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成卻是微微一愣,不知道毛靚這是想幹嘛?打架?就憑你這四兩勁道,還想把我拉過去?

毛靚用力一拉拉不動,氣急之下又伸出另外一隻手,兩隻手把周大成往前面拉。

周大成終於明白了毛靚的意思,立刻悶哼一聲「啊!」整個人隨著毛靚的拉扯往前邁了一步!

「噗通!」毛靚摔倒在地,把周大成也拉的摔倒在地。

幸虧周大成反應及時,用手按住了地面。不然的話這一跤砸在毛靚這小身板上,小蠻腰都得被砸斷!

拉起毛靚之後,周大成給出了評價:「靚靚,你這招數還行,不過力道明顯不足,若是你力道在我之上的話,肯定能把我放倒!」

「哼,」毛靚冷哼一聲,「我還有一個招數,你用腿踢我!」

「踢你?」周大成有些不忍的說道:「靚靚,咱倆結婚這麼多年了,一會都是你踢我,我哪敢踢你啊!」

「我讓你踢你就踢,廢話少說!」毛靚擺手示意周大成趕緊出招。

那就踢吧,周大成被迫無奈,只得抱著玩玩的態度,抬腿踢人。

周大成一條腿剛剛抬起,毛靚一個箭步衝上前去,嬌斥一聲「去你的吧!」用力一推。

周大成臉色劇變,這婆娘是不是瘋了,我踢你也不知道躲,還衝過來和我死磕,這是誰叫你的損招!

周大成做夢也想不到毛靚還會這一手,猝不及防之下,還真就被毛靚推翻在地。

「哈哈哈哈!」毛靚大喜,縱身衝上前去,壓在周大成身上,將周大成當場「制服!」

「你這是什麼損招數!」周大成憤然喝道:「太下流了!」

「你管我什麼招數!」毛靚硬著頭皮道:「只要能把你打倒,那就是絕世神功!」

「剛剛我是被你打個冷不防,有種咱們再來一次試試!」周大成被一個女人放倒在地,肯定不服啊!

毛靚起身,還想再放倒周大成一次。卻是沒有那麼幸運了。

周大成的一條腿她的確是抱住了,但是無論她如何推搡,周大成就是不倒。

最厲害的一次,也只是讓周大成後退了半步而已。

周大成樂滋滋道:「看來你們這招數也不過如此嘛?野狐禪,還有什麼招數,趕緊再給她教兩招吧!」

「是啊,師傅再教我兩招,讓我放倒這個大無賴!」毛靚也是這麼想的。

葉修搓了搓手,語重心長道:「此獠修為高深,有二十多年的功力,你不是他的對手,必須得為師親自出手才行!」

「好好好!」周欣欣大喜,「葉大哥,快去放倒我爸爸,我支持你!」

「哼!」周大成冷哼一聲,獰笑著說道:「葉老師有什麼招數,儘管使出來吧,我今天就親自給她們三個人上一課!」

葉修點了點頭,準備過去領教一番。

毛靚突然說道:「大成,葉先生可是我日薪一萬聘請來的高級教練,你可當心啊,打不贏就趕緊舉手投降!」

一番話下來,周大成老臉火辣辣的疼,便硬著頭皮說道:「葉修,你能在我手下走過去三招,就算你是一個合格的教練!」

葉修被周大成這一句嗆的不輕,便回道:「周大成,我三招搞不定你,我就對不起這個高級教練!」

「你們兩個,都不要吵了!」毛靚捂住周大成的嘴巴,「都是自己人,隨便較量較量不行嗎?慪氣幹嘛?」

毛靚心細,葉修和周大成到底誰強悍一點兒,從昨天晚上的較量中就可以看出來一點兒端倪。

周大成最終贏了是不假,但是那全都是因為毛靚「使詐」幫他搞定葉修的,不然最後的贏家肯定是葉修了。

你說的這麼硬,一會兒打不贏人家,我看你這一張老臉往哪兒放?

葉修二人一起走到沙坑跟前,毛靚和周櫻櫻兩人給周大成做拉拉隊,周欣欣這個姑娘則是胳膊肘往外扭幫助葉修助威。

周大成擺手說道:「葉先生,我也不欺負你這個小輩,你先出手吧,我……」

葉修一個箭步衝上前去,抬手就是一掌沖著周大成的小腹拍了過來。

周大成身體素質過硬,練過兩天跆拳道,不過那僅限於一些簡單的格鬥,如此近距離下,葉修這一招他根本躲不過去。

周大成也沒準備躲,就憑我這個沙包體格,抗你這一掌又能如何?

周大成揚起左手想揪住葉修的衣領子,限制葉修的發揮。

周大成成功抓住了葉修的衣領子,但是葉修這一巴掌也拍到了。

卧槽!周大成面色劇變,這尼瑪哪兒是一個人啊,這分明是一台重型坦克啊!

強大的衝擊力撞得周大成倒吸了一口涼氣,一股翻騰的氣血在府中躥升了半天。

剛拉住葉修衣領子的手掌,無力的鬆開,整個人蹬蹬蹬往後退了好幾步。

葉修也沒有乘勝追擊,而是站立原地說道:「嗯不錯,周老闆果然是神功蓋世,武藝超群!」

一句話說的周大成老臉漲紅,你小子這麼囂張,你媽知道嗎!

「看招!」周大成怒吼一聲,一個重拳沖著葉修的肩膀砸了過來。

「靚靚姐,看好了!」葉修提示一句,猛然上前一步,抬手抓住周大成的手腕,用力往前面一拉。

毛靚死活拉不動的龐然大物,終於被葉修拉動了! 明明是事關允歌的事情,其他人都知道,卻只有允歌自己不知道。

邊關戰爭不斷,每天多少人死亡,所有人都知道,只要將允歌交出去就能停止戰爭,避免傷亡,可是他們偏偏選擇了最不合理的一條……

一整個帝國,所有人心甘情願的守護,即便是帝王,怕是也沒有這樣的待遇吧。

當然,恆遠帝國內也有不少人多次刺殺允歌,可是如今風玫想來,那些人的刺殺似乎只是表面上的。

他們最後只會傷到允歌,實際上即便允歌一個人落單遇到刺殺時,她也總能活著回來——

要麼是本不該出現在那裡的人突然出現救了她,要麼刺客會遇到極不合理的召喚在最後時刻選擇撤退,要麼……要麼允歌的記憶關於那一段就是空白的,再續接上的,就是允歌已經平安無事。

所有事情維持著一個表面上的合情合理,卻是經不起推敲的,尤其是在似乎兩個帝國的人都在圍著允歌轉的時候。

在風玫皺眉苦思時,厲斯繼續吃著葡萄,一扭頭看到一個平面儀器上映出自己的身影,就看到自己那張鬍子拉碴的臉,當下嘴裡咬著的葡萄就掉在了地上。

好一會兒,他顫著聲音道:「這……這是我?」

風玫瞥了他一眼:「是烏鴉。」

正巧鳳止君剛打開休息室的門出來,厲斯一個哧溜就溜了進去,「砰」地一聲關上門。

鳳止君被嚇了一跳,茫然看著風玫:「他怎麼了?」

風玫收回思緒,隨口道:「被自己丑哭了吧。」

鳳止君:「……」他想起剛剛進入休息室,看到鏡子中的自己時的情景。小說娃小說網

當時,他真不想承認那是自己。

想到自己就以那模樣出現在允歌與厲斯的面前,更是恨不得一拳將自己打失憶。

正想著,風玫突然來了一句:「其實他大可不必如此,剛剛你比他丑多了,看你都沒哭。」

鳳止君:「……」以前怎麼沒發現小不點是這樣的會插刀?

風玫拉了椅子坐下:「鳳止君,我們來談談帝國通緝這件事。」

跳過了論丑的話題,鳳止君鬆了一口氣。

他柔聲道:「我只是想要找到你,並沒有傷害你的意圖,更不是真的要通緝你。」

風玫唇角揚起,若是想找她,下令全國尋找就好,何來通緝?當然,她並不在意這個,她在意的是:「帝國通緝,非帝王不可下達。」

可是這個帝國通緝她的指令,是鳳止君自己發出的,並沒有經過皇上,可命令下達到現在,不僅全帝國都執行,皇上與鳳燁那裡都沒有絲毫的動靜。

目前她覺得這整個世界都是詭異的,而最奇怪的,依舊是鳳止君。

如今看來兩個帝國都是圍繞允歌轉,可是允歌在鳳止君面前卻似乎又矮了一頭。

鳳止君愣了一下,而後渾不在意地笑道:「我當時太急著找你,就忘了這點。虧得你提醒,回去我要去向父皇請罪了。」

風玫也笑,她看向剛從休息室出現,颳了鬍子,將自己收拾的風流倜儻的厲斯,道—— 魁梧雄壯的周大成,在毛靚眼中,穩固的像是一座大山一般,死活拉不動。如今這一座大山在葉修拉扯下,也向前咧了一小步。

不過周大成畢竟是一個壯碩男人,身體穩定能力比女人強大了無數倍,雖然拉動了但想要拉倒卻沒有那麼容易!

葉修又在中途加了一股子勁,周大成又往前咧了第二步,葉修立刻就是一個絆腿掃了過去。這一次周大成再也穩不住了。

「噗通!」周大成壯碩的身軀重重倒翻在地,葉修揮手按住了他的脖子。

周大成在地上翻騰了半天,愣是沒有站起來。

「葉修,你這個禽獸你要幹嘛,快放開成哥,他可是你岳父!」毛靚嚇了一大跳,急忙衝上前來要救援周大成。

葉修也及時回應過來,意識到周大成並不是敵人,下手有點兒重了。

葉修急忙鬆手,回身退了好幾步,生怕周大成暴怒反撲。

周大成哪兒還有功夫反撲啊?剛剛那一跤摔得他七葷八素,雖然地上有大量的沙土墊著,但就算這樣,依舊是讓人無法忍受。

畢竟周大成個頭高,體重厚,摔下來的慣性作用也大。

毛靚咬著銀牙把周大成扶起來,扭頭狠狠瞪了葉修一眼,扶著周大成去躺椅跟前休息。

周櫻櫻吐了吐舌頭笑道:「爸爸,我們這個教練還行吧?我媽的日薪一萬,值不值?」

「哎,你這個死妮子,我看你是討打!」周大成暴怒,抬手要修理周櫻櫻這個混蛋。

毛靚急忙將他拽住,給周櫻櫻贏得了逃跑的時間,不然的話,周櫻櫻今天非得被周大成揍成豬頭不可!

周櫻櫻忙著奚落周大成,周欣欣那個沒心沒肺的丫頭,竟然在一旁啃她「最愛吃」的豬蹄和鳳爪。

世上最倒霉的天命之女 葉修眉頭大皺,這妮子身居豪門,怎麼有這種低劣的嗜好?專吃這種上不得檯面的的「低檔次」地攤貨。太沒有形象了吧!

周櫻櫻倒是有貴族女的形象,但那卻不是葉修的喜好,周櫻櫻這小妞實在是太驕橫了,不適合做朋友。還是周欣欣更加容易接近。

「吃吃吃,你這個小吃貨就知道吃了!」毛靚衝過去,抬腿一腳踢在了周欣欣的巧臀上,踢得周欣欣慘叫一聲,拔腿就跑。

「媽,我老公都打贏了,我吃點兒東西咋了!」周欣欣撅著嘴巴,滿臉委屈之色。

「到底是你爹重要還是你男人重要!」毛靚憤然喝道:「死妮子,你爹養你這麼大,這都還沒有嫁出去呢,就知道胳膊肘往外拐了?」

「那你讓我怎麼辦呢!」周欣欣無奈道:「是爸爸自己不爭氣打不贏……」

「咳咳咳。」周大成劇烈咳嗽兩聲,老臉漲紅到了一個可怕的程度。

「爸爸,你怎麼了,你沒事兒吧!」周欣欣大驚,急忙沖著周大成撲了過來。

豈知周大成白煙一番,躺倒在長條椅上,有氣無力的說道:「欣欣啊,老子不爭氣,打不贏你男人,沒人給我報仇,我也不活了,你跟你男人回去吧。」

「爸,我給你報仇!」周欣欣尖叫一聲,沖著葉修惡狠狠的撲了過來。

周欣欣快步沖著葉修跑了過來,葉修發現情況不妙,撒腿要跑。

周櫻櫻早就做好了堵截的準備,也許沒有逃出兩步,就被周櫻櫻攔住了去路,葉修扭頭要跑,周櫻櫻卻突然衝上來保住葉修的后腰。

想要離開,就只能把周櫻櫻摔倒在地了,不過毆打女人那不是葉修的風格。所以葉修就被周櫻櫻給生擒了。

周櫻櫻和周欣欣一左一右壓著葉修的一條手臂,把人押到了周大成的身邊。

毛靚立刻問道:「成哥你說吧,如何收拾這小子,是卸了一條胳膊,還是砍掉一條腿,我立刻照辦了!」

「哈哈哈。」周大成本來緊繃的老臉頓時笑開了花,「你小子不是一代宗師,武林高手嗎?怎麼連兩個女人都打不贏了?」

「這倆女人武力值太高了,我不是她們的對手!」葉修連連搖頭。

這麼一說,周大成還就放心了。

打贏打不贏並不重要,正所謂術業有專攻,葉修本就是毛靚日薪一萬塊錢請來的超級教練,要是沒有一點兒手段的話,那不是太對不起這個職位了?

打不贏武術教練,並不丟人,從另一個角度來想:你小子武術這麼厲害,還不是為了錢來給我媳婦兒打工來了?

最主要的是,葉修不欺負女人這點兒讓周大成放心了,要是葉修沒有一點兒度量和周櫻櫻姐妹倆打起來,那周大成還真不敢把自己的媳婦和閨女交給葉修學武功。

這可是三個嬌滴滴的絕色大美女哦。

想了半天周大成才繼續說道:「葉修,你功夫這麼厲害,怎麼就甘心給他們幾個女人做玩具玩兒呢,你應該找一份兒更好更有前途的工作!」

「不知道周先生認為我適合做什麼?」葉修反問了一句。

周大成麾下的大成集團,那可是資產數十億的超級企業,周大成既然這般看中,把自己拉到他的集團,隨便安排個總經理坐坐,也是很不錯的嘛。

豈知周大成卻說道:「我看你功夫不錯,正好我辦公室缺少兩個保安,以後這一份兒差事就交給你來做了!」

這時,毛靚給葉修眨了眨眼睛。

葉修立刻搖頭回絕到:「周先生的好意我心領了,不過我覺得我這個教練也是個不錯的工作,我暫時沒有考慮轉業!」

「哎,我說你這混小子,怎麼是個死腦筋,你白天做保鏢了,晚上也可以教她們功夫啊,每天晚上傳授一個小時左右就夠了,教的太過她們也消化不了!」

「真的不用了。」葉修再一次回絕道:「周先生,我給毛女士做教練也不完全是為了賺錢,主要還是看個面子,錢這玩意夠花就行了!」

「口氣倒是不小,你到底有多少錢?」周櫻櫻硬著頭皮問了一句。

「沒多少。」葉修淡淡的說道:「也就兩三百萬吧。」

周大成聳了聳肩,果斷放棄了「請工人」。

兩三百萬和他的大成集團比起來不算什麼。但是別忘了周大成現在可是四十多的人了,他和葉修一樣年紀的時候,手中的資金還沒有葉修多。

若是周大成那他如今的財力和葉修比較的話,連他自己都覺得好笑。

「哎呦!」毛靚尖叫一聲,嘖嘖稱讚道:「看不出來你小子還有點兒油水嗎?正好我閨女嫁給你,你得給老娘拿聘禮,我也不多要了,就要你八百萬吧!」

「什麼!」葉修蹭的一聲一條三尺高,朗聲喝道:「毛靚,你不要欺人太甚,你這是販賣人口,拐賣少女!」

「這是我閨女,我想怎麼來就怎麼來!」毛靚吐了吐舌頭,嬌聲說道:「黃家給我們拿了九百九十九萬的彩禮我都沒有把閨女嫁給她!」

周櫻櫻補充了一句:「李康那個死豬,拿一千萬來買我妹妹的第一次,都被我媽給亂拳打跑了!要你小子八百萬算是便宜你了。」

李康那個死豬也真是夠膽大的,竟敢跑到周家來買處。這不是找死嗎?

這老驢一輩子不知道禍害了多少清純少女,最後死在女人肚皮上,也算是報應!

「可是我真的沒有那麼多錢,等我什麼時候有了再說。」葉修攤手無奈。

「你小子要多久才能攢夠了一千萬啊?一輩子恐怕都費勁兒!」周櫻櫻毫不客氣的譏笑了一句,「等你攢夠了,我妹妹小孩都上大學了!」

葉修不以為然道:「我一天工資一萬,一年三百六十五萬,三年下來也就是一千萬了,你算算是不是。」

「哈哈哈哈。」毛靚捧腹大笑。

周櫻櫻尷尬至極,但還是硬著頭皮說道:「哼,你小子不要臭美了,你以為我媽會雇傭你三年啊?最多三個月你就得滾蛋!」

「那我三個月之後,再想辦法。」葉修不卑不亢也不緊張。

周櫻櫻這一下是徹底沒轍了,她以為錢可以讓葉修服軟,沒想到的是,人家根本沒有把這事兒放在心上。

錢是個好東西,不過在你的錢多到一定程度之後,錢就會變成一組數字,葉修也沒打算做全國首富,夠用就行,享受生活才是最關鍵的。

就算毛靚在三個月之後解僱了自己,還不是一樣能撈到近百萬?

葉修現在是真心服了周欣欣,短短十幾分鐘的時間內,周欣欣已經連續啃了兩個豬蹄四個雞爪,現在還在啃一個雞腿。

「欣欣,你從小到大沒吃過肉嗎?」葉修小心翼翼的問了一句。

周欣欣撅著嘴巴說道:「葉大哥,我媽說為了防止我長胖,每周就只讓我吃兩頓肉,以後我嫁給你之後,就可以天天不限量吃肉了!」

葉修只覺得額頭上的黑線一下子就冒了出來。

周欣欣卻是不以為然的說道:「葉大哥,你這是怎麼了,你不會是會嫌棄我胖吧?要是你不允許我吃肉的話,我就不嫁給你了,我嫁給劉柱,他家是殺豬的,天天讓我吃肉!」

「夠了夠了!」毛靚立刻出面圓場道:「欣欣,劉柱肥的跟一頭豬一樣,一米五的個頭,一百五十公斤,你跟他結婚還不被他活活壓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