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韜收回腳步,掃視周圍。

大鬍子繼續保持著護頭的姿勢,顯得荒誕可笑。

不過,他來不及表達內心的無奈和羞憤,僵硬的身體如同高溫下的蠟燭一樣癱軟垮塌,重重地摔在地面上,發出一聲悶響。

蘇韜暴風驟雨般的擊打,將力量砸入他的體內,大鬍子身上原本還算堅韌的衣服,此刻片片崩裂,如同被撕碎的紙片,散落在地上。

大鬍子張大嘴巴,驚恐地吸氣,蘇韜沒要他的命,但他跟個死人沒什麼區別,渾身上下,由內而外,沒一塊好肉,如同一床嶄新的被單,裹了一團發霉的爛棉花。

蘇韜這一次是真動了殺心,但他覺得讓大鬍子就這麼死了,反而便宜他,都說好死不如賴活,那是因為不知道生不如死才是世界上最大的懲罰。

見蘇韜見大鬍子給打傷,傭兵們回過神來,開始攻擊蘇韜。

子彈密集地朝他射來,腿部一涼,蘇韜暗叫不好,自己負傷了,鼻子里嗅到的全是血腥味。

他連續兩個翻滾,躲在亂石的後面,幸好軍火庫又是一陣震耳欲聾的爆炸,以至於那幫傭兵無法追擊自己。

蘇韜目光落在姬湘君之前藏著的方位,眼睛一亮,鬆了口氣,因為除了姬湘君之外,還有幾張熟悉的面孔,元蘭帶著黑金、唐詩、劉建偉就在剛才抵達,潛伏在姬湘君的旁邊。

至於姬湘君雖然不知道這群人是何方神聖,但看他們都是華夏面孔,意識到他們應該是援軍。

元蘭組出現在這裡,倒也在情理之中,因為他們負責保護龔老中醫的安全,然而龔老中醫被暗面組織劫掠到倫敦,他們追蹤路線也就跟到了龔老中醫這裡。

一路上元蘭組不停地與暗面組織交手,直到倫敦之後,才潛伏下來,本來打算等調查清楚這裡的情況,再與蘇韜配合,沒想到暗面組織總部突然遭遇襲擊,他們打算趁虛而入,隨後才發現是烽火組的另一隊人馬也在此處。

元蘭組的任務是要安全地將龔老中醫救出,所以他們沒有跟傭兵們過多糾纏,來到倉庫之後,發現蘇韜已經先行一步,正在和大鬍子近身搏殺。

至於龔老中醫倒在血泊中,已經死去。

蘇韜知道肯定是有什麼原因,導致龔老中醫失蹤之後,元蘭沒有將此事及時與自己彙報,現在已經不是追求責任的時候,當務之急,是要趕緊離開這裡。

蘇韜與元蘭做了個手勢,元蘭輕輕地點了點頭,然後跟身後的黑金他們叮囑幾句。

轟,從倉庫傳來一聲巨大的爆炸聲,火焰衝天而起,黑色的煙霧形成蘑菇狀,環繞在城堡的上方。

豪門債:總裁前夫放過我 就在這一剎那,元蘭組開始主動進攻,密集地子彈打在傭兵的身上,他們槍法很准,彈無虛發,至於那些「活體」被嚇得抱住頭,靠著牆壁不停地哆嗦顫抖。

傭兵們只是抵抗了半分鐘,就橫七豎八地躺在地上,元蘭組的每個人都很有經驗,可以說是殺人不眨眼的魔神也不為過,只不過平時在蘇韜面前會斂去殺氣。

平時看上去甜美可人的唐詩,因為她的槍法最好,死在她槍口下的傭兵竟然最多。

元蘭組及時趕到,緩解了壓力,但危機並沒有解除,陸續趕來支援的傭兵,很快堵住了出口,用火力開始試圖壓制蘇韜等人。

蘇韜在硝煙中幾個翻滾來到元蘭身邊,發現這幾人早已傷痕纍纍。

他們一路追到倫敦,怕是經歷了數十場大小戰鬥,蘇韜心中一陣感慨。

「對不起,我們沒能完成任務,保護好龔老中醫。」元蘭很少會露出如此沮喪的情緒。

蘇韜深吸一口氣,沉聲道:「我知道你們已經儘力了。」

黑金用繩索已將龔老中醫的屍身和自己捆在一起,眼中滿是懊惱,「老先生,我們會帶你回華夏。」

蘇韜輕輕地暗嘆了口氣,剛想抬起頭,一連串子彈打過來,他趕緊又低下頭,不知道現在江靜等人如何了。

潛入比逃離,往往難度更大,雖然有元蘭組相助,但這裡畢竟是暗面組織的總部。

穿著白色襯衣的金髮中年男子坐在辦公桌前,寬大的液晶顯示器上播放著總部每個角落的戰鬥畫面。

「委員長,我們現在需要離開,因為劇烈的爆炸已經驚動倫敦政府,這裡不能久留。」一名穿著職業西裝的女郎踩著高跟鞋走入辦公室,低聲彙報道。

「愚蠢的尤金!」金髮男子砸爛了價值不菲的酒杯,他一點也不心疼,因為不久之後,這裡會被查封,擺設在此處的任何物件都將失去,因而沒有價值。

「還一件事情,向您彙報,燕隼帶著他的人,已經開始伏擊入侵者。」女郎繼續說道。

金髮男子表情好轉不少,沉聲道:「吩咐燕隼,務必要在英國政府軍到來之前,全殲入侵者。」

女郎連忙點了點頭,道:「是。」

等女郎離開之後,金髮男子重重地嘆了口氣,他對燕隼加入組織,一直存有懷疑。

沒想到這一次他竟然及時出現,不然以總部現有的人手,還不足以讓那些入侵者受到足夠的教訓。

……

爆炸聲此起彼伏,突然對面停火。

蘇韜眯著眼睛,朝對面望去,對面陣地多了一群人,他們身上穿著深黑色的作戰服,臉上塗著偽裝深色油彩宛如幽靈。隨後,他看到了一張熟悉的面孔,板寸頭,皮膚黝黑,東方面孔,手裡拿著把槍管很粗的12號霰彈槍。

蘇韜非常意外,沒想到竟然在這種情況下遇到了燕隼。

他怎麼會加入暗面組織?

難怪這麼多年他忘記了在華夏的父親、妻子和女兒!

元蘭臉上露出了凝重之色,作為一名烽火的老成員,她自然看過燕隼的資料,也聽過燕隼執行任務時,創造過的種種驚人事迹。

元蘭深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儘管知道作為對手,燕隼會有多麼可怕,但她也不能退縮,烽火意志不滅!

燕隼嘴角帶著充滿邪氣的笑容,沉聲道:「事情鬧成這樣,繼續火拚下去,對誰也都不利,我們不如做個交易吧!」

蘇韜從角落裡站了起來,目光平靜地問道:「什麼交易?」

燕隼眯著眼睛打量了蘇韜一眼,道:「把剛才在主機房盜取的資料留下,我會放你們離開。」

言畢,燕隼打了個響指,他的手下押著江靜、巴頌等人出現……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 江靜和巴頌為了救援蘇韜,花費了相當大的代價,如果不是他們吸引主力,蘇韜如何能將內部攪得一團糟?

江靜和巴頌受了傷,留在身邊的同伴也所剩不多,足見這兩路人犧牲很大。

蘇韜下定決心,一定要帶他們安全離開。

他開始盤算逃離計劃。

「不好意思,這個交易恐怕沒法完成。」蘇韜不動聲色地說道,「從主機上拷貝的那些數據資料又不是鍋碗瓢盆,想丟下就能丟下的。不是我不想給你,而是即使我說刪除了所有數據,如何能讓你相信呢?」

燕隼對自己提了個愚蠢的交易條件絲毫不以為意,哈哈大笑,「你說得沒錯,看來我只能殺了你的這些夥伴了。」

言畢,燕隼將散彈槍抵住了巴頌的太陽穴,有點意外。

巴頌嘴角浮出一絲冷笑,有宗教信仰的人靈魂特彆強大,這傢伙根本不怕死!

蘇韜連忙穩住燕隼,搖頭問道:「殺人他們,你有什麼好處呢?」

「好處?」燕隼發現蘇韜的問題有點白痴,「他們殺了這麼多人,殺了他們,算是給死去的兄弟們一個交代。」

蘇韜冷靜道:「即使你殺了所有人,你只能泄憤而已,死去的人,沒法復生。」

燕隼冷笑,心道蘇韜說話,越來越幼稚,「不殺人,難道放你們大搖大擺地離開,這世界上沒有這麼便宜的事情吧?」

蘇韜皺起眉頭,又想了想,道:「我知道你們想要知道龔老中醫的那個秘方,我可以給你們,以此作為交易條件,如何?」

燕隼搖頭道:「不好,雖然我們的確對這個秘方很感興趣,但我怎麼確定這秘方是真是假呢呢?」

蘇韜先是沉默,旋即突然瘋狂地哈哈笑道:「既然談不攏,看來就只能拼個魚死網破咯。」

他話音剛落,身體往後一偏,重新躲到了牆角。

燕隼眉頭微皺,身後傳來槍聲,一串子彈打來,自己有兩名手下中彈受傷。

蘇韜趴在元蘭的身側,興奮的命令道:「援兵到了,打他娘的!」

這次前來救援的是龍組,帶隊的是龍三及她的手下。

龍組和烽火的作戰方式不一樣,烽火擅長潛伏,龍組擅長暗殺。

按照蘇韜原來的計劃,讓龍組神不知鬼不覺地殺幾名暗面組織的核心人員,不過,龍組一直沒找到太好的機會。

龍組準備得很充足,雖然人數不多,但擁有手雷、火箭彈等大威力的武器,這個時候一股腦地扔出來,竟然一瞬間將燕隼這邊壓得喘不過氣來。

此次潛入世界暗面組織的總部,不是簡單的任務,所以蘇韜動用自己所有的力量,他提前通知過龍三,。

江靜組的跟進有些無奈和感動,元蘭組的到來是意外驚喜,龍三則是蘇韜計劃,也是殺手鐧。

蘇韜通過專門的通訊工具,與龍三傳達了指示。

他假意和燕隼交流,只不過是轉移對方的注意力而已。

燕隼心中震怒不已,沒想到蘇韜這麼狡猾,竟然還有後援。

轉身一看,發現自己幾名屬下倒在地上,原來江靜、巴頌趁著他們慌亂,迅速開始反抗。

虎落平陽,難被犬欺,他們雖然受了點傷,但一直在養精蓄銳,隨時準備反擊。

燕隼只能讓手下撤離原來臨時陣地,意識到自己低估了蘇韜的狡猾。

天道發動機 蘇韜原本看上去是單槍匹馬闖入虎穴,事實上他留有很多後手。

「朝這邊走!」蘇韜見暫時處於上風,正猶豫下一步該如何是好,不遠處多了個身影,竟然是黑俠客。

他竟然也來了。

江靜進入城堡的同時,他也聯繫了黑俠客團隊,雖然比計劃提前了一天,但黑俠客還是很講義氣,冒著危險緊隨潛入。

黑俠客沒想到蘇韜竟然將這裡搞得一團亂,他剛才已經去過機房,那裡的主機已經被銷毀,原本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地離去,但仔細一想,還是找到了蘇韜,準備帶著他們逃脫。

雖然龍三的出現,讓燕隼有些意外,增加了蘇韜方面的實力。

但畢竟人數有限,和對方有著很大的實力懸殊,只能且戰且退。

黑俠客帶著眾人走的是一條偏僻的路線,片刻之後,眾人抵達一塊很高的牆體後方。黑俠客從懷中摸出炸藥和雷*管,片刻功夫就在牆體上布置好,轟的一聲巨響,碎石亂飛,牆體出現巨大的洞口,足以讓兩人並肩通過。

黑俠客道:「穿過這道牆,下面是一條河,順著河流往下游,我的人已經安排車輛在那裡等候。」

噗通噗通。

事不宜遲,不能等待。

所有人穿過窟窿,往下跳。

蘇韜見姬湘君遲遲不肯往下跳,皺眉道:「趕緊的,時間不等人。」

姬湘君咬牙道:「我怕……」

姬湘君有點怕高,下面一片漆黑,什麼都看不見,鬼知道是河,還是萬丈深淵?

她雖然表現出了足夠的勇敢,但畢竟只是個女人。

只可惜,蘇韜沒給她糾結猶豫的時間,她一句話還沒說完,蘇韜就摟著姬湘君的腰,跳出了窟窿。

姬湘君立即啊啊的驚叫出聲,聲音貼著蘇韜的耳朵,蘇韜差點被炸聾了,他知道姬湘君是真被嚇壞了。

姬湘君下意識地用一隻手捂住了自己的屁股,心中暗自詛咒蘇韜,因為這一下太過出人意料,自己竟是失禁了。

黑俠客沒有欺騙他們,下面的確是一條河流。

幸好,他們落到湖中,看不出端倪,不然姬湘君琢磨著這臉怕是要丟大了。

姬湘君雖然會游泳,但從來沒嘗試過十幾米跳水,喝了幾大口湖水的同時,也拉著蘇韜在湖裡喝了好幾口。

蘇韜的水性只能算是一般,被姬湘君摟著拽著拖著,沒被暗面組織的子彈打死,差點被這湖水給淹死。

黑俠客等所有人都跳下去,才最後往下跳,飛在半空中,按下了手裡的遙控鍵,轟隆一聲巨響,牆體再次被炸裂,碎石塊堵滿窟窿,使得後面的追兵只能望石興嘆。

「怎麼辦?」一名手下焦慮地問燕隼。

燕隼翻了一下手腕,看了一眼時間,沉聲道:「趕緊撤離吧,不然的話,和政府軍遇上,想脫身就麻煩了。」

他心中暗想,老頭子的眼光不錯,在這種絕境下,竟然都能讓這臭小子給逃跑了。

燕隼此次突然返回總部,是因為發現尤金突然離開,他走得比較匆忙,大部分人手都留在中亞,不然的話,蘇韜等人即使計劃再周密,也插翅難飛。

燕隼帶著人來到城堡內部一間裝修豪華的辦公室,金髮男子眼中噴射著怒火,見到燕隼之後,開始咆哮起來,「你讓我很失望!這麼多人,竟然讓他們跑了?」

雖然己方擁有人數優勢,但對面都是以一當百的高手,燕隼搖頭苦笑:「對不起,敵人不僅實力強橫,而且非常狡猾。我沒看錯的話,最後出現的那個男人,是赫赫有名的黑俠客,他可是公認的越獄之王,沒攔住他們,我也是儘力了。」

燕隼這麼低聲下氣,是因為金髮男子在組織的地位很高。

金髮男子輕輕地吐了口惡氣,已經發泄完畢,「好吧,事情全部因為尤金而起,我得承認自己的錯誤,如果當初將他直接消失,就不會出現這麼糟糕頭頂的事情。」

金髮男子也不想責怪燕隼過多,如果不是燕隼帶著自己的人馬趕到,情況恐怕還得更加糟糕。

雖然暗面組織的總部設在倫敦,但總部並非安保力量最強的地方,因為尤金的大意,所以被鑽了個空子。

燕隼捏著耳蝸里的耳機,裡面傳來消息,政府軍還有三四分鐘就將抵達這裡,他輕輕地嘆了口氣,道:「長官,事已至此,我想現在需要趕緊離開。」

金髮男子深深地看了燕隼一眼,戴上了帽子,擋住鐵青的面色,道:「撤離吧!」

雖然暗面組織的總部,向來不固定,每過一段時間都會打一槍換一個地方,但現在的這個據點剛搬入沒多久,按理說至少還能使用半年到一年的時間,但因為此事,必須要提前遺棄。

更關鍵的是,此事必定會引起英國政府的注意,繼續在倫敦或者在英國的任何一個州郡也不適合設立總部了。

當英國政府安排安全局特戰人員抵達城堡的時候,發現這裡的戰鬥已經消失,至於彈藥庫的爆炸已經進入尾聲。令人意外的是,雖然每個角落都有交火的痕迹,甚至某些地方有大量的血跡,但竟然沒留下一具屍體。

等倉庫的火勢被澆滅之後,他們這才發現,原來屍體全部被扔進火中,只留下數百具骸骨,這堪稱倫敦近十年來最大的一起案件,但特工人員知道涉及到一些特殊勢力,並沒有對外公布,只是對外宣稱,這所城堡的倉庫藏著有大量劣質不穩定的煙花爆竹,因為管理人員失責,所以發生了火災。

這棟城堡距離市區有一定的距離,周圍也沒有太多的鄰居,所以事情比較好掩蓋,即使有些記者想要深入調查,也被國家安全局下達禁令,決不允許此事公之於報端。

一方面牽扯到很多利益鏈,一方面也是擔心引起社會恐慌。

千萬不要相信國外媒體就有什麼輿論自由,事實上也是被某些勢力掌控在手中。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 蘇韜在梳妝台找了一條凳子,坐在床邊,不動聲色地望著艾米莉婭呼救,擺出一副「你就死命地叫喚吧,就算扯破嗓子,也沒人搭理你的。」

艾米莉婭拼盡所有力氣,呼救了差不多一刻鐘,發現房門依然緊鎖,而蘇韜沒有任何異常舉動,她的嗓子也有種冒煙的感覺,終於閉嘴,冷漠地盯著蘇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