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寧淡淡的道:「田將軍,請!」

很快,陳寧一行,在田衛龍等人的陪同下,從機場出來。

剛剛從機場出來,機場外無數市民,便激動的歡呼起來,記者們更是噼里啪啦的瘋狂拍攝。

陳寧跟田衛龍等人,按照各自身份,上了軍車,車隊浩浩蕩蕩的前往內閣。

一個小時之後!

車隊就已經抵達內閣。

內閣今日到處高掛著大紅燈籠,收拾得很喜慶。

無數衛兵跟內閣保鏢,在維持秩序。

現場更是各部門領導們,隆重歡迎大都督歸來。

陳寧一行,剛剛進入內閣。

然後便見到國主黃乾,還有項城等一幫閣老,以及眾多部長們,正等待他的歸來呢。

陳寧帶著貪狼等人快步上前,啪的敬禮,沉聲道:「見過國主,見過各位閣老大人!」

黃乾面帶微笑,爽朗的道:「大都督,還有各位北境將軍們,大家都辛苦了。」

項城也笑道:「是啊,此次北境軍擊敗修羅國五十萬敵寇,揚我國威,大都督與各位北境將軍們,大家都辛苦了。」

周圍的人,聽到項城這話,都露出耐人尋味的表情。

要知道,大都督是新君黃乾親手提拔的,項城一幫閣老們,是極力反對這個神秘人當大都督的。

可是,此次大都督在北境打了勝仗,通過了內閣的刁難與考驗,內閣再無話可說。

現在,就連項城也改口了,開始承認大都督的身份了。

當然,如果項城若知道大都督是陳寧本尊的話,估計他要當場吐血。

陳寧平靜的道:「此次北境大捷,全賴國主與各位閣老指揮有方,還賴北境軍將士用命,我不敢居功。」

黃乾笑道:「哈哈,大都督你不用謙虛,該是你的功勞,誰也不能抹殺。」

「走吧,我與內閣各位閣老們,已經在內閣大會堂,安排了表彰大會,此事國內外記者,還有各部門領導,軍中首長,以及各界代表們估計都到齊了,就等著你們了。」 江小狼很不喜歡這個例外!

而他對這個小姑娘也完全沒有印象,不過她敢來挑戰他,倒讓他有幾分的刮目相看。起碼,她不像那些無腦的小姑娘一樣,圍着他犯花痴!

但是,敢挑戰他,必定也沒有什麼好果子吃的!

他抖著小腿,斜睨著這個洋娃娃似的小姑娘,邪肆地問:「你看到了什麼?」

「我看到你把蟲子放到了高子羨的書包里!」

小姑娘還是給江小狼留了面子的,沒有大聲說出來,而是附到他的耳邊說:「只要你向他承認錯誤,我就不會報告老師的!」

她的小手碰到了他的耳朵,讓他的耳朵本能地收縮。她哈出來的熱氣,讓他耳朵有些癢。

他厭惡地推開她:「你去報告老師好了!還有,你離我遠點,你這樣很讓人討厭!」

比那些圍着他的小花痴,更讓人討厭。

他的小手再次碰觸到了小女孩的身子,依然沒有看到她的未來,卻感受到了她的情緒,她好像很生氣。

江小狼一愣,他又長新技能了嗎?

那個小女孩,因為江小狼的厭惡,果然生氣了。她黑葡萄似的大眼睛,瞪着江小狼:「你才討厭!明明是你做錯了事情,卻不敢承認,你就是膽小鬼,懦夫,混蛋,小人,壞人,大壞蛋……」

小姑娘絞盡腦汁地把她能想到的,形容壞人的詞,都按在了江小狼的身上。

江小狼完全不在乎,他在乎的是,這丫的,怎麼這麼特殊啊,他為什麼要能感受到她的情緒?他又不是吃飽了撐的!

因此,他有些惱怒地推了小姑娘一下:「我就是大壞蛋,你離我遠點!」

他從小跟着墨先生鍛煉,手上的力氣,比一般的小孩子要大。再加上,他情緒不好,因此,就沒控制好力道。那個小姑娘,被他一推,一下子一個屁墩,坐在了地上。

小姑娘一陣錯愕,哇地哭了起來。她踢騰著小腿,指著江小狼:「江天朗,你混蛋,你竟然打女人!你不是男人!」

在此刻,她的腦海里,全是媽媽被爸爸欺負后,媽媽傷心欲絕的樣子。她罵江小狼的話,也都是媽媽罵爸爸的話。

江小狼的頭上掉下一坨黑線,什麼男人女人的,真難聽。

可是小姑娘一哭鬧,把小朋友們都吸引過來了。

高子羨也過來了,他知道小姑娘是為他出頭的。因此,他就走過來,扶起她,然後對江小狼說:「江天朗,你太過分了,竟然欺負女生,你快向許喬喬道歉!」

周圍的小姑娘還是向著江小狼的,沒理也攪三分:「江天朗為什麼要道歉?剛才許喬喬湊他那麼近,就是想吃他豆腐。江天朗討厭她,是應該的!」

許喬喬摸着眼淚辯解:「不是那樣的,我才沒有,我是為他好!是他做錯了事,不承認!」

高子羨平時和許喬喬關係不錯,他極力維護她,再次針對了江天朗:「對,就是江天朗的錯。他不但做錯了事,還推了喬喬,他應該向喬喬道歉!」

他不要求江小狼向自己道歉了,因為,他覺得,自己早已經原諒他了。但是他還是堅持,江小狼做錯了事。

江小狼被孩子們圍着,吵得他頭都大了。他都眼眸中綻放出一抹冷芒! 桑吼躺在地上,急道:「哥,不要跟他說這些!」精彩的在哪裏,【掌中雲文學】公眾號等著您!

「他竟然知道金蠶蠱的事情,絕對是蠱尊的人。」盡在【秀美閱讀公眾號】!

「你不要跟他說那麼多……」盡在【秀美閱讀公眾號】!

桑烏嘆了口氣:「如果他真的是蠱尊的人,那咱們苗疆的事情,他就很清楚了,咱們瞞着又有什麼意義?」精彩的在哪裏,【掌中雲文學】公眾號等著您!

桑吼不由一愣,仔細一想,也的確是這麼回事啊。精彩的在哪裏,【掌中雲文學】公眾號等著您!

桑烏看着林漠,平靜地道:「沒錯,我們也是來尋找金蠶蠱的。」精彩的在哪裏,【掌中雲文學】公眾號等著您!

「不過,我們現在還一點線索都沒有。」精彩的在哪裏,【掌中雲文學】公眾號等著您!

「你想從我們這裏得到金蠶蠱的下落,這是不可能的!」精彩的在哪裏,【掌中雲文學】公眾號等著您!

林漠輕輕一笑:「我不想知道那麼多事情。」精彩的在哪裏,【掌中雲文學】公眾號等著您!

「我只想知道,你們尋找金蠶蠱,究竟是為了做什麼!」精彩的在哪裏,【掌中雲文學】公眾號等著您!

桑烏沉思許久,最終低聲道:「我們……我們當然是要將金蠶蠱迎回苗疆了!」精彩的在哪裏,【掌中雲文學】公眾號等著您!

此時,地上的烏吼大聲道:「告訴你,苗疆七十二侗,永遠不會臣服!」精彩的在哪裏,【掌中雲文學】公眾號等著您!

「蠱尊想要掌控苗疆,那完全是痴人說夢!」盡在【秀美閱讀公眾號】!

「如今七十二侗,有一大半的侗主,全都來廣陽市,只為尋到金蠶蠱。」精彩的在哪裏,【掌中雲文學】公眾號等著您!

「等我們找到金蠶蠱,就能滅殺蠱尊。苗疆七十二侗,便將重獲自由!」盡在【秀美閱讀公眾號】!

「蠱尊大勢已去,你幫他做事,不會有好下場的!」精彩的在哪裏,【掌中雲文學】公眾號等著您!

林漠不由一笑,原來還是一些爭權奪利的事情啊。盡在【秀美閱讀公眾號】!

看樣子,蠱尊想要掌控苗疆,而七十二侗不甘臣服。盡在【秀美閱讀公眾號】!

所以,他們才想要找到金蠶蠱,用來對付蠱尊。盡在【秀美閱讀公眾號】!

「你們應該知道,金蠶蠱會吞噬萬蠱。」盡在【秀美閱讀公眾號】!

「若是將金蠶蠱帶回苗疆,你們的蠱蟲,都會被吞噬的。」盡在【秀美閱讀公眾號】!

林漠輕聲道。盡在【秀美閱讀公眾號】!

桑烏嘆了口氣,低聲道:「蠱尊掌控苗疆五十三年,七十二侗苦不堪言。」盡在【秀美閱讀公眾號】!

「我們寧肯所有修為盡廢,也要推翻蠱尊的統治!」精彩的在哪裏,【掌中雲文學】公眾號等著您!

「七十二侗,永不為奴!」盡在【秀美閱讀公眾號】!

看得出,七十二侗的人,對蠱尊真的是充滿怨恨。盡在【秀美閱讀公眾號】!

「他已經統治苗疆五十三年了,還能再活多久?」盡在【秀美閱讀公眾號】!

「為了對付一個蠱尊,把自己的蠱蟲也全部搭進去,值得嗎?」精彩的在哪裏,【掌中雲文學】公眾號等著您!

林漠反問。盡在【秀美閱讀公眾號】!

桑烏眉頭皺起,面帶疑惑,彷彿林漠不該問這個問題。盡在【秀美閱讀公眾號】!

桑吼則直接怒道:「你裝什麼裝?」精彩的在哪裏,【掌中雲文學】公眾號等著您!

「你是蠱尊的狗腿子,難道你不知道蠱尊的本命蠱嗎?」精彩的在哪裏,【掌中雲文學】公眾號等著您!

「那老東西,絕對比任何人都要活得長!」盡在【秀美閱讀公眾號】!

林漠不動聲色地道:「我當然知道,但這有什麼問題嗎?」盡在【秀美閱讀公眾號】!

桑吼暴怒:「廢話!」盡在【秀美閱讀公眾號】!

「他的本命蠱是不死蠱,這種蠱,能讓人的壽命極大提升!」精彩的在哪裏,【掌中雲文學】公眾號等著您!

「蠱尊如今才九十七歲,以不死蠱的能力,他至少還能再活三十多年。」精彩的在哪裏,【掌中雲文學】公眾號等著您!

「再讓他活三十多年,苗疆七十二侗,還能有多少人活下來?」盡在【秀美閱讀公眾號】!

林漠心中暗驚,他沒想到,蠱尊修鍊的,竟然是這種蠱。精彩的在哪裏,【掌中雲文學】公眾號等著您!

不死蠱,在玉佩的傳承裏面,也是有記載的。精彩的在哪裏,【掌中雲文學】公眾號等著您!

這是一種能夠極大提升壽元的蠱蟲,修鍊難度極高。盡在【秀美閱讀公眾號】!

修成者,能極大提升壽元,活一百多歲,那都是極其普通的事情。盡在【秀美閱讀公眾號】!

沒想到,蠱尊竟然修成了這種蠱術,難怪七十二侗這麼着急想要殺了他!精彩的在哪裏,【掌中雲文學】公眾號等著您!

而且,不死蠱不僅能提升壽元,最關鍵的是戰力也極高,號稱苗疆蠱王。盡在【秀美閱讀公眾號】!

唯一能擊敗不死蠱的,就只有傳說中最為強大的金蠶蠱了!精彩的在哪裏,【掌中雲文學】公眾號等著您!

林漠終於明白,蠱尊和七十二侗的人,都這麼着急想要找到金蠶蠱。精彩的在哪裏,【掌中雲文學】公眾號等著您!

金蠶蠱,對於苗疆而言,太過重要了!盡在【秀美閱讀公眾號】!

七十二侗的人,想要利用金蠶蠱對付蠱尊。盡在【秀美閱讀公眾號】!

而蠱尊,則是想要提前滅殺金蠶蠱,消除這個最大的威脅。盡在【秀美閱讀公眾號】!

「不死蠱雖然強大,但也不是無敵。」盡在【秀美閱讀公眾號】!

「七十二侗這麼多人,還殺不了他?」盡在【秀美閱讀公眾號】!

林漠奇道。盡在【秀美閱讀公眾號】!

桑吼憤然道:「喂,你到底想說什麼?」精彩的在哪裏,【掌中雲文學】公眾號等著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