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雲坤玄終是將那家主大廳毀了個徹底。

發泄過後,雲坤玄直接飛身而起,朝某處院落的方向飛了過去。

直到這時,這一場原本就要偏離劇本的好戲,總算是圓滿的落下了帷幕。

就在這時,小靈的聲音忽然在沐靈夕的腦海中響了起來。

「主人!我感應到了,這一次應該是地靈珠。」

沐靈夕聞言,眼中一亮。

連忙在腦海中問道。

「在哪個方向?」

「就在你前面的那堆廢墟中。」

沐靈夕抬眼看了一下那方向。

她面前的廢墟可不就是雲坤玄剛剛毀掉的那座家主大廳嗎?

沐靈夕有些不敢確定的看著那堆廢墟問道。

「你確定在那裡嗎?」

小靈有些急迫的說道。

「確定,就在那堆廢墟中的某個地方。」

沐靈夕看了眼周圍空曠的環境,根本就沒有可以躲藏的地方。

但是地靈珠她是必須要拿到的。

想到這裡,沐靈夕大概的計算了一下那處距離自己現在位置的距離,若是她那超快的身法仍然管用的話,也許還是可行的。 對於這個問題,葉天倒也是沒有拒絕,當即便是說道:「好啊,那你就想一個更好聽的名字吧!」

很顯然,對於葉天來說,一個名字自然是不重要的,只要這傢伙現在能夠安然無恙,葉天已經是謝天謝地了,而且還進化成功了,此時葉天的情緒可謂是空前絕後的好,又怎麼會去在意一個名字呢?

而涅槃尊者看到葉天同意,當即也是極為認真了起來,此時的他手指搓著自己的下巴,皺眉沉思了良久,而後終於是開口說道:「不如,我們就叫它黑龍怎麼樣?」

「黑龍?」

葉天有些無奈,原本還是一臉笑容的看著咪咪,而涅槃尊者這兩個字出口之後,葉天當即便是有些不自然的咂了咂嘴。

「這個名字……會不會有點土啊?」

葉天沉默了良久,雖然覺得駁涅槃尊者的面子有些不合適,但還是沒能忍住,當即也是有些吞吐的如此說道。

而涅槃尊者聞言,當即便是皺了皺眉,而後說道:「土嗎?聽起來多霸氣啊!就這個吧!」

「好……吧……」

葉天倒也的確是對名字沒有什麼要求,當即便是答應了下來,沒有在這個問題上過多的糾纏。

一番喜悅之後,葉天方才是發現,黑翅妖獸此時已經是躍過了自己原本採摘藥材的地方很遠了,當即也是趕緊拍了拍黑翅妖獸的脖子,而後再度折返了回來。

回到原來的位置,黑翅妖獸也是順利降落,這一次,所有的謎團全部都揭開了,葉天的心中也是舒暢了許多,而且在也不用擔心這薩戈沙漠之上有什麼危險了。

接下來的葉天自然是極為專心的找起了千葉草。

千葉草和玄靈果的分佈位置是不太一樣的,之前有玄靈草的地方,基本上沒有千葉草的存在。

涅槃尊者之前也的確說過,玄靈草本身有劇毒,它的附近是不可能有別的植物的。

葉天也是尋找了好遠之後,方才是發現了千葉草的蹤跡。

走近一看,葉天果然是發現,這千葉草的確是極為奇怪,從遠處看起來,它和其他的草類植物沒有什麼區別,然而走近一看才會發現,它的葉子是聚集在一起的,仔細看上去的話,才會發現,其實很很小很小的一片片葉子聚集在一起,方才讓人在遠處覺得它其實只是一片葉子而已。

涅槃尊者此時也是在納寶之中說道:「小子,就是這個了,採集二十株就差不多了。」

聞言,葉天也是點了點頭,看著面前一大片的千葉草,當即便是採集了起來。

「這千葉草只是作為煉丹的一種輔助性藥材,所以需求量不是特別大,但是你千萬要注意,不能和玄靈果放在一起,不然的話,玄靈果也會發生毒變的!」

在葉天採集的同時,涅槃尊者也是極為細心的再度提醒道。

葉天也是再度認真的點了點頭,關於這個問題,之前已經討論過了,涅槃尊者能夠如此細心的提醒自己,葉天也是覺得非常感動。

千葉草採集完畢之後,葉天也是站起身來,旋即長長的舒了一口氣,這薩戈沙漠之行,或許到這裡就要告一段落了,回想起來在這薩戈沙漠之上的種種經歷,葉天也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現在的葉天,倒是很感謝涅槃尊者能夠帶自己來這樣一個地方,讓自己見識到了之前從來沒有見過的東西,不管是薩戈海域之中那些鯤類也好,還是這薩戈沙漠之中神奇的藥材也罷,對於葉天來說,都增加了自己的閱歷!

更重要的,自然還是見到了風行者這樣一個超級強者,而且還了解了葉氏家族的歷史,以及自己的祖先「葉天」的師傅,墟尊者!

這些東西對於葉天來說,一直都是心中非常好奇的,可是自己又一直找不到一個比較好的機會去了解,而這一次正好通過風行者了解到了這些,對於葉天來說,也算是極為幸運的一件事情。

不過,了解自然是要付出一些代價的,雖然現在的葉天對於葉氏家族的歷史已經了解的差不多了,但同樣還有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那就是知道了現在的鬼宗也是一個非常不簡單的勢力!

之前的葉天的確已經和鬼宗的人有過接觸,但是僅僅憑著自己對鬼宗那膚淺的了解,顯然是不足以做到知己知彼的。

現在,對鬼宗的了解更加深入了一層之後,葉天也終於是在心中真正的重新認識了鬼宗,之前的葉天或許覺得天越國和鬼宗之間有著一場不死不休的戰爭。

但是現在的葉天卻不會這麼想了,因為在風行者的口中,葉天已經不難了解到,天越國想要和鬼宗為敵,顯然勢力還是不夠的,如果不是風雲閣一直暗中和鬼宗對抗的話,想必天越國早已經落入了鬼宗之手!

所以,現在的葉天心中自然便是又多了一個必須要去解決的問題,那便是鬼宗!

可是怎奈,自己現在和鬼宗之間的差距還是太大,甚至就連風行者都不敢斷言能夠對抗過鬼宗,那麼自己又怎能是鬼宗的對手呢?

這一切問題在葉天的腦海之中不斷的盤旋著,即便此時的黑翅妖獸已經再度飛在了半空之中,即便下方的萬里冰山再度出現在葉天的面前,葉天卻也是一眼都沒有看。

葉天有時候自己都想不明白是為什麼,自己這一路走來,總是有各種各樣的阻礙,雖然說那些阻礙只會讓自己變得更強,但是這並不是葉天想要的。

若是能夠平平凡凡的,度過一生,葉天絕對不會選擇自己現在正在走的這一條路。

可是,這個世界上從來都沒有如果,不管是在天神大陸,還是在任何一個大陸之上,人生永遠只有一條路可走,那便是:勇往無前!

葉天心中也非常清楚這一點,所以對於此刻的葉天來說,最重要的自然便是抓緊時間回到葉氏家族當中,自己離開天池城也有好幾天的時間了,天池城現在究竟怎麼樣,葉天還是很擔心的。 想到這裡,沐靈夕大概的計算了一下那處距離自己現在位置的距離,若是她那超快的身法仍然管用的話,也許還是可行的。

宮佑冥在看到沐靈夕正一臉炯炯有神的朝那廢墟看去,就知道沐靈夕可能是有什麼發現了。

「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

沐靈夕聞言,這才反應過來自己旁邊還有個高手在。

「我有一件非常需要的東西在那堆廢墟里,具體在哪裡我並不清楚,不過我今天一定要拿到,你在這裡幫我把風,我找到之後馬上回來。」

一邊說著,沐靈夕一邊計劃著自己前往的路線。

宮佑冥聞言,就知道又沒自己什麼事了。

看著沐靈夕那一臉志在必得的樣子,只是輕聲說道。

「有我在這裡,你放心就是了。」

沐靈夕計劃好自己的路線,對著宮佑冥點了點頭,心中默默的想著那片廢墟上的某個方位,身體一個前躍,瞬間就沖了出去。

只見一道光影閃過,下一瞬沐靈夕就已經來到了之前自己定好的那片區域上。

還好,這一次那超快的身法還算給力,並沒有讓自己失望。

整個廢墟足足有一座宮殿那麼大的範圍,沐靈夕小心的隱匿著自己的身形,在這片廢墟上前行著。

「小靈,你現在還能感受到地靈珠的位置嗎?」

沐靈夕剛一出聲詢問,小靈的聲音,就從腦海中傳了出來。

「就在你前面五米左右的位置,我感覺到地靈珠被困在一個陣法之中,主人可能還要先解除陣法才行。」

沐靈夕一聽,連忙朝她面前五米處的位置看了過去。

只見那裡是一段被石塊包裹著的青花石底座,上面原本是什麼東西現在已經根本看不出來了。

周圍全是一片粉碎的石塊,只有那個青花石底座還算完整。

看樣子,小靈所說的那個地靈珠應該就是那塊石頭了。

在確定之後,沐靈夕直接朝那底座的方位走了過去。

一抬手,沐靈夕就像將那青花石的底座整個的裝進自己的乾坤鐲中,然而在嘗試過之後,沐靈夕這才失望的放下了手臂。

可能是因為那石塊中陣法的原因,沐靈夕根本沒有辦法整個的將那石塊裝到自己的乾坤鐲中。

看來她還只有在這裡破解開那石塊了。

從來沒有破解過什麼陣法的沐靈夕,並不知道應該怎麼解開那石塊上的陣法。

但是石塊上那青黑色的花紋,卻是引起了沐靈夕的注意。

沐靈夕仔細的朝那青花石底座上看了過去,只見那上面正細細密密的排列著一道道花紋。

那些繁複的花紋各自相交,但是有自成規律。

看到這裡之後,沐靈夕按照那花紋的樣子在那青花石上描繪了起來。

只見沐靈夕的只見碰觸到那青花石底座上之後,那上面的花紋就想是活了一般,直接纏繞上了沐靈夕正描繪著的手指上。

那花紋就像是藤蔓一般的在她的手臂上蔓延著。

沐靈夕剛開始的時候有些驚異,但是在發現那花紋對自己並沒有什麼惡意的時候,沐靈夕也並沒有阻止那花紋的蔓延。 黑翅妖獸再次飛過薩戈山脈的時間,似乎比起上一次快了許多,不知道是因為葉天現在心事重重,還是其他的原因。

當葉天再度將注意力放在自己周圍的風景上的時候,薩戈山脈已經是在黑翅妖獸的後方了。

「小子,你在胡思亂想些什麼呢?」

而就在這個時候,納寶之中的涅槃尊者也是突然開口說道。

聞言,葉天也是怔了怔,而後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緒,旋即說道:「沒什麼。」

葉天知道,自己的一些想法,涅槃尊者是可以洞悉到的,所以自己也沒有必須刻意去掩飾什麼。

感受著葉天此時有些擔憂的心情,涅槃尊者也是再度說道:「都已經見到風行者了,你還有什麼課擔心的?雖然鬼宗的確很強,但不是還有風雲閣的嗎?」

果不其然,葉天方才的那些想法,涅槃尊者全部都一清二楚。

而葉天也知道,涅槃尊者一語道破自己心中所想,而後葉天也是再度嘆了一口氣說道:「尊者,難道你就沒有想過,連風行者都無奈的鬼宗,加上南境的風墟國,天越國該如何做到獨善其身?」

葉天聲音落地,涅槃尊者卻是沒有立刻回答,很顯然,葉天的這句話,也的確是讓涅槃尊者有些無言以對。

現在的天越國的確處於四面楚歌的狀態,僅僅只是一個鬼宗,就足以讓整個天越國高度重視了,而且現在還有一個虎視眈眈風墟國,兩者加起來,的確讓天越國危機重重。

「你現在擔心那麼多也沒用,你應該做的就是專心提升自己的實力,至於其他的,不是你現在該想的。」

涅槃尊者在沉吟了良久之後,也是找不出什麼比較好的安慰理由,當即也只能是無奈的如此說道。

聞言,葉天再度點了點頭,旋即便是再度說道:「尊者,有件事我還是要跟你說一下。」

「什麼事?」

涅槃尊者也很是好奇的問道。

「回到天池城之後,你我便不能像現在這樣溝通了,你需要時刻隱藏自己的氣息,現在的天池城之中強者很多,而且保不齊依然有風墟國的卧底,所以我們必須要時刻小心。」

葉天此時表情極為凝重,對於這件事,葉天知道,不能有絲毫的馬虎,要不然,後果的確是不堪設想的。

而涅槃尊者聞言,當即便是毫不遲疑的說道:「你放心吧,薩戈沙漠是我帶你來的,所以你遇到困難,我絕對不能袖手旁觀的,但是回到了天池城,你也就不會再遇到讓你束手無策的困難了,若真的有,我依然會幫助你的。」

「嗯,不管怎麼說,還是要感謝尊者的救命之恩,若不是您三番五次的出手,在薩戈沙漠中,黑翅妖獸和黑龍,以及我,只怕都活不到現在。」

葉天心中也非常清楚,雖然自己不想讓涅槃尊者暴露身份,但在薩戈海域之上遇到的溟鯤的確不是自己能夠抵擋的,若不是涅槃尊者及時出手,葉天的確活不到現在。

而涅槃尊者聞言,也是不以為然的一笑道:「呵呵,能夠救下你,對我來說也算是一件大好事了,畢竟我也是才知道,你的祖先居然是墟尊者的親傳弟子!這一點,也是讓我頗為驚訝!」

兩個人一路之上也是有說有笑,就這樣,對著天池城的方向疾馳而去。

一路之上,葉天幾乎沒有讓黑翅妖獸有片刻的歇息,即便黑翅妖獸已經累得氣喘吁吁,葉天也只是休息了片刻之後,便是再度啟程。

對於天池城之內現在的狀況,葉天的確是非常擔心的,畢竟之前的天池城之所以還能夠保持那樣一種微妙的平衡,很大一部分,就是因為葉氏家族召集而來的那些強者,再加上自己,才能對那些勢力造成一定的威懾。

如果那些居心叵測的勢力得知自己已經離開天池城的話,難免他們會再度為難天池城!

薩戈沙漠這一行,解決了玄靈果和千葉草,還在機緣巧合之下得到了四階妖獸的精血。

按道理來說,已經算是非常順利的一次行動,然而對於葉天來說,這卻是遠遠不足的。

自己對於突破化天境在所不辭,然而化靈丹的藥材都還沒有集齊,而且現在還差的最後一種藥材,也是最為珍貴的一種藥材:龍眼!

但葉天也知道,現在的自己已經沒有時間去找尋龍眼了,必須第一時間回到天池城!

而且,即便找到了龍眼,也還是要去尋找煉丹師,從而煉製化靈丹,煉製完成之後,自己還有吞丹,突破……

這一系列下來,浪費是自然還是時間,而對於現在的葉天來說,時間自然是最為重要的。

自己突破化天境的時間晚一天,天池城的危險便會多一天!

而且,葉天見到了風行者之後,了解到了關於現在鬼宗的一些信息之後,心中的這個擔憂也是越來越嚴重,鬼宗現在的勢力盤根錯節,而且深不可測,這也意味著,給葉天留下的時間已經是越來越少了。

可葉天就是一個永遠也不會放棄的人,即便知道前方的路荊棘坎坷,但他依然不會有絲毫要放棄的想法!

時間再度過了兩天,葉天終於看到了熟悉的天池城。

此刻的黑翅妖獸位於天池城的上空,葉天也是不由自主的低頭對著下方看去。

除了自己眼前氣喘吁吁的黑翅妖獸,葉天也是看到,天池城內冒起了一股股黑煙。

這一幕,也是讓得葉天的內心再度緊張了起來,黑煙,往往都代表著戰爭!

當即,葉天也是沒有絲毫的遲疑,當即便是狠狠拍了拍黑翅妖獸的脖子,而黑翅妖獸也是在葉天的指揮之下,迅速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