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疤男子可是一名武宗啊!

雖說只是初級武宗,可再怎麼樣也是一方豪強,霸刀門副門主。居然連蕭易的一拳也接不下,這也太恐怖、太變︶態了吧?

現場寂靜無聲。

震驚中……

嗖!

一道破風聲突兀響起。卻是王魁猛地轉身往後方飛快逃跑。

「想跑?」

蕭易冷笑,元府鼓動,本元氣灌涌輸出,匯聚至拳頭表面,對著跑出去的王魁,用力打出。

「轟!」

「轟!」

恐怖震蕩波,攪動空氣,箭一般破空飛去。疊加兩倍的力量,速度一波快過一波。幾乎毫無阻滯的,撕裂空氣阻力,擊中跑出去百米遠的王魁身上。


「啊!」


一聲慘叫傳遞返回,王魁被震蕩波打的吐血倒地,動彈不得……

… 嗖!

蕭易身形晃動,施展《大鵬踏空步》,閑庭信步的走到王魁身邊。居高臨下,俯視道,「王魁,現在你還要殺我全家嗎?」

「不,不。蕭哥,蕭哥饒命,我錯了,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敢了。」王魁渾身抖動,顫聲開口道。

嘴上如此說,眼睛里卻是閃過一道狠戾。

強忍住後背上傳來的劇痛,手臂一抖,手上突然多出一把黑色匕首,對著近在咫尺的蕭易,暴起吼道,「你死了,我自然就沒必要『敢』了!」

唰!——

匕首刺破空氣,扎向蕭易胸口。

然而……

「啪!」

蕭易閃電般抬手,一巴掌曬在他臉上。

「噗!」

王魁張嘴噴出大口鮮血,連帶著幾顆牙齒,從嘴裡飛出。手上黑色匕首脫落,釘在旁邊的一棵大樹上,顫鳴聲不止。

「冥頑不靈!想死是吧?好,我成全你!」

蕭易冷喝,握緊的鐵拳對著他的腦袋,狠狠砸了過去。

「不!」

王魁瞳孔放大,凄厲嘶吼。

他拔腿想要逃跑,蕭易打出的鐵拳,卻猶如墜落天際的流星般,在他視野里不斷放大、放大、再放大。

最終,充斥滿了整個視野。

「蓬——!」

彷彿一隻大西瓜被巨力突然打爆,變的四分五裂。紅色果肉、白色果漿,拋空飛灑,肆意濺射。

啪嗒!

幾塊碎肉掉落在地,發出十足的肉感聲響。蕭易收拳,任由王魁無頭的屍身,軟綿綿癱軟倒下。

「現在輪到你了。」

蕭易轉身,看向那名開口叫罵,要殺自己全家的鐵塔壯漢。

後者身體不斷顫抖,額頭冷汗滾滾滑落。


死了,都死了。

四個人,三個都死在蕭易手裡。最多的撐過兩招,最少的一招秒殺!

該死的王天蛟!為什麼要和這種怪物作對?

鐵塔壯漢在心底悲憤怒吼,卻沒有逃跑。他知道即便是逃跑,也跑不了多遠。

蕭易太強大了!

強大到根本沒有反抗的餘地。鐵塔壯漢慘笑幾聲,沒有任何猶豫的,一掌震碎自己心脈,倒地而亡。

前後五分鐘不到,王魁四人全部身死!

方遠五人看呆了。

蕭易卻恍若未覺。迄今為止,死在他手上的人命也不少了。王魁四個,不過是隨手而為之而已。

帶著凜然的煞氣,走回幾具碎屍前。

蕭易一陣搜尋,找到了十幾張百兩銀票和一堆碎銀子。除此外,還有百來塊凡級元晶石。

對此,蕭易也不客氣,全都收入囊中。大發死人財這種事,偶爾做做也不錯。

當然,蕭易沒把所有值錢的東西,全部搜颳走。

一些低級靈丹,對目前的蕭易來說,可有可無。到不如留給生死共患難的方遠五人。

這個舉動,讓方遠五人喜出望外,收下靈丹同時,興奮的自我介紹道,「蕭兄弟,我叫方遠,他們都是我的師弟師妹。我們來自青牛鎮的宏遠武館。」

「嗯。」蕭易點頭,附和了一聲。

隨後,話題一轉,問道,「我很好奇,你們是怎麼被王天蛟他們追殺的?落月山脈附近貌似沒什麼城鎮吧?」

「這個啊,我們都是接了懸賞令,才進的落月山脈。」方遠回答道。

「懸賞令?」

蕭易皺眉。

「是的。大靖王朝的一支軍隊,不知怎麼回事,翻過了落月山脈。姬鄴元帥得知消息后,派兵過來圍剿。一場血戰,大靖王朝潰敗。戰死兩萬多人,剩下的都逃進了落月山脈,分散在各個角落。」

「落月山脈那麼大,想要抓到這些人,無異於大海撈針。因此,姬鄴元帥頒布懸賞令。讓附近的武者,進山幫忙搜尋。殺死一個大靖軍士,拿頭顱回去,就能獲得一百兩銀子!」

方遠眉開眼笑,「嘿嘿,大靖的軍士都是武徒境界,一個人頭一百兩銀子,那麼好賺的錢,大家可不想錯過。這不,得到消息的武者,都湧進了山脈。」

「我們運氣不錯,目前為止賺了三百多個人頭。也正因此,被王天蛟等人撞到,從而劫殺。要不是蕭兄弟,我們只怕已經變成屍體了。」

說到這裡,方遠不禁長長的嘆了口氣。

其他人也心有餘悸的點頭附和。臉龐上,浮現后怕神色。

出門在外,最怕的就是殺人奪寶。

尤其是落月山脈這種古老山脈,站著進來,躺著出去的人太多了。能保持屍體完整還是好的,最慘的是死無全屍,淪為妖獸糞便。

方遠的感慨,蕭易深有體會。他也是運氣好,才沒死在獸冢里。

而對於大靖王朝的潰敗,則在蕭易預料之中。讓他意外的是,姬鄴居然花費大價錢,請武者幫忙搜尋逃跑的大靖軍士。

在外奔走的武者,百分之七十都是亡命徒。如此好賺錢的機會,當然不會放過。

這點從方遠五人,殺了三百多人就可以看出來。

當然,對於方遠幾個人來說,這場搜捕行動,又何嘗不是一次增加經驗的試煉呢?

蕭易沉吟片刻,便放下了大靖王朝軍士的事。

傳送陣計劃失敗,他的任務也算完成了。至於後續怎麼樣,那就不關他的事了。

哦對了,要說有事,那就是成候!

蕭易答應給成候一個大夏身份,現在所有大靖軍士被列入懸賞對象,成候處境怕是危險了。

如果方便,蕭易不介意出手幫忙。可惜茫茫群山,天知道成候躲在哪?或許已經死了也不一定!

順手的事情蕭易原意幫忙,主動去找,那是不可能的事。

和方遠五人告別。

蕭易徑直出了落月山脈,準備回暴風城,和姬鄴打個招呼,告訴他自己沒死。


這趟出來,蕭易可謂收穫甚多。

不僅修為提升到半步武宗,還得到了兩本天級武學。外加一空間袋妖獸零件,所賺的錢夠多了。

因此。

在出了山脈后,就近選了個城鎮,找了家旅店痛快洗漱了一番,換上乾淨衣服。然後,到酒樓犒勞犒勞自己。

每一家酒樓都是信息集中地。

來自四面八方的武者,傳遞著各種八卦、新聞。

這不。

蕭易坐下沒多久,便聽到了一個感興趣的話題。


「嗨,聽說了嗎,五百年前天劍老人留下的藏寶圖,最近出世了!」

… 「什麼?天劍老人?真的假的?」

「聽說天劍老人手裡有三把絕世神劍,每一把都有著破天裂地的恐怖威能。當年天劍老人消失后,三把神劍也跟著消失。你說的藏寶圖,不會就是指神劍的埋藏地吧?」

「沒錯!就是神劍的埋藏地!」

「據可靠消息,天劍老人在消失前,曾把三把神劍都進行了埋藏,然後針對地點描繪出地圖,留作後續找回。五百年過去,神劍沒有一個人得到,地圖也跟著失蹤。直到最近,才突然在大慶城出世!」

大慶城?

聆聽中的蕭易,眼皮沒來由一跳。

大慶城經過那一場大戰,基本算是毀了。現在莫名其妙跳出天劍藏寶圖的消息,蕭易怎麼感覺怎麼懷疑其中有貓膩。

「你說的大慶城,就是上次被強盜攻破的那座千年古城?」

「對,就是那座城池,據傳有人親眼見到了藏寶圖!」

「啊,真的假的?」

「你不會吹牛吧,藏寶圖剛出世,就被人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