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浩笑道:“古前輩過獎了,末學後進能得諸位前輩大駕光臨,甚感榮幸,外面風涼,諸位前輩請裏面說話。”

一衆大佬們也沒有客套,並行進入了道觀。

觀內也早有準備各種座椅,然後趙靈巧奉上茶水。

古道全很熱情的拉着陳浩,爲他介紹來者。

這一圈下來,陳浩總算是認識了諸位大佬。

武當內宗長老清霄道長,昆吾宮洞明道長,紫陽門重水道長,五臺山行見大師,水月庵妙音師太,南無派周道長,金丹派玉泉道長,有關部門總部副部長趙北玄……

從介紹中,陳浩得知,這些大佬不是一派之主,就是各派頂樑柱。

寒暄過後,古道全主動問道:“陳道友,那龍骨你是如何得到?”

聞言陳浩心中一動。

電話裏,他早就和古道全說過,而現在古道全又問,顯然有內涵。

看了一眼其他大佬,果然,都看向了他。

陳浩笑道:“說起來也是巧合,得到黑市邀請,本打算去見識一二,誰知道遇到了鬥法,我不喜鬥爭,就避開了。但是卻遇到了幾位有關部門的道友追擊一個同道,爭奪龍骨,我好言相勸,並且當場捏碎了龍骨。本以爲是假,誰知這龍骨另有玄妙,被下了封禁,回來後,我這位道友白露,以本身蛟龍血脈之力,破開了封禁,這才發現真龍骨。”

一衆大佬們聞言,看着陳浩的眼神越發奇異。

修行到了他們這個境界,可不會驚歎什麼,感嘆什麼,而是從現象之中見本質。

這位陳道友,沒有師門傳承教導,獨自修行入道,年紀輕輕就有如許道行,並且氣息純正,爲道門正統,顯然並非巧取豪奪或者旁門邪法所獲,這就是天賦了。

大道修行,天賦,傳承,機緣,缺一不可。

陳浩有了足夠的天賦,又有足夠的機緣,哪怕沒有師門傳承,未來前途,也不可限量,這種情況讓他們心中浮現很多念頭。

古道全驚歎道:“道友好機緣。”

陳浩笑道:“只是巧合罷了。”

古道全道:“巧合就是機緣,修行中人,多少修士期望巧合不可得。”

陳浩沉默。

過多的謙虛就是驕傲了,目前還是低調一些好。

“不過道友,我有一事要說,不知你可有想法。”古道全話語一轉,開口說道。

陳浩道:“古前輩請說。”

古道全道:“是這樣的,來之前,道門和有關部門諸位道友與我商議過,道友機緣深厚,龍頭骨被你所得,說不定是天命歸你,如果可以,道門,有關部門可以配合你一起尋找那水晶宮祕境,如果有所收穫,可以任你挑選一部分。”

陳浩一愣。

還有這樣的好事?

不對,挑選一部分,可不是說真龍珠,水晶宮祕境中真龍珠怕是最好的,道門和有關部門肯定不會讓自己拿走。

那這樣一來,那就是利用了,道門和有關部門怕以爲自己是氣運之子吧,別人求不到的,自己隨便撿到,說不定讓自己去找,更容易找到那水晶宮。到時候他們就可以坐享其成!

呵呵,真是好想法啊。

陳浩果斷道:“古前輩,這就算了吧,我區區道門末學,不敢奢望太多,還是把龍骨交易給諸位前輩的好。”

“陳道友,這水晶宮祕寶無數,你若獲取一部分,日後修行也更方便,何樂而不爲?”一個老道士開口說道。

陳浩看向他,卻是金丹派玉泉道長開口。

陳浩笑道:“修行的確需求無數,我心無所求,知足常樂,何必強求?”

玉泉道長語塞。

古道全笑道:“諸位道友,我早就說了,陳道友雖然年輕,卻道心不凡,你們不信,現在看到了吧,這件事到此爲止吧。”

說完,古道全看向陳浩道:“既然道友不願意,那就選擇交易,我已經和諸位道友說好了,陳道友可以保管龍骨三日,三日之後,道門來取,此事與道友再無瓜葛。” 三天!

陳浩眼神微動,看向古道全。

古道全面色坦然,一臉平靜。

沉吟片刻,陳浩道:“行,那就三天。”

古道全笑了,看向一衆道門大佬:“陳道友已經答應,那這件事就這麼定了,諸位道友,不送。”

一衆大佬笑了笑,也沒多言,和陳浩略微寒暄之後,離開了道觀。

等人一走,古道全就看向陳浩道:“道友,這件事我不經過你同意就這般處理,你有沒有想法?”

陳浩笑道:“古前輩說笑了,原本龍骨暴露,我就沒想過能留下,您爲我從中周旋,感激還來不及呢,怎麼會有想法。”

古道全搖頭道:“我做得不多,他們主要還是看你的面子,畢竟道友有天賦,有機緣,未來成就不可限量,道門太需要你成長起來了。不過目前而言,這龍骨對你是禍不是福,交給道門和有關部門處理,也是恰當。”

陳浩道:“那這些前輩知道我要熬龍骨湯嗎?”

古道全嘿嘿笑道:“這個當然不能說,不然別說三天,一天他們都不允許,我和他們說的是,道友要借用龍骨感悟修行,這要求不過分,他們無法拒絕。”

陳浩:“……”

“好了,我們時間不多,抓緊熬湯纔是重要,爲了這龍骨湯,我可是把火元丹鼎就帶來了。”古道全有些興奮的說道。

做了一輩子菜,還從來沒有熬過龍骨,這絕對是一次難得的體驗。

之後,古道全就去看了看龍骨。

第一眼看到,古道全就驚歎不已,而後敲敲打打,琢磨熬煉辦法。

研究之後,古道全驚歎道:“果然不愧是真龍骨,這骨骼堅硬,法器難傷,如果是一般人,別說三天,就是三個月,三年,也別想熬出一絲東西來。”

說着,古道全從隨身的揹包中取出了一個拳頭大小的銅鼎。

一道法光加持,銅鼎飛舞而出,飛快變大,落地後,就化作了一個人高巨鼎。

這時古道全才開口道:“要熬煉龍骨,就要用丹鼎,再加上法力催火淬鍊,可惜我不懂三味真火,否則以三味真火淬鍊之下,不用三天,就能把這龍骨熬煉廢掉,煉製出龍骨膏,那纔是無上神品啊。”

陳浩乾笑:“可別,要是龍骨廢了,我這拿不出,如何交代。”

古道全哈哈一笑:“好了道友,你去準備水,越多越好,我當年得到過一根百年妖骨,琢磨出一個方子,能夠汲取妖骨精華,雖然龍骨比妖骨強多了,不過只要加大量,應該能汲取其中一部分骨髓龍氣,不過需要的水很多。”

陳浩連忙答應,讓宋敬廬去通知一衆鬼童來幫忙。

一時間,整個道觀都熱鬧起來。

白露帶着黑貓公雞藍蝴蝶警戒四方,避免意外。

宋敬廬,球衣男,鬼童們則提桶端盆,從巫山峽谷中取活水。

看到陳浩這一大家子,古道全有些驚愕。

這不是妖,就是鬼,唯一的正常人還是個普通人,這位道友,還真是特立獨行啊。

不過古道全也沒有說什麼。

陳浩現在的純正修爲讓他看出來,這是一個有想法有道心的人,只要不忘追求大道,細枝末節,無需在意。

很快,泉水就把丹鼎灌滿,古道全把龍骨放進去,然後取出幾個瓶子,不斷的往裏面倒入一些看起來像是佐料的東西。

之後,古道全一道法決打在丹鼎上,丹鼎嗡鳴一聲,底部出現火光。

幾乎不到一分鐘的時間,丹鼎之中的水就沸騰開來。水的顏色也變成了藍色。然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的下降。

陳浩連忙吩咐鬼童們繼續倒水,然後分批去取。

時間慢慢過去,丹鼎中灌入的水已經不知道有多少,那藍色也逐漸的變淺消失,再次清澈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古道全鬆了一口氣,笑道:“這方子還算有效,現在就要等龍骨熬出骨髓龍氣,就是第二步的調製了。”

陳浩驚歎道:“古前輩果然厲害,要是沒叫你,這龍骨我估計是沒轍了。”

“呵呵,我也就是偏好這一道,略有心得罷了,不過陳道友,你真的不打算去找水晶宮?以你獲取龍骨的機緣,或許真有機會找到祕境,到時候先天境界更有把握。”古道全問道。

陳浩不答反問:“古前輩,我對水晶宮祕境只是知道名字,你知道多少?”

古道全道:“這祕境說起來,和幾百年前,潛修當朝的道門奇人劉伯溫斬龍脈有關。當年劉伯溫發現一處和當朝龍氣相沖的龍脈之地,爲避免壞了當朝龍氣,影響自身修行,施法斬斷龍脈。但是這一斬,就惹了麻煩,一頭黃龍潛伏在那龍脈之中,藉助龍氣修行,被劉伯溫破壞龍脈,黃龍大怒,與之戰,結果不敵,被斬掉龍頭,龍身卻騰雲而去。事後,有人推算出水晶宮祕境,想要謀取,可惜水晶宮祕境,難辨其位,想要找到,就必須藉助黃龍頭骨。不久之後,東海就爆發了一場大規模的鬥法,修行中人隕落無數,而黃龍頭骨也消失無蹤,直到這一次才被太一宗意外得到。”

陳浩笑道:“也就是說,幾百年來,水晶宮祕境到底是什麼,裏面有什麼,根本就沒人知曉對吧?那所謂真龍珠,怕也是前人所傳。”

古道全道:“空穴來風,未必無因,至少這龍骨是真的,祕境肯定有。”

陳浩搖頭道:“就當它是真的吧,現在道門,有關部門,甚至邪魔外道都盯上了,我不覺得自己有能耐在這麼多勢力之間得到自己想要的,說不定可能還把小命搭進去,與其如此,不如喝口龍骨湯,在家美滋滋的修行,大道未必無望。”

古道全無言以對。

陳浩笑道:“古前輩好心,晚輩明白,這一次幫我周旋,估計也耗費了不少情面,晚輩感激不盡。不過古前輩也不用爲我多操心,這修行之路,我已經有了自己的想法,對外物要求並不多,那水晶宮祕境還是讓給那些需要的同道吧。” 聽到陳浩這麼說,古道全驚歎了。

這個道友真的是和自己所知的任何一個修行之人都不一樣啊。

面對祕境,甚至可以說,已經得到信物,極有可能找到的祕境,他認識的,沒有任何一個同道會不心動。

畢竟修行之路多災多難,更有諸多瓶頂,構造成一道道天塹,阻礙修行之人變強。

如果有機會得到更多的資源,更好的寶物,誰不願意?

看來這個道友能夠有現在的成就,也不是沒有原因的,就這種心態,就超過了九成的修士。

陳浩不願意,古道全也就不說了,專心的開始觀察巨鼎。

一夜無事,第二天中午,三味道長師徒,巫山神女,龍大師一家三口陸續到來。

陳浩爲他們介紹了古道全。

除了巫山神女第一次認識,三味道長和龍大師都對古道全慕名已久,十分尊敬。

古道全也沒有架子,笑呵呵的迴應。

寒暄過後,龍大師忍不住說道:“陳道友,你這龍骨湯需要配料吧,我帶了好東西。”

陳浩笑道:“龍哥,你帶了什麼?難道又是月露?”

龍大師得意道:“是月露,不過不是一般的月露,是帝流漿。”

“帝流漿!”

三味道長聞言,驚呼一聲。

巫山神女更是蛇目中泛起亮光。

就連古道全都驚奇的看向龍大師。

龍大師謙虛道:“諸位道友也不要驚奇,其實說是帝流漿也不對,比起真正的帝流漿,我這個還差了點,是一百多年的三星聚合,月引潮汐天象時,我師門前輩借用地脈龍氣佈陣,以靈盤法器凝聚而出,這種後天之物,與先天帝流漿不可相提並論。”

古道全讚歎道:“那也很厲害了,闕月門別具一格的天星定位,明月點穴之法,一直都被修行界稱讚,倒沒想到貴門長輩居然還有這等手段,能夠借天宿星象,凝聚帝流漿!”

龍大師嘆息道:“古前輩過獎了,說起來這就是竊取,偷天之機。雖然我師門長輩成功,不過卻也遭了天譴,這麼多年來,我師門一直消耗,如今也只剩下這一點了。”

古道全道:“一點也足夠了,龍骨湯兇猛,需要溫和之物中和,我還在考慮如何調製呢,龍道友這帝流漿卻是來得及時。”

龍大師笑道:“能用就好,否則我可沒臉白吃白喝。”

“哈哈哈,龍哥這話就不對了,咱哥倆,還需要計較這些,今天你喝了我的湯,以後我有事也好找你幫忙啊。”陳浩笑道。

龍大師認真道:“道友幾番恩情,即便沒有這龍骨湯,幫忙也在所不辭。”

多了龍大師提供的帝流漿,古道全就開始調配中和龍骨精氣的藥物。

正好三味道長是丹道大家,合計之下,很快就有了方案,然後開始準備起來。

時間慢慢流逝,很快,一天就過去。

第二天凌晨四五點的時候,陳浩正在打坐,突然聽到一聲嗡的響聲。

隨後古道全驚喜的聲音響起:“龍骨精氣開始被攝取出來了,快,準備好藥材。”

聽到話語,陳浩連忙起身,就看到三味道長,龍大師兩口子,各自拿起了一些東西,緊張待命。

看向巨鼎,陳浩就發現,那龍骨之上,滲透出一絲絲淡金色的**,然後緩緩流下。

等**落入水中的時候,擴散開來,如同油花一樣漂浮。

古道全目光一閃,手捏法決,對着巨鼎打出一道法光,頓時巨鼎顫抖一聲,龍骨飛了出來。

早有準備的三味道長緊隨其後,把手中的東西丟入了巨鼎之中,然後是龍大師夫妻。

陳浩則身影一掠,把龍骨接住,收入了袖裏乾坤。

所有人完美的配合完成了這一道程序,古道全再次轉變法決,駕馭巨鼎,手中一道道靈光不斷的落在巨鼎上。

巨鼎嗡鳴不絕,原本沸騰的水花也變成了一個漩渦,裏面的水不斷的減少。

終於,等水降到了底部之後,巨鼎猛然安靜下來,一種靈光覆蓋住,浮動不斷。

古道全吐出一口氣,就這麼一會兒,他居然滿頭汗水,身上氣息也有些不穩了。顯然剛纔那短短時間的操作,耗費太大。

“好了,現在只等龍骨精氣和帝流漿搭配的陰性藥材中和,這湯算成了。”古道全抹了抹汗水笑道。

陳浩道:“古前輩,這喝一次湯可真不容易,過程太麻煩了。”

古道全道:“陳道友就知足吧,我們這算是取巧,才能攝取一點龍骨精氣,如果陳道友精通三味真火,那什麼也別說,直接拿在手中就能淬鍊,保證比這效果更好。”

陳浩目光一亮:“三味真火這麼好用?”

龍大師笑道:“陳道友,這還用問嘛,三味真火那可是道家大神通,有什麼東西不能焚燒,別說龍骨,就算是神仙的骨頭,碰到三味真火也要跪。”

陳浩若有所思。

看來自己要把三味火的修煉題上日程了,這東西修煉成了,別說威力多大,至少以後想吃啥也沒有這麼麻煩了啊。

看到陳浩的表情,龍大師心中一跳,驚愕的問道:“陳道友,你可別告訴我,你真的會三味真火?”

這話說出,三味道長,巫山神女,古道全都看向了陳浩。

如今的道門,三味真火這一類的大神通,不說失傳,至少目前練成的人,那絕對找不到一個。

陳浩笑道:“這個當然不會,否則何必喝個湯就這麼麻煩。”

龍大師一臉驚嚇道:“我還以爲你真懂呢,那這樣的話,我可真的抱住你大腿不放了,就算給你當小弟都樂意。”

陳浩眉頭一挑,似笑非笑的看向龍大師道:“龍哥此言當真?如果我學會了三味真火,你就給我當小弟?”

龍大師笑道:“陳道友,這話我還真敢說,畢竟道家大神通各不相同,有些還犯衝,即便修煉到先天境界,也不見得能夠學會三味真火。”

陳浩認真道:“那就這麼定了,等我練成了三味真火,不讓你當小弟,來我三水觀當個長老吧。”

龍大師笑容一僵。

什麼叫……等你練成? 在天亮之前,巨鼎徹底恢復平靜,隨後古道全施法把龍骨湯取出,裝了滿滿一湯盆。

整個龍骨湯呈現淡金色,就好像**的黃金一樣。有淡淡的骨香氣息。

看着一衆期待的目光,古道全開口道:“雖然龍骨精氣被中和了,不過依然精氣很猛,所以不能一下子喝下去,需要每天淺嘗,慢慢吸收淬鍊,自然能夠改變體質,增強筋骨,提升壽命等諸般好處,諸位道友都是陳道友邀請而來,就由陳道友分配吧。”

陳浩笑了笑,也不推辭,取出了幾個一次性紙杯,先舀了半杯,遞給三味道長,開口道:“這第一份就給道友了,希望你我二門日後攜手同進。”

三味道長激動的接過,一臉認真道:“道友放心,老道言出必行,日後靈丹門任由道友驅使了。”

陳浩隨後又舀了半杯,看向巫山神女道:“神女道友,這第二份就給你了。”

巫山神女一張嘴,陳浩遞來的半杯龍骨湯就被它吸入嘴中,然後道:“道友大恩,沒齒難忘,三個條件,巫秀秀牢記於心,隨時等待道友召喚。”

陳浩又倒了半杯給龍大師,笑道:“龍長老,這一份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