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流星也很美麗!

這事莊語詩的第一次感嘆。

豪門棄婦傷不起 別看莊語詩在華夏高不可攀,可誰有知道她的私生活呢!父親被爺爺親手殺死,母親患上瘋癲症,這令她的童年凄涼無比。

這些年,她莊語詩始終過著不為人知的生活。直到……

知道前些日子去到邊陲,遇到了林家天奇,林天奇走進了她的世界,她的生活。

相處的時間雖不常,可莊語詩深深的便明白林天奇骨子裡散發出的那股狠勁。也是認識了林天奇,才讓莊語詩知道,困難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沒有信心去面對,即便前方有再強的敵人。

快樂要有悲傷作陪,雨過應該就有天晴。林天奇,如果雨後還是雨,如果憂傷之後還是憂傷.你有勇氣從容面對?

微笑地去尋找一個不可能出現的人兒!

我從易冰藍那裡得知你心中始終裝著一個人,儘管我不了解你,可你是否想過——當幻想和現實面對時,總是很痛苦的,要麼你被痛苦擊倒,要麼你把痛苦踩在腳下。

可你總說:人生短短几十年,不要給自己留下了什麼遺憾,想笑就笑,想哭就哭,該愛的時候就去愛,無謂壓抑自己。

當你說出這些話的時候,可可曾想到你在這方面做得一點都不夠好,林天奇,為什麼你的眼神讓人看起來總是那麼悲傷呢,你到底在想些什麼?

莊語詩在心底念叨著。

也就是在他莊語詩想著這些的時候,寧姨的聲音在門外響了起來,隨即,是卧室門被推門的聲音。

莊語詩回眸之際,早已換上睡衣的寧姨,端著一盤點心走了進來。

「發生這樣的事,我就知道小姐你睡不著,所以給你送點開胃的。」將果盤放在電腦桌旁,寧姨一掠長發,走向美人莊語詩,接著說:「姑爺他既然選擇這麼做,想必有他的理由,我們是不了解姑爺在想些什麼,可這些日子的相處,姑爺不是一個頭腦發熱的人。小姐你就*心了!」

莊語詩沒有忙著回寧姨的話,而是走到床沿,用刀叉叉起一塊點心,小口小口的嚼著。「如果可以選擇,我寧願不認識她。」

「.愛情是燈,友情是影子,當燈滅了,你會發現你的周圍都是影子。朋友,是在最後可以給你力量的人。所以小姐,你不能做姑爺的燈,你要先坐他的朋友,在你進入他的世界之後,才可以慢慢的為他點亮心中的那盞燈。」

聞言,莊語詩沉默下來,在她仔細品味寧姨的話的真正含義時,又聽寧姨說:「姑爺很特別,他的出現像是雲霧裡的一個星星,雲霧一旦散去,他的光芒必定會在黑夜中照亮每一個人。」

「何出此言?」

「小姐不會還沒發現吧!以姑爺的年齡來看,他最多不過是一個矛頭孩子,可我們都不會那麼認為了;姑爺在音樂上有極高的天賦,不然史有才不會為他做到那個地步;茶藝方面,我查過了,谷戎是什麼身份,以他的資歷,會向一個不到二十的少年和顏悅色嗎,況且『紅袖錦袍』不是什麼人都能擁有的;醫學方面,池塘的病情有多嚴重,這些眾所周知的,可姑爺僅憑一根鐵絲就挽救他的生命,加上夫人的病,還有刑家,種種跡象表明,姑爺絕不是我們看到的看到的那麼簡單。」

寧姨說的這些,莊語詩也很疑惑,因為她也想知道林天奇怎麼會懂那麼多的東西。

在莊語詩的猜疑中,寧姨吐了口氣,繼續說:「小姐你好記得吧,夫人最後一次犯病被姑爺撞上,他所使用的『冰魄』銀針,當時章老頭說了關於銀針的事,後來我查證了,『冰魄』銀針在華夏消失了好幾百年,幾百年吶!怎麼會在姑爺手上。」

「寧姨你想說什麼?」

寧姨說了這麼多,莊語詩不得不關心一下。

「寧姨沒有什麼意思,只是想提醒一下小姐,姑爺絕非凡人,他擁有的這些本領,我感覺跟一門功夫很相似。」

「什麼功夫?」

獵愛偷心萌妻 寧姨沉吟一下,語重心長的說:「傳說中的『禹步神功』。」

「禹步神功?那是什麼功夫?我這麼從未聽說過。」

「禹步神功,四大古武家族之首那家的鎮族功夫,這門功夫只有他們家族的族長又或者繼承人可以練就,只是我現在不敢確定,我只記得二十年前我在納蘭家族見過一個人使出這門功夫,當時寧姨並不知道他是身份,事後才從你父親那裡得知那個人竟然是那個家族的三少爺。」

提到那個家族,莊語詩恨得拳頭緊握。

寧姨嘆氣道:「一代天驕,原以為他會統領華夏,沒想到卻隕落了!小姐你爸爸他跟那個人有交情,關於禹步神功的事,我知道的並不多,不過,傳言『禹步神功』獨步天下!小姐,此事不得不留意,姑爺他的本領已經超出了邊陲林家的範疇。」

「如果林天奇跟那個家族有關,我比殺他,祭奠我父親在天之靈。」

突然聽到莊語詩這低沉的聲線,寧姨心頭緊了緊。急道:「不,小姐,你不能殺姑爺。別說他跟那個家族沒有關係,就算有,他也不是主謀,在這件事上,你要跟姑爺推心置腹的交談,一旦出現誤會,你就對不起姑爺了!」

「寧姨。。。」

「小姐,寧姨知道你心裏面在想什麼,你不希望姑爺跟那個家族扯上關係,因為你心裡已經在慢慢接受姑爺了。寧姨今晚之所以告訴你這些,就是想讓你知道,一個人一輩子能遇到像姑爺這樣的男人,多麼的不易,小姐,好好珍惜!」

聽到寧姨說的這些,莊語詩的心愈發的凌亂!說實在的,她現在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麼,從林天奇走進他生活的那一刻開始,她的心就已經開始亂了,完全失去昔日的果斷。她也看出林天奇絕非池中之物,可有些事,不是她的本意。

「對了小姐,姑爺的兄弟被狄家抓走了,從冰藍口中,我們得知姑爺是個重情重義的人,既然如此,他一定會用自己的性命去換會他兄弟的安全,這件事,不知小姐怎麼處理?」

「他想死就讓他去吧!」

「小姐。」寧姨喊了一聲,凝眸著一臉生氣的莊語詩。「事情都發展都這個地步了,你怎麼還賭氣啊!」

「我不是賭氣,是他太過狂妄,跟狄家抗衡,別是一個林天奇,就算是十個,也沒有資本!」

「既然小姐你知道姑爺現在很困難,你為什麼就不伸出援手呢,只要小姐你向狄家開口,狄家會賣你一個面子的。」

莊語詩當然知道只要自己開口狄家就會賣自己一個人情,可這樣一來,自己就跟狄家扯上了關係。重要的是,自己之前給林天奇打電話,他似乎知道自己要說什麼,事先把自己給堵死,不讓自己插手。

莊語詩並不傻,綜合之前發生的所有事情來看,她發現這一切都是有預謀的,至於林天奇在謀划著什麼,她就不得而知了,不過,我隱約的感覺到,林天奇的野心不是她看到的那麼簡單。

至少,以林天奇的功夫來看,只要他拚死一搏,狄家就算要抓他,也不是件容易的是。金額可以他林天奇的聰明來看,明知道現在很危險,他縱然不在乎他的安全,也不可能不在乎他兄弟的安全。

所以,莊語詩選擇在這個時候沉默,因為她想知道自己的合同丈夫在盤算著什麼!更為重要的是,她想通過這件事來衡量天奇。

這就是女人的心。

難猜!難琢磨! 「學姐,這麼巧啊,你怎麼在這裡?」歐陽楚故意裝作偶遇的模樣,有些驚訝。

趙以諾也很好奇,最近怎麼經常會遇到他,正常情況下,他們倆的專業完全不同,也不掛鉤,出入的場所也不會是在同一個地方,可是偏偏在一些日常場所卻經常見到,也真是奇了怪了。

「是挺巧的,你來這裡做什麼?身體不舒服么?」趙以諾低聲問道。

「嗯,最近身體不太好,來檢查一下。」歐陽楚淡淡的回答。

他剛回國,現在親人也不在身邊,只有封傑還在,估計應該會很難受吧?

「這樣啊,需不需要幫忙啊,有事說話啊,有恩報恩。」趙以諾拍了拍他的肩膀,跟哥們似的。

「真的么?」

「當然是真的了,只要我趙以諾能做到。」她信誓旦旦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她還不知道,這個歐陽楚心裡到底懷著怎樣的目的。

那可就再好不過了。歐陽楚狡黠的笑了笑。

兩個人簡單的說了幾句,便各自離開了。

「怎麼這麼久啊?」病房裡,顧忘看著她。

「哦,遇到歐陽楚了,說是身體不太舒服,來醫院檢查一下。」趙以諾回答道。

真的只是巧合?該不會是有什麼陰謀吧?顧忘看著窗外,半眯著眼睛,神情有些落寞。

旁邊的林夫人看得出他的心思,只是沒有挑明。

「以諾,最近亮亮怎麼樣?」林夫人突然問道。

「挺好的,夫人,你就放心啊,顧忘天天照顧著他,沒事的,是吧,顧忘?」趙以諾看著窗前的男人。

此時的他,已經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無法自拔。

「顧忘!」趙以諾大聲喊了句。

「啊?以諾,怎麼了?」他趕忙轉過身子?

「你在想什麼?該回家了,亮亮快放學了。」趙以諾有些不高興了。

糟了,忘記時間了,他這才回過神來。

「好,那我先走了啊,夫人、以諾有事給我打電話。」 總裁說,先婚再愛 說著,顧忘直接跑出病房。

他這是怎麼了?怎麼心不在焉的一副模樣?趙以諾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是不是最近公司里事情太多,他太累了?

「行了,你就別多想了。」林夫人直接說著。

「哦,夫人來吃點水果吧。」趙以諾笑了笑。

剛走出醫院,顧忘就看見了不遠處的歐陽楚。雖然現實中確實沒有見過面,但是他倒是見過歐陽楚的照片。而實際上,歐陽楚也見過他的照片,了解過他的一切。

兩個人,算是棋逢對手。

「顧總?」歐陽楚回過頭,打了聲招呼。

「你好。」顧忘很大方的回了一句。

他應該知道自己是誰吧?歐陽楚微微抬起了下巴。他可是聽說過,這個顧忘不管在商場上還是生活中,都是無所不能,那自然也應該清楚自己的過往了。

「你好,我是趙以諾的……學弟,歐陽楚。」他直接伸出右手。

顧忘上下打量了一番面前的人,嗯,確實長得很帥,身材也很好,挺清秀的一個大男生,只是可惜了愛上了一個不該愛的人。

「我聽以諾說過,歐陽楚,謝謝你救了她。」 寵妻狂魔:腹黑帝王養成記 顧忘直接伸出手,握住。

頓時,兩個人的右手相互交叉,彼此都能感受到對方的溫度和力度。

呦呵,這個小傢伙力氣還蠻大!顧忘冷冷的笑了笑。

「不客氣,這都是應該的。」歐陽楚回了一句。

真是可笑,趙以諾是他的女人,其他的男人,不管為她付出過什麼,都必須得到回饋,哪怕只是口頭上的,他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說是「應該的」。

嗯,這個歐陽楚,不簡單。

他可以把這次的握手理解成宣戰了么?

「哦,那個,我還要告訴你一下,我剛回國沒多久,所以很多事情還不太懂,以後還要多多麻煩學姐……」他說的很是理直氣壯,好像趙以諾為他做的所有的一切,都應該是理所應當的。

顧忘先是愣了一下,隨即恢復表情。如果這個時候表現出了異樣,那顯得自己也太小氣了。

「這是應該的,我相信以諾為了報答恩人,也應該會答應你的……」顧忘說著。

她當然會幫自己,只要這個男人不在中間做梗。

「歐陽哥哥,快上車啊!」不遠處,一個女人的聲音傳了過來。

「喏,你女朋友叫你了。」顧忘指了指不遠處的車子。

沒錯,那個人就是封寧,他之前看過她的資料,一個一直暗戀歐陽楚很多年的女孩子。

「她不是我女朋友。」歐陽楚直接說了句。

顧忘冷笑了一下,眼睛里有一些不屑。到底是不是他的女朋友,好像和自己也沒有太大的關係。

「哎呀,歐陽哥哥,你磨嘰什麼啊!」封寧繼續喊著。

歐陽楚有些不耐煩了,別過臉去白了她一眼。

「快去吧,別讓人家等急了。」顧忘故意笑了笑。

「哎,她不是……」

還沒等歐陽楚把話說出來,顧忘就已經離開了。

這個丫頭,怎麼老是在不合適的時機出現?也是奇了怪了,她又是怎麼知道自己在這裡的?又是封傑那個小子告的秘?

突然,手機響了,屏幕上跳動的,正是封傑的名字。

「喂,歐陽楚……我告訴你啊,我妹……去找你了,你趕緊躲一躲啊!」封傑緊張的說著,還有些結巴。

「她已經找到我了。」歐陽楚直接掛了電話。

電話的另一邊,封傑愣了。

完了,這兩個人在一起,必定會有一方受傷,算了,還是保持好精力,等著安慰其中的某個人吧。

此時的顧忘,直接上了車,開往小山村。一路上,他的腦海里全是歐陽楚的面孔。

看的出來,歐陽楚不是普通人,應該也很有背影,只是一直在隱藏。

「喂,山貓,動用一些關係,查清楚歐陽楚的實際背景,越詳細越好。」

「大哥,不是已經發給你了么?」

「我要的不是他上學時候用的假背景,我要的是真實的!」顧忘直接掛了電話。

這意思是,那個歐陽楚還有兩個背景?山貓撓了撓頭。 。

秋天,帶著落葉的聲音漸漸到來。早晨像露珠一樣新鮮,天空發出柔和的光輝,澄清又縹緲,使人想聽見一陣高飛的雲雀的歌唱,正如望著碧海想著見一片白帆。

到了中午,絢爛的天色竟下起了小雨!

十里長坡。京都城西北方向二十公里處最大的一平原地,從早晨開始,狄家二爺狄豹就已經派人來到了這個地方,臨近中午時分,在十里長坡一斜坡道上,七八輛海戰車呼嘯而來,在海戰車后,是百名京豹戰士尾隨,他們到達長坡一制高點之後,這才停下。

從車上下來的,是一白衣少女!她環視一望無際的平遠后,青蔥玉手一揮,身後百名戰士立即有序小跑至側面五十米處。

片刻之後,八名戰士將一名身材魁梧的人押出後方一輛海戰車。

走向側面帳篷處,魁梧男子被鐵鏈綁在那跟大叔桿上,在他們的左右,是京豹部隊報名戰士,且這些戰士的手中均抱著火器。

「狄家,你們死心吧!林天奇不會來換俺的,你們等吧!」

身材魁梧男子咆哮著,秋雨打著他的臉。他顧不得自己疼痛的傷口,這個時候,他只希望五哥千萬別上當,不要來換自己,因為這事狄家的陰謀。

一堆堆深灰色的迷雲,低低地壓著大地。已經是深秋了,十里長坡北部,奇迹般的有那麼一小片森林,森林裡那一望無際的林木都已光禿,老樹陰鬱地站著,讓褐色的苔掩住它身上的皺紋。無情的秋天剝下了它們美麗的衣裳,它們只好枯禿地站在那裡。

白衣少女視魁梧男子的咆哮聲不顧,一個人在敞篷中坐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著,眼看就要到十二點整,依舊沒有林天奇的身影,少女便招手叫來一名戰士,沉吟著說:「時間一到若還沒見到林天奇。」

她白皙的臉龐突然沉了下去,一點側面,道:「給這頭蠻牛一個痛快!」

「是。」

男子朗聲應道,隨即退了下去。

陰雨綿綿的天奇,多少都會影響人的心情!十二點已經不到五分鐘了,不管是蠻牛和是白衣少女,都在等。可他們不知道的事,在後方那片光禿禿的森林中,此事正有好幾道身影穿梭著。

矯健的步伐,被隱藏的氣勁,無一不在證明他們是一等一高手。他們要阻止林天奇來換蠻牛,可在靠近之後,這才發現狄家竟然出動了海戰車,海戰車上竟然有五門大炮。

一旦自己等人出手阻止,那麼那五門大炮就會瞄準自己,在十里長坡這種沒有隱藏身子的地方,現身就被宣布死亡。

夏蘭和沈滔他們不怕死,他們是怕自己死也阻擋不了林天奇,所以,這看見這種情況之後,他們選擇了不再往前一步,而且遠遠的望著。

雨,越下越大!

十二點整,林天奇依舊沒有出現,敞篷中的白衣少女立即下令給蠻牛一個痛快。正當蠻牛放聲大笑時,雲霧中一道蘊含強大氣勁的聲音突然傳出。

「沒想到一流家族的狄家也這麼卑鄙,我林天奇必把你們踩在腳下!」

令人心弦迷亂的聲線震得京豹部隊戰士頭昏目眩,一股顫慄般的感覺,也在這一瞬瀰漫心底!

順著聲音發出的方向,幾百名戰士齊齊放眼!林天奇的大名,已經在京都傳開,這些戰士中那晚親眼目睹群義會總部大道上屍體的,心頭竟莫名出現一股懼意。

「五哥。。。五哥。。。你快走。。。快走。。。不要出現。。。」

聽到是天奇的聲音,蠻牛大聲喊著!他的喊聲竭嘶里底,也驚醒了被天奇強大氣勁震撼的白衣少女。

少女尋聲而望,美眸不眨一下盯著正前方!數秒,在眾人繃緊神經的等待中,一道模糊的身影慢慢從壓在草原上的雲霧中而來。

「喀喀喀。。。」

看見林天奇,所有京豹戰士在同一時間拉開了手中火器的保險,海戰車的五門大炮,四門對著不同方位,以防林天奇的人偷襲;剩下一門則是隨著雲霧中拿到白影的移動而移動。

一名戰士跑到少女身前,彙報四周並沒發現敵人之後,少爺不動聲色的點頭。隨即,起身漫步走出敞篷。

距離的漸近,天奇依稀看清狄家為了不讓有人半路劫走自己,竟然動用了這麼多氣息平穩的戰士。

目光掃視著,隨後落在那邊被鐵鏈綁住的蠻牛身上,還沒來得及開口說什麼,便聽蠻牛扯著嗓子喊道:「五哥你快走。。。快走啊。。。」

「你是我兄弟,五哥豈能視你的生死而不顧,蠻牛,五哥讓你受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