由此可見背後這人的小心謹慎。

不過不論背後這個人是誰,這一次沒得逞,應該還會有第二次,第三次的,只要他動手,她早晚能逮出他。

她現在頭疼的是沒有人手,這一次是巧了她在花店,敵在暗處,她們一家在明,若他專門盯著她不在的時候來鬧事呢?

還有黑老三,估計關不了多久。梁子已經結下,他出來后要是報復呢?

她總不能天天守在花店這邊吧?這些都是防不勝防啊!

樂果橙正思索著要不請兩個保安,忽然心中一動,有了主意。

請什麼保安,她自己組建一個保全公司不就成了?人手都是現成的,老家師傅武館里多的是,還能幫師兄弟們解決就業問題。

樂果橙的眼睛越來越亮,很好,就這麼辦了。她立刻就給師傅打了電話,「師傅,嗯,是我,果橙。跟您商量個事唄,其實也沒啥,就是昨天我媽的花店被人給砸了,我要是來晚一步,我媽也得被打了。還有高考那天,我險些被人搶了准考證。還有大半年前,我弟弟被人綁架了,還有,還有——」她掰著手指頭一一列舉著。

「師傅,我被人給欺負了,您老把武館搬帝都來給您柔弱的小徒弟撐腰唄。」說來說去這才是重點。

緊接著樂果橙又絮絮叨叨列舉了他們來之後的種種好處,掛上電話樂果橙高興極了。既然師傅答應考慮,那這事十有八九就成了。她師傅,她最了解了。最牽挂的就是跟他學武的這些徒弟們的出路,時常憂心他們找不到工作,或是為了高新跑去給黑幫大佬當打手。

啦啦啦,好開心呀!樂果橙高興的哼起歌兒來。

然後就發現要做的事情好多,既然要開個保全公司,是不是還要註冊一下?嗯,應該是能掛靠在「樂橙」旗下的吧?名字是重起,還是直接用「樂橙」?樂橙保全公司,似乎不大威武呀!

若是換,換成什麼好呢?

樂果橙眉頭緊鎖,想了好幾個都不太滿意,索性放棄,算了,還是等師傅來了讓他老人家頭疼去吧,再不濟還有一群師兄弟呢,人多力量大,總能想出個威武霸氣的名字的。

既然是公司,那就得有辦公地點,這個倒是好解決,直接把辦公樓的一樓勻出來就行了。

比較難辦的是訓練場。保全公司嘛,說白了乾的就是保鏢的活兒,身手好是第一要位的,所以要經常訓練。

場地要開闊,不能逼仄,至少得有學校操場那麼大吧。樂果橙飛快的思索著,上哪去弄這樣一塊地方去?需要多少錢能拿下來?再添置什麼設施?大概需要花多少錢?

粗粗一算,自個就心疼要命了。

這還沒開始掙錢呢,就先淌水般的先花出去了。

嗯,訓練場建好了師傅還可以繼續開武館,一邊訓練保全公司的員工,一邊招收新學員,學好了直接進公司成為新員工,這樣連用工渠道一併解決了。

好,就這麼幹了!掙錢不容易,可不能隨意嚯嚯。

樂果橙想了個大體的思路,就準備去找宋章引一起合計合計,把企劃給完善了。

辦公大樓正在裝修,宋章引和白輝正在指揮工人幹活。見樂果橙過來,十分高興,「樂總,我正想找您呢。」

樂果橙嘴角一抽,「喊什麼樂總,還和以前一樣喊我名字吧。」

宋章引和白輝都不同意,「那不行,現在咱們公司都開起來了,一切都要正規起來。」

樂果橙哂笑,「別人不知道,你們還不清楚嗎?說是公司,其實就咱們三個人。我是總裁,你是總經理,白輝是總監,手底下一個員工也沒有。」她自己都覺得好笑。

宋章引也笑了,想了想說:「樂總,咱們公司初初成立,完全沒必要買下這樣一棟辦公大樓,一層就夠咱們用的了,等裝修好了,閑著的樓層租出去吧,租房的錢完全可以把咱們的辦公經費給裹住。」他習慣精打細算。

這一棟辦公大樓從下到上一共九層,是他經手買的,花了一大筆錢呢。當時他是建議租來著,樂果橙沒同意,說:「還是得有自己的地方,租別人的地方,人家啥時讓你滾蛋你就得啥時滾蛋,再重新找地方更加麻煩。」

樂果橙未置可否,而是說:「肯定不會只咱們三個人,等裝修好了就招人,招一個前台,再招兩個助理。」

頓了一下又把自己打算開保全公司的事情也說了,「一樓留給他們當辦公室。」緊接著話鋒一轉看向白輝,「白輝,我打算讓你負責保全公司。」

白輝猛的被點名,受寵若驚,激動的臉都紅了,「不行,不行,我就初中畢業,哪會管理公司,樂總,您就別為難我了。」

樂果橙不贊同,「不會可以學呀,就和你以前領著小弟看場子是差不多的,再不濟不是還有我和宋哥在嗎?你有什麼不懂的問就好了。」

宋章引也拍著他的肩膀鼓勵,「這幾個月你不是學了不少嗎?你行的,我看好你。」

白輝有些蒙,他學什麼了?宋哥和人談生意他就本著臉站邊上充沙雕,他們說的話他都聽不大懂,學什麼了?他就一跟班小弟還需要學什麼?

「樂總,宋哥,你們真的相信我能管理好公司?」白輝忐忑著問。

樂果橙和宋章引對視一眼,點頭,「相信,非常相信!」

「好,樂總您放心,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我白輝一定幫您把公司管好了。」白輝握緊拳頭立下了軍令狀。

「哪有你說得這般嚇人?」還上刀山下火海,不知道的還以為她開的是幫派呢。「你老家不是還有個妹妹和老娘嗎?好好乾,爭取掙錢買房把她們接過來。」

白輝無比感激,七尺的漢子虎目含淚,緊抿的雙唇說不出一句話來,只重重的點頭。果橙小姐如此重看他,他就是豁出命去也無以為報呀!他在心底暗暗下定決心,這一生都絕不背叛果橙小姐。

此刻他無比慶幸果橙小姐揍了他一頓,要不然他怎麼會遇到這麼心善的女孩子呢?城南吳世雄的勢力已經全部被拔起,除了吳世雄還在外潛逃,其他的人全都被抓獲歸案,如果不是果橙小姐拉了他一把,他就算沒死在那次暗算中,也沒什麼好下場。

想到老家的老娘和妹妹,又想到果橙小姐描繪的美好前景,他就熱血沸騰,全身充滿了力氣。

沒有人知道他之所以跑出來混幫派,除了學歷低之外,還因為這樣來錢快,因為自小沒有父親在村人歧視和白眼中長大的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讓老娘和妹妹能過上好日子。 「就算一樓留給保全公司,那咱們也用不了一棟樓,我還是建議租出去。」宋章引舊話重提。

樂果橙想了一下就同意了,「行,等裝修好了你看著辦吧。」反正一時也用不了,白放著還不如收點租金。

白輝很有眼色,知道小老闆過來肯定是有事情,就說:「樂總,您和宋哥去樓上辦公室談吧,工人這裡有我盯著。」

樂果橙是真的有不少事要和宋章引說,兩個人就去了她的辦公室。

樂果橙的總裁辦公室已經裝修好了,她一眼就看到那把和姜別一模一樣的老闆椅,快步走過去坐下,身體放鬆往後靠,轉了轉,果然和姜別的那把一樣舒服。

於是她看向宋章引的目光滿意極了,她不過就給他發了張照片,宋章引就能購到一模一樣的椅子,這執行力太贊了。

之前她還羨慕姜別有個萬能的趙助理,現在她不羨慕了,因為她有個萬能的經理人呀!不僅瑣事安排妥當,還懂投資,一點都不比趙助理差。

當她的目光觸及窗台上那一排綠植時,嘴角翹得更高了。

宋章引順著她的目光望去,解釋說:「綠植凈化空氣,還能緩解疲勞。」頓了下又補充了一句,「這些綠植都是在雪之緣花店訂購的。」

樂果橙就更加滿意了,同樣要花錢,這錢自然還是自家人賺了比較好!

「宋哥,公司有你坐鎮,我是非常放心的。」樂果橙對著宋章引豎起大拇指。

宋章引謙虛的說:「還需樂總您高瞻遠矚的領導。」

兩個人互相吹捧了一番,相視而笑。

宋章引早不是以前的宋章引了,此刻他穿著得體的西裝,戴著一副金絲眼鏡,沉穩而自信,一副成功精英的模樣。

「宋哥,我想建個訓練場,我不貪心,場地能有個小學校操場那麼大就行,現成的估計是買不到,我是主張買塊地自己建,你幫我想想建在哪兒合適,怎麼買地,再做個預算,大體花多少錢?」樂果橙看向宋章引說,然後又說:「我師傅能帶不少人過來,住宿也是個問題,要不把二樓建成宿舍?」

宋章引說:「在帝都買塊地可不便宜,更何況是那麼大一塊,咱們手裡的資金肯定不夠。」

樂果橙點頭,「我知道,這不找你想辦法了嗎?」

樂果橙很牙疼,宋章引也幫她掙了不少錢了,怎麼掙的越多越發現錢不夠用呢?

「您不是還打算開個武館嗎?要不把三樓的房間打通做教室?也能當訓練場用。等咱們公司走上正軌,掙到了錢,再買地建訓練場。樂總您覺得這麼樣?」宋章引提出自己的意見,之前他還沾沾自喜,覺得掙了不少錢了,現在卻很愁,他掙的那點錢根本就是杯水車薪,不禁花呀!

樂果橙也知道一上來就買地建訓練場不切實際,自嘲,「看來咱們還得努力掙錢啊!」

說到掙錢,宋章引想起一件事情來,「樂總,我很看好影視這個行業,想投資一部電視劇,我找了幾個不錯的劇本,您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