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蘇兄果然是爽快人,那就如此定了,也給那些修為低的人一個機會!」 ?因為要重新制定規則,大比擂台要重新用堅硬的東西加固,所以今天弟子們都放假一天,原地解散。

圍觀的眾散修也都無趣的紛紛離開。

下注的地方,夏初雪走過去看看,本來下注的就是今天,既然今天已經不比了,那莊家當然是要給個說發的。

站在遠遠地方就聽到那邊人的問話聲。

「說這事怎麼辦?」

「各位不要著急,我已經差人去叫管事的,一會管事的就來了,他肯定會給各位一個滿意的答案!大家稍安勿躁,等一等,下周的錢絕對不會打水漂,我們賭坊更不會因為這點小錢而自打臉面毀了招牌的!」

「那你們管事怎麼還不來?都這麼長時間了,確定不是卷錢逃跑了?」

正說話間,一個年約五十多歲的老者大腹便便地走了過來,滿臉堆笑,一看就是個笑面虎,來到眾人跟前消失作揖行禮,然後賠笑道。

「各位道友,誰也不知道大比已經進行了居然又要重新制定規則,老闆說今日下注的當然還算數,不過對於今天押注的場次改到了明天而已!也就是說今天押注的錢,就當你們是押明天那一場比賽的,你們說怎麼樣?」

大家之所以來詢問,就是想要得到這種結果,現在官方已經給出了想要的答案,也就沒有必要再繼續纏著了。

夏初雪得到答案后,也跟在家族隊伍的最後面離開。

「小雪,你怎麼這個時間就回來了?該不會是……」

茜茜不敢再往下說,她怕真如自己想的那樣剛一上台就被人給踹了下來。

「今天大比取消了。」

「啊?怎麼突然取消了,為什麼呀?」

夏初雪送聳了聳肩膀無所謂道。

「大概是要改變大比規則,擂台還要重新修建加固,所以嘍!就改到了明天。」

夏初雪說著就去摟茜茜的腰肢,神秘兮兮的說道

「明天大比的時候,你要不要一起跟過去?」

「阿?我也可以去嗎?族長不是說讓留下的弟子好好在家中看守,以防有敵人的入侵!如果我偷偷跑出去被發現的,會不會被處置?」

「哎呦,你怎麼就不能往好的方面去想呢?我可是發現了一個賺靈石的好方法,如果你沒興趣的話,那我……」

「什麼賺靈石的方法?快點告訴我,要知道姐可是窮人,迫切的想要賺取靈石,每個月就靠家族發的一些金幣生活,到現在為止,我都還沒有摸過下品靈石是什麼樣的感覺呢!」

這話說得夏初雪心中酸楚,說起來這傢伙來修仙界差不多有四年了,居然連下品靈石不曾有一顆,到底是咋混的呀?

伸手拍了拍茜茜的肩膀,豪氣萬千的說道。

「你放心,跟著姐,以後絕對有你賺不完的靈石!」

「喲,看來你是遺傳你爸爸做生意的天賦了,怎麼?想帶我去做生意,好呀好呀!」茜茜激動的不得了。

據說虎父無犬子,蘇長河叔叔做生意那麼厲害,她的女兒應該也不會差的吧?

修鍊何等枯燥乏味,偶爾做些小生意也是緩解心浮氣躁的一種好辦法。

「所以明天我們要做什麼生意?」茜茜忍不住問道。

夏初雪翻了個白眼。

「誰說要帶你去做生意?」

「不是做生意是幹什麼? 全世界唯你令我心歡喜 你該不會帶我去搶劫的吧?不行不行,那樣的話會產生心魔,以後隨著修為越高心魔就會越勝……」

「你能不能聽我把話說完?」

這一聲幾乎是夏初雪用吼出來的,她簡直服了蘇茜茜,白長了一副嫻靜的容貌,脾氣居然這麼急。

「好好好,你說你說,都還沒說幾句話呢,就急眼了,真是這麼有氣質的身材,脾氣居然這麼急!」後面兩句是茜茜從嘴裡都能出來的,卻讓夏初雪聽得清清楚楚。

她甚是無語。

嘿,這傢伙倒打一耙的本事倒是只增無減。

「今天去試煉場的時候,我發現有人在那裡設施賭場,說簡單點就是押注,要不要試一試?今天家族弟子手中得了那麼多好東西,明天的那一場比斗,我保守估摸著最少也能贏好幾場,現在外面的人都不知道,你一個個都押沈家贏,所以這不是個很好的機會嗎?」

茜茜摸著自己的下巴,陷入沉思,良久才說道。

「說的也是,可是……我沒有下品靈石呀,只有一些金幣,能管什麼用?」

到時候就算是贏了,那贏來的也是金幣,也摸不到下品靈石呀。

正想著,腦袋就被狠狠的一個爆栗敲了一下。

「你沒有靈石不代表我沒有,更不代表別人也沒有啊?你可以去借,過了明天再還給他們就是!」

「可是我沒有什麼朋友,和誰借呢?唉喲,你怎麼又打我腦袋了,本來就不聰明,這下被你打傻了,我可就賴著你了!」

茜茜嘟囔著嘴說道。

夏初雪捂著嘴撲哧一笑。

「賴著我就賴著我唄,反正呀,我是養得起你的!」

「趕緊說正事,怎麼這麼磨嘰!」茜茜已經急得不行。

「好,我借給你100塊下品靈石,等明天大比開始的時候你跟著我偷偷溜出去,下個注,保你明天賺的盆滿缽滿!」

「什麼?一…百塊下品靈石?你這是在說笑呢?你怎麼那麼有錢?不是剛來世俗界嗎?哎喲,真是嫉妒死我了!」

茜茜驚訝的停下了手中翻土的動作,滿臉的羨慕嫉妒恨。

「我之前不是說上次無上秘境開啟的時候我也參加了嗎?在裡面得到一些好東西賣給拍賣行了,所以手中有些存款!不過我可不能借給你太多,露富可不是一件什麼好事!」

「明白明白,快點拿出來看看,可憐我在世俗界都混了那麼多年,結果連一塊下品靈石都沒擁有過,說起來真是汗顏!」

茜茜居然露出一種不好意思的扭捏態度,倒是有種秀色可餐的感覺。

「瞧瞧,這臉蛋,這風姿,真是閉花羞月也不為過!」

「夏初雪,跟你說正事呢,別東拉西扯的,真討厭!」

她嘴上這麼說,其實心中早已樂開了,是誰被人誇讚漂亮,都很開心的。 ?夏初雪在茜茜的魔爪即將撲過來之際右手在儲物袋上一拍,面前就出現100塊下品靈石。

茜茜伸出去的魔爪,在半空中硬生生的轉了一個方向。

「我的老天爺,這麼多下品靈石,我見都沒有見過!真的好漂亮!爺爺爺爺,你快點來看看!」

蘇以山聽到茜茜如此激動的吶喊聲,從打坐恢復中睜開了眼睛,一個縱身就跳下了床,朝著外面飛奔而去。

「茜茜,發生什麼事情了?怎麼這麼…靈石?這裡哪來這麼多靈石?」蘇以山有些傻愣愣的。

「嘿嘿,當然是小雪給的,你看看,我們進入修仙界,可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多的靈石呢,真是沾了她的光!」

夏初雪看蘇以山張開嘴,似乎想要對自己說什麼,趕緊打斷。

「爺爺,家族參加大比的弟子有了這麼多的依仗,明天肯定會贏的,所以我打算和茜茜一起去下注,要不你明天也去看看,給你!」

夏初雪順手一揮,又是100顆下品靈石被靜靜地擱在地上,蘇以山的面前。

「這…」

饒是他自認見多識廣,也震驚得無以復加,這說話間就是200塊下品靈石了,可不是一筆小數目。

「贏了的話就還我本錢,輸了就算我的,怎麼樣?」

「夏初雪,你家裡有靈石礦脈呀?這麼作你爸爸知道嗎?」

茜茜忍不住來了這麼一句。

「看來你是不答應,那好吧,既然這樣…」

「我答應,輸了算你的,贏了算我的,這麼好的事情傻子才不答應呢!」

茜茜一下撲在了下品靈石堆上,以防夏初雪反悔,將那些零食又收起來。

「茜茜,不許胡鬧,把東西還給小雪,200塊下品靈石呢,可不是鬧著玩的!」

蘇以山嚴肅制止住茜茜,作為一個修士怎可如此貪心?

「爺爺…」茜茜拉長著嗓音撒嬌,結果蘇以山就是不為所動。

夏初雪沒辦法,只好說道

「爺爺,既然你讓我叫你一聲爺爺,就是承認我這個看孫女兒,雖然我們都是嫡系血脈,但是這一支只有我們三個人而已,難道不應當互相幫助嗎?而且我拿出的東西,你居然不收,是不是根本沒把我當成自家人看待?」

「當然不是,就是這個東西太貴重了,我們…實在是受之有愧」

「有什麼愧?難道你不想為老祖蘇陽正名?不想讓蘇家所有人高看一眼?不想讓各位前輩看看蘇揚的後代強勢而歸?

夏初雪說的這番話,蘇以山豈能不想?只是他能力有限,感覺自己用多少東西都是浪費,還不如先緊著夏初雪用呢,雖說資質不好,五屬性靈根,但能夠小小年齡修鍊到鍊氣期第六層,也不是一般人物能夠做得到的。

因此,蘇以山將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夏初雪身上,我希望他在自己身上多浪費一點。

「我…」

「爺爺,我這裡還有好多下品靈石,要不咱們明天就拼一把,一旦贏了,可就是十倍的靈石,100塊下品靈石變成1000塊,難道你就不心動?好啦好啦,這靈石就當我們借的好不好?」

蘇以山著實無語,借的?一旦輸了的話,賣了你都賠不起!

心中這樣想,但是對那些弟子的實力和身上的一些寶貝還是有些把握贏的,再加上夏初雪和茜茜希翼的目光,最終艱難的點了點。

三人各自回房間后,夏初雪自己吃下了一顆辟穀丹進入空間。

已經好幾天沒有進來了,裡面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原本一片荒蕪光禿禿的地面已經被成片成片的綠意覆蓋,長勢喜人。

「玫瑰,你也太能幹了吧,哎?這些草藥…似乎除了我後來又買進來的之外,空間重組之前消失的那些品種草藥居然都還在,到底怎麼回事?」

驚訝的看著正在喝茶的玫瑰。

「當然是本姑娘掘地三尺挖出來的呀,好在之前每個品種的草藥都種了不少,只要找到一兩顆,我就有本事把它們變成一大片,怎麼樣?還滿意不?」

「滿意,相當滿意!」

夏初雪一把抱住玫瑰,在她那肉嘟嘟的小臉上吧唧一下親了一口,引來對方的一陣嫌棄。

「姐姐你幹嘛呀?我又不是男的,真討厭!」

不作不死 「你要是男的,本姑娘還懶得親你呢,切,還嫌棄上我了!」

夏初雪驕傲的將頭偏了過去,享受著空間里比外界高達幾十倍的靈氣濃度。

「哦,對了姐姐,你這麼長時間沒有進來,空間里那些低級草藥都已經收穫了好幾茬,喏,都放在這個儲物袋裡了!」

一個除袋憑空掉落在夏初雪的面前,她下意識的接住。用精神力掃描,心中大驚,裡面居然已經存了這麼多的靈藥。

可她也就幾天沒有進來吧?就算按照外邊一天空間一年的時間換算,也不可能收穫這麼多?更何況裡面還有很多10年份的草藥也都成熟了。

張開嘴剛想問,玫瑰就好像有預知能力似的攤了攤手說道。

「你別問我,你自己的空間都沒有搞懂,我哪裡清楚?反正這裡就是很邪門,不僅時間比例是一天比一年,就連靈藥的長勢也加快了速度,都會提前成熟。」

玫瑰想了想又說道

「就像打了激素的植物,雖然能夠快速的生長乃至成熟,但是他的本質已經變了,所以提前成熟的那些草藥會不會給煉丹造成失敗,又或者靈藥的本質已變我也不得而知,你是煉丹師,正好可以試驗試驗!」

夏初雪認真思考了一番問道。

「你這些天照顧它們有沒有用和以前不同的辦法?或者多澆了水,又或者滴了天靈水進去?」

玫瑰仔細回憶一番,斬釘截鐵的搖搖頭。

「天靈水哪裡是我等這種身份可以碰觸的?還不燒得我們身死道消?我還是和以前一樣照顧,但是自從空間重組之後,這些靈藥的生長速度更加快了!」

夏初雪拇指和食指不停來回摩擦著下顎。

難道是空間重組的原因造成的?

突然也不知怎麼的,腦海中驚現一件事情,一把抓住玫瑰上下打量起來。 ?「你不是變異玫瑰嗎?我記得吧你的本體重在那個地方的,怎麼沒了?」

她清清楚楚的記得自己當初還給別人一玫瑰的本體專門開闢一小塊地方種植,就在不遠處,可是經過空間重組之後就再也沒有看見過了。

之前偶爾進了空間兩次,那也是匆匆離開,根本沒有想起來玫瑰的本體,現在猛然想起,立馬神經緊繃。

玫瑰埋怨的看了一眼夏初雪。

「姐姐,本體對於我們植物園來說很重要,你居然現在才想起來,可憐我對你盡心儘力,居然最後一個想起我,真是太傷心了,原來我在你的心裡還不如那個小蜜,好歹你上次來的時候還看了人家,我呢?」

玫瑰憋著小嘴巴,一臉不高興。

夏初雪趕緊給她賠不是。

「誰說的?我當然緊張你了,因為你們一直跟在我身邊,所以才知道不會發生事情,再加上空間重組給我的震驚太大了,這才忘記了本體的事情,哎喲對不起了嘛,你就別生氣了。」

「哼!」

玫瑰嘴巴一撅,她倒是沒有真生氣,不過是想要嚇唬她一下,現在看認錯態度還算誠懇,也就沒有再說什麼。

「那好吧,姑且原諒你這回。」

「是是是,您大人有大量,小人不敢造次。」

夏初雪恭恭敬敬的作了一個揖,惹玫瑰笑得花枝亂顫。

「嗯,認錯態度很好,所以我什麼時候能出去與你並肩作戰?長時間呆在這裡,我都快被悶死了!」

「可是我現在修為只不過是練氣期第六層,根本沒有與你並肩作戰的能力,你現在的修為應該是築基期第十層左右吧,那現在的實力幾乎能夠橫掃整個北地修仙界,可是我修為太低,還需要歷練,根本沒有資格與你並肩作戰呀,不過我倒是有個主意,據說修仙界越是往南高階修士也就越多,或許你可以到那邊去歷練一番,等到我修為到了就去那邊找你,雖然你修為比我高太多,但是我有信心能夠趕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