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珂第一個喊了出來:「暖暖,你在說什麼傻話?你怎麼會是壞人?你是全天下最好的妹妹!」

「你才傻呢!你全家都傻!」秦川氣得狠狠拍了一下秦珂的腦袋,「不會說話就別說!」

秦珂抱著腦袋嘀嘀咕咕,「你才傻,你不是把暖暖也罵進去了嗎?」

秦川:……弟弟什麼的果然很討厭,還是妹妹可愛!

秦鈺說:「暖暖,你是我們的寶貝妹妹。不管你想幹什麼,哥哥都陪著你!」

秦家人就是這樣的護短,只要是他們認定的家人,就會無條件無底線的護在羽翼之下。

沐暖暖那顆冷石更冰封的心臟,感覺到了一絲絲解凍的聲音。

秦家也不是所有人都是壞人。 沐暖暖依舊緊繃著小臉,「安寧不是也有血液鑒定嗎?她有可能才是你們的家人。」

「暖暖,我們秦家人又不是傻子,怎麼會讓一個小姑娘給玩弄於股掌之上?」

秦任說:「你和我母親,也就是你的奶奶長得一模一樣,這是隔代基因遺傳才有的。真正的血緣關係是無法切斷的,我一見到你,就能肯定你是我們秦家的孩子。」

秦川點頭:「我第一次見到暖暖就覺得很親切。」

秦鈺和秦珂也紛紛點頭:「沒錯,我一眼就認出暖暖是我們妹妹。」

沐暖暖在心裡說,你們前世不就統統都是二傻子嗎?

不就相信了安寧的鬼話嗎?

不就把安寧當成了真正的秦家人嗎?

秦任感慨道:「如果我們沒有見過你,或許安寧憑著一紙血液鑒定書,還真能矇混過關。

但好在老天有眼,讓爺爺和你父親都先見到了你。所以說冥冥之中自有緣分,我們失散的一家人終究是要再相聚的。」

沐暖暖壓下了眼底的酸澀。

她想說,前世就沒有這段緣分。

前世的安寧就成功的頂替了她的身份,混進了秦家,混得風生水起,成為了T市第一名媛千金。

秦家這群傻子,還真的就相信了安寧的鬼話,被她耍得團團轉。

掏心掏肺的寵著安寧,把一切最好的都送給安寧。

不管安寧幹了什麼傷天害理的壞事,秦家人都幫安寧收拾爛攤子,擺平一切。

這或許就是秦家人刻在骨子裡的護短。

他們也是被安寧欺騙了,才會助紂為虐。

沐暖暖甚至報復的想著,要是她告訴了秦家人,他們前世是怎麼幫著安寧害自己的,他們會露出怎樣的表情呢?

是痛不欲生,還是懊惱懺悔?

「暖暖,你餓不餓?等下哥哥煮東西給你吃啊,哥哥的廚藝很好的!」

「暖暖,你的電視劇什麼時候上映啊?我叫我們認識的人全都去看!」

「暖暖,爺爺很想你,你要不要回家去看看爺爺?」

沐暖暖回過神來,看到他們真摯誠懇又小心翼翼的眼神。

她緊緊抿了抿唇,狠心說道:「等到安寧結婚那天,我會回來的。」

拒嫁豪門 三隻哥哥和秦任的眼睛紛紛一亮。

他們要趕緊行動了!

讓安寧快點和姜衍結婚,然後暖暖就可以回家了!



話分兩頭。

雲安市。

張霞最近過得那叫一個春風得意。

有錢人家找上門來,她把自己的女兒頂替出去,說是有錢人家丟失的女兒。

一開始,張霞還惶惶不安。

後來那個有錢的女人(葉微瀾)找到她,教了她一套說辭,還給了她不少錢。

可把張霞給樂瘋了!

果然有錢人的腦子就是不好使,她隨隨便便撒個謊,居然就相信了,還給了她這麼多的錢,她以後可要享大福了!

也不知道安寧最近是怎麼回事,都沒有聯繫她。

不過不要緊,安寧肯定是在有錢人家裡吃香的喝辣的,很快就會把她接過去一起享福呢!

張霞手裡有了錢就膨脹了,飄了。

她原本是在醫院裡當護工的,現在也沒心思好好乾活了。

病人家屬花錢請她照顧病人,張霞倒好,根本不管病人。

病人拉了大便在被窩裡臭氣熏天的,她也不清理。

病人家屬氣不過,質問她。

張霞叉著腰罵道:「你才給這點破錢就要老娘端屎端尿的伺候,美得你啊!什麼東西,呸!」

病人家屬被氣到了,「以後你不用來了,我們不請你了!」

「不請就不請,老娘還不幹了呢!老娘的女兒有本事,馬上就要接老娘去享福了!」

張霞趾高氣揚的轉身就走。

她馬上就要發財了,要去享福了,誰還累死累活的工作啊?

讓安寧請三個傭人回來伺候她!

張霞拿著葉微瀾給的錢,去商場里大買特買。

以前她捨不得買的漂亮衣服,鞋子,包包,統統買買買!

她可是要跟著女兒去享福的人了,絕不能給女兒丟人。

張霞拎著大包小包的,意氣風發的回到城中村。

鄰居們好奇地問:「張霞,你這是發財了嗎?」

張霞鄙視的眼神看過去,「全靠我們家安寧有出息,當了大明星,馬上還要接我去大城市享福了呢!」

鄰居們早就聽張霞說她那家安寧,都聽煩了。

不是說安寧當大明星了嗎?

這麼久也沒在電視上看過安寧啊?

現在看到張霞大包小包的買東西,還全都是好東西,由不得鄰居們不相信,各種帶著酸泡泡的話往外冒。

「哎喲,張霞你可真是好福氣呀!」

「你們家安寧就是有本事,還孝順!就算是發財了也沒忘記孝順你這個老娘!」

「我說張霞,你以後搬去大城市享福了,可不要忘記我們這些老鄰居啊!」

有那些個腦子轉得快的,先是吹一通彩虹屁,然後忙不迭說道:「張霞,你既然都要搬去大城市住大別墅享受了,你家裡那些個淘汰下來的傢具家電什麼的,肯定都不要了吧?你就給我吧,我不嫌棄!」

張霞翻了個白眼。

這群不要臉的窮酸東西,還想著她家的傢具家電呢!

做夢!

「瞧你那副窮酸樣,等我搬走的時候再說吧!」

張霞提著東西,趾高氣揚的走了。

她得趕快走,不能被這群窮酸東西給纏上。

她家的東西,憑什麼給人啊?

就算是破爛也不給!

要不到東西的鄰居啐了一口,惡毒的編排,「呸!還真當你是暴發戶了?給臉不要臉的玩意兒!你家女兒指不定在外面幹了什麼見不到人的事情,才能賺到錢呢!」

鄰居嘴碎,說的話夠惡毒的。

城中村的居民們大多都是窮人,留守老人兒童,就連拆遷隊都繞著這塊兒走。

他們沒錢,也不懂網上的東西。

當然也不會上網,不會刷微博追星。

也就不知道安寧搞出的事情,更不知道風雨即將到來。

事情是這樣的。

安寧把雲舒的臉毀容了,這件事情引發不少激進粉絲的不滿。

網友們開始人肉安寧。

把安寧的所有信息都扒了個底朝天。 其中包括安寧的家庭住址,身份證信息等,連同張霞的所有信息都被網友們給扒出來了。

有一些雲舒的粉絲,還有一些是閑著蛋疼沒事做的網友們。

他們蒙著臉,晚上偷偷來到了城中村……

第二天早上張霞還在睡覺,做著去大城市住大別墅,吃香的喝辣的美夢呢,忽然聽到門口就有人在拚命的拍門。

「張霞!你快出來!」

「張霞!開門!」

「開門! 冥醫 快開門!」

震耳欲聾的拍門聲,把在做著美夢的張霞給吵醒了。

她非常生氣的披著衣服,罵罵咧咧地走出來。

「到底是哪個殺千刀的,這麼早來拍老娘的門!活得不耐煩了你們!」

門一打開,門口黑壓壓的站了好多人,全都是城中村的居民們。

此刻有人憤怒,有人幸災樂禍,有人圍觀吃瓜。

惡毒女配的悠然生活 「看什麼看?你們要死了,這麼早來幹嘛?」張霞沒好氣的罵人。

「哎喲,張霞你還有臉罵人呢?你自己看看!」居民們抬手一指。

張霞罵罵咧咧的看過去。

這一看,差點把她給嚇死!

只見她家破舊的門上、窗戶上、牆上全都是紅色的油漆。

全都是罵人的話,比如什麼死全家,兇手,血債血償之類的字眼。

看得人頭皮發麻,心驚膽顫。

張霞倒吸了一口涼氣。

下一秒,她那殺豬般的尖銳聲音響起,「這是哪個王八犢子乾的?敢跑到老娘的家裡來搞事情?」

城中村的環境很差,連個小區物管都沒有,更別說有監控攝像頭了,根本就查不出是誰幹的。

張霞氣得不輕,月匈口不斷起伏,「要被老娘知道了是誰幹的,絕對饒不了他!」

城中村的居民們紛紛開口:「張霞,你這是在外面得罪人了吧?」

「該不會是你欠了高利貸,被人追債上門了吧?」

「那可不好說,張霞不是買了好多高檔東西,一夜暴富了嗎?」

「那些錢該不會就是找高利貸借的吧?高利貸害死人啊,張霞你怎麼敢借?」

有人說道:「張霞,你要是真借了高利貸,你就從這裡搬出去,可不要禍害我們老鄰居!」

「對啊,你不是說你女兒當了大明星,要把你接到大城市去享福嗎?你趕緊搬走吧!」

「我們這些老鄰居不奢望沾你的光,你不要連累我們就好!」

「就是就是,你趕緊搬走吧!」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言語中充滿了不滿和挖苦。

誰叫張霞天天吹她女兒當了大明星有多出名,賺了多少錢,要帶她享福叭叭叭之類的話。

既然都那麼有錢了,怎麼還會有人在她家門口潑紅油漆?

昨天跟張霞要傢具家電的那個人,更是迫不及待的跳出來說:「哎喲喂,我們城中村可不敢留你這種人,我們這裡住的可都是本分老實人,你還是趕緊搬走吧,別害了我們!」

張霞氣得半死,抓散了頭髮,挽起袖子,叉著腰,破口大罵:「老娘的房子,老娘想住就住,你們憑什麼趕老娘走?

我看就是你們這些人羨慕我有個好女兒,所以才會偷偷在老娘家門口潑紅油漆!我告訴你們這幫龜孫子,你們休想這件事情就這麼算了,老娘和你們沒完!」

張霞罵完就沖回家裡,很快就端了一盆水出來,朝著鄰居們潑水。

圍在前面的人來不及退開,被她潑了一身的水,頓時上去廝打起來。

一時間,場面亂成了一團。

在城中村的外面,停下了幾輛高檔轎車。

有人跑到其中一輛最豪華的汽車旁邊,彎下腰,恭敬的彙報。

「秦總,張霞那邊我們一直盯著呢。昨晚有幾個網友在張霞家門口潑油漆,似乎是對安寧毀容雲舒的報復,我們只看沒出手。今早張霞就被鄰居們給圍住了,叫她搬家,別禍害人呢!」

車裡坐著的人正是秦遠。

秦遠和秦致兵分兩路。

秦遠負責搞定張霞這邊,秦致則是親自去沐家了。

「把張霞帶回來。」秦遠冷漠地說完,就把車窗按了回去。

「是!秦總!」

就在張霞那邊打得不可開交的時候,秦遠的手下撥開人群,走了進去。

「張霞,我們家主人派我們來接你了!你跟我們走吧!」

這幾個手下人高馬大的,穿著黑西裝,戴著黑墨鏡。

身材魁梧,肌肉結實,一看就不好惹。

城中村的居民們紛紛讓開,不敢說話了。

他們驚魂不定,難道張霞說的是真的?

張霞的女兒安寧真的發財了?

派人來接她了? 搶手前妻:首席請離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