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國皇上到。”尖細的嗓音撕破一室沉寂。

燦爛的陽光從大門涌入,灑落在火紅的地毯上,鴻錦天在隨從的攙扶之上走上正殿。

軒轅淵身穿金龍攀騰的明黃色龍袍,正坐在正殿之上,流雲似的雙眸,狹長的鳳眼之中溢出淡淡的邪魅,性感的紅脣微微揚起,懶散的神情絲毫不影響他俊美的五官。

“楚皇遠道而來,賜坐。”軒轅淵淺笑,一雙深邃的眼眸眸光流轉,那是泱泱大國的強者風采。

“謝陛下。”鴻錦天道謝道,臉上卻依舊看不出表情。

“楚國使臣國威叩拜軒轅皇帝

我的貼身校花。”楚國使臣國威臉上雖然塗了厚厚的一層粉末,看上去格外的庸俗,但是眼眸底下不着痕跡的飛快閃過一道精光。

“楚國使者請起。”軒轅淵伸手做了一個起的動作。

“陛下。”國威朝着軒轅淵拱手道。“我朝聽聞軒轅皇朝人才奇奇,今我朝偶然得到一躲奇花,望賜予軒轅皇朝,祝皇朝世代交好。”

“哦,是嗎?”軒轅淵朗聲笑道:“朕倒是未曾聽聞過這世間還有何許奇花,不如拿上來給衆愛卿欣賞如何。”

其他人聞言,也紛紛好奇了起來。

“正是如此。”國威朝着鴻錦天示意了一下,鴻錦天點了點頭。國威就轉身拍了拍手,就立刻走上來兩位宮女,手捧着一個箱子。

“打開箱子吧。”國威朝着太監說道。

兩名宮女將盒子揭開,一種妖豔的花就出現在了眼前,花行似日輪。大約有五個花瓣,散發着蘭花般的誘人香味。

“這是什麼花呀?”

“長得這麼漂亮,果然是奇花。”

妖豔的奇花一出現,衆人立刻驚訝不已,這麼美麗的花,確實難以看見。

“我朝能人數千,唯獨知曉這花喜好吃飛蟲之類,不知軒轅皇朝是否有人知曉這花的本性。”鴻錦天忽然間開口道,冷漠的語氣甚至不像是他在開口。“傳聞軒轅皇朝的皇后瞭解事件甚多,不知道朕有沒有榮幸見一面。”

軒轅淵一聽此言,眉頭微皺,轉身示意身後的人去將鳳知雅找來,也不知道這個小丫頭跑到哪裏去了。

就在這時忽然間一聲清冷的聲音頓時劃破了天際,“楚皇跟本宮很熟嗎?”鳳知雅淡然的揚眉,身影已經出現在了面前。

甚至沒有穿着華麗的鳳袍,只是一襲簡單的素白長裙,飄逸簡單的髮髻只插了一枝玉簪。全身上下素潔,完全沒有皇后的華麗妝扮。僅僅是漫步而過,周身卻散發出高貴的氣息,讓他人不容小視。

“皇后見笑了,只不過是聽到些關於皇后的傳聞,我皇纔有些好奇而已。”國威搶先一步應聲道。

“是嗎?”鳳知雅淡淡的收回了眼簾,落在了鴻錦天的身上,微微的一點頭,做足了大國皇后的風範。

“不知道皇后是否知道這花的來歷。”國威伸手笑着指着那奇花,朝着鳳知雅道。

“這……”鳳知雅的目光這才落在了花上,沒想到這樣的東西居然會落到了楚國的手中。 重生九零:我家悍媳超旺夫 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她忽然間重重的拍起了手來。“這倒是好東西。”

鳳知雅腳步一邁,隨意的坐在了軒轅淵的身邊,漆黑的眼眸上帶着一番的漫不經心。

“你知道?”軒轅淵帶着溫暖的笑意看着鳳知雅。

“這是食人花,自然是好東西。”鳳知雅淡淡的吐出了它的名字,當初自己闖蕩美洲馬孫河的原始森林時,就見到過。不過是食人之花,居然會有人將它當成是神花,還真是好笑。

“皇后知道這種花有何用!”國威眼中閃爍了幾分,手不經意朝着那花又伸過去了幾分。他雖然在得到這花時知道些什麼,但是說了解的人卻還是第一個。

“傳聞食人花的一枚綠色果實會從綠到褐紅再熟成滴血的赤紅。那時就成了世間珍品,可以做成提高能力值的靈藥。”鳳知雅揚起了雙眸,眼眸中閃爍着一種漫不經心的光芒。“所以我說是好東西。”

“若是真能夠這樣,那得到而來果實豈不是珍品!”鴻錦天靠在背椅上,眼眸不經意的一亮,顯然是極有興趣。沒想到軒轅的小皇后居然會知道這麼多。

“自然是寶物,不過要開出一朵花至少要吞食十條鮮活的生命,十而有一,也就是十朵花裏經過不斷的生物鮮活生命的供養才能接出一個綠色的小小果實!吃了無數過路的蟲蟻鳥獸甚至無辜的路人,也吞噬同時結果的另外九枚小果實,到百年的時候,食人花的一枚綠色果實才會從綠到褐紅再熟成滴血的赤紅。”

鳳知雅不動聲色的說着,原本各個震驚的大臣都不由被嚇慘了臉色。鳳知雅聲音突然間一揚,漫不經心的劃過國威已然微微難看的面孔。“所以我小小的軒轅皇朝倒還真養不起這奇花,還望楚國收回。”

清冷的口吻帶着咄咄逼人的氣勢,卻偏偏表現的大方得體。就像是硬生生在別人臉上拍了一個巴掌,卻又不能夠還手。

無視國威難看的臉色,鳳知雅淡淡的靠在了軒轅淵的身上,清冷的面上漫不經心的表情讓軒轅淵遲遲離不開視野,真不知道這個丫頭的腦袋裏還裝着些什麼。不過這一副模樣,他極其的喜歡。

軒轅淵揚手輕輕的一揮,聲音略帶着沉重:“既然是這樣,不知者無罪,那還望楚國能夠收回。”

國威也是見過世面的人,立刻朝着身後示意了一下,讓人將箱子搬走。“皇后果然是博學多識。”又是一副儒雅、沉穩的模樣。也深知這個皇后不是一般的人。不過前奏做的差不多,想來可以步入正題。

“吾楚國清霖公主對於軒轅皇上您頗爲欣賞,還有一樣禮物想要呈給皇上。”國威忽然間重重的拍動了幾下手,清脆的掌聲響起。

忽然間歌舞中頓起,鳳知雅淡然的一揚眉,懶散的靠在了軒轅淵的懷中,嘴角露出了一抹玩味。原以爲楚國是爲了營救太子而來的,哪裏知道居然是來給狐狸送媳婦來的。

和親,到算是個好辦法。

鳳知雅眼眸懶懶的掃過了軒轅淵的面孔,軒轅淵輕輕的揚了揚眉,低頭寵溺的看着鳳知雅,那種堅定的表情就差沒有往自己的臉上寫兩個清白的大字。

鳳知雅好笑的收回了眼簾的瞬間,想也知道他沒這個膽子。

就在這時忽然間一聲熟悉的琴聲劃入到了耳邊,清脆的聲音響起,如同敲擊着水珠,她淡然的眼眸頓時一亮,這個聲音是……

軒轅淵一看鳳知雅眼中來了興趣,也不由擡頭望去。

只見忽然間空中飛揚出來了無數的花朵,如同仙女撒花悠揚瀟灑。數十名宮女身穿着火紅色的舞裙頓時從四周飛舞出來,搖晃着手中的綢子,身影如同蝶翼不斷的舞動。

就在這時身後的琴聲越加的斷斷續續,帶着錯雜的絢美,如同流水緩緩的劃過。數名人高高的擡着一把轎子,伸手高高的托起。

落入眼簾的是一身素白服裝的女子,整個人像是沉醉在了花海中,手中的琴不斷的用手指扣動,帶着幾分的急促,靈動的扣動着琴之上,雖然還不是很熟練,但是卻已經極其的動聽。

鳳知雅眼眸中頓時一道銳利的精光閃過,沒想到在這個朝代居然會有鋼琴,想當初她唯一感興趣的就是鋼琴了。

漆黑的眼眸中難以遮掩的興趣迸射出來,鳳知雅甚至不在乎那個人的面孔,目光只是一直注視着那把琴。

隨着琴鍵敲擊的越快,鳳知雅手指隨意的在軒轅淵的腳上敲擊了起來,那種熟悉的感覺,砰砰砰的撞擊着。甚至沒有發現軒轅淵越發難看的面孔,開始陰沉了下去。

“小敏……”略帶抱怨的目光掃過她的面孔。男子薄脣拉扯出鬱悶的神情,這是要在他腿上彈火嗎?

鳳知雅這纔回過神來,尷尬的一笑。這也不能怪她,只怪自己對鋼琴太感興趣了。

鴻錦天一雙鷹眸一直打量着鳳知雅的面孔,若說那件事情是真的,那這個女的真會是……

眼眸微動的瞬間,忽然間火紅的人影開始散去,彈琴的清霖公主忽然間整個人瀟灑的單手扣在鋼琴上,飛揚起身影,如同百合般優雅的身影不斷的迴旋開來。

身體劃過,淡淡的清香不斷的醞釀開來,清霖公主手中的長袖一揚,身影穩穩的落在了地上,半低的頭緩緩的揚起,如同回盟一笑般的瀟灑。“參見皇上。”

精緻小巧的面孔優雅的吐出清晰的話語,配合上微紅水嫩的臉蛋,害羞的神情從面孔中不自覺的劃過,甚至讓人忍不住想要伸手將她抱在懷裏。

鳳知雅淡然的雙眸輕輕的一揚,手指不經意緩緩劃過軒轅淵的胸膛,極其曖昧的朝着他的身上吹了一口氣。這個女人她不喜歡,太假。

軒轅淵心中莫名的大好起來,沒想到居然能夠看到小敏吃醋的樣子。手指輕輕的敲擊着桌面,暗紫的雙眸帶着威懾掃過清霖公主。“不知道公主剛纔彈得是什麼琴呀?”

清霖公主本來一看鳳知雅故意的動作,臉色已經略微的不好看,卻不想這個軒轅皇上居然親自問自己問題,一想到這裏,她的臉頰上瞬間露出了幾分嬌柔。“這叫鋼琴,是父皇無意間得到的。若是皇上喜歡聽,清霖願意留在君邊,爲君伴奏。”

軒轅淵骨節分明的手指敲擊着椅扶攔,側頭淺笑問着鳳知雅:“皇后,你如何看?”

他的問話看似平淡,卻令衆人再次譁然。自古以來,後宮女子不得干政。今日軒轅淵居然拿楚國想要跟軒轅聯姻的大事詢問起這皇后的意見?簡直太不成體統了

絕品邪少最新章節。

鳳知雅勾了勾脣,笑得異樣甜蜜,卻令人覺得寒氣逼人。“彈的是挺好聽的,本宮也想要試試,不過不知道清霖公主給不給面子呢。”

清冷的面孔上散發出無形的寒氣,像是要將人凍結一樣。

軒轅淵心情大好的玩弄着鳳知雅的頭髮,小丫頭生氣了,看來後面一定會精彩了,不過他可沒忘記某女自稱是琴棋書畫樣樣不通。

清霖公主身體微微一側,這個皇后的眼神好可怕,不過她才強迫着自己揚起頭對視着鳳知雅,這鋼琴是從外面無意間發現的,她就不信這個皇后還真的會。“那請吧。”

鳳知雅淡淡的站起身來,同樣是清冷色澤的衣服穿戴在身上,卻無意間將一種巨大的氣場迸發出來。

她漫步邁到了清霖公主身邊,腳步忽然間一緩:“公主殿下可願意跟本宮打一個賭,若是本宮贏了,公主就答應本宮兩個條件如何?若是本宮輸了,任公主處置。”

“沒問題,那就這麼說定了。”清霖公主淺淺笑道,甚至沒有一絲猶豫就答應了。

“那希望公主能夠記住這句話。”鳳知雅雙眸微微一揚,轉身坐在了椅子上面。

鴻錦天陰暗的目光帶着幾分探測的劃過了鳳知雅的面孔,手上的杯子輕輕的轉動着。

鳳知雅仰頭朝着軒轅淵淡然一笑,清冷的面容中恍然間盪漾起絕美的笑容,甚至讓世間頓時失色。她無聲的拉動着嘴脣。

我送你給你禮物。

只要是小敏送給我的,我都喜歡。

軒轅淵笑着揚起了嘴脣,無聲的話語在兩人的眉眼間交匯。

纖細的手緩緩的提起,素白的長袍輕輕一揚,鳳知雅忽然間手心重重的落下,急促的琴聲頓時從指尖滑出。

不同於清霖公主的柔情似水的琴聲,狂妄如同蔑視天下的一樣。鳳知雅清冷的雙眸忽然間閉上,像是瞬間沉迷在了琴聲中,她閉着眼睛,手上的指法越來越快。

周圍的驚呼聲音不斷的響起,官員的臉上都是難以置信的表情,各個都沒有想到皇后彈這種奇怪的琴,居然會這麼好。

國威的臉色一沉,轉頭看着鴻錦天,卻發現那張向來沉重的面孔此刻已經是難以置信的神情,他肩膀上微微的顫抖着,像是難以接受眼前的一切。

如同高山流水般瀟灑至極,手腕揮舞的越來越來,狂妄肆虐越發的輕巧。甚至讓人瞬間變換成了沙場,如同沙場上的戰鼓聲不斷的響起,此起彼伏間凌亂的聲音不斷響起。無數的兵馬朝着前方衝擊破陣!

鳳知雅漆黑的髮絲隨着身體搖晃飛揚,彈指間靈活的變換着,帶着別樣的風情。

軒轅淵暗紫的眼眸緊緊的注視着鳳知雅的面孔,白衣飛揚開來,配合着清冷的氣息,現在的她,就像是一顆奪目的寶石,綻放開此刻的光芒。

軒轅淵的手指也開始不自覺的跟着鳳知雅的手指彈動起來,他確實沒想到她的小敏居然會有這樣一個本領是他所不知道的。他甚至就想要在這一個衝下去,緊緊的將她抱在了懷裏。

清霖公主嬌柔的面孔上除了震驚,再也沒有別的。這樣的風姿,這樣的風采!她哪裏是這個皇后的對手。柔和的眼睛中一抹不甘劃過,她想要的,就不會讓別人奪走。

就在這時,鳳知雅手上的動作像是不經意的一緩,纖細的十指揚起了絕美的弧度,清冷的目光甚至帶着少許的笑意,劃過清霖公主的面孔。

婚路太深,顧先生放開我 只是這淡淡的一眼,清霖公主卻感覺像是無聲的壓力頓時緊緊的壓迫在她身上,那從來都沒有過的窒息感頓時鋪天蓋地而來。

“公主,喜歡這首曲子嗎?”鳳知雅淡淡的站起身上,伸手隨意撩了一下自己耳際的碎髮。緩慢的聲音像是帶着無聲中的魅惑一樣,

清霖公主怔怔的站在那裏,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她輸了,徹底的輸了。而眼前這個女子渾身散發氣息,甚至讓她說不出下一句話來。薄脣拉扯着正想要反駁出聲來。

鳳知雅就在這時揚眉一笑,清冷的面孔忽然間綻放開了絕美的笑容,帶着幾分妖豔,幾分魅惑,唯獨留下一個詞。勾魄人心。

軒轅淵怔怔的看着這張面孔,這張最熟悉的面孔卻在此刻將她所有的華美展現。

鳳知雅邁開腳步朝着清霖公主走去,此刻的她不再是那個剛進門時華光四射的女子,而是母儀天下的皇后。

清霖公主張大了嘴巴,甚至說不出半點的話語,太過眼的光芒,她從未見過。看着鳳知雅走到了面前,她忽然伸手揚了揚袖子,清冷的面孔上淡然一笑。

“看來公主是喜歡的說不出話來了,那……”鳳知雅淡淡笑道:“那想來就不必勞煩公主了。”邁步朝着軒轅淵走去,步入龍椅之上,當着所有人的面懶散的靠在了軒轅淵的身上。

一句端莊得體的話語卻瞬間將碩大的間隔劃開,擺明了是和親不成,送客的道理卻讓人偏偏找不出拒絕的話語。

更何況從面上看來,軒轅皇上對皇后如此的喜愛,想要和親更是絕無可能。

清霖公主臉色難看朝着國威示意了幾下,卻不想國威目光略帶試探掃過鴻錦天的面孔,卻不想鴻錦天此刻臉色陰沉難看,低着頭甚至讓人猜不到他在想些什麼。

國威眉頭微皺了幾分,皇上從來都不會出現這種的神情,但是此刻和親大計卻覺不能就如此了結。他轉身上前幾步緩緩道,:“軒轅皇上,我等此次前……”

“朕登基的第一件事情,恐怕楚國是路途遙遠,不知曉吧。”軒轅淵不緩不慢的打斷了國威的話,高坐在龍椅之上臉上全然是嚴峻。

一語出,清霖公主臉色頓時煞白。她哪裏想得到居然會聽到這樣的話。誰人不知,就算是楚國也不例外,軒轅皇朝離王登基第一件事情,便是廢除後宮。

只是萬萬沒有想到軒轅淵居然會這麼直接道出口。

國威無可奈何,畢竟他也盡力了。

“楚國皇上遠道而來,想來是辛苦了。”軒轅淵單手抱着鳳知雅,揚手伸手的太監揮了揮手,示意他們將幾位貴賓安排好。

軒轅淵朝着鴻錦天點頭示意,竟抱着鳳知雅轉身而去。

太監走到鴻錦天身邊,說道:“幾位遠道而來想必是辛苦了,吾皇還安排好了酒宴,望幾位能夠參加。”

“皇上,他們太……”國威無視那太監的話,眼中忽閃過憤怒的光芒。

卻不想鴻錦天竟轉身拂袖而去,那眼眸中的冷漠忽然過的一道溫暖甚至無人能夠看透。

——《傲世狂妃》——

精緻的雅房中重重的敲擊聲音不斷的響起,女子凌亂的頭髮甚至要將此刻所有憤怒的心情瞬間宣泄,陰沉到極點的面孔,她緊抿着嘴脣,伸手一把將將桌子上的東西全部打亂在地上。

“公主,您別——”身邊的宮女話音還沒落下,清霖公主伸手就將一個杯子重重朝着她的面孔砸了過來。

宮女臉色頓時大變,嚇得整個身子一縮的瞬間,忽然間一雙白皙的手隨意的攔在了她的面前,揚手間將杯子接了下來。“我說我的公主脾氣怎麼就這麼大呢?”

聲音響起,略帶着戲佻,緊接着簾子就被人一手撩起。走進來的人正是國威,臉上的粉末早已擦了乾淨,露出一雙狐狸般的眼眸,倒也算的上長得一般。“你們先出去吧。”

國威揮了揮手,身邊驚慌失措的宮女趕忙轉身退了出去。

“你說呢?”清霖公主妖媚的揚起了雙眸,嘴角微動了幾分,勾魂的朝着國威瞟了一個媚眼。

“我的寶貝怎麼可能會有人不喜歡呢?”國威一看四下無人,眼上頓時眯起了色咪咪的表情,甚至可以說的上是幾分貪婪的看着清霖公主。“還是說我的胡雅夢小姐。”

沒錯,這個女子就是易容之後的胡雅夢,當日偷襲楊塵軒,順便攔截了這個尤物回來,沒想到還真有幾分本事,居然取代了最無能的清霖公主,一個冒牌貨轉而化身爲最高貴最受寵的公主。

一想到那個身體,國威頓時感覺到自己全身上下的熱血沸騰了起來,他伸手不由上下摸動着清霖公主的身體。

清霖輕輕的呻吟了幾聲,反手扣住了國威的身軀。“可是,那個軒轅皇帝不喜歡我呀……”眼眸中閃過了幾抹厭倦的神情,滑過國威,切,這個老男人還真指望自己喜歡他。

“別擔心,我有辦法,更何況要是你成爲了軒轅的皇后,那時候鴻錦天那個傢伙也活不了……”國威的眼眸中閃過狠毒,反正他只要鴻錦天死,當年的事情一直如同魔咒充斥着他整個身體,他絕不會放過鴻錦天。

“你還說呢……”清霖公主有些妖嬈的伸手敲了國威幾下

能源集團。“討厭,你都看出來今天那個鴻錦天神色不對了。”不過,她要的可不緊緊的軒轅的皇后之位,吃了那麼多的苦,她胡雅夢一定要站到權利的最高峯。

“寶貝,別管啦……”國威捲起袖子,一把扯去了自己身上的衣物,威猛的撲了上去。

兩具身軀撤去了衣衫,頓時纏綿在了一起。呻吟聲如同波浪此起彼伏。一陣接着一陣不斷的響起。

卻不想屋檐上一抹黑影忽然間掠過,很快很順,一滴渾濁的液體順着他的嘴角滑落下來,墜落在了地面上。

身影嘴角抽搐了幾下,再次加快了腳步,穩穩的落在了鳳儀宮外。

明宣一想到剛纔自己看到的情景,胃部頓時一怔惡酸,沒想到做牀戲居然這麼噁心,秀氣的面孔瞬間黑雲遍佈,他加快了腳步朝着裏屋走去。

暖風無聲的劃過,樹木繁盛,散落下凌亂的幾片落葉,庭院裏面此刻一片寂靜。

明宣身影剛剛走進屋子的瞬間,忽然間一抹小小的身影猛的撲到了自己的面前。糯米緋紅的臉蛋上帶着可疑的紅潤,小手反覆磋磨着,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麼。

“我有事,等會再說!”明宣對着糯米說道,一想到剛纔查到的事情,還是儘快告訴皇后比較好。

“可是,現在小姐說……說了。”糯米一想到自己的無良小姐讓自己做的事情,臉色更加紅潤的幾分,整個人差點就要躲到樹底下去了。

看着明宣急衝衝,一臉茫然的面孔,糯米頓時着急了起來,整個人快要急的跺腳。這個浮塵怎麼就這麼遲鈍呢。“反,反正……”

她吞吞吐吐的說:“反正皇上再給小姐表演節目,你不許進去!”伸手一把就連拖帶拉的想要將明宣拉走。

“不行!我真有事!”明宣整個人着急的想要衝進去,卻不想忽然間後腦勺上重重的被敲擊了一下。整個人頓時摔倒在了地上。

糯米瞪大了眼睛看着忽然間昏迷過去的明宣,眼眸閃爍了幾分,又眨巴眨巴嘴巴:“小姐,你什麼時候來的?”剛纔不是明明跟皇上在滾牀單嗎。

鳳知雅清冷的眼眸淡淡的掃過糯米紅的快滴血的臉,心中一怔好笑,沒想到讓這個小丫頭表個白,居然跟要殺了她似的。

“我來幫你啊!”鳳知雅伸手懶懶的雙手叉腰,清冷的聲音中露出了震懾的氣息。“糯米你當日答應過我的,我製作的東西要是有作用,你就實現諾言,怎麼過了這麼多天,明宣都還沒搞定。”

漫不經心的聲音配合上狡黠的雙眸,讓糯米瞬間羞得的快要掉到地縫裏去,早知道當初就不答應小姐了。跟明宣成婚——一想到這個嚴肅的話題,糯米使勁的跺腳,這可怎麼跟明宣說呀,羞死人了。

“小姐——”

“別叫我小姐,我現在只給你一個任務。”鳳知雅揚了揚雙眉,伸手輕輕的拍動了幾分,嘴角瞬間露出了狡黠的笑容。“浮塵。”

浮塵身影頓時出現在了身後,嘴角立刻咧開了一個猥瑣的笑容,很明顯的表情沉重的表示他很樂意做這件事情。

“給明宣喂上媚藥,送進屋裏面。只要是女人想進去的,本宮都沒有意見。糯米你聽到了沒有!”鳳知雅眼眸若有所思的掃了眼簡直快要炸毛的糯米。

只見糯米小小的身影飛快的衝上前來,想要奪過明宣的身體,卻不想浮塵頓時一個果斷的翻身,將明宣背在了身上,腳步如飛的朝着屋裏跑了進去。

“喂——死浮塵,你給我慢點!”糯米腦子頓時一怔,要是明宣真被別的女人給……

腦海中頓時轟轟作響,糯米小小身影一閃,朝着浮塵狂奔過去。

鳳知雅懶懶的掃過這一幕,心中暗自覺得好笑,連她這個外人都看出來,他們兩個人早就互相喜歡上了,卻都不肯邁出第一步,不給下點催化劑怎麼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