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巨大的參天大樹虛影,出現在了鎮北天王身後。

這是一棵風樹,那片虛影中有著無數紅色的楓樹,組成了一片無邊無際的血色楓林。

鎮北天王背後的風樹,是他所悟出的一種道。

鎮北天王自命不凡,所悟出的道也非比尋常。

正所謂天地有倫常,秩序由天定。

本來秩序由天定,就好像風吹葉落,這是不可避免的規律。

但是鎮北天王早已突破到了凡人極致。 漫威之電影大破壞 敗天境,已經擁有了自己的天。在他的大道領域之中,他就是天,所有秩序皆由他來定。

也就是所謂的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在這大道領域之中,鎮北天王就是唯一的天,即是主宰天地的聖君。

他想要誰死,誰就得死。

病嬌男神撩寵影后 此刻鎮北天王背後的血色楓林好似有了觸手一般,從虛影之中直接出現在這方天地之間。

血色楓林所到之處,都是鎮北天王所掌握的天。

血色楓林一出,鎮北天王頭頂那片天就被染成了紅色,血紅之色。

血紅色的天內,大片烏雲翻滾,不斷朝著四周擴散,猶如一片血海。

神醫棄女:鬼帝的馭獸狂妃 很快,九宮真人連同他背後的虛影都被一片血海覆蓋,包裹了進去。

血海之中,可以看到不時有金光冒射出來。

這是九宮真人在調動自己的大道,想要衝出鎮北天王的大道包裹。

也就是說,鎮北天王雖然利用大道將九宮真人連同他領悟的大道都給吞了,但卻還沒有消化完,九宮真人還有反抗之力。

看著遠處的大道爭鋒,石柱有些驚呆了!

「這就是大道爭鋒,大道與大道之間的相互吞噬嗎?」石柱有些震撼地喃喃道。

看這情況,九宮真人似乎就要支撐不住了,落敗也只是時間問題。

想到這裡,石柱臉上頓時露出了一股可惜。

「怎麼,你以為九宮真人要輸了?」

文琴太子看到石柱臉上的表情,問道。

「在下眼拙。對於大道了解甚少,還請文琴太子解惑!」石柱虛心求教道。

「繼續看下去吧!」

文琴太子搖了搖頭,並沒有給石柱解惑。

也對,大道都是自己悟出來的,別人給的,就好像施捨一般。

尤其是對於文琴太子,石柱本能的有種排斥。

想到這裡,石柱也不說話了,繼續看下去。 九宮真人的大道,是一片花海。

因為是剛悟出來的,所以還沒有氣運供養,不像鎮北天王的一般,已經從道花變成了大樹。

雖然只是道種開花階段,但比之鎮北天王的風樹大道,有著一股生生不息的力量。

血海內部,九宮真人背後的光輪,即便此時沒有了外界日光的照射,依然可以金光四射。

九宮真人背後那片虛影之中,花海之上,每時每刻,都有一朵花消失。

就這短短的時間,已經消耗了一片花園大小。

雖然如此,可花海依然是花海,並沒有出現太多的變化。

每一朵花在綻放的時候,都會釋放出自己獨有的光芒。

這也是外界石柱等人,能夠看到血海之中有著無盡色彩刺出的原因。

「在這片天中,本王就是天,就是這天地間唯一的君上。」

「九宮真人,不要掙扎了!」

「還是讓本王的血海,吞了你身後的大道吧!」

鎮北天王的聲音,在血海之中傳了出來。

「哼,血海,這血海也只是你用大道凝聚出來的攻擊手段。」

「血海雖然巨大,但卻並非無敵。」

「只要本宮找出一絲破綻,你還以為,這血海還能困住本宮嗎?」

九宮真人身後光輪大放光彩,看著周圍出現的血海,沉聲道。

「哼,我承認,你的大道的確厲害。」

「只可惜,你的大道只是雛形,還沒有被氣運滋養過。」

「沒有氣運滋養的大道,空有大道之形,卻無法發揮出大道的真正力量。」

「本王有的是時間,等你身後這片花海全部枯萎了,你的大道也就是本王的了!」

鎮北天王冷哼一聲,聲音再度傳了進來。

然後,整個血海一陣翻騰。

血海翻滾之間,似乎在不斷縮小。

血海雖然縮小了,可內部空間對九宮真人造成的擠壓之力越來越大了。

九宮真人背後光輪上的金光,瞬間放大了起來,支撐起一片一丈大小的空間。

九宮真人背後的金光,正在抵擋著血海的侵襲。

「呵,終究是有些等不及了!」

枕邊的男人 九宮真人冷笑一聲。

然後,九宮真人背後那片虛影中,花海之上,大量的花朵綻放出光芒。

那一瞬間,整個花海幾乎都枯萎了一般。

九成以上的花朵都在綻放出最後的光芒之後,瞬間枯萎、消失了!

雖然損失巨大,可這無盡光芒給予九宮真人的力量卻是非常巨大。

大到即便是血海,再也無法遮擋住九宮真人背後的金光。

此刻血海已經被鎮北天王縮小了無數,變成一顆一丈大小的血球。

九宮真人就在這血球之中。

石柱等人就看到,那血球中突然間綻放出無量光芒。

整個血球,都被這一刻綻放出來的光芒刺破了。

血球破了,九宮真人的身影再度出現在了石柱等人的面前。

九宮真人出來的那一刻,背後虛影世界中的花海已經消失了大片。

雖然依然有著很多新生的花蕾,但卻沒有了一開始的璀璨。

顯然,掙脫血球,耗費了九宮真人不少的力量。

對面鎮北天王也不好過,鎮北天王背後的那片參天大樹中,也有著很多的楓樹消失。

鎮北天王此時,面色有些潮紅的看著剛剛出來的九宮真人。

九宮真人這一擊,已經讓鎮北天王受傷了。

傷的有多重,無人得知。

旁邊,有兩個人影微微動了動,似乎想要出手。

不知為什麼,這二人居然止住了,剋制了對鎮北天王出手的衝動。

「天王,今日就此罷手,如何?」九宮真人看著對面鎮北天王,沉聲道。

「罷手?」

「本王既然出手了,就從來沒有罷手的時候。」

「本王想要的東西還沒有到手,怎麼可能罷手!」

鎮北天王冷冷一笑,看著九宮真人,繼續道:「本王承認,有些低估了你的大道。方才只是一時失手而已,這次再出手,你就沒有機會了!」

「風捲殘雲!」

鎮北天王大喝一聲,伸出了右手,對著天上一招手。

頓時,四周颳起了大風。

大風似從遙遠之處飛過來,捲起大量的烏雲。

滾滾烏雲,隨著鎮北天王這一招手,就突然出現在了眾人的頭頂上。

大風聖朝,以風立國,對於風之一道,自然有著不凡的見解。

這鎮北天王貴為大風聖朝,三十六天王之一,在風之一道方面的領悟遠非常人可比。

此刻這一招手就能聚來大片烏雲的手段,已經說明了一切。

滾滾烏雲,詭異的融入了鎮北天王頭頂上的血紅色天中。

一時之間,鎮北天王頭頂的血紅色天,越來越大,足有萬里之大。

下方,島嶼之上,正在廝殺、逃亡的修行者們,此刻都是抬頭望天,看著頭頂上突然出現的血紅天。

「這是什麼?天怒嗎?」

「為何會如此恐怖!」

「這就是敗天境之上強者的交鋒嗎?」

「好恐怖,居然能夠引起如此恐怖的天象!」

「不好,這血紅天中似乎有些大量的負面情緒!」

「時間久了,居然能夠牽動我的內心。」

「啊~~~」

「好熱,好熱,我想殺人!」

「哈哈哈哈,來吧,本宗主今日要殺光你們這群叛徒!」

「不好了,宗主發瘋了!」

「宗主入魔了,一雙眼睛都已經變成血紅之色了!」

「快逃,快逃!」

「不好,這血紅天有古怪,大家不要看!」

「…」

鎮北天王弄出來的血紅天,似乎能夠影響人的心性。

有些人實力不夠,看了之後頓時性情大變,變成一個殺人狂魔,四處追殺之中。

有人發現了端倪,急忙叫同伴不要看。

然而,一切都太遲了。

鎮北天王弄出來的動靜太大,此刻已經有不少人中招了。

一時之間,整個島嶼上的場面更加混亂了。

「警戒,保護好自己!」

「各位宗主,約束好弟子,莫要著了道!」

寧龍臣第一時間喝止了眾人。

寧龍臣的聲音待有一股龍吟、龍威,將眾人都給驚醒了過來。

「啊,他們怎麼回事?怎麼都變得如此嗜血!」

「不好,有人過來了!」

「宗主,宗主,怎麼辦啊!」

「殺!」

「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