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太白!」

青年笑呵呵的回了一句。

「你這個人腦子是不是有病啊?」

母親忍不住輕輕的翻了翻白眼,然後扭過頭沖著自己身邊的小姑娘說道:「閨女,這個人好像腦子有什麼問題,咱們不要搭理這個人知道嗎?」

第一寵婚:顧少,高調寵 「哦哦!」

小女孩輕輕的點了點頭,不敢繼續跟青年說話。

青年倒也不生氣,淡淡一笑,從自己的懷中拿出了一張照片。

「陳天,你殺了我的弟弟,這一次我去江南省一定要親手殺了你,將你挫骨揚灰讓我弟弟在黃泉路上不孤單!」

青年看著照片上面的陳天,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陰狠。 陳天用了差不多兩個多小時從陰山飛到了南陽市的半空。

陳天抵達南陽市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多鐘了。

即便已經是晚上了,南陽市市區裡面的的人依舊非常多,所以陳天並不打算在市內降落,要不然讓那些普通人看見,非得把自己看成是神仙下凡不可。

陳天在南陽市的半空盤旋了一圈,最後準備在郊區的位置降落。

「這個地方應該沒有什麼人!」

陳天眯著眼睛看著自己腳下的公路,輕聲感嘆了一句,然後直接下墜。

幾秒鐘以後,陳天悄然落地。

落地之後,陳天簡單的觀察了一下周圍的環境,除了一條筆直的馬路以外,便什麼都沒有了。

陳天在確定沒有人發現自己以後,直接邁著步子奔著市區的方向走去。

「救命啊!有沒有人啊!救命啊!」

「有人嗎?」

陳天走了不到一百米的距離,便聽到了兩個女人的呼喊聲。

陳天聽到聲音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無奈一笑,輕聲感嘆道:「我這才剛剛到南陽市,竟然就能碰到這樣的事情!」

「救命啊,來人啊!」

就在這個時候,呼喊聲彷彿更大了幾分。

陳天猶豫了兩秒鐘,直接邁著步子奔著聲音發出來的位置走去。

片刻之後。

陳天看見五六個壯漢圍在了一輛紅色的瑪莎拉蒂周圍,而此時車子旁邊站著兩個已經被嚇的花容失色的女生。

其中一個女生年紀似乎稍微小一點,身穿牛仔褲白T恤,長相甜美可愛,清純洋溢。

而另外一個女生年紀跟陳天差不多,襯衫短裙高跟鞋,身材高挑性感,模樣精緻漂亮,一雙精緻的丹鳳眸子中帶著一絲驚慌。

兩個女生無論是長相還是氣質身材都是尚佳,而且陳天能夠從這兩個人的穿著打扮中感覺到,這兩人的家庭條件應該也都不錯。

「兩位美女,你們不用喊了,這個荒郊野嶺的,你們兩個就算是喊破喉嚨也不會有人過來救你們的!」一個壯漢眼神貪戀的打量著自己面前的高挑美女,舔著嘴唇說道。

「是啊,你說你們兩個要是真的有這個力氣,一會舒服的時候多喊上兩嗓子不行嗎?非得這個時候喊啊!」另外一個人跟著說道。

「你們知道不知道我是什麼人?你們是不是瘋了,竟然連我都敢劫?」

高挑美女此時雖然心中非常的恐懼,但是還是撐起膽子沖著自己面前的壯漢冷聲喊道。

而至於另外一個小美女此時已經嚇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哆哆嗦嗦的站在原地。

「你是什麼人?」

壯漢聽到這話以後忍不住冷笑了一聲,然後舔著嘴唇問道:「呵呵,那我可得好好聽聽你到底是何許人也啊?」

「我是南陽市蘇家的人,我叫蘇易安,今天你們若是敢碰我一下,我絕對會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

高挑美女瞪著自己那雙丹鳳眸子冷聲喊道。

「我也是蘇家人,我叫蘇初音,你……你們今天若是敢動我一根汗毛,我……我爸爸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

另外一個小美女猶豫了一下,也壯著膽子喊了一聲。

壯漢聽到這兩個女生的話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猶豫。

「你們兩個是南陽市蘇家的人?」

壯漢猶豫了一下,眨了眨眼睛問道。

「沒錯,我爸是蘇成凱,蘇氏集團的董事長,你今天要是敢碰我一下,我絕對會讓你後悔一輩子的!」高挑美女蘇易安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高聲喊道。

「你們……你們現在若是後悔還能來得及,只要現在把我們放了,我們可以不追究今天的事情……」小美女蘇初音看見壯漢好像有些忌憚兩人的身份,上前一步嬌聲喊道。

狼少的心尖寵 「你怎麼證明你是蘇家人?」

壯漢瞪著眼珠子喊道。

蘇易安聽到這話以後連忙從自己的錢包裡面拿出了自己的身份證,然後高聲喊道:「你看我的身份證……」

壯漢抬頭看了一眼蘇易安的身份證,然後皺著眉頭說道:「身份證能證明什麼啊?」

「你要是不信,你現在給我家裡面打電話!」

「你當我傻啊,我給你家裡面打電話那不是找死嗎?」壯漢撇著大嘴回了一句。

「那大哥咱們現在怎麼辦啊?」壯漢身邊的青年語氣無奈的問道。

壯漢伸手搓了搓自己的下巴,他心中清楚南陽市的蘇家肯定不是自己這種人能夠惹得起的,蘇氏集團在南陽市雖然算不上最為頂級的大家族,但是能量也不可小覷,如果自己今天真的把蘇成凱的女兒碰了,那日後肯定有非常多的麻煩。

「你還愣著幹什麼?還不趕緊滾開?」

蘇易安看見自己的身份起了效果以後,高聲喊道。

「大哥,蘇家可不是咱們能夠惹得起啊,要不然我看今天這件事就這麼算了吧,別因為這兩個女人而搭上性命,犯不上啊!」壯漢身邊的青年猶豫了一下,忍不住輕聲勸道。

「是啊,大哥,蘇成凱那個人我是聽說過的,他們蘇家好像有一個姓趙的武道高手,咱們今天要是真的把他的女兒怎麼樣了,那蘇家肯定不會放過咱們的!」另外一個青年跟著說道。

「要不還是給他們兩個放了吧……」

「你們幾個都是沒有腦子是不是?」壯漢大喊了一聲。

「怎麼沒有腦子了?」青年眨了眨眼睛問道。

「你們覺得咱們現在走了蘇家就可以放過咱們嗎?蘇家人是那麼好對付的嗎?」

壯漢面無表情的冷哼了一聲,然後繼續說道:「蘇家在南陽市能量這麼大,咱們今天若是就這麼走了,明天他們就會派人找到咱們,你知道不知道?」

「可是……」

青年猶豫了一下,然後繼續說道:「那大哥你覺得咱們現在應該怎麼辦啊?」

「反正已經這個樣子,咱們還不如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先好好的爽一爽,然後再把這兩個娘們弄死,扔到江裡面,這樣的話就沒有人知道蘇成凱的女兒是死在咱們的手中了!」

全球影帝從反派龍套開始 壯漢目光陰冷的回了一句。

高挑美女聽到這話以後瞬間就嚇傻了,因為她沒想到對方此時竟然對自己起了殺心。

「大哥,你是不是瘋了,他們兩個可是蘇家人啊!」

青年聽到這話以後嚇了一大跳,連忙驚呼了一聲。

「蘇家人怎麼了?」

壯漢大喊了一聲,然後繼續說道:「如果她們兩個不是蘇家人,我也許還能放過她們兩個,但是現在她們兩個已經看清楚咱們長成什麼樣子了,你現在就算是把她們兩個給放了,咱們也是死路一條你知道不知道?」

「那好吧,今天老子我豁出去了,反正為了這樣的女人就算是死我也認了!」

青年壯起膽子喊了一聲。

「而且這兩個女人也不一定真的是蘇家人,說不定她們兩個騙人呢,蘇家的千金怎麼可能不帶保鏢呢!」

另外一個青年笑呵呵的回了一句,然後逐漸靠近蘇易安跟蘇初音的位置。

蘇易安跟蘇初音兩人在聽到青年跟壯漢的話以後直接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異常震驚,因為她們兩個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再把蘇家人的身份亮出來以後,不僅沒有震懾到壯漢,相反還讓自己的情況變得更加危險了。

陳天在聽到這些人的對話以後,忍不住淡淡一笑,心中暗暗感嘆道:「這兩個女人還真是愚蠢,對方是窮凶極惡的罪犯,她們竟然還想靠著自己的身份去嚇唬住對方,只要對方不是傻子,那就不可能放過他們兩個!」

因為壯漢幾人此時既然敢對他們動手,那就已經抱了自己可能會被抓進去的決心。

而且如果此時他們要是真的將這兩個女人放了,只能是後患無窮,所以還不如乾脆一了百了。

「你們幹什麼?我是蘇家人,你們都瘋了是不是?」

蘇易安看見這些人靠近自己以後連忙大喊了一聲。

「小妹妹,今天我不管你是誰家人,我都不可能放你走的,所以我勸你最好還是配合一點,這樣的話,你能少吃點苦頭,我也能省點力氣,你說是不是?」壯漢呲著牙笑呵呵的沖著蘇易安喊道。

「你……你別過來……」

蘇易安表情絕望的喊了一聲,然後繼續說道:「我……我可以給你們錢的,只要你們現在能放過我們兩個,你要多少錢都可以……」

「小妹妹,你以為我是傻子啊?你確實可以給我錢,但是你給我的錢我也得有命花才行啊!」

壯漢冷笑了一聲。

「只要你們放過我,我們蘇家肯定不會追究今天這件事的……」蘇易安語氣有些絕望的喊道。

「求求你們了,放過我們兩個吧!」蘇初音也跟著喊道。

但是壯漢還有他身後的人就好像沒有聽到這句話一樣,繼續奔著蘇易安兩人的位置走去。

「過來吧你!」

壯漢大喊了一聲,然後一伸手直接抓住了蘇易安的玉臂。

蘇易安瘋狂的掙扎了一下,但是卻沒有任何效果。 「寧兒,為什麼?」司陌眸中壓著一絲痛苦,語氣中卻滿含質問。

「我以為我與你已經說的很清楚了。」風玫語氣略冷,她素來不喜與這些世界中的人有任何感情牽扯,所以在司陌第一次表露心跡時她就已經與他說的很明確——

她不會喜歡他的。

司陌捏著拳頭:「寧伯父說,你是喜歡我的。」

風玫唇角勾起譏諷的笑來:「是的,喜歡的。」在司陌臉上即將綻放笑容時,她繼續道,「只是曾經。」

聽到風玫說曾經,司陌心中一痛:「寧兒,我知道以前是我不對,我沒了解你就妄自對你下了定義,可是你該理解我,畢竟……」

「理解?呵~」風玫一聲冷笑打斷他的話,「理解你覺得人生婚姻被控制的不甘,所以心生反抗?司陌,我理解你,那誰理解我呢?定下婚約時,你不能反抗,我就能反抗了?有能耐你去恨定下這份婚約的人,將憤怒轉移到一個女人的身上算什麼?司陌,我寧非瞧不起你!」

冷情老公嬌寵妻 司陌忍不住後退一步,看著風玫的眸中有著不可置信,似乎不能相信她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風玫起身開門:「慢走不送。」

她突然覺得讓他進來就是個錯誤,與這樣的人說話簡直是浪費口舌。

一份婚約他就覺得被控制了,真該讓他嘗嘗寧非曾經的生活。因為這份婚約,寧非將從未見過的司陌放在心中一個特殊的位置,告訴自己這是自己日後的丈夫,要去愛他,她真的愛了。可是,司陌卻將她放在了仇人的位置。

整個婚約之中,寧非何錯之有?司陌可以不愛寧非,可他卻處處為難寧非,這樣的男人,垃圾。

司陌卻是大步上前要去抓風玫的手:「寧非,我知道錯了,以前是我不知道珍惜,以後我會好好待你的。」

風玫避開他的手,眸光沉了下去:「聽不懂人話?」懶人聽書

突然又想揍人了。

沒抓到人,又聽到風玫這話,司陌眼中湧現一絲厲色:「還是說,你是變了心,喜歡上尹楽了,所以才拒絕我的?」

風玫嘴一咧,心動不如行動。

突然被撂倒,司陌整個人有些發懵,直到視線中一個粉嫩嫩的拳頭往他身上落下來,他猛地一躍而起開始反抗。

司陌的身手不錯,意識到被一個女人撂倒之後,他的眸中瞬間籠上一層陰霾,眼角眉梢染上兇狠,打算給風玫一個教訓。

可是,當最終被人給扔出來躺在地上時,他看著那被關上的房門,開始懷疑人生——

這,真的是女人嗎?

動一下想要起身,身上的疼痛讓他倒吸一口涼氣,最終還是咬著牙關挪了回去。

將司陌扔出去后,風玫想了想打算出門。

既然要開始拍劇了,許多東西就要開始準備起來。

比如要辦一個手機卡,也需要買一輛車了,還有最重要的,她沒有助理和經紀人啊。

手機卡與車子都容易,助理也不急,但是經紀人……在拍戲過程中會遇到的各種突髮狀況,一個好的經紀人是必不可少的。

今日時間不多,風玫打算先把手機卡與車子的事情置辦好,晚上再好好琢磨一下經紀人的事情,有系統在,網上篩選簡歷倒也不是難事。

只是風玫沒想到自己這一出去,連最簡單的手機卡還沒辦好,就已經平白撿到了一個經紀人。 蘇易安臉上的表情非常的絕望,因為她知道,在這個荒郊野嶺的地方,是根本不可能有人過來救她們的。

「進去,進去……」

壯漢拽著蘇易安的胳膊就往車子裡面推。

「大哥,我求求你了,你放過我好不好,我求你了……」

蘇易安一邊掙扎著一邊呼喊著,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

「我他媽要是放過你了,誰放過我啊!」

壯漢大喊了一聲,手上的力氣彷彿也大了幾分。

陳天淡淡的看了一眼壯漢的位置,右手輕輕一揮,原本安靜躺在地上的石子直接奔著壯漢的位置飛了過去。

「嘭!」

石子打在了壯漢的手臂上面。

「啊!」

壯漢連忙鬆開蘇易安,然後握著自己的手臂,表情十分痛苦的喊道:「誰?誰他媽打的我?」

陳天此時並不想惹是生非,所以剛才用的力氣也不是很大,要不然陳天出盡全力的話,剛才那顆石子絕對可以擊穿壯漢的手臂,甚至可以跟子彈一樣,直接擊穿壯漢的心臟。

但是陳天覺得自己剛到南陽市,還不想過分的暴露自己的實力,因為這樣會給自己帶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壯漢身邊的人在反應過來以後也紛紛回頭看向了陳天的位置。

蘇易安跟蘇初音兩人呆愣楞的站在原地,臉上的表情十分激動,因為她們兩個沒有想到在這個荒郊野嶺裡面竟然真的會有人出現。

雖然陳天的身材瘦弱,但是在這兩個女生的眼中卻格外的高大。

因為她們兩個知道這個少年就是她們的希望!

「你小子竟然敢打我,你他媽是不是找死?」

壯漢扭頭看向陳天的位置,在確定陳天就是一個人以後,膽子明顯大了不少,表情異常憤怒的罵道。

「把那兩個女生放了,然後滾吧!」

陳天看著壯漢的位置淡淡說道。

「哎呦,你小子口氣還不小啊!一個人竟然還敢這麼囂張!」壯漢看著陳天冷笑了一聲。

「我不想跟你們這種人動手,快點滾!」

陳天面無表情的說道。

重生之緣來如此簡單 「你讓我們滾,我們就滾啊,小子,我勸你別多管閑事,要不然小心我對你不客氣……」壯漢此時似乎也不想節外生枝,高聲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