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目光兇狠暴戾。

江緋色沒有停止,笑得有些瘋狂,「你真可笑,可悲,可憐!記得我跟你過嗎?卿月月做這些事,她之所以做出這些噁心混蛋的歹毒事情,都是因為她喜歡穆夜池而得不到,才恨我。你就算為她做得太多,你也不過是她養著的一隻狗腿子——」

江緋色的手臂一麻,疼得她臉色更慘白,聲音戛然而止。

她被男人提起來,狠狠的抵在牆上。

男人黝黑深邃的眼睛死死盯著她,野獸般的咆哮:「你給我閉嘴!我過我跟卿月月沒有任何關係,沒有關係沒有關係!在我跟卿月月這種賤人有一腿,我直接把你扒光弄死在身下!」

江緋色笑,被男人狠狠的抓痛她也在笑。

男人用力甩手,讓江緋色緩緩滑下來,像是要跪在他的西裝褲下那樣卑微。

可惜,江緋色在摔倒之前,倔強的挺起身子,的背脊筆直,絲毫沒有一絲落魄,與男人冷冷對望。

「你在惹我,你現在這麼招惹我,是不是!」男人生氣的沖江緋色大吼,眼神還特別委屈那般,一眼不眨的看著江緋色,像是要把江緋色的五臟六腑都看穿。

江緋色扭開臉,聲音冷淡,沒有波瀾,「我招惹你?你腦子被狗吃掉了嗎。你給我,從頭到尾,是你,是你和別人里裡外外算計陷害我?你睜大你狗眼攤開你的手數一數,哪一次我碰見你,不是被你強迫與陷害?」

江緋色很生氣,男人吼她,她轉過身,手狠狠戳男人胸口,大聲的憤怒反擊質問。

她把男人挺拔的身軀戳到了門板上,直到裡面尖叫的聲音發出無助嗚咽,江緋色才猛然清醒。

她冷冷看著男人,「開門,給我把門打開。你信不信,把我惹急了我讓你們全都跟我同歸於盡!」

他這麼生氣,她把他給惹著急了他要怎麼樣,她也可以。

不要看一個憤怒的女人,真正讓人忌憚的不是男人的瘋狂,是女人。

男人皺眉,臉上的瘋狂慢慢收斂起來,「江緋色,你看,我你與外面的妖艷賤貨不一樣你就是不一樣。看看這反應,不親眼目睹,我都不知道你能讓卿月月生氣的原因。」

「腦子進水!」男人的誇獎在江緋色眼中很廉價,就算他誇獎的對象是她,那也很虛偽。

他們如今這麼對峙,能開口閉口都在誇獎她,臭不要臉的。

「開門。」廢話不了,她只想進去房間里看看情況有多麼糟糕。

「你在命令我嗎?真可愛——」

江緋色忍住嘴邊的髒話,沒有直接一巴掌過去。

「你到底想怎麼樣?」她現在知道了,知道男人故意把她帶到這裡。

剛才什麼,要讓她認清事實都是假的,男人早就暗中將這一切設計妥當,帶她到這裡只是他計劃中的一部分。

到了門邊,不讓她進去,讓她在門外乾瞪眼,真是玩得一手好戲。

「我覺得我比你還要委屈怎麼辦?」男人攤手,冷漠的眼角流露出可憐的自嘲:「你這樣的求人態度,我真的覺得自己很可憐,比你這個求我的人還要我見猶憐。」

艹!

江緋色忍。

在心裡暗罵男人卑鄙,她不能直接恁出來。

男人知道她江緋色在乎房子裡面的人,知道她會乖乖聽他的話。

「你不要這麼倔強啊,要是你真的覺得很委屈,不如撲到我懷裡讓我抱著你。你可以乖乖在我懷抱里盡情大哭,把你的委屈都發泄出來,你跟在穆夜池身邊,的確也很值得人同情。」

同情你妹。

「然後你就可以用這個當做我跟你勾搭,有一腿,丟到穆夜池面前,讓穆夜池誤會我背著他,在他落難時與別的男人一度春風。我無情無義,是個骨子裡犯賤的表子?」

這種路數,正符合卿大姐玩的級別,low,蠢,簡單直白的無恥。

男人很無奈,「你非要這樣把我跟卿月月捆綁起來?」

「你別跟我廢話,打開門讓我進去,你想怎麼樣請放馬過來!」

由於xx問題不能顯示::大文學,繼續閱讀我是超級大美女,每天要美美的,做個精緻的女人,讓我身邊的每個人感受到我的美麗!詳情搜索微信公眾號我是超級大美女或者複製掃描下面二維碼快速加入!

溫馨提示:按回車[Enter]鍵返回書目,按←鍵返回上一頁,按→鍵進入下一頁。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裡面的人是茉莉,那聲音嘶啞的人是茉莉,是失蹤的茉莉。

不知道除了茉莉之外,茉莉的父母有沒有在裡面。

男人這麼陰險狡詐,不,他不會讓茉莉和茉莉的父母在一起。

按照他們的手段,肯定還會用茉莉的父母大做文章,逼迫她做什麼。

如果僅僅只是因為要讓她江緋色離開穆夜池,就能結束這一切,他們不會那麼大費周章,靜心策劃一出一出的戲。

他們把茉莉一家抓來與她玩遊戲,茉莉那丫頭肯定是為了幫她,才會被這些人輕易抓住。

江緋色撲到園子門邊,茉莉一聲比一聲更凄厲的哭饒聲從裡面不斷傳來,刺得她身子不停的顫抖,一顆心全緊張的懸在喉嚨上,恨不得用牙齒咬斷銅牆鐵壁衝進去。

男人知道她想做什麼,所以他冷漠的站在那裡一動不動,等待她江緋色給他下跪,求饒!

「如果你願意換個態度與我話,也許我會滿足你想要進去看個究竟的願望。」男人一身冰冷,緩緩靠在舊牆邊,黑色的西裝讓他在暗夜光影中像極了冷酷無情的魔鬼。

男人的四周,那些張牙舞爪的樹木好似看好戲的人,都在嘲笑她江緋色。

「請你……放了她,換我進去!」江緋色慢慢走到男人面前,努力讓自己不那麼憤怒口氣冷漠。

男人想看到她軟弱不堪,他就是等著她像個卑賤的奴隸跪在他西裝褲下求他。

她骨子裡不允許自己這麼做,但茉莉的聲音像刀子,一聲聲扎進她心間,她顧不得這些,她只想進去看看茉莉怎麼樣,想讓男人停止對茉莉的瘋狂折磨。

換她去承受!這樣她才不會那麼倍加煎熬的痛苦。

男人皺眉,漫不經心的看著江緋色,似乎不怎麼滿意。

江緋色咬牙,放低了聲音,聲的開口:「讓我進去看看她,你可以把我關進去,好不好?」

「好,真乖。」嬌滴滴的聲音,讓男人似乎有些愉悅,即使知道這只是假的,江緋色只是在裝模作樣,男人也覺得能看見江緋色這樣話真不容易。

「嗯……」江緋色緊緊咬著嘴角,強迫自己忘掉這一刻。

男人大笑,揚起手,打了一個響指頭。

大門緩緩打開。

江緋色面前一片漆黑,大門裡面的房間幽幽暗暗,看不清任何東西,也無法判斷夏茉莉是被男人藏在哪個角落折磨。

江緋色咬牙,忍住。

打量好現狀,她不得不面對現實。而現實是這裡由這個男人一手掌控。

她對男人一無所知,也不知道他這樣幫著卿月月到底是因為太愛還是什麼。

「怎麼?不是關著我朋友嗎?為什麼現在一個人都看不到,裡面黑不溜秋的,我沒有你的火眼金睛,我看不到黑暗中藏著什麼秘密。」江緋色把疑問壓下去,對男人冷淡的反問。

燈都不開,他現在一手掌控她江緋色,難道還害怕她看到裡面的一切?

「當然沒有問題。」男人走過來,伸手把門推開,與江緋色並肩站在門檻上,低眉看江緋色:「我過,我需要你的態度,你求人的態度!」

只要她有一點點不開心,一點點對他不屑之類的,男人就能用這個借口,任性妄為的什麼都不會讓江緋色如願。

真是太可惡。

男人這種暗示江緋色懂。

因為懂男人想讓她做什麼,她才會更加的生氣噁心。

就算是強迫自己為夏茉莉著想,把男人這麼做全都用在解救夏茉莉的份上,還是覺得止不住的肚子翻滾。

讓她忽然對這個男人討好,一臉花痴與傻白甜,嬉皮笑臉湊上去親吻男人腳背,還得拍好他的pigu,真是抱歉,她實在做不出來這種行為。

男人要她這麼做才能救夏茉莉,江緋色會先咬舌自盡,對哦茉莉的愧疚來世再償還。

「我只需要你一點點好態度,就這麼艱難?裝都不能裝出來?」男人不高興了,臉黑冷陰霾,藏在黑暗中的雙眼,江緋色看一眼都會毛骨悚然。

真招惹到這樣的惡魔,真會死無葬身之地。

做不到……她真的做不到啊!

要她開口閉口親親熱熱,甜甜蜜蜜跟男人打情罵俏或者狗腿她2,江緋色試了好幾次,嘴巴好像含住黃連,苦澀得令她一個字都開不了口。

「江緋色!」男人有些惱羞成怒的低吼。

江緋色往後面退,嘴角生硬的擠出幾個字,「抱歉,我實在做不到低聲下氣討好你,這不是我的強項。」

「呵呵,不就是要她丟臉一次,你都做不到,你江緋色就不怕夏茉莉罵你無情無義?她能為你做這麼多,你犧牲一次自己救救她都不願意?」

別,別!別了!!!

江緋色內心掙扎咆哮。

「哈哈,其實做個無情無義,殘忍的人也沒有什麼不好,反正什麼都不用承擔,好姐妹?好兄弟?還是算了,那畢竟是別人的生命,跟自己沒有半點關聯,你的確可以對夏茉莉這個外人狠心惡毒見死不救。」

江緋色臉色慘白灰敗,被男人拋過來的道德制高點壓得快要喘不過氣。

他的字字句句,每一次都像在千萬斤石頭上堆疊,然後壓到她心上。

她一個字都反駁不出來,縱使有千萬個理由,也沒有男人嘴巴里出來的這麼骨感現實。

對啊,茉莉他們對她這麼好,現在需要她江緋色犧牲自我救救他們,她卻還在猶豫,這看起來多麼相似她江緋色惡毒,殘忍冷血,沒心沒肺。

「被我到你心事了?怎麼不話。」男人沒有僅此放過江緋色,還在冷冷的逼問江緋色。

「你到底要我怎麼樣!!!」直接,就算頭上有千把刀抵著要她江緋色的命,都來了,一次性全部來,來弄死她,來把她江緋色千刀萬剮啊。

tm的這麼玩來玩去的算什麼東西。

江緋色受夠了。

沖男人大吼尖叫,她烏黑的大眼睛里紅橙了一片漣漪。

「離開穆夜池,跟穆夜池斷絕關係,我會幫你搞定跟卿月月之間的恩怨。」

「你?你在跟我開玩笑嗎?你跟卿月月不就是一夥,誰知道答應了你,你那跟我翻臉捧卿月月的臭腳,死不要臉。」江緋色不可能相信男人嘴裡出來的。

男人倒也不生氣,眼睛灼熱,「你不我都忘記你過的,我和卿月月有一腿這件事。」

呵呵:「……」

江緋色找不到詞語回應男人。

「拖拖拉拉的,你夠了沒有?給我把燈全都打開。」她要自己過去搜尋夏茉莉。

找到夏茉莉,其他的事情稍後再做打算,茉莉沒有找不到,什麼都是扯談。

「這一次賣你個面子,就聽你的話,把大廳的燈光打開讓你睜開眼睛欣賞。」

什麼都沒有做出來之前,江緋色拒絕去承認男人嘴裡的話。

男人隨手一拉。

江緋色機靈退到一邊,看到男人手勢過後,漆黑不見蹤影的大廳,如同魔法般,一盞一盞高貴而精緻的燈光盛開在外表毫不起眼的後花園舊房子里。

就是江緋色,也不得不讚歎一下眼前看到的。

以為裡面是破爛不堪的江緋色,完全被房子裡面簡單的歐式裝修風格震撼,尤其還有樓中樓,看起來眼色沉穩又高貴素凈,特別招人喜歡。

江緋色也不例外。

「怎麼樣?是不是給你一個很大的驚喜?」男人笑著走過來,低聲跟江緋色話。

這就是他的大驚喜?

江緋色冷在原地,無法相信男人的話,

如果現在這裡只是他精心布置的浪漫晚餐場景,那剛才在門外她聽到夏茉莉竭嘶底里尖叫求饒的聲音,到底去了哪裡?為什麼忽然全都消失了。

「不要擔心,想要你看到的東西一定會讓你好好看清楚。」男人似乎看出來江緋色在疑惑什麼,站在江緋色身邊對江緋色保證那樣的給予解答。

什麼東西?

剛才茉莉發出來慘叫男人只是他眼中的東西?

江緋色很不悅。

本來跟男人之間的打好關係與相處就很惡略,現在擔心的夏茉莉不僅沒有看到,還被男人擺了一道,暗中玩樂她。

江緋色冷冷看著男人,聲音很壓抑,「我不需要這種驚喜,如果你喜歡女人這樣的驚喜,請你去找適合讓你玩樂的對象,我江緋色腦子裡缺了一根浪漫細胞,我玩去哪get不到你做的一切是什麼玩意。」

男人:「……我知道你在氣頭上。」

「對啊,我就是在起頭上。也不對,我只是很好奇。算了,我什麼都不好奇,我就是想知道剛才夏茉莉發出來慘叫是什麼,是你的人真在折磨她,還是你本事很大,用電腦找人配音,專門給我看?」

男人低笑:「江緋色,你腦子其實真的很好使。如果你不是跟了穆夜池,我想,我會願意同你做任何事情,或者合作。」

「少廢話!夏茉莉呢,你到底將她的人和她的家人藏到了哪裡,能像個男人一樣做事嗎?」就是不,兜兜轉轉的,真是太噁心了。

「不要著急,不如我讓你看看你家的穆總裁現在怎麼樣,想看嗎?」

由於xx問題不能顯示::大文學,繼續閱讀我是超級大美女,每天要美美的,做個精緻的女人,讓我身邊的每個人感受到我的美麗!詳情搜索微信公眾號我是超級大美女或者複製掃描下面二維碼快速加入!

溫馨提示:按回車[Enter]鍵返回書目,按←鍵返回上一頁,按→鍵進入下一頁。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你會這麼好心?」

她最關心什麼,就能讓她滿意,這麼好的待遇,江緋色受寵若驚,並且還不會相信他的好心。

黃鼠狼給雞拜年不安好心,給她福利的同時,穆夜池肯定不好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