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在詫異,便聽見渾天成笑道:“哈哈,好聰明的姑娘!”

笑聲未落,江靈便一掌印在他的身上,渾天成的身子晃也沒晃,江靈卻臉色慘白地退了回來。

我趕緊攙着江靈的胳膊,道:“沒事吧?”

江靈撿起金木雙鋒,搖了搖頭,道:“我本來想着利器不能傷他,便用掌力震傷他,結果竟然還是不能奏效,他太可怕了。”

說着,江靈苦笑着道:“元方哥,咱們兩個這次要栽了。”

渾天成笑道:“剛纔忘了說明,除了堅韌的皮膚,我還有一副天生密度堅逾生鐵的骨頭,所以我是天生的戰士,你們還是歇歇吧。”

我搖頭道:“看來上天讓你佔的便宜實在太多了。”

江靈不服道:“是咱們太弱了。如果他的本事就僅僅是他說的那樣,便也沒什麼了不起的,換做是內力極高的人,像你爸爸,就一定能傷他,再堅韌的皮膚也能刺穿,再堅硬的骨頭也能折斷,他也不能這麼洋洋得意。”

渾天成點點頭,道:“說的不錯。不過如果是那樣的話,我也不會站在這裏不動了。那麼現在,你們是不是打算跟我走了?”

我拉着江靈的手,眨眨眼道:“我們考慮一下。”

說完,我猛然往前一衝,飛奔到渾天成身後,渾天成訝然出聲,還未轉身,我便一腳踹向渾天成的腿彎,渾天成發出了難以置信的驚詫聲,往後一仰,轟然倒地。

江靈瞠目結舌地看着這一切。

我大聲道:“你快跑!我馬上跟上!”

江靈迷茫了一下,渾天成已經像彈簧一樣跳了起來,雙手箕張,快逾閃電般朝我抓來。

在江靈眼中,渾天成的速度一定是快到了極點,但我卻像是早有預料一樣,而且速度比渾天成更快,只是身子一扭,便再次閃到了渾天成的身後,然後又奮起一腳,踹中渾天成的腰窩!

渾天成在怒吼聲中翻身而倒。

“還不跑!”我衝着兀自發呆的江靈叫道。

江靈這才晃過神來,雖然還是不太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可她已經知道,我能對渾天成,因此,她便轉身往遠處飛奔而去。

我則站在原地,冷冷地看着渾天成。

渾天成慢慢站起身子,腿竟然有些抖動,他以一種不可思議的目光看着我道:“不可能!你的速度怎麼會比我快這麼多?你是怎麼做到的?”

我淡淡道:“無可奉告。不過希望你明白一點,你不是我的對手。”

渾天成看着往遠處逃跑的江靈,嘴角又露出了笑意,道:“你是厲害。可她的速度卻不怎麼樣啊。”

說着,渾天成飛身一躍,風馳電掣般朝江靈的背影奔去,只是眨眼間,便與江靈拉近了一半的距離。

由此可見,渾天成不但皮韌骨堅,而且速度也是快的令人恐怖。

但在我看來,卻沒什麼。

渾天成落地之後,雙腿微微彎曲,就在他剛剛發力而力氣未消之際,便感覺到身後有風聲響起,同時腿彎處猛然一痛,身子又軟了下來。

渾天成跌倒在地,盯着我的眼中幾乎噴出火來,他終於惱怒了! 我的真是速度當然不可能比渾天成快,我用的是逍遙遊,奇行詭變。

話說,我不是沒看到渾天成的三魂之力,無法完成捕捉和布控嗎?

但那僅僅是開始。

在江靈對渾天成頻繁攻擊而無效的時候,我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渾天成說他的靈魂和身體一樣,都是半透明的。

半透明,可能看不到,但是卻不等於不存在。

既然存在,那就能被捕捉到。

我之前慧眼沒有到達完美境界時,是看不見人的三魂之力的,只能靠三魂之力發散延伸,像瞎子一樣悄無聲息地去觸摸,然後再完成捕捉。

那麼,現在,在看不見的狀態下,那就還用老辦法。

我將自己的三魂之力悄然發散出來,朝着渾天成延伸而去,他站在那裏一動不動,隨便江靈攻擊,卻正好給了我機會。

我的三魂之力很快便籠罩到渾天成的周身,去尋找他的魂力。

但,我竟然一無所獲。

剎那間,我有些駭然,任何人的三魂之力都不可能是呈現這種狀態的,除非全部被肉體包裹。

想到這裏,我心中一動,便將三魂之力從渾天成身上撤下,然後集中成兩束,直襲渾天成的雙眼!

《義山公錄? 相篇? 相神章》說:“寤則神遊於眼,寐則神存於心。”

人之雙目,猶如日月,神光照萬物!

渾天成無論有多厲害,也是個人,不是妖,從他的雙目入手,一定能找到他隱藏着的三魂之力!

果然,我的三魂之力剛剛鑽入他的眼睛,便發現了它的同類,一股磅礴的魂力隱隱潛伏着。

我毫不猶豫,瞬間彎成捕捉、布控的過程,奇行詭變可以實施了。

也就是在這時候,我第一次襲擊渾天成的腿彎,渾天成的一舉一動都被我提前預知,他只要有所動作,我便心有感應地身隨意動,所以即便他再快,也沒有我快。

在他和江靈看來,我的速度就不可思議了。

其實,如果我是在和江靈對抗,在江靈自身的速度帶動下,我的速度只會比她快一點點,那在渾天成眼中,就都很慢了。

這便是奇行詭變的妙處,遇弱則弱,遇強則強,沒有最快,只有更快!

至於爲什麼我每次攻擊渾天成都能把他擊倒,這也是一個需要解釋的問題。

如果渾天成全身充滿力量,刻意防備,那麼無論我的速度有多快,也不能傷到他,更不能把他擊倒在地。

但是他偏偏動了。

他一旦有所動作,爲了保持身體的平衡和力量的發揮,身上的力道就會有所轉移,那麼就會出現空擋,而我攻擊的地方就是他的空擋。

打個比方,一個虎背熊腰、滿身肌肉的大漢渾然放鬆地站在那裏,你一腳踹在他腿彎處,他必然轟然倒地。

一個人側身躍在空中時,你踹他身子另一側的腰窩,他必然也會飛出去。

一個人將跳未跳之際,你再踹他的腿彎,他還是會翻然倒地。

這便是傳說中的“四兩撥千斤”!

看似神奇,實則簡單!

閒話少說,言歸正傳。

現在,渾天成倒在地上,雙眼冒火地看着我,道:“好小子!你的本事有些奇怪,就連陳弘道都不能如此傷我!你這是不是咒禁十二科的緣故?”

我搖搖頭,道:“還是無可奉告。”

渾天成冷哼一聲道:“有種不要偷襲!”

我笑道:“好啊,那咱們就光明正大比一比。”

渾天成的實力很強,從他的速度來看,幾乎已經不弱於面具人和老爸,如果我不依靠奇行詭變,他用一根手指頭就能把我秒殺。

但他顯然不完全知道我的底細,因此當我氣定神閒地說出光明正大比一比時,他的臉色變得異常難看。

他搖搖晃晃站了起來,然後扭頭看看越跑越遠的江靈,忽然咧嘴一笑,朝着我們這邊嘬嘴長嘯起來。

我臉色頓時大變,因爲我身後不遠處,便是那六個九大隊的男男女女!

除了還在湖上瞟着的胖子、水下戳着的大頭,其餘兩男兩女還都在岸上休息。

渾天成這一聲長嘯,必然引來他們的注意。

果然,我還沒有回頭看,便聽見身後的呼聲遠遠傳來,緊接着,腳步聲也有了,在我聽來,至少有三人已經朝我們這邊奔來。

渾天成陰笑道:“你本事再大,也打不過我們這許多人。而且只要你被捉,你那個小女友肯定也會回來,我不用追她了。”

這個渾天成果然是陰險之人。

遠處的江靈聽見嘯聲,也忍不住回頭看來,一看之下,她果然停住了腳步。

我焦急之下,顧不了那麼許多,斜刺裏一衝,從渾天成身邊跑過去,急忙去與江靈匯合。

渾天成也不攔我,笑嘻嘻地站着。

但我剛剛跑了幾步,便聽見身後一片“咔咔”聲,同時一種極其危險的感覺猛然涌上心頭,我來不及多想,抱頭往地上滾翻而去,只聽身後“砰砰”數聲,一股彈藥硝煙味道頓時瀰漫開來。

開封有貓,小鳳有刀 “元方哥!”

我聽見江靈大聲叫了起來,然後朝我這邊跑了回來。

我扭頭看時,只見渾天成身邊站着兩男一女,一個男人極瘦極瘦,看見他我就想起了麪條,感覺一陣微風就能吹倒他,也不知道他的天生異能是什麼;另一個男人則長着一張笑臉,站在那裏鬆鬆垮垮的,十分吊兒郎當;至於那個女人,短髮冷麪,就是我之前用慧眼觀察時,三魂之力不弱於木菲明的那個女人!

農門俏廚娘 這三人每人手裏都端着一杆衝鋒槍,冒着煙的槍口都指着我。

我知道,如果我再跑的話,他們不介意亂槍掃射。

對於他們這種組織的人,打死一個人很平常,很隨意,而且不必有心理負擔。

所以,我的臉色更難看了。

到如今,我的奇行詭變一直是針對一個人實施的,現在我的三魂之力在渾天成身上布控,如果是他拿着槍打我,我必定毫無畏懼。

但是槍械如果是在別人手裏,那我就無計可施了。

渾天成笑道:“陳元方,你的速度比我快,自然也比子彈快,但是亂拳打死老師傅,我們這幾把槍一起射擊的話,說不定還是會有流彈擊中你哦。當然,如果你的皮肉比我的還堅韌,那就隨便跑吧。不過,提醒一句,你那個小女友的速度可是太慢了,你能跑掉,她可跑不掉,她也躲不過子彈啊。”

這時候江靈已經跑回我身邊,將我拉了起來,上下檢查道:“你沒事吧?”

我搖了搖頭,道:“沒事,不過,咱們這回是跑不掉了。”

江靈道:“跑不掉就算了,你讓我自己一個人跑,我心裏也不舒服。”

渾天成道:“對呀,都說了不殺你們,還跑什麼跑嘛。”

事到如今,我也只能放棄奇行詭變,沮喪道:“好了,我們兩個跟你走。”

渾天成笑意盎然地走到我們身邊,伸手封了我們兩個的幾處要穴,然後吩咐那三個人道:“把他們兩個捆緊了,帶走。”

一分鐘後,我和江靈成了兩個“糉子”。

渾天成扭頭就走,短髮女人也跟着走了,笑臉看看麪條,道:“兄弟,都交給你了。”

麪條面無表情地哼了一聲。

我心中大爲驚奇,難道他們要這個麪條扛着我和江靈兩個人?

我們兩個加一起好歹也二百多斤,以麪條這種體型,應該會被壓折吧。

我正胡思亂想,便看見面條把槍別在腰裏,然後伸出兩手,一手抓一個,竟然將我和江靈輕輕鬆鬆地提在手裏,大踏步往前走去。

隨着麪條走路時胳膊的擺動,我和江靈就像兩個菜籃子,在麪條的兩隻手裏一晃一晃,我和江靈面面相覷,哭笑不得,原來這麪條是天生神力啊。

走了一會兒,我被面條晃得頭暈眼花,便大聲道:“你能穩一點不能!我都很長時間沒吃飯了,就這樣也快被你晃吐了!”

麪條聽見,也沒生氣,果然把胳膊固定了下來,直挺挺地垂在身子兩側,也不擺動了。

江靈對我說道:“咱們剛纔只顧着說話,忘了給你吃東西了。”

寵臣的一品福妻 我說:“你帶的有吃的東西?”

江靈道:“有啊,我們下來找你,怎麼會不帶吃的東西。”

我有些饞道:“是什麼東西?”

江靈道:“壓縮餅乾。”

我:“……”

江靈道:“你怎麼了?”

我嘆氣道:“不餓了。”

走到他們湖邊的駐守之地時,麪條把我和江靈丟在地上,然後找了個石塊坐下。

我艱難地仰起頭,然後看見執行任務的胖子和大頭開始上岸,兩人出水之後,接過笑臉遞出去的毛巾,擦了擦身子,然後把衣服都穿上,對渾天成彙報道:“大隊長,檢查結束了。”

渾天成點點頭,道:“怎麼樣?能看到湖底不能?”

大頭道:“湖水不算很深,中心最深處只有六米,一眼便能望到底,不費什麼力。”

渾天成欣慰道:“那有什麼發現沒有?”

大頭搖了搖頭道:“沒有什麼明顯的發現。不過有個微妙的現象。”

渾天成道:“什麼?”

大頭道:“湖中心往南六尺處,方圓三尺之地,寒熱相隔的感覺極其明顯!”

渾天成激動道:“那就是了!陰極天一定在那個地方!湖面上的熱量與陰極天藏身湖底的地方的寒冷相互衝突,纔有這個現象!”

大頭道:“那怎麼辦?他並沒有出來的跡象。”

渾天成雙目散發出炙熱的光芒:“把他炸出來!” 聽見這話,我頓時吃了一驚,渾天成此人也太狠了。

九大隊的其他成員也紛紛朝渾天成看去。

大頭驚疑道:“炸出來?”

渾天成眯着眼睛看着湖面,道:“對,就像炸魚那樣把他炸出來!嘭的一聲,陰極天就從湖裏飛出來了!哈哈!”

看着渾天成猙獰的面孔,我後背有些微微發寒,這傢伙,有點變態。

那大頭又問道:“如果把陰極天炸碎了怎麼辦?”

渾天成道:“不會的。陰極天藏在湖底,只要控制好炸藥的分量,就不會炸碎他,只能炸暈。”

“老七!”渾天成喊了一聲。

笑臉跑了過去,道:“大隊長。”

渾天成道:“炸藥就交給你辦了,分量就比照炸暈我的分量去做。”

笑臉點點頭道:“知道了,大隊長。現在做嗎?”

渾天成仰面看了看天,然後道:“先休息一會兒吧。”

聽見這話,衆人立即朝我和江靈圍了上來,像看猴戲似的,幾雙眼好奇地盯着我們,都紛紛問笑臉道:“這兩人是誰?”

笑臉道:“不知道,大隊長招呼我們過去抓的。”

渾天成道:“一個是麻衣陳家的少主陳元方,一個是茅山的小丫頭,看樣子,應該是紅葉的徒弟。”

駐守在岸邊的長髮女人道:“我知道,茅山紅葉道人有一個女徒弟,是他的侄女,叫做江靈,是‘茅山五俊雙姝’中的其中之一。”

說着,長髮女又道:“不過我對麻衣陳家更感興趣,原來陳元方長這個樣子啊,好像跟咱們資料上的照片不太一樣啊。”

短髮女道:“髒兮兮的!”

長髮女道:“可眼睛好有神啊!能不能給我看看面相!”說着,就把一張臉湊到我的眼前,一雙眯眯眼對我眨巴眨巴的。

我無語地嘆口氣,道:“被捆住了,沒心情看相。”

長髮女連忙道:“我馬上給你解開!”

說着,就動手來解我身上的繩子,渾天成在一旁大聲咳嗽了一下,長髮女立即縮回手,可憐巴巴地道:“大隊長,看完相就再捆上。”

“不行!”渾天成嚴肅地說:“你能不能成熟一點啊,老這麼幼稚!”

長髮女生氣地撅起了嘴。

我看她的樣子,實在是忍不住想笑,我好奇道:“你天生的本領是什麼呀?”

我的絕色總裁未婚妻(又名:神級龍衛) 長髮女見我問她,又興奮了,她把一隻胳膊伸到我面前,然後用另一隻手去掰,結果把胳膊彎成了一個弧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