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什麼事?」大B哥賠笑道。

當看到站在一旁的賈芳時,大B哥笑不出來了。

「進來坐。」大B哥邀請道。

「聽說她是你的朋友,欺負我的朋友,你說怎樣辦?」羅陽冷道。

不待指示,大B哥掄起手就抽賈芳的耳光。

啪啪啪……

賈芳的腦袋撥浪鼓似的,左右搖個不停。

只一會子,她的兩邊臉頰便紅腫起來了,低聲抽泣著。

「還不向大哥賠罪!?」大B哥喝道。

賈芳哆嗦著,只得向羅陽求饒。

「小雲姐,你來決定,饒她還是繼續打她?」羅陽握住施雲的手,拉她上前。

膽子相對小的施雲畏畏縮縮,頭都不敢抬起來。

面對大B哥和賈芳,施雲還沒有勇氣罵二人。

命犯總裁:誤惹桃花男 若換了洪佳欣,早就一腳飛踢大B哥或賈芳了,絕不會低頭不語。

彼時施雲站在羅陽的右邊。

於是羅陽旋到她的身後,雙手忽地摟緊她的小蠻腰,隨即抱起她,再將她往前挺出去。

這麼一來,施雲的雙腳便向前蹬,正好蹬中賈芳。

只是施雲收了腳,不然賈芳要被踹倒在地。

賈芳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負人,羅陽不能再聽她解釋兩句就放了她。

對於像賈芳這種屬於半混混性質的少男少女,羅陽最懂怎樣對付,單憑用嘴去說道理,那沒什麼效果的,要打,而且要打到怕才會見效。

「小雲姐,踢她。」

羅陽抱著施雲,不時挺她出去,讓她踢賈芳。

可惜施雲膽子太小,縮著腳,沒有怎樣踢到賈芳,只是嚇得賈芳退到了門口的牆邊哭泣。

大B哥自顧不暇,只希望羅陽快點離開。

不然待會羅陽改變主意,要找他算帳,那吃不了就得兜著走。

「大哥,我跟她不熟。她做的事跟我無關的。」大B哥極力撇清。

「行,我以為她幫你做事。」羅陽說道。

「沒有!絕對沒有!」

說著,大B哥衝上去抬腳就踢賈芳。

一面踢,一面罵道:「害老子!敢害老子!踢死你!」

賈芳哇哇大哭,蹲縮在地上。

這種場面,對於羅陽和洪佳欣而言,那沒什麼好震驚的。

再大的場面,二人都見過了。

但對於施雲而言,倒是嚇著她了。

羅陽還抱著她,可以感受到她的嬌軀在微微顫著,顯是心中不安。

於是羅陽扳轉她的身子,不讓她再看大B哥打賈芳,摟緊她,輕撫她的脊背。

「小雲姐,沒事了。」

施雲也抱緊了羅陽的豹腰,將臉面埋在他寬闊的胸懷裡。

此時羅陽瞥向洪佳欣,見她正鄙夷而又幽怨的望過來,他呵呵一笑,說道:「班長,小雲姐害怕……」

洪佳欣冷哼一聲,別過臉去了。

「行了,行了。」羅陽揮手道。

「大哥,我不揍她,她不懂規矩!」大B哥說道。

為了表示自己跟這事無關,大B哥也算豁出去了,他實在是被羅陽打怕了。

上次被羅陽卸脫臼手腳,現今回想起來就膽戰心驚。

「你好好教育她,讓她別再欺負我朋友,不然下次我不會這麼輕易放過她。」羅陽要求道。

「大哥,請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教育她!」大B哥近乎發誓道。

便在此時,羅陽的手機鈴聲響了。

拿出來一看,是唐桂花打來的。

接通了,羅陽問道:「桂花姐,怎麼了?」

唐桂花的話音有些焦急,催道:「牛仔,快回來!」

還道買平板電腦的事讓唐桂花知道了,羅陽正在尋找藉口。

「桂花姐,我就回去了,發生了什麼事么?」

「有人在打架!快回來!」

打架?

眾美人在陳潔的美容院,誰敢去那鬧事?

王雲雄?

心頭一怔,羅陽問道:「誰打架?」

唐桂花說道:「不知道,你快回來!老娘怕得要死。」

於是羅陽帶著洪佳欣和施雲去陳潔的美容院。

從大B哥的別墅到美容院,要十多分鐘的車程。

到了那兒,才知來鬧事的人走了。

原來不是來沖著美容院來的,而是找祝子姍的。

當時來了兩個男子,要帶祝子姍走,雙方談不攏,就動起手來。

其實是祝子姍打跑了那兩個男子。

羅陽隱隱猜到是怎麼回事,先安慰了在場受驚的眾美人,然後叫祝子姍出到美容院門口,坐在車廂里交談。

「他們來找你了?」羅陽問。

「是。」祝子姍臉色很難看,有憤怒,有震驚,還有無奈。

見她害怕,羅陽伸手去握住她的手。

祝子姍含羞瞥了他一眼。

「祝姐,我會保護你的。不用擔心。」羅陽安慰道。

「他們還會來的。」祝子姍說道。

「沒事。他們要是再來,讓我來對付就行了。」羅陽保證道。

有一點羅陽想不明白,那就是血煞門的人為什麼急著捉祝子姍回去。

這其中必定有什麼因由。

驟然之間,又不便詢問,只好待祝子姍緩過氣來,再找機會打探。

「剛才來的是誰的人?」羅陽問。

「應該是長真子的親信。」祝子姍說道。 「主人,加利亞家族現在已經盯上你了,雖然不知道什麼原因,但您的處境可能會變得危險。」

玖說道。

「你說薩銘斯他們會背叛嗎?」

易林在一顆古樹上停下,他面具下的眉頭微皺。

冷妻難寵,霸道總裁請繞道 「不會,對於這個,我有著充足的信心。」

玖沒有絲毫的猶豫。

「那應該是加利亞族長知道了我與安德魯在酒樓里發生過矛盾吧,」

易林眉頭舒展開,「不過不用慌,除非來得是銀環級的強者,而且還得是中階以上,不然來幾個,殺幾個。」

「我感覺主人如果能斬殺一頭三星級的魔獸,沒準就能突破了。」

玖說道。

「我也有這種感覺,從剛才踏入到這座森林開始,我似乎隱隱觸摸到了那層壁障,現在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易林忽然眸光一動,看向了自己的左側,眼中紅光頓時濃郁了許多,「這不,東風來了。」

……

「卡基麻!快擋住它!」

一個青年,面色微微有些發白,他穿著水藍色的法師袍,腳下是一個巨大的魔法陣,一滴滴水珠漂浮在半空中。

水系初階魔導士!

「放心!我親愛的魯波!」

叫卡基麻的是一個五大三粗的大漢,他舉著厚重的盾牌,頂在了最前面。

前方是一隻足足有十米長的狼型魔獸,該魔獸名為妖炎鐵骨狼,渾身燃燒著藍色的火焰,身體如鋼鐵一般堅硬。

它五爪鋒利,身上火焰更是熾熱無比,每一步落下,地面都會被灼燒出一個個漆黑的印跡。

轟!

妖炎鐵骨狼一爪拍在了卡基麻的重盾上。

噗!

卡基麻不過是銅環級巔峰的鬥氣戰士,而妖炎鐵骨狼則是三星初階的魔獸,這一爪頓時讓卡基麻身形巨震,嘴角溢出了鮮血,他瘋狂地後退,以此來卸去力道。

「一級初階水系禁咒!」

「水龍咆哮!」

魯波嘴裡念動咒語,在卡基麻擋住妖炎鐵骨狼這一擊的時間,他完成了魔法念咒。

魔導士級的魔法威力完全超越了大師級,所以在魔導士級時,魔法被稱之為禁咒。

吼!

魯波身前不遠處的地面驟然變成了一片小湖泊,湖泊中一條足足有五十米長的水龍咆哮而出,沖向了妖炎鐵骨狼。

一時間,妖炎鐵骨狼如臨大敵,它大嘴張開,一團藍色的火焰快速地凝聚而出。

轟!

水龍與火焰碰撞,驟然爆炸開來,白色的水汽瀰漫開,藍色的火焰如同星火一般落在地上,慢慢熄滅。

「小心!」

魯波忽然目光一縮,因為他看到那濃濃的白汽中驟然出現了一團朦朧的影子。

不用魯波提醒,卡基麻身為戰士,而且身處戰場最前線,自然第一時間就感受到了,那畜生再次發起進攻了!

砰!

這一爪,直接將卡基麻拍飛了出去。

「一級初階水系禁咒!」

「水域大界!」

魯波雙手捏印,這樣能加快念咒的速度。

嗡!

虛空中泛起了如水的波紋,一個半圓形的水域結界籠罩住了魯波,而倒飛回來的卡基麻也落在了結界中。

轟!

妖炎鐵骨狼直接撞在了結界上,但即便結界在瘋狂地晃動,卻並沒有破碎開。

「瑪德,這畜生怎麼這麼強?!」

卡基麻坐在地上,雙手在顫抖,面色更是蒼白,不同於魯波,他可是一直在與妖炎鐵骨狼硬撼!

當然如果不是因為那面精鋼級巔峰的盾牌,自己絕對沒有資格站在三星級初階的魔獸面前,而且即便有,也只能當作肉盾死撐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