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他才那樣吃驚的看著風鎮天。

「呵呵,老傢伙,難道你不知道,你眼前的這個少年,乃是九重天之神,魅影都不是他的對手,你還想試試?」星辰帶著嘲笑的話語說道。

這讓老者很是驚訝,就在這時,盲俠突然說道「不要試圖欺騙我等,你眼前的少年,修為可是半武聖神巔峰的修為,最主要的他的戰力可是逆天半九品,你真要與他戰一下嗎?」

「難道你剛才的試探,就沒有發現他的強大嗎?」

這讓老者,后怕,聽到他們的話語之後,他才想起來,這個少年,當年可是給了不少的紫金幣,但是當初的五天七怪可是說過,這個少年的實力,不比他們弱。

老者愣了好一會,突然說道「你們過去吧。」

說完,老者轉身離開,根本沒有給風鎮天他們任何的機會。

「你看這老頭,是害怕了。」星辰看著這老者轉身離開,突然大笑起來。

隨後,五天七怪也是跟著笑了起來,眾人都是在笑。



然後,風鎮天淡淡的說道「走吧,去六重天。」

話落,他們便是來到了六重天,此時的六重天,沒有了鬼影一族,可以說沒有大的勢力,但是一些小勢力,也是不弱。


但是,風鎮天卻突然將自身的氣勢爆發出來「罩。」

「嗡」


只見,風鎮天身上散發出來的灰色光芒,將整座六重天包裹起來。

此時,六重天的眾人都是感覺到這狂暴的力量,而且還在鎮壓著他們,使得他們無法移動分毫,所有人都被禁錮在那裡。

使得他們萬分驚恐,根本不知道這突然出現的力量,是幹什麼的。

「大家不用太驚慌,我乃是九重天,天無機宗的風鎮天,只是來跟大家打個招呼而已,從此以後,我們天無機宗將會在九重天建立,所以請你們不要沒事就去騷擾,這次是告訴你們一聲,下次就是直接出手。」

風鎮天的聲音直接傳遍了,六重天的各個角落,這個時候,風鎮天的名字讓他們熟知。

六重天的各個宗門都是在那裡開會,告訴他們自己的人,無論如何都不可以惹到這天無機宗的眾人,這一次,風鎮天的名字讓他們深深的記住,雖然沒有出手,但是每個人都是感覺到風鎮天那強大的氣勢。

使得他們都是約束了自己的宗門弟子,萬萬不可以與天無機宗發生摩擦。

風鎮天則是帶著淡淡與這些人來到了七重天。

七重天,最大的勢力,乃是一族,正是,那夏侯一族,曾經風鎮天可是與夏侯一族的第一天才對戰過,那個時候,風鎮天運用自己強大的身法戰勝了夏侯博。

但是,卻滅有斬殺夏侯博,然而自從輸在風鎮天手中之後,這夏侯博可是非常的刻苦,不斷的修鍊,來提升自己的速度與修為。

此時,風鎮天帶著這浩浩蕩蕩的人來到七重天,第一個目標自然是這裡的夏侯一族。

這夏侯一族非常的好找。

因為這裡沒有人不知道夏侯一族的人在哪裡。

「你們是什麼人?」這個時候,在夏侯一族的門口一位擁有著半武聖神三品修為的武者,虎視眈眈的看著風鎮天等人。

風鎮天則是淡淡一笑「我是來找你們族長的,還有夏侯博,告訴他們我叫風鎮天。」

當這位武者聽到風鎮天的名字之後,突然一愣,隨後說道「你就是風鎮天?」

風鎮天淡淡一笑點了點頭。

那武者說了一句「等著,我去通報。」

話落,這位老者彷彿一陣風一般,瞬間消失在門口,隨後在族長大殿裡面,一位老族長高高在上的坐著,然而夏侯博則是在下面閉目。

「族長,風鎮天來了。」這時,那武者詭異的出現在了族長的門口,當說完這話之後,突然夏侯博睜開雙眼,兩眼透露著濃濃的戰意,瞬間出現在門口。 當他們聽到風鎮天來到自己家族的時候。

夏侯博等人可是從風鎮天打敗他那天起就開始想著風鎮天。

當風鎮天真的來到他們的家族門口之後,那夏侯博,凶神惡煞的來到門口,但看到風鎮天之後,一股怒目金剛。

看著風鎮天,然而風鎮天也是帶著那淡淡的笑容看著夏侯博。

「風鎮天。」夏侯博濃濃的怒吼著吼道。

「夏侯博。」風鎮天也是帶著那淡淡的笑容看著夏侯博說道。

此時,夏侯博帶著渾身翻滾著恐怖的力量,走向風鎮天。

在風鎮天身後的眾人看著這帶著恐怖能量走過來的夏侯博,頓時凝視著夏侯博。

風鎮天也是帶著那淡淡的笑容,身上的力量沒有散發出來。

看著風鎮天那有恃無恐的模樣,眾人也沒有太為風鎮天擔心。

就在夏侯博,來到風鎮天的身前的時候,突然伸出了自己的雙手。

那恐怖的風屬性,在夏侯博手上環繞,看上去,那雙拳頭,彷彿可以將天地都轟出一個窟窿。

眾人看著風鎮天還是絲毫沒有動手的意思,就準備出手要與這夏侯博一戰的時候。

陡然的看到,夏侯博,臉上帶著狂笑,瞬間將風鎮天給抱住。

「風兄弟。」夏侯博非常開心的抱著風鎮天。

然而,風鎮天也是抱住夏侯博,這讓眾人都不知道怎麼一回事。

事實上,這乃是,夏侯博在之後發生的事情,當初他們在那裡進行著,龍魂九聖門的對戰,風鎮天那恐怖的速度讓眼前的夏侯博,根本無法比你。

但是,風鎮天卻沒有斬殺他,而是說了一句,殺你有用嗎?

這本來是讓夏侯博感覺到非常的屈辱,但是卻後來他才想明白風鎮天這句話,那就是風鎮天雖然擁有斬殺他的能力,打敗他,就是為了讓他成為一名知之之人。

可以說,風鎮天是在教給他一個道理,那就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然而,夏侯博,在臨走之前可是給風鎮天傳過音「風兄弟,如果你要是來七重天一定要來我夏侯一族做客。」

此時,當再次看到風鎮天之後,才會如此開心。

「夏侯兄弟,這次前來是有事情與你家族長商議。」風鎮天直奔主題,然而夏侯博也是點了點頭「走,我帶你進去。」

帶著風鎮天轉身走進了這夏侯一族的府邸。

當風鎮天進入之後,頓時感覺到很多強大的氣息,但是風鎮天卻淡淡一笑,風鎮天知道他們是保護夏侯一族的武者,然而也是因為自己帶了很多的人來到,夏侯一族,才會這樣的。

「風兄弟應該感知到了,我夏侯一族的人,都是非常的強大的。嘿嘿。」雖然,現在風鎮天身上的氣息沒有爆發出來,使得這夏侯博根本看不清楚風鎮天的修為。

但是,打死夏侯博,他都不相信,現在風鎮天已經是半武聖神巔峰的修為,當初碰到風鎮天的時候,風鎮天才武聖帝境界,這麼短的時間,要是半武聖神巔峰,那他這些年可就白活了。

「嗯,的確很強大,不愧是九重天內的四大家族。」風鎮天點了點頭。


夏侯博臉上帶著得意的笑容,那意思就是在說i,自己的家族這麼強大,我遲早會超過你的。

女神的貼身經紀人 ,風鎮天雖然看的出來,卻沒有說什麼,只是淡淡一笑「夏侯族長,在何處?」

「我爹他在裡面,走我帶你進去看他。」夏侯博的回答,讓風鎮天一愣,沒想到,夏侯博竟然是夏侯族長的兒子。

可想而知,這夏侯博,一定深得,夏侯族長的喜愛,因為這夏侯博的天賦的確不錯。

「我兒的朋友,那自然是我夏侯一族的朋友,風小子,快進。」這個時候,風鎮天他們來到一個雄偉的門前,從裡面傳來一道聲音,當這聲音落下之後,頓時門直接大開。

風鎮天也是淡淡一笑,走了進去。

當風鎮天剛進去的時候,這夏侯一族的族長突然一愣。

因為他可以感受到風鎮天身上的氣息,非常的強大,要比他這個半武聖神八品的修為還要強大,這讓夏侯族長突然想到,眼前的這個少年,難道就是傳說當中,半武聖神巔峰的修為。

此時,夏侯族長看著風鎮天久久不能說話。

然而,風鎮天也知道,夏侯族長看出了自己的修為,隨後也是點了點頭一笑。

這讓本來是猜測的夏侯族長更加確定了,此時,夏侯族長根本無法在那高高的坐著了,而是直接走了下來,接待風鎮天。

風鎮天則是抱拳說道「參見,夏侯族長。」

這讓夏侯族長一喜,隨後抱拳回禮「風小兄弟,嚴重了,快上座。」

這讓在一旁的夏侯博,甚是不解,他的父親始終都是高高在上,曾經他的朋友來見他父親的時候,根本就沒有這種待遇啊,這風鎮天怎麼回事?

但是,他想了想,他父親這麼多年,悅人無數,自然可以看的出來風鎮天不同之處。

所以,也沒有多想。

「哎,夏侯族長,小子,怎麼可以喧賓奪主,這次來是看看夏侯兄弟的,在拜訪一下夏侯族長。」風鎮天擺了擺手,隨後直接坐在邊椅之上。

這讓夏侯族長對眼前的這個少年,更加高看一眼。

然而,夏侯族長也沒有坐在族長之位,而是來到風鎮天的身旁坐下,帶著淡淡的笑容說道「呵呵,真是英雄出少年啊,看來老朽是真的老了。」

夏侯族長的話中帶有深意,然而風鎮天則是一笑說道「夏侯族長,其實,小子這次冒昧前來,還有一件事情想與夏侯族長商議。」


「哦?風小兄弟,有何事?只要是老朽能辦到的義不容辭。」夏侯族長拍著自己的胸膛對風鎮天說道。

然而,在一旁的夏侯博,則是看的目瞪口呆,他的父親什麼時候這麼好說話了,但是這夏侯博不知道,眼前的風鎮天已經不是他那時候,認識的風鎮天了,而是一位半武聖神巔峰的絕世強者。 「是這樣的,夏侯族長……」風鎮天話還沒有說完,便被夏侯族長給打斷。

「風小兄弟,你看,你跟我兒子,博兒,是好兄弟,還老一口一口的叫著族長,是不是顯得外道了。如果你不覺得老朽倚老賣老就教一聲夏侯伯父,你看可好?」夏侯族長帶著笑意,看著風鎮天。

風鎮天哈哈一笑「夏侯伯父。」

「這就對了,有什麼時候,跟伯父說,伯父可以辦到的一定辦到。」這個時候,夏侯族長大笑著在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風鎮天也是一笑,隨後說道「夏侯伯父,事情是這樣的,我準備帶著天無機宗去九重天,但是,我害怕有人來搗亂,所以跟您夏侯一族聯盟,您看如何?」

夏侯族長一定風鎮天的話,頓時臉色一僵,用一種怪異的眼神看著風鎮天,心中暗想「這個半武聖神巔峰的小子,要跟自己聯盟,那到底是為了什麼?單憑他的修為,其餘的人,就算想要霸佔九重天,也不敢試啊。」

「是這樣的,夏侯伯父,我準備前往十重天,但是天無機宗,是剛剛建立的,沒有強大的資源,也沒有深厚的傳承,所以,我擔心,當我離開九重天之後,一些宵小之徒,前來騷擾天無機宗。所以想要讓夏侯伯父幫忙。」風鎮天也是看出夏侯族長的疑惑,便開始解釋道。

「哈哈,侄兒,要去前往十重天,那可真是非常的好,既然這樣,老朽答應了下來,侄兒可以隨意去,只要是老朽在世一日,有人要侵佔天無機宗,那就是與我夏侯家族做對。」聽到風鎮天的話語之後,夏侯族長大笑著應下了這件事情。

「那,小侄就謝過伯父了。」 高能來襲 ,然而,夏侯族長則是連忙站起來,將風鎮天攙扶起來。

「在族門外, 駭客媽咪帶我飛 ?」這時,夏侯博看著風鎮天問道,最主要的是,他非常的驚訝,驚訝自己的父親對風鎮天的態度竟然如此是好。

「沒錯,那些就是我天無機宗的人。」這時,風鎮天點頭笑著說道。

「既然都是自家人,那就請進來,大擺筵席。」夏侯族長告訴夏侯博。

夏侯博,聽到之後,也是一笑剛要走,風鎮天便是攔住了夏侯博「夏侯兄弟,夏侯伯父,小侄,沒有多長時間,因為還有幾重天要去,而且我去十重天,也在最近的幾日,所以時間非常的倉促,待風鎮天,回來之後,一定會與兄弟還有伯父開懷暢飲。」

聽到風鎮天的話語之後,他們兩人也是一愣,隨後夏侯族長臉色陰沉著有點嚇人「難道,賢侄,信不過伯父?」

風鎮天聽到之後,苦笑著說道「對於,伯父,小侄自然是信的過,但是我也得讓其他人知道我天無機宗的實力,得他們一個下馬威,讓他們知道,我們天無機宗,雖然是新成立的宗門,但是卻也不是那麼簡單的宗門。」

聽到,風鎮天的話后,夏侯族長頓時明白風鎮天的意思了,風鎮天是要震懾其餘的門派。

「哈哈,賢侄,伯父多心了,請賢侄不要見怪。」夏侯族長哈哈一笑,抱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