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是周偉光手上的打火機不知道爲什麼,死活就是點不着,周偉光都覺得納悶兒了,這打火機剛纔自己還用了的,爲什麼現在就用不了了?

用力的甩動了幾次,那打火機仍舊是不好用,根本就沒辦法!

折騰了好半天,打火機終於有火苗了,可那幾張紙錢說什麼也點不着了!

周偉光低低的咒罵了幾句,擡頭看了那隻女鬼一眼,心想着,這傢伙脾氣還挺不好啊,給錢都打發不了,這是想幹什麼?

“有什麼要求你儘管說,讓你來就是想讓你幫個忙,但是你現在不太適合,拿了錢就趕緊走吧。”

周偉光還算是客氣的勸說着那隻女鬼,手上也隨時準備抓東西收拾了這隻女鬼了,這傢伙可千萬別敬酒不支持罰酒,好好的商量着,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但是那隻女鬼仍舊是說什麼也不肯離開這裏,也仍舊還是伸着手,嘴裏不停的唸叨着,“你!我要的是你!”

周偉光這暴脾氣瞬間就上來了,“我跟你往日無緣近日無仇的,你要我能做什麼?別給自己找麻煩!”

實際上週偉光說着這句話的時候,右手已經攥緊了一把桃木劍了,想着這隻女鬼要是繼續這樣沒完沒了的,那自己也就直接送她一程也就算了。

但是就算是這樣,那隻女鬼還是沒有絲毫要離開的意思,站在那裏,簡直就像是一塊磐石一樣了。

周偉光的爺爺原本還想勸說一下自己的孫子,這年月,得饒人處都且饒人呢,鬼也沒做什麼不好的事兒,再說了,也是他召喚出來的,千萬不要傷害了那隻鬼。

可眼看着那隻鬼就是不肯離開,周偉光的爺爺也開始着急了,他了解自己孫子的脾氣,要是繼續這麼僵持下去的話,那隻女鬼可是撈不到半點兒便宜。

“姑娘,你要是沒什麼事兒就趕緊走吧,要是有什麼其他的要求,我們可以做得到的要求,你儘管說。”周偉光的爺爺出來當和事老了,希望可以趕緊把這件事兒解決了,那邊周瑩瑩和張昊天還生死未卜呢。

然而,就算是周偉光的爺爺親自出來說了也是白費,那隻女鬼一門心思的就想要周偉光!

這可把周偉光氣壞了,提着手上的那把桃木劍就要往前衝。

然而,就在周偉光眼看着就要到那隻女鬼跟前的時候,一陣微風吹過,女鬼原本垂落在臉上的頭髮全都散開,一張精緻的小臉就這麼露了出來。

當看清楚這張臉的時候,周偉光整個人瞬間就不好了,腳步也停下來了,手上的桃木劍,也變得相當的重,似乎馬上就要拿不動了一樣。

“這,這,爲,爲什麼,爲什麼?”周偉光支支吾吾的小聲唸叨着。

這張臉他認識,他怎麼可能不認識?

但是爲什麼她會出現在這裏?還有,爲什麼會被自己召喚出來?在這之前自己嘗試過很多種辦法,就是想召喚她出來,可爲什麼偏偏是現在!

周偉光整個人越來越不好了,腦袋裏也都忘了自己站在這裏的目的了,目光全都被面前的那張臉吸引了。

“你!我一直要的,就只有你!”女鬼繼續幽幽的重複着剛纔的話,只是這會兒,字裏行間帶着滿滿的怨念了。 第49章你值得所有最好的東西

姜南初舔了舔嘴唇,自己都沒吃甜的,陸司寒騙人。

「吃了這個葯就會困的,你好好睡一覺,我就在外面。」

「好。」

姜南初讓陸司寒躺下,細心的為他蓋好被子,隨後輕聲退出了房間,十分有小妻子的樣子。

離開房間,肉肉立刻跑了過來,姜南初抱起肉肉來到了一樓沙發,打開電視看了起來。

商業財經頻道,新聞八卦頻道,全部都在播放潘家的事情。

昨天自己離開之後,那些被潘曉曼提前叫過來的記者就衝進玫瑰園,打開了潘家二樓客房的門。

讓記者們沒想到的是,房間內正在和一個男人顛鸞倒鳳的居然是潘家大小姐潘曉曼,而潘曉曼明明看到記者也不知道收斂,甚至更加興奮了。

潘岳也在昨天被查出偷稅漏稅的醜聞,他靠餐飲起家,如今名下的店全部都被查封。

所有的壞事,在一夜之間全部都降臨在了潘家身上,但是姜南初對他們生不出同情心,這一切都是他們自作自受!

「肉肉,看到了嗎,這就是做壞事的下場。」

姜南初摸了摸肉肉的毛茸茸的頭說。

陸司寒原本身體就好,吃過感冒藥睡了一覺,就已經好的差不多了。

到了晚飯時間,陸司寒下樓,姜南初擋在了他的面前。

「陸司寒,你就沒有什麼想和我說的?」

「我該說什麼?」

「你自己好好想,我才不會給你提示。」

「謝謝你的感冒藥治好了我,我願意以身相許。」

陸司寒說完親了親姜南初的臉頰。

「誰……誰要你說這個了!」

「難道還不夠?」

陸司寒一把摟住姜南初的腰,貼近她的身體說。

「要被徐叔他們看到了,你趕緊放開我!」

「算了,不讓你猜了,我直接問吧。」

姜南初說完之後拿出了粉鑽戒指。

「這個你是不是該給我一個解釋,我昨天參加潘曉曼的生日宴,D.E集團的總裁出價十億要買它!」

「他看走眼了,這就是普通的粉鑽,不值錢。」

陸司寒看著姜南初激動的反應,只能撒謊。

「不值錢是多少錢?」

「一百萬?」

陸司寒試探著說。

「你說什麼!一百萬不值錢!陸司寒是你瘋了還是我瘋了!」

「南初,你值得擁有所有最好的東西,沒有給你一個盛大的訂婚禮,已經讓我很慚愧了。」

陸司寒摸著姜南初的頭髮說。

姜南初聽到陸司寒的話沉默了,他給自己重新灌輸了一個概念。

從前玩的是姜桐兒不要的玩具,穿的是姜桐兒不要的衣服,但是今天陸司寒告訴自己,自己可以擁有最好的。

趁著姜南初沉默,陸司寒重新將戒指戴入她的手指。

「以後沒有我的允許,不許把戒指摘下來。」

「陸司寒,我以後一定會很倒霉的。」姜南初喪氣的說。

「為什麼?」

「我一定是花光了所有的運氣,才可以遇到你,但是我不後悔。」

「什麼傻瓜理論,有我在,你會一直幸運下去。」

「說了這麼多,難道還不餓嗎?」

「餓了,今天張大廚有做糖醋排骨,超好吃的!」 周偉光的爺爺仔細的看了看那隻女鬼的容貌,覺得有些眼熟,但是具體是誰,或者是在哪兒見到過,周偉光的爺爺並不知道,不過,這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孫子弄不好要被這隻女鬼給迷惑了!

龍騎士的快樂 眼看着周偉光開始慢慢的,腳步沉重的朝着那女鬼的方向挪動,爺爺心裏更加着急了,想都不想的就直接衝了過去,赫然擋在了周偉光和那隻女鬼的中間。

“小子!你趕緊醒醒,看清楚這是誰!”周偉光的爺爺衝着周偉光大聲的呼喊着,希望他可以清醒一點兒,不要被眼前的這隻女鬼給迷惑了。

但是實際上,周偉光心裏根本就是明白的,自己沒被迷惑,自己不過就是想看到這張臉,想見到這隻鬼,只是沒想到自己會在這樣的情況下和她見面。

眼看着自己的寶貝孫子變得越來越迷惑了,爺爺更加着急了,甚至還伸手想要給這小子兩巴掌。

但是這巴掌還沒等真的落下來呢,周偉光就已經抓住了爺爺手腕了,“爺爺,你放心好了,我沒事兒的。”

這話雖然是這麼說的,但是周偉光的爺爺還是相當的擔心,沒辦法,就這麼一個寶貝孫子,不擔心都邪門了!

“你真的沒事兒?”爺爺不是很確定的看着周偉光,這孩子要真的是沒什麼事兒,那爲什麼會對一隻女鬼……

“放心好了,我就是有幾句話想問問她。”周偉光說着,直接繞過了爺爺,繼續朝着那隻女鬼的方向走。

在周偉光終於站到女鬼跟前,跟這隻女鬼就差一步的距離的時候,周偉光吸了吸鼻子,“你可還記得我?”

女鬼微微擡頭,之後輕輕地點了點頭算做是迴應。

周偉光笑着掉了眼淚,“很好,非常好!既然你還記得我,那就肯定會知道我要問你什麼,趕緊說吧!”

女鬼這次還是不說話,看了看周偉光之後,又輕輕的搖了搖頭,根本就沒有要回答周偉光問題的意思。

周偉光撇了撇嘴,“還是不說是嗎?你放心,你一天不肯說出來,我一天就不會放過你的,就算是你變成了鬼也一樣!”

“我不知道。”女鬼繼續說着,說的那麼坦然,那麼無所謂。

“你不知道?呵呵,很好,既然這樣,那你就別怪我下手狠了!”周偉光說着,直接再次高高舉起一直攥在手裏的桃木劍,像是隨時可能劈砍下去一樣。

這一下要是真的落下去了,這種並沒有太大本事的女鬼根本就承受不住,不說魂飛魄散了,至少魂魄也要受傷嚴重了。

周偉光的爺爺看了看自己的寶貝孫子,又看了看那隻女鬼,知道他們之前肯定是認識的,並且中間還肯定有什麼瓜葛,但是有些事兒,人家姑娘都已經死了,爲什麼就不能放下呢?

還有,既然都已經死了,這個姑娘爲什麼不能說出那個讓自己孫子滿意的答案呢?

雖然很想勸說他們兩個要學會化干戈爲玉帛,但是周偉光的爺爺知道,現在不是時候,現在最重要的是去找到張昊天還有周瑩瑩。

要是繼續在這裏浪費時間的話,那邊弄不好就真的出事兒了!

“行了,你們的恩怨以後再說,現在趕緊去找張昊天了!”周偉光的爺爺嘗試着再次去拽自己的寶貝孫子,但是周偉光畢竟是年輕,力氣多的是,爺爺年紀也一大把了,雖然身體還算是不錯,但在力氣上,根本就不是周偉光的對手。

“不行,我今天要是沒個答案,我哪兒也不去!”周偉光也是鐵了心了,這個問題自己等了這麼長時間,現在終於見到這個傢伙了,必須要問個清楚明白!

豪門通緝令:老婆,換我追你! 爺爺看着勸說不住,開始勸說那隻女鬼,希望不管她知道什麼,既然人都死掉了,那就直接說了好了,也省去了在人間的留戀,可以儘快投胎轉世,下一輩子繼續好好做人。

但是爺爺沒想到的是,這女鬼還真的是執拗啊,不管說什麼,就是不肯開口,最後終於開口了,說的竟然還是不肯說出真相的話。

這些話讓爺爺心裏更加着急了,這可怎麼辦?要是繼續這麼耗費時間,張昊天和周瑩瑩那邊還真的要出事兒了。

越着急,周偉光的爺爺腦袋也還就越是好用,乾脆直接收了那隻女鬼遞給周偉光,“你這孩子真是的,事情的輕重緩急你不知道嗎?現在這種時候,你小子居然還有心情在這裏跟這隻女鬼磨磨唧唧的。”

在數落完自己的孫子之後,這次周偉光的爺爺親自上陣,又在附近抓了只鬼,讓那隻鬼給自己帶路,這次的這隻鬼果然好說話,要了一些好處之後就開始給他們帶路。

這一路上真的是七拐八拐的,不過好在這隻鬼在這附近停留的時間比較長,也知道這裏面的路線,帶着沒費多少力氣就衝出了這個迷宮。

剛一走出去,周偉光的爺爺就遠遠的看到一個裝修還算是不錯的別墅,這附近貌似就沒其他的建築物了,所以初步判斷,張昊天他們應該就在那地方。

小鬼知道他們要找人,更是直接告訴他們,“剛纔有人把一個男的擡了進去。”但是小鬼僅僅只是看到有個人被擡進去了,具體的樣貌因爲離着比較遠,所以沒看清楚,不過那個衣着打扮,確實是張昊天無疑了。

打發了小鬼,周偉光也收斂了心神,在確定那隻女鬼已經被封好了之後,拿着東西小心的跟在了爺爺身後,想要進去看看裏面的情況,也好趕緊把張昊天還有周瑩瑩給救出來。

這個院子四周都是高高的圍牆,要不是知道這是住家,還真的會以爲這是監獄呢!

周偉光和爺爺小心的在眉心黏上了一些泥巴,讓那些鬼不至於注意到自己,之後小心的繞着院子轉了一圈兒。

本以爲這院子周圍肯定會有什麼地方能讓自己進去,或者是探看一下的,然而,轉悠了一圈兒才發現,根本就沒有!

也就是說,這個院子唯一能進出的地方就是大門了,可現在,要想從大門大搖大擺的進去,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又在門口小心的觀察了一會兒之後,周偉光衝着爺爺招了招手,那意思就是在告訴爺爺先回去車裏,之後再好好的研究一下。

可現在真的還有什麼好研究的呢?這連大門都進不去,怎麼可能把周瑩瑩和張昊天從裏面帶出來呢?

初愛過境 但是就算是知道不可能的事兒了,周偉光還是打算嘗試一下,“我翻牆進去。”

那些牆雖然很高,但是自己帶的工具也不少,想要從那堵牆上翻過去到院子裏,似乎也不是什麼太難的事兒。

“不行!院子裏面什麼情況你還都不知道呢,就這麼貿貿然的崇拜衝進去,還不知道會有什麼後果呢,太沖動!還是要再看看,之後再說。”周偉光的爺爺一邊說着,一邊看着那邊的大門,心想着自己應該弄點什麼事兒,才能讓那地方的人不注意自己,也好找機會溜達進去。

“沒別的辦法了,你也看到了,那扇大門兩邊全都是鬼,只要一個不小心就會被發現,還有,就算是繞過了那些鬼,就那邊那些監控設備咱倆也躲不掉,所以最簡單的辦法就是翻牆過去。”

周偉光簡單的分析着,這也是在繞了一圈兒之後得出的結論。

爺爺本想再阻止一下的,但是現在也想不出來什麼其他的辦法了,乾脆就允許了周偉光的行動,順便還能幫着把風什麼的。

周偉光再次繞到了房子後面,四周看着沒什麼太大的問題,甚至還用羅盤簡單的檢查了一下,確定周圍沒什麼太多的鬼之後,丟出自己手裏的抓鉤,簡單的確定了一下,直接拽着繩子就往上爬。

要說平時鍛鍊身體還真的是相當的有用,在這種時候,周偉光根本就不費什麼力氣,直接就爬上了那堵牆!

當坐在牆頭上朝着下面看的身後,周偉光意外的發現了一個房間裏有着一個熟悉的身影,仔細一看,那居然是周瑩瑩!

“周……”周偉光本來想小聲的喊一下週瑩瑩的,現在這種時候,要是有了周瑩瑩的幫忙,那簡直是事半功倍啊!

但是還沒等周偉光真的喊出來呢,就看到周瑩瑩身後正跟着一隻女鬼,什麼都不做,就那麼耷拉着腦袋跟在她的後面。

並且這會兒周瑩瑩根本就是繞着原地在轉悠的,狀況十分詭異。

想來,在這樣一個隨時可能逃掉的房間裏,周瑩瑩還能這麼安靜的待着,除非……

周偉光警覺起來,在小心的落地之後,悄悄的溜到窗子邊上,開始觀察着周瑩瑩。

這會兒周瑩瑩不知道爲什麼,總覺得有一道目光盯着自己,但是房間裏只有自己和那隻鬼,能是誰呢?或許,是房間裏又混進來了其他的鬼了?

想到這種可能性,周瑩瑩趕緊小心的避讓着那道目光,想着自己現在的情況還真的是相當的複雜啊,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才能離開這個可怕的地方。

漸漸地,周偉光大概猜到了,周瑩瑩肯定是被房子裏面的障眼法給糊弄了,不然不會做出這麼奇怪的舉動來!

再說了,這窗戶上的窗簾也是拉開的,自己這麼大個人了,都站在這裏,要說那隻鬼看不到自己也是情有可原的,可週瑩瑩不應該看不到啊!

爲了能多個幫手,當然了,也是爲了吧周瑩瑩從這個房間裏帶出來,周偉光小心的打開了那扇窗戶,之後衝着裏面小聲的唸叨着,“周瑩瑩!周瑩瑩,你聽到了嗎?”

當聽到有誰在念叨着自己名字的時候,周瑩瑩心裏一哆嗦,會是誰在喊自己的名字,目的是什麼?

仔細一聽,這聲音貌似還有些熟悉啊!這不就是周偉光的聲音嗎?

在確定了聲音之後,周瑩瑩就像是雙目失明一樣的四下看着,想尋找到那個聲音的來源,可就算是周偉光正衝着她小心的揮手,周瑩瑩也還是什麼都看不到。

這讓周偉光更加着急了。

想來,自己完全可以推開窗戶把周瑩瑩從裏面拽出來,可要是真的拽出來了,一準兒要驚動她身後的那隻鬼,甚至還會被李不忘發現。

這次來的目的不僅僅只有周瑩瑩自己,還有張昊天那個傢伙,要是現在就打草驚蛇了,回頭張昊天那邊怎麼辦?

周偉光心裏着急,但是也不敢輕舉妄動,就這麼四下看着,腦袋裏也快速的運轉着,希望可以儘快找到帶周瑩瑩離開那個房間的辦法。

當週偉光發現周瑩瑩能聽到自己的話,但是根本就看不到自己的時候,周偉光開始在想,要不要自己讓周瑩瑩走到自己身邊來。

可如果周瑩瑩真的來了,那她身後的那隻鬼,自己要怎麼處理呢?要是那隻鬼出現了問題,李不忘會不會知道呢?

這一系列的問題在周偉光的腦袋裏轉了幾圈兒,但是還是想不出個更好的辦法,沒辦法了,爲了儘快離開這裏,也儘快解決現在眼前的麻煩,周偉光決定開始執行自己這個不太完善的計劃。

“周瑩瑩,周瑩瑩,你能聽到我說話嗎?要是能聽到的話,你點個頭。”周偉光仍舊是小聲的說着。

當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周瑩瑩猜測着,或許是周偉光要做什麼了,趕緊點頭,算做是迴應。

“很好,你現在往前走。”周偉光開始指揮着周瑩瑩朝着自己的方向走。

周瑩瑩也真的是乖乖的朝着面前的那堵牆走,周瑩瑩心裏知道,自己看到的是一堵牆,但是不見得真的是一堵牆,那地方剛纔自己摸過的,應該是一扇窗,或許,周偉光是讓自己走到窗戶邊上?

當看到周瑩瑩已經距離自己只有一步之遙的時候,周偉光小心的推開窗戶,一把抓住了周瑩瑩,快速的把她從房間裏拽出來!

整個過程中周瑩瑩半聲也沒吭,因爲那雙手碰到自己的時候是帶着溫度的,這就說明,拽着自己的不是鬼,是人! 第50章老公,拜託了

用過晚餐,陸司寒前往了書房,姜南初突然發現家裡沒有肉肉可以玩的玩具。

「肉肉,我們讓爹地給你去買好玩的。」

姜南初抱著肉肉直接推開了陸司寒書房的門。

「爹地,肉肉好無聊,肉肉玩想要磨牙棒,毛線球!」

姜南初故意發出這種幼稚的聲音。

陸司寒整個人都一僵,電腦屏幕里正在舉行一場跨國會議,可以容納百人的會議室內,所有人正襟危坐,表情嚴肅,陸司寒正在發話,無人敢打擾,卻在這個時候聽到了一道女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