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系統。

即將也沒有了顧靖卓。

所以這是林雪初現在比較困惑的事情。

林雪初躺在了床上想起了自己一開始在接任務後到現在。

直到遇見了真正的顧靖卓后,林雪初才驚覺,自己之前只是跟他的靈魂碎片打交道。

那只是顧靖卓的某一面,卻不是側面。

而自己以後可以真的見到的,只有現在的顧靖卓。

但是已經有了對自己的誤解。

都怪那張春宮圖!

林雪初將之前顧靖卓給自己的圖舉在了半空中晃了晃,然後直接將它捏成團扔在了地上。

不想了。

下一刻,林雪初認命的站了起來,把地上的紙團撿起來了。

拍了拍灰。

畢竟這是顧靖卓看過的東西。

雖然這裡頭包含著各種誤解。

好像也只能留下這麼一個可供回憶的東西了。

林雪初最後朦朦朧朧的睡了過去。

在聽見敲門聲的時候林雪初一下醒了過來。

「進來。」林雪初喊了一聲。

顧靖卓推開了門。

「先進來吧。」林雪初胡亂的把外套穿上走到了顧靖卓面前。

顧靖卓搖了搖頭,對林雪初說:「我現在要離開了,雖然之前……但是我覺得還是有必要跟你說一聲的。你確定不跟我一起走?」

林雪初覺得自己還是高

估了自己的心態,在親耳聽見顧靖卓要離開的消息,竟然直接就緊張了起來。

這次一別,意味著不知道兩個人什麼時候才可以遇見,然後什麼時候才能夠再次變得熟悉。

一次次的從陌生到熟悉,再從熟悉到陌生。

藥香貴女 要有多麼的堅定才能讓自己的思維不出現動搖。

在感情到來的時候可以說感情。

但是因為環境的因素卻只能將自己的心情藏起來。

這是林雪初對自己跟顧靖卓之間的感情的一個總結。

「我不走。」林雪初堅定的說。

顧靖卓點頭:「好,我無法左右你的選擇。」

「我去送你吧。」林雪初說。

可能白光延長了。

不過正好能跟顧靖卓多相處一會兒。

林雪初跟在顧靖卓的身後。

顧靖卓沒有什麼東西,衣服跟他現在的髮型一看就是兩個年代的。

不過不管顧靖卓穿什麼做什麼都有種獨特的魅力。

……林雪初為自己的迷妹心態感覺到驚奇。

名門寵婚之老公太放肆 不過在看著自己喜歡的人的時候,確實不管在什麼時候都會有著閃光點的。

這是從林雪初眼中散發出來的光。

顧靖卓轉過了身子:「你回去吧。」

「你在遇見一道白光的時候不要害怕,那是帶你真正離開這個地方的光。」

現在,林雪初只能把白光的延遲看作是這個位面出了什麼問題。

一般來說自己都是伴隨著白光的出現離開這個地方的。

不過直到顧靖卓後面真的從城門離開的時候,林雪初還是沒有等到那道光。

轉身一看,心裡不免傷感。

自己來這裡的主要目標便是將顧靖卓救回來。

現在顧靖卓離開了,自己被困在了這裡。

跟顧靖卓之間,連一個好的離別都沒有。

(本章完) 隨縱之前告訴顧靖卓的那些話都是正確的。

在徹底走出城門后,顧靖卓沒有忍住回頭看了看後面。

林雪初的身影早就消失了。

不過此時的顧靖卓手上還是林雪初的溫度。

剛剛的林雪初是顧靖卓從來都沒有見到過的樣子。

在自己馬上就要離開的時候,直直的把自己抱住了。

「你這是……」

顧靖卓瞬間有些手足無措,當時的林雪初並沒有說話,只是緊緊的把自己抱著。

記憶之外的一些事情就這麼閃現。

不過在下一秒,再次消失。

戰皇 顧靖卓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在這個時候心很痛。

不受自己控制的那種痛。

直到遠離了城門,接著是濃霧瀰漫。

等視線清明之後,顧靖卓看清了自己所在的地方,低頭一看,自己此時的著裝是一身灰色的袈裟。

風吹過頭頂的時候還有些冷。

四面的人,哭的笑的大喊大叫的充斥在顧靖卓的耳朵中。

顧靖卓一下覺得自己終於踩在了實處。

只是自己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之前的那些東西已經不見了。

名為極樂桃源的地方,只是一個夢。

也只能是夢。

顧靖卓慢慢的往前走,將懷中的缽盂拿了出來。

風從顧靖卓後面那口大缸的水面吹過,沒有留下任何風的痕迹。

至尊殺手傾狂絕妃 顧靖卓走著走著感覺自己整個人都飄在了半空中。

本來還在想著某個計算環節的,但是此時,顧靖卓的思緒終於收了起來。

「恭喜你得到完整的碎片,現在可以回到現實世界,現在可以回到現實世界,現在可以回到……」

飄在半空中的聲音一直在給顧靖卓提醒著這件事。

顧靖卓表示現在的他什麼都不知道。

「你想做什麼?這是哪兒?我為什麼會在這個地方?」

那個聲音沒有變,而是一直在說著「恭喜你可以回到現實世界,恭喜……」

很冰涼的聲音。

顧靖卓閉上了眼睛。

現在的情況在顧靖卓的經歷之外,所以並不能隨意去判決這些事。

就在周圍的聲音快要消失的時候,忽然冰冷的電子音讓顧靖卓睜開了。

那個聲音彷彿帶了哭腔,「宿主大大到底去哪兒了!」

不過只是在下一秒,顧靖卓便感覺自己完全被白光所包圍,無暇再去顧及那個冰冷的聲音所說的。

……

「現在是任務時間,你別這麼激動。」戰雨說。

小坑道:「從我找不到宿主大大開始我就已經不能平靜了!」

「慢慢找會找到的。」戰雨安慰道。

小坑在說話的時候一直是帶著哭腔的。

但是在說到林雪初的時候卻很決絕:「我一定要找到宿主大大,現

在的猜測保留,宿主大大隻能是進了我們監測不到的世界。」

戰雨嘆了口氣:「剛剛本來應該是你給他說那些的,你的情緒太不穩定了。」

「都這個時候了,我還怎麼穩定?我一直跟在宿主大大身邊,現在我們的狀態是我找不到她,她也找不到我!」

「所以,下一步你打算怎麼做?」戰雨問。

小坑:「接著找。」

「這些任務都已經做完了,我們可以去找主神接下一個任務了。」戰雨開口,「這次我們兩個會被分在一起。」

小坑提高了聲音:「我本來就是一個系統!一切的指令都是我的目標,可是,是宿主大大讓我覺得我還有價值,你跟宿主大大是讓我真正擁有思維的人,現在我們就要這麼拋棄她了嗎?」

戰雨連忙安撫道:「可是你也知道,在宿主做任務的時候遇見一些不可控的事件,最後不出現的話等於自動放棄。」

「怎麼可以放棄?宿主大大已經將她的身心都投入到了這件事!我一定要找到她!」小坑開口。

戰雨一直是按照小坑的意願走的。

在現在這個時候,戰雨知道小坑心中的糾結。

一開始的時候,系統就只是發布一些信息的,冰冷機器。

但是戰雨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成長起來的。

跟小坑之間,有過理解,爭執,還有思考。

最終沉澱下來的,就是現在的安穩相處。

這一點是戰雨現在覺得很榮幸的事情。

一起經歷了系統時期的混沌,到後來的相守,還有最後的真正的化為人。

萬物都可有靈性。

這是戰雨跟小坑在現在一起認同的一個點。

本來在發布任務的時候需要恢復成作為一個「系統」的本職工作。

冰冷不帶感情,只是通知。

但是小坑的狀態明顯不能勝任這件事。

所以在現在看來,宿主林雪初對小坑的影響真的很大。

影響了小坑的正常業務能力。

「宿主大大從來都沒有被我感知不到的時刻。」小坑說,「可是我現在居然感知不到她了!」

說著,小坑的聲音直接落到了地上。

戰雨一看,小坑已經化為人形站在了地上。

之前在小坑終於有了成為人的資格的時候,戰雨問過他想當什麼。

小坑上上下下看了看戰雨,最後道:「我覺得你這樣的就很好。」

於是在後面選形象的時候,小坑在直接選了一個男性的身體。

不過等真正化為人的小坑站在了自己面前的時候,戰雨才感覺到了自己的心在跳。

之前的一切矛盾在這一刻都不是什麼事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