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人員突然想到已經報警了,一會兒肯定是要去警局的,所以也跟宋夫人說了一聲。

沈曼兒都是裝的,因為她沒有見到宋夫人,覺得言多必失,不如等見了面,看情況在說話。

沈曼兒心想,自己可真是機智。

沈曼兒哭的無聊,一邊哭,心裡一邊在假設情況,如果宋成輝真的以為自己在學校,那麼他接到了綁匪電話,肯定是要去學校確認一下的。

即使學校再怎麼封閉,老師和家長應該都是能聯繫上的。

但是如果是宋廣瑤在封閉的學校上學的話,還不到假期,宋廣瑤是怎麼被人帶出來的?

沈曼兒仔細回憶這一段,卻發現自己的記憶有些模糊,自己是怎麼被綁匪劫持的,居然完全記不清了。

沈曼兒試圖把事情想明白,但是頭越來越痛。

沈曼兒只好放棄了。

很快警察就來了,宋夫人還沒有到。警察肯定不會等他們,直接帶著沈曼兒回了警局。

警察問沈曼兒做口供,沈曼兒把自己能回憶起來的情節都敘述了一遍。

警察問沈曼兒是怎樣離開學校被綁匪劫持的。

沈曼兒確實沒有這一段記憶了,無論怎麼回想,都想不起來。

警察卻覺得沈曼兒是在逃避,可能是因為逃學之類的離開了學校,才被綁匪盯上。但是不想承認錯誤,就說自己記不清了。

沈曼兒被問了好幾遍,但是真的記不清了,覺得自己好冤枉啊。

等錄完了口供,沈曼兒坐在一旁,宋家人還是沒有趕到。

沈曼兒心裡突然特別難過,不過這麼強烈的思想應該是原主的。

不過自己確實也有些難過,沈曼兒覺得一個人在最需要別人的時候,還需要等待,真的是特別委屈,特別難過。

沈曼兒以前也經歷過這樣的感受,但是她只是因為一些小事。

比如說沈曼兒上小學二年級的時候。有一天放學的時候,外面突然下起了大雨。

沈曼兒一直等著家裡有人來接她,但是眼看著幾乎所有的同學都被父母接走了,自己的爸媽卻遲遲不來。

直到教室里最後只剩下了自己和老師。老師一直陪著她,但是這讓她更加難過。

沈曼兒那時候就在想,為什麼爸媽不來接自己了,別的小朋友都有人來接。

老師是不是覺得我就是一個沒有人要的孩子呀。

沈曼兒那時候真的特別難過,也真的覺得挺委屈的,後來老師說要送自己回家。

不過雨很快就停了所以沈曼兒還是自己回來的。

沈曼兒回到家以後,以為爸媽在忙著工作,所以沒時間去接自己。

但是回家一看,老爸在跟別人打牌,老媽在看電視。

沈曼兒頓時覺得更委屈了,她問媽媽:「媽媽,你為什麼不去接我呢?剛才下那麼大的雨,別的小朋友都被接走了。」

沈曼兒已經記不清那時候媽媽的回答了,不過那種委屈感真的是永遠也忘不掉。

尤其是有對比才有傷害,如果有別的小朋友,沒有家長來接的話,自己心裡還能好受點,但是最後只剩下了自己。

沈曼兒雖然已經記不清媽媽說了什麼吧,但是現在想想,老媽那時候應該是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放學。

沈曼兒覺得也挺奇怪的,老媽明顯不會養孩子,但是還是生了三個孩子。三個孩子也都長大了。

沈曼兒經常聽到老媽特別自豪的跟別人說,自己家的孩子,從小到大可讓人省心了,一點兒都不需要操心他們。

沈曼兒其實聽到這樣的話,心裡也挺難過的,他們不是讓人省心而是根本就沒有人關心他們,也只能這樣了。

沈曼兒以前受了這樣的委屈,還會跟老爸老媽說,後來就不再說了,因為老爸覺得自己事兒多。

沈曼兒覺得自己反正做什麼都是錯,後來就乾脆不談這些,只說一些有意思的事情。

沈曼兒有時候真的不明白,也想不清楚自己在爸媽心目中的位置,可能自己就是多餘的吧。

畢竟家裡三個孩子,老大老二都是女孩,老三是男孩兒,就是為了要男孩吧。

反正自己就是多餘的,但是爸媽也沒虧待了自己,所以也沒有什麼好說的。

能說什麼呢,這些事情只能自己心裡想想,跟他們說的話,又會覺得自己事兒多。 沈曼兒心酸完了,就不委屈了,畢竟自己經歷的都是一些小事兒,跟人家宋廣瑤比起來,真的是不算事了。

沈曼兒坐在椅子上,安心等著,心想,宋家是不是離警局太遠了,所以一直趕不過來呀。

都有好心的警察給沈曼兒買來了晚飯,沈曼兒心想,人間處處有真情。

等沈曼兒吃飽了飯,宋家人才姍姍來遲。

婚久情不負 腹黑首席的替身小甜妻 沈曼兒看著精緻的宋夫人,心想,這是不是親媽?

沈曼兒腦海里已經有了一整套劇情。

宋廣瑤不是宋夫人親生的,而是宋成輝的私生女。所以這次宋夫人想要借刀殺人。

宋成輝一開始也不同意,可是後來得知宋夫人已經懷了身孕,怕宋夫人動了胎氣,乾脆就不再追究這件事。

於是宋廣瑤就成了炮灰。

以上都是沈曼兒自己想象的,豪門爭鬥也就這些劇情了。

沈曼兒獃獃的看著宋夫人向自己走過來,也不知道該說什麼為好。

宋夫人坐在沈曼兒身旁,宋成輝去和警察交涉了。

宋夫人說道:「廣瑤,你沒事吧,有沒有受傷?」

沈曼兒一聽宋夫人出生,骨頭就要酥了,沈曼兒從沒有聽過這麼撩人的聲音。

沈曼兒控制住自己,想了想宋廣瑤跟父母的相處方式,知道宋夫人要把自己往名媛的方向培養。

所以平時宋廣瑤即使對著母親,也是輕易不敢撒嬌的。

沈曼兒只好讓自己端莊起來,說道:「母親,我沒事,你放心吧。」

宋夫人只關心了一句話,接著聲音就嚴厲了起來。

「你怎麼離開學校的?讓你好好上學,你要是好好待在學校里的話,綁匪怎麼會有機可乘?」

沈曼兒根本沒有辦法辯駁,畢竟那段記憶自己真的是一點印象也沒有。

宋夫人見沈曼兒不說話,也不開口了。知道宋成輝過來,打破了沉默。

沈曼兒記得宋廣瑤和宋成輝關係很好,宋成輝是一個很開明的家長,很受孩子喜歡。

宋廣瑤的同學來家裡做客,都表示很喜歡宋廣瑤的爸爸,卻有點害怕她的媽媽。

沈曼兒挺想知道宋成輝會說什麼。畢竟一位父親一開始跟女兒關係那麼好,後來卻根本對被綁架的女兒不管不顧。

宋成輝開口了:「瑤瑤,你這孩子在學校里好好獃著,怎麼會遭遇了綁架?幸好沒出什麼事。要不然,你讓我們可怎麼辦呀?」

沈曼兒一聽這話就知道這位父親目前還不想撕破臉皮。

沈曼兒還要在宋家生活一段時間。現在的情況,對沈曼兒來說也算比較好了。畢竟不破臉皮的話,自己還能安心享受宋家的一切。

沈曼兒當然也想自立門戶,但是要等到她能有本事在這個世界站穩腳跟。

沈曼兒說道:「父親,我好害怕,我差一點就見不到你了。」

宋成輝摸了摸沈曼兒的頭,說道:「好了,好孩子,我們這就回家了。」

沈曼兒坐上車,覺得宋家不愧是首富,這車坐起來就是舒服,其實光看外形,沈曼兒對車也沒有什麼愛好,所以沒有什麼了解。

沈曼兒看到宋家住的房子只要驚呆了。宋家住的是一棟小別墅。這樣的房子在小區里是獨門獨戶的。

沈曼兒這才對宋江的首富身份有了深刻的了解。這才是真正的有錢人,你看人家住的房子。一共三個人竟然住這麼大的房子,三個人住什麼別墅啊?

等到沈曼兒進了門才知道,自己真的是窮慣了見識也少。宋家家裡的傭人就不少。這些傭人都是住在家裡的。

沈曼兒從小到大也沒有體會過這樣的生活,家裡居然有這麼多傭人,什麼事情都不用自己做,只要吩咐一聲就好了。

沈曼兒自己暗暗感嘆這樣的生活也太享受了吧。

沈曼兒在警局已經吃過飯了。家裡已經準備好了晚飯,她已經吃不下了。

於是沈曼兒就像回到自己房間。

宋成輝也是這樣說的,讓沈曼兒回房間洗洗澡。然後好好的睡一覺。

沈曼兒先參觀了一下這個公主房,然後去洗澡,洗完澡之後躺在床上。

沈曼兒又打開衣櫃,把裡面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拿了出來,對著鏡子在身上比劃。

我的天呀,普通人做夢都想不到這樣的生活,這些衣服都太漂亮了。

沈曼兒心想,有錢人家的生活就是不一樣啊,看看這公主房。宋廣瑤還真被她父親寵成一個小公主。

雖然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被拋棄了,但是在其他方面上她父親真的沒有任何虧待她的地方。

沈曼兒本來都已經想好了自己有了能力之後就趕緊搬出去住,畢竟這裡不屬於自己。而且還有兩個不知道對自己是不是有惡意的「親人」。

結果看到了這樣的生活,沈曼兒覺得留在這裡也不錯。自己再怎麼奮鬥,也不會有這樣的生活了吧。

沈曼兒把衣服收拾好,然後躺在床上,心裡還美滋滋的。名媛的生活,自己居然以這種方式體驗到了。

沈曼兒突然想到自己還是要上學的。畢竟宋光瑤十七歲了,已經上高二了。而且上的還是一個封閉式的學校。

沈曼兒心想,自己已經好多年離不開手機了。如果真的去那種封閉學校上學的話,自己不得瘋了呀,而且自己好多年沒有看過高中的知識了。

高中的知識自己已經好多年沒有接觸過了。宋廣瑤以前的成績很好。

沈曼兒自認為自己是怎麼努力也趕不上的。這怎麼辦?要不然找個借口就說自己被綁架了之後,受了驚嚇,智力也下降了。

沈曼兒心想,要不然隨它去吧。能考多少分就算多少分,畢竟首富的女兒,考不上好學校還不能買個好學校嗎?

宋成輝連自己女兒的命都不要了,還在乎女兒的分數呀。不過,有可能還真在乎,畢竟這個首富應該挺好面子的。

要不然,他也不會把女兒送到封閉式的高中去上學。如果不是為了好成績的話。也想不到,其他的理由了。

沈曼兒不知道自己如果考不好的話,宋成輝會不會更快的放棄自己。真的是好難啊,本來就是想進入幻境玩兒的,居然還要重新上一遍高中。

這就是生活呀! 沈曼兒向來是一個樂觀的人。

雖然接下她他可能真的要重新走一遍痛苦的高中。但是一想到自己這麼優質的生活條件,她也覺得沒有那麼苦。

畢竟,如果做題做的特別痛苦,做不下去的時候,可以看一看自己身上穿的衣服,自己腳上穿的的鞋子。

再看看自己的文具盒,還有那麼多特別貴的筆。

沈曼兒覺得自己還能堅持下去。

沈曼兒真的看到宋廣瑤的文具盒的時候,特別開心。這些筆都是自己曾經想擁有,但擁有不起的,現在就在自己手上了。而且還有這麼多。

沈曼兒頓時覺得這些都值了。

沈曼兒又看了看宋廣瑤的梳妝台,上面擺滿了護膚品和化妝品。但是自己沒有一個品牌是認識的。

沈曼兒覺得可能是這裡和現實生活中還是有區別的。品牌什麼的也都不一樣了。

可是當她看到伊利純牛奶的時候就知道是自己想錯了。那些護膚品自己不認識,可能真的是因為自己沒見識。

沈曼兒真的是特別開心,試問有哪一個少女突然暴富之後,能不開心呢?

沈曼兒今天一天折騰的也夠累了。徒步走了那麼遠。然後還要在警局錄口供。

沈曼兒興奮過後,就已經累的睜不開眼了。乾脆就直接睡下了。

沈曼兒因為不知道明天需要做什麼,所以也根本就沒有定鬧鐘。

第二天,沈曼兒是被家裡的傭人給叫醒的。

絕情前夫復仇妻 「小姐,小姐,快起床啦,要不然夫人該生氣了。」

沈曼兒頓時被嚇醒了。

沈曼兒最受不了這樣的威脅,比如就是如果自己還不起床的話,誰誰誰就生氣了。

沈曼兒小的時候,因為有時候會很忙,很早的時候,老媽就要喊沈曼兒去幫忙。

沈曼兒如果沒有聽到的話,老媽就會很著急。所以後來沈曼兒就養成了一個習慣。即使有人在自己睡著的時候小聲叫自己,自己也會嚇醒。

沈曼兒聽傭人這麼說,趕緊起床洗漱。

心想不是吧,難道起床時間還有規定。真要把我培養成一個名媛嗎?名媛不能睡懶覺嗎?

沈曼兒因為真的見識太少,不太懂。

沈曼兒洗漱好之後,挑了一件自己特別喜歡的裙子換了下來,然後才去客廳。

這時候宋夫人已經吃過早飯了。

沈曼兒下樓梯的時候,宋夫人看了她一眼,然後眉頭皺了起來。

沈曼兒心想,怎麼了,難道自己穿的這身衣服不好看。我覺得挺好看的呀。

結果宋夫人說道:「你一會兒還要去上學,就穿這身衣服嗎?你的校服去哪兒了?」

沈曼兒萬萬沒想到自己在被綁架之後,回到家的第二天,居然還要去上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