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他痛苦的掙扎了起來。

他的整個身體,就好像火燒的泥鰍一般,在空中扭曲掙扎著!

我來治癒你,你去愛別人 「我勸你最好別這麼掙扎。

只要掙扎扭曲的狠了。

馬上就會從16樓掉下去。

你確定,自己能活得下來嗎?」

鹿一凡笑的陽光燦爛,如同鄰家大男孩一般。

但是在歐豪的眼中,他卻像是個魔鬼!

給自己上這麼痛苦的刑罰,還不讓自己懂,只能忍著!

魔鬼也沒有他如此狠毒啊!!!

歐豪此時此刻,後悔的腸子都青了。

自己妹妹這是包養了個什麼狠毒的角色啊?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頂點手機版閱讀網址: ?別看歐豪平時裝的天不怕地不怕。

他這種人,就是欺軟怕硬。

遇到鹿一凡這種真正心狠手辣的狠角色,早就嚇得快尿了。

「寧哥,你冷靜點!先把他放下!」

歐美岐趕緊跑到陽台上,卻也不好去碰鹿一凡。

要是動了鹿一凡,他一失手,歐豪可就摔死了!

歐豪死不死,歐美岐倒不在乎。

但是那個時候鹿一凡可就成殺人犯了!

鹿一凡緘默不語,看了一眼歐豪。

「大哥!!!

我錯了!!!

我是真滴錯了!!!

你饒了我吧!!!

我的舌頭都被你燒爛了,喉嚨和胃也疼的要出血了!」

歐豪哭的是一把鼻涕一把淚,比專業哭喪的還專業。

他怕死!

特別怕死!

被人掐著脖子,掉在十六樓的陽台上,那種命懸一線,隨時都要跟閻王見面的感覺。

比死亡更讓人恐懼!

歐豪試圖去抓住陽台的圍欄。

但是只要他一動,鹿一凡的手就掐的他喘不過氣來。

他後悔了。

悔得腸子都青了!

自己剛剛跟妹妹進屋拿錢不就好了!

幹嘛招惹這麼個魔鬼啊!

忽然!

鹿一凡咧嘴一笑。

歐豪就感覺鹿一凡的手鬆開了。

他的身子猛然下墜!!!

0.1秒之內!

歐豪的身體一下子往下墜了一米多!

整個人都已經快到15樓了!

那一瞬間。

歐豪感覺自己的心臟都快停止了!

因為他真真實實的感覺到,鹿一凡的手已經完全鬆開了!

這個時候,就算他再想救自己,也來不及了。

但是突然,他又感覺一雙手將自己抓住了。

他抬頭一看。

是鹿一凡!

他的身子伸在外面很多。

右手,僅僅是抓住了自己一根手指!

雖然歐豪感覺自己的手指都快斷了,可鹿一凡巨大的力道卻讓他完全下落不了了。

「我滴個媽呀~~~~」

嘩啦啦!!!

歐豪是一邊哭,一邊屎尿齊流!

給15樓那家住戶的窗戶上弄了很多污穢之物。

鹿一凡淡淡道:

「好玩嗎?」

「哥……你饒了我吧!

你想讓我幹什麼都行!

你快拉我上去吧!

我求你了!!!」

聞言,鹿一凡往上一拋。

歐豪的身體直接被扔在了陽台上。

「沒死!!!我沒死!!!」

歐豪再次喜極而泣!

雖然屎尿齊流了,但是比起面子,生命顯然更加重要。

在落在陽台上的那一瞬間,歐豪感覺無比的心安。

在空中的感覺實在太可怕了!

他感覺他已經得了恐高症了。

「第一,不要再來打擾歐美岐,否則,下次你肯定會掉下去。

第二,現在就給老子滾,我不想再看到你。」

鹿一凡風輕雲淡道,彷彿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滾,我馬上滾!!!」

洪荒之神龜 歐豪連滾帶爬的跑了。

甚至連錢都不要了。

只想趕緊遠離這個可怕如同魔鬼一樣的年輕人。

看著歐豪跑了。

嬌妻萬福 歐美岐的心也落地了。

甚至看到歐豪落荒而逃的樣子,歐美岐心裡感覺到了……爽快!!!

她的這個哥哥實在太讓人感到厭惡了。

隔三差五的找她要錢,如同一個吸血鬼一樣。

這下好了。

受到了鹿一凡的教訓,或許就不敢來打擾自己了。

看到剛剛鹿一凡的所作所為,歐美岐算是徹底對鹿一凡改觀了。

這個年輕人,長得眉清目秀,白白嫩嫩,如同韓劇里走出的偶像小鮮肉一樣。

但是發起狠來。

雷霆手段!

肆無忌憚!

無法無天!

忽然,歐美岐覺得鹿一凡對自己似乎格外的好。

哪怕自己再刁蠻,再任性。

他也都由著自己胡來,沒動過手,沒生過氣。

歐豪來了,鹿一凡還憤怒的為自己出手,保護自己……

想到這裡,歐美岐的臉色忽然紅了起來。

「剛剛,我教訓了你哥哥一頓,你不會怪我吧?」

鹿一凡說道。

歐美岐使勁的搖搖頭道:

「不會,反而我覺得特別開心!

特別痛快!

我早就看他不順眼了,只是拿他沒辦法而已。」

鹿一凡欣慰的點點頭。

這妞兒雖然智商低。

但是不是聖母白蓮花。

鹿一凡最討厭的就是那種老派的電視劇里的女主角了。

明明什麼婆婆啊,哥哥啊之類的,對女主角狠的要命。

各種欺負女主角。

女主角反而各種聖母白蓮花,到最後都要用愛去感化那些人。

如果歐美岐是這種貨色,鹿一凡估計以後都不會再理她了。

……

……

與此同時。

狼狽的歐豪跑出了小區。

他低著頭,感覺自己的嘴裡和胃裡還是火燒一樣的疼痛。

估計這次不去醫院徹底的洗胃,這感覺是消除不了了。

很快。

歐豪從醫院裡出來了。

本來想著回家好好休息一下。

但是看了一下>歐豪轉臉來到了一家酒吧——玫瑰酒吧。

這家酒吧,是香江非常有名的24小時營業的酒吧。

此時雖然是白天。

但是酒吧內一片昏暗,一道道閃爍刺眼的聚光燈閃耀著。

狂暴的重金屬音樂震耳欲聾,眾多穿著時尚暴露的年輕人在舞池裡扭動著。

煙味,酒精味,荷爾蒙的味道充斥著酒吧的各個角落。

這裡就像是一個墮落者的天堂,醉生夢死!

而酒吧的中央位置,有一個卡座最為顯眼。

這卡座居高臨下,對酒吧的各個位置一覽無餘,絕對是整個酒吧最好的位置!

此時,這個卡座之上,坐著兩個年輕人。

兩人衣著華麗,面色倨傲,在那攀談著什麼。

誰以情深,亂我流年 「以後在香江就有勞銀虎大哥多多關照了!」

其中一名年輕人點燃一支煙,諂媚的笑著送了上去。

名為銀虎的男人高傲的擺擺手,接過煙道:

「放心吧!

有我們萬獸門在,張家霸佔整個香江是遲早的事兒。

到時候,只要你對外說是我銀虎的人。

保證沒有人敢欺負你。

甚至,招惹你的人,會乖乖送上腦袋來!」

年輕男子笑容如同菊花一般綻放開來:

「有虎哥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而這時,年輕男子看到歐豪進了酒吧。

馬上擺擺手,把歐豪叫了上來。 鎮國公主·靈君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