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曼兒心想,怪不得自己這個視頻發布了,沒一會兒,就有這麼多的瀏覽量了。果然顏值才是王道呀。

沈曼兒又看見幾個特別好玩的評論。

襪子剩一隻:「男主人好帥,不知道和up主什麼關係?」

庭州夜雨回復他道:「一看你就不仔細觀察,up主發的上一個視頻里,就有他們兩個說話的聲音。」

庭州夜雨只回復到這,但是也沒有說明沈曼兒和炎龍宇的關係。

很多人在她下面評論,追問他們是什麼關係。

還有好多人是急性子,直接自己去看視頻了。

沈曼兒也不記得自己上一個視頻,錄進去什麼奇怪的東西了沒有?

自己只是為了拍漫漫和布布,其他的東西都沒有太注意到。

沈曼兒自己也去看了自己拍了啥。

原來沈曼兒拍上一個視頻的時候,漫漫和布布有一個畫面特別可愛,所以沈曼兒就喊炎龍宇來看。

沈曼兒當時喊的是親愛的。

所以網友們因此知道了沈曼兒和炎龍宇的關係。

沈曼兒覺得這個事情挺好笑的,網友們好奇心也太重了,什麼事情都能扒出來。

自己這個視頻裡面拍的比較明顯,這還算是簡單的。

沈曼兒直到有很多明星,被爆了醜聞之後,好多人就變成偵探了,把人家什麼時候幹了什麼事情都能列出來。

網友們真的是神奇的存在。

沈曼兒只是想拍拍視頻,又沒有說想要視頻多麼火,所以也沒有去回復網友的評論。

不過沈曼兒還是很炎龍宇說了一聲。

「炎龍宇,你看看,網上有很多人說你長的帥。你介意嗎?這個視頻要不要刪了呀?」

炎龍宇一點也不在意這樣的事情說道:「沒關係的,又影響不到我。」

沈曼兒說道:「也對,那我就不管它了。」

沈曼兒沒想到過了一段時間,居然還有星探打電話來問,炎龍宇想不想去當明星。

炎龍宇當然是給拒了,他對這個也沒有興趣。

沈曼兒說道:「你看現在信息泄露的也太嚴重了。咱們的聯繫方式隨隨便便就被人家弄到了。」

現實生活中,其實有很多人會有這樣的困擾,他們在網上買東西的時候,肯定是要留自己的真實姓名和電話的。

一旦留了電話之後,就會有很多騷擾簡訊。尤其是購物節的時候,那一整天你的手機都會遭到各個品牌店鋪的輪番轟炸。

沈曼兒覺得這樣還算好的,因為可以防騷擾電話。但是有很多不知道是怎麼就得到了電話的,知道你的姓名,然後還會給你打電話。

沈曼兒曾經就受到了這樣的騷擾,當時他是接了一個電話之後,人家問她是不是剛從某某證券公司開戶了。

沈曼兒想想自己剛開了戶,就說是有一個回訪視頻的,自己一直沒有接到,會不會就是這個,然後人家自稱是客服,讓她去加一個微信群。

沈曼兒覺得自己加了也沒有關係,自己只要謹慎一些,不去看群里的東西,防止自己上當受騙就可以了。

結果萬萬沒想到他剛加了一個微信群之後立馬又知道了另一個電話讓自己再加一個微信群。

沈曼兒特別懵逼,什麼鬼呀?

沈曼兒就問那個人:「今天是什麼特殊的日子嗎?為什麼都要讓我去加微信群啊?」

結果對面那個人一聽就是打工的,也說不清楚,就是笑的挺尷尬,請求沈曼兒加群。

沈曼兒也不太會耽誤面拒絕別人,雖然也不是當面吧,但是人家就是已經用很懇求的語氣說了這個要求。

沈曼兒還是答應了,形象,反正自己也不會去看的,這兩個群加了就加了,如果自己實在不喜歡了,到時候把群退了就行了。

沈曼兒後來閑得無聊的時候也去看過那兩個微信群,裡面一個是跟財經雜誌有關的。另一個是薦股的。

裡面有一個自稱老師的人,會給大家分析股票。群里的人提問之後,老師很快就會給出自己的分析。

沈曼兒心想,這也太厲害了吧,這個老師如果真的分析的準的話,自己肯定已經很有錢了吧。

不過居然有老師敢薦股,也不知道他會不會對自己說過的話負責任。

沈曼兒覺得群里的人應該有很多人會聽信老師的意見,但是如果因此做出了錯誤的判斷,那應該怎麼辦呢?

沈曼兒不是很相信裡面的這個老師,這個群名字叫交流群。據說是免費的群,老師給出的分析也是不收費的。

沈曼兒覺得這樣更沒有保障了。當然,就算收了費,可能一樣也沒有保障。

但是應該沒有人會真的這麼閑,免費給大家分析股票。

沈曼兒心想,應該不會有人這麼好心想著有錢大家一起賺,所以才開了這麼一個微信交流群吧。

因為當時打電話讓沈曼兒加群的那個人說話有口音。沈曼兒也不想接這樣莫名其妙的電話,雖然最後是加了群,但是也沒鬧明白為什麼。

沈曼兒覺得以後這種根本不知道是誰的電話,就不要再輕易接了。 沈曼兒最近聽老媽一直在說身邊的事,可以看出老媽也是有想法要表達的。

老媽的一個同事張姐有兩個女兒,兩個女兒結婚以後,二女兒搶著要贍養張姐,條件是張姐把老宅子分給她。

大女兒也沒說什麼,二女兒鐵了心想要這麼做,還去列印了好幾張紙的條款,約定這事不會在變卦了。

張姐見二女兒的女婿也信誓旦旦的表決心,說以後肯定孝敬她。也不圖她的錢。

這件事當時就這麼定下來了。不過條款上寫的是張姐退休以後再履行合約。

所以這套房子還在張姐手裡。

結果這剛過去五六年,張姐快到了退休的年紀了,就等著養老了。

二女兒不樂意了,說什麼也不想遵守之前的約定了。

那沒辦法了,只能張姐的大女兒就養張姐吧,結果二女兒也不願意。

二女兒的意思是兩個人一起贍養張姐,其中的意思是這個房子還是歸她,雖然沒有明說,但是大家都知道她這個意思。

天底下哪裡有這樣的好事?

其實大女兒這時候說一句,她養母親,房子歸她。這件事攤開了說,也就很好解決了。

但是大女兒也不表態,看樣子也不想單獨贍養張姐。

可能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壓力吧。兩家贍養老人都有一定的壓力。

但是這件事一鬧就太噁心人了。

要不說人心善變呀,以前說的明明白白的,雙方都是簽了字的,合約也在手,說變卦還能變卦。

沈曼兒向來知道,這樣的事情有太多了,毀約的人多了去了。不管是因為什麼樣的事情毀約。

沈曼兒覺得這就是無賴了吧,約定好的事情不遵守,都已經簽好了的合約也不當回事。

這樣的人真的就無賴了,誰能管的了這樣的人呢?難道只有法律嗎?

這年頭因為分家產鬧上法庭的也不再少數,子女們有了自己的小家之後,就沒有以前那麼看重手足之情了。

沈曼兒當初也很不理解,覺得那些為了財產鬧上法庭的人是從小沒有一起長大嗎?

兄弟姐妹從頭一起生活一起長大的話,感情應該很好啊,怎麼可能會不合?

老媽說道:「別提多麼好的感情,在錢面前都白瞎。不是都說了嗎?親兄弟還明算賬呢。」

也是,只要跟錢扯上瓜葛,什麼感情都抵不上。

老媽又提起了沈曼兒的遠方表姐阿紫。老媽跟阿紫關係好,沈曼兒和阿姨到沒有多大的感情。

因為阿紫表姐的孩子都快跟她一般大了,而且兩個人也沒有怎麼接觸過。阿紫表姐的事情都是從老媽那裡聽來的。

阿紫表姐是做美容生意的,阿紫很能幹,把生意做的很大。但是阿紫畢竟是一個女生,有的時候想進一步發展的時候,總覺得力不從心。

所以阿紫就想找一個合伙人,到時候一起干,一起賺錢。最後他選擇了他們村裡的一個女人。

那個人挺慘的,丈夫出國打工了,都已經好幾年不回來了,還鬧著要跟她離婚。

她有兩個兒子,老公也不回來,自己也沒有工作,快被生活逼死了。

阿紫表姐找上了她,覺得反正都是要找合伙人,乾脆拉她一把。而且當初說好了,就是她兩個一起干,跟自己個的男人沒有什麼關係。

當初那個女人說的也可好了,說不讓自己老公摻合,兩個人一直合夥下去。

結果兩個人合作了都七年了,那個人的丈夫回來了,也不離婚了,非逼著她散夥,自己做生意,有錢自己賺。

阿紫表姐挺傷心的,就勸那個人,說你丈夫以前經常打你,你還聽他的話,要跟我散夥,當初要是沒我拉你一把的話,你現在指不定是什麼樣子呢?

結果那個人特別生氣的說,我老公打我那是我的事兒,你別摻合我們兩口子的事兒。

阿紫表姐也沒有辦法,只能拆活了。讓孩子們抓鬮決定把四個市場給分了。

還有一輛舊車,當時是兩個人合夥買的,都花了錢的,那個人說不要了。阿紫表姐說這車怎麼也能賣兩萬,結果那人就又要了。

然後就這麼拆夥了,結果過了沒兩天,那個人又找回來說,市場分的不合適,她想要阿紫手裡的市場。

沈曼兒心裡一直在吐槽,那個人是神經病吧,怎麼也不要點兒臉呢?

當初表姐幫了她一把,她才有了今天,現在翻臉不認人了,她怎麼好意思來要市場呢?

老媽說:「最靠不住的就是人心了,她們兩個合夥了七年,結果到現在說散也就散了。」

沈曼兒替表姐感到不值,怎麼碰上這麼一個人,說的話全不作數,而且自己上趕著犯賤的人。

她老公雖然出國打工幾年手裡有點錢吧,但是之前一直想跟他離婚。不過兩個孩子也大了,這婚最後是離不成了,但是她老公還經常打她呢。

居然連這個都不介意,還事事都聽她老公的,居然還能說出,她老公打她是她們兩口子的事情,讓表姐別多管閑事。

沈曼兒心想,當初表姐如果沒有多管你的閑事的話,你能有今天?當初你人不人鬼不鬼的,表姐幫了你一把,你居然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沈曼兒對老媽說道:「表姐當初就是看走了眼。才找上這麼一個人的。」

老媽說道:「走著走著人心就變了,她就算找一個別的人,可能到時候也因為錢的事情鬧矛盾。」

沈曼兒心想,這是不是都是沒錢鬧的呀,可是有錢人也會鬧矛盾而且鬧的比普通人還凶呢。

沈曼兒嘆了一口氣說道:「要是誰攤上這樣的事情,真的是要煩透了。這樣的事情也好解決,就是怕碰上這樣的無賴,讓事情解決不了。」

老媽說道:「王姐那件事情就很好辦,她只要把老宅一賣,把錢攥在自己的手上手裡,誰也不給。自己就不怕沒人給養老。」

沈曼兒說道:「我那天聽我王大娘說了,她才不會把老宅子給賣了。」

老媽說道:「留那麼個老宅子,不賣的話,他們肯定是要重新蓋房的,到時候還得花錢。兩個女兒回來是有地方住,但是有什麼用呢?」 沈曼兒知道老媽沒有說的最後一句話,就是最怕兩個女兒誰都不回來。

沈曼兒突然有些感慨,女兒嫁出去,就是別人家的了,有了自己的家庭之後,難免不想贍養老人。

要不人們都說養兒防老呢,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沈曼兒記得姥姥年紀越大,就越愛絮叨以前的事。

姥姥說過,他們村子里有一個老人,家裡三個孩子,三個孩子輪流著管她,每個人管她兩個月。

她有兩個女兒,一個兒子。

每次輪到她兒子管她的時候,根本不讓她吃飯,有的時候一天只給她一碗稀飯,也不伺候著。

因為老人已經只能躺在床上,沒辦法動了,吃喝拉撒都在床上,兒子也不管。

小女兒心疼老人,但是家裡也沒有條件,贍養老人。每次老人住到兒子家裡,小女兒就一起住過去,伺候老人。

但是小女兒也有自己的家庭了,而且家裡也不富裕,一直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但還是儘力的讓老人好過一點。

沈曼兒現在還能記得姥姥跟自己講這個事的時候,還說那位老人真的是受大罪了。那位老人就是活生生的被餓死的。

所以說呀,就算養了兒子也不一定有用。

沈曼兒一直覺得這個事情不是看男女的,是要看人性的。

連自己的父母都不贍養的人,怕是連畜生也不如了。

沈曼兒相信自己不會這樣做。

沈曼兒記得曾經見過一個姐姐,帶著孩子來沈曼兒家裡買東西。

那時候老媽還在開店,那個姐姐也算是老顧客了。

老媽對那個姐姐有印象,說道:「你們不是前幾天就買過爬行墊嗎?怎麼又來買了?」

那個姐姐說道:「那個尺寸買小了,我就給我娘送去了。」

結果那個姐姐帶來的兒子說道:「你為什麼不給我奶奶呢?」

那個姐姐說:「那個尺寸對你奶奶來說,太大了。」

小孩子說道:「那剪小了就可以了。」

那個姐姐嘆了一口氣說道:「確實是你奶奶的親孫子呀,平時也不見你想著你姥姥。」

沈曼兒從這件事情中,能看出嫁的女兒還想著自己母親。

沈曼兒想,孩子想著奶奶,肯定有各方面的原因,孩子一直跟著奶奶住,奶奶更疼他。

反正不管什麼原因吧,孩子更想著奶奶,肯定對平時母親想著姥姥心有不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