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夜冰依嚇了一跳。

這叫聲……確定是一隻鳳凰?

哦不,冥凰?

「主人,主人,那邊有寶貝,我們要不要去看看呀!」

「寶貝?」夜冰依眼睛瞬間一亮,「那還用說嗎?當然要去看看!」

說著,拉著帝玄胤的手,便按照火火指示的方向走。

夜冰依和火火說話是用直接用意識溝通。

帝玄胤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他也沒有多問,因為她在哪裡,他就在哪裡。

落日黃昏。

淡金色的陽光,鋪滿了整片天地,林間滿是細碎的小石頭,和青翠的草木,四處散發著勃勃生機,充滿靈氣。

四處都是一排排,一眼望不到頭的古老參天大樹。

……

前方的不遠處,枯藤老樹之下,有一塊巨大的石頭。

石頭之上,居然長了一株鮮紅色,嬌艷欲滴的花朵,宛若彼岸花一樣的妖紅血艷顏色,微風吹過,搖曳生姿。 在這周圍,有著一群人,大氣都不敢出一聲。

他們身上的服飾各異,明顯不是一個幫派的。

這些人,面色無一不帶著恐懼,眼中有欣喜,震驚,和無奈,他們看著眼前血紅色的花朵,迫不及待的想要將它納入懷中,但是,卻沒有一個人敢上前採摘。

因為在他們的眼前,有一條身體如水缸粗壯,大蟒蛇形狀的東西,它渾身長滿了紅色的鱗片,一雙綠豆大的眼睛,也是火紅猶如鴿子血一般。

此刻,它一動不動,盤旋在那塊大石塊上,將一整塊石頭緊緊的圈在了懷中,嘴中吐著火艷艷的舌。

這是一條和黑擎相同級別的火龍麟。

它靜靜地卧著不動,眾人便感覺渾身有一股壓迫感,壓得他們想要窒息。

事實上,如今他們別說想要打那株血魔花的主意了,就是能夠平平安安的逃跑,離開這裡,他們就謝天謝地了!

起初,發現了這株血魔花,他們紛紛一擁而上。

一興奮之下,居然忘記了,越是珍貴的寶貝,便會有更厲害的魔獸來守護。

看著這株罕見珍稀無比,傳說中,可以生死人肉白骨的玉血魔花,所有人,都狠狠咽了咽口水。

但是,在死亡和生命面前,他們當然要選擇活著。

可是問題來了……

來這裡之前,他們就聽說過有關於不少火龍麟的傳言,那傳說中殘暴無比,嗜血成狂的高級魔獸火龍麟。

凡是被它看上的,就算是實力比它高的,它也一定會想辦法,不惜一切的弄死你!

眾人深呼了一口氣。

不過,反事有一利就有一弊。

相反的,倘若你站著不動,不主動攻擊它,火龍麟,便也不會對你怎麼樣。

但傳說畢竟是傳說……

他們很想走,但是看到如今火龍麟真的如傳說中的一樣,他們不動,它也不動。

眾人心中不禁猜測,是不是他們一動,下一刻,就會被它吞入腹中了呢?

那雙猶如鴿子血一般妖艷的綠豆大小的眼睛,瞪著他們,大嘴吐著蛇信子,好像在算計著什麼,盯得眾人一個個頭皮發麻,冷汗涔涔。

軒轅子凌一行人,也在這裡。

幾人只覺得,他們這輩子的霉運,都聚集在這兩天了。

至於他們這些人,為什麼會聚在一起呢?

那是因為,他們前不久,終於發現了魔羽花的所在之地,就在這條道的隔壁之處。

所以大家還沒有來得及采魔羽花,就又發現了血魔花,這種傳說中的寶貝。

他們當即放下和血魔花比起來,連看都不夠看,甚至不值一提的魔羽花。

然而本以為可以有幸得到寶貝,卻沒想到,如今不僅得不到寶貝,就連命都是問題了!更別提什麼血魔花了。

如今他們只能自保,更別希望有人來救他們。

因為來參加比賽之前,所有人都簽訂了協議,生死有命,不會承擔任何的責任。

由於他們撿了一個西瓜,就拋下懷裡的玉米。

所以,正好被往這邊趕來,走在路上的夜冰依給看到了,這些被他們拋棄了的大片的魔羽花。 從陳志凡堅定的態度上,葉詩瑜其實是信他的,這種事情,不是她說信就行的,她的目光看向法醫:“你的意見!”

法醫對着葉詩瑜與陳志凡兩個人聳肩:“我也是很認真的告訴你,其實我也以爲是嚇死的,你看,他們的血管怒張,眼球暴突,這是短時間內腎上腺素水平提高的表現,每到這個情況,不是興奮過度,就是受驚過度,現在的情形,更符合後者!”

客廳裏的兩個人還在跟廖漢解釋:“我們雖然是競爭對手,其實也是朋友,吵架打架是因爲意見分歧,不是因爲敵對和仇視,我們根本沒有殺他們的理由。”

“你可以調取監控,在死亡時間範圍內,我們兩個醉的根本連自己在哪裏都不知道。”

廖漢聽完兩個人的解釋,說道:“具體情況,我們會調查的,現在你們要做的事情就是積極的配合調查,另外,在案件沒有結果之前,不要離開z市,懂嗎?”

“ok!” 妙妙荷爾蒙 漢姆說道:“其實我們早已加入了華夏籍,我們幾個人除了喝酒,有時會打架之外,還是很遵守法律的!”

說完,他自顧自的笑了起來。

廖漢道:“嚴肅點!你們的朋友剛死了,你的態度叫人懷疑!”

聞言,傑西指着漢姆說道:“警官先生,你別理這二筆,通常我們不理他的時候,他都是能自娛自樂的。”

他的意思就是二筆青年歡樂多。

廖漢懷疑的看了一眼漢姆說道:“希望你能遵守我說的幾點!”

陳志凡從樓上走下來,對廖漢說道:“屍體先送回去屍檢,你帶我去你說的那幾個鬼屋瞧瞧!”

漢姆舉手示意:“警官先生,我可以帶你去,我對這個小區很熟悉,我們四個人還去探過險。”

“這個二筆,你現在還是嫌疑犯呢!”傑西說道:“你應該好好的帶在家裏,等着警察的召喚!”

廖漢對傑西的態度十分滿意,他看向陳志凡:“陳哥,你怎麼看?”

漢姆自來熟的走到陳志凡的身邊,熱情的說道:“陳警官,反正我是要被警察列爲嫌疑對象的,和你在一起,不是很方便嗎?而且我對鬼屋也很感興趣。”

冷總裁的甜蜜嬌妻 令陳志凡感興趣的是,漢姆四個人曾經探查過鬼屋,而現在其中兩個人已經死了,陳志凡說道:“那就麻煩漢姆先生了,廖漢,你和隊長收隊!”

漢姆笑嘻嘻的領着陳志凡:“請跟我來!”臨出門之前,他好奇的看了一眼陳志凡,以他對華夏警務的瞭解,這個陳警官只是一個普通的警察,而今天帶隊來的人,是隊長帶着副隊長!

漢姆感興趣的,傑西也發現了,等漢姆和陳志凡離開,傑西說道:“你似乎對這位陳警官不一樣?”

廖漢道:“當然,他是一個好警察!”

葉詩瑜從樓上下來,看見別墅裏已經不見了陳志凡的身影,不禁說道:“陳志凡到哪裏去了?”

傑西道:“陳警官似乎對鬼屋很感興趣,漢姆帶着他去了、就在後面不遠!”

“收隊!”葉詩瑜之前就發現陳志凡對廖漢說的鬼屋很感興趣,知道陳志凡居然和犯罪嫌疑人去探索鬼屋,她對他也是無語了,先回去屍檢纔是她首先要做的事情!

陳志凡最希望的是現在只有他一個人,他對這裏的陰邪氣很感興趣,他感覺自己只要能吸收了這裏的陰邪氣,他的煞氣決和他的殭屍等級都會邁上一個小臺階!

“你們這些外國人也喜歡鬼屋?”陳志凡問道,去過鬼屋的四個人回來之後死了兩個,他關心的是這四個人去過那個鬼屋。

漢姆說道:“no。警官先生,你搞錯了,我們四個人雖然長着洋鬼子的臉,實際上都是華夏人,至於國籍的事情,你可以調查,鬼屋嘛,人類的好奇心是無窮無盡的,你說呢?”

華夏裔的洋鬼子,陳志凡對這些人沒有什麼歧視:“你們都去過哪個鬼屋?”

聽見陳志凡問這個,漢姆說道:“我們就去了一個,現在我帶你去的就是,都說是鬼屋,我們四個將這裏翻了個底朝天都沒有發現有什麼鬼!警官先生,一般華夏人定義的鬼到底是什麼東西?”

“首先有一點,鬼是無形的,你們確定在鬼屋裏,沒有任何奇怪的事情嗎?”陳志凡對漢姆的話表示不信,如果沒有遇到什麼,同去四個人,怎麼會被嚇死兩個?

只能說明一點,他們在鬼屋裏不僅遇到了奇怪的事情,還將所謂的鬼帶到了自己居住的別墅!

原本這裏就是墓地,鬼從一個別墅搬道另一個別墅,就跟串門一樣簡單!

“我想想!”漢姆做出了思索狀,隨即搖頭:“確實沒有!”

“到了嗎?”陳志凡打量周圍的別墅,這裏的別墅全都是一樣的,他看見的完全是隻有他所爲之興奮的陰邪氣!

漢姆指着幾排之後的一棟別墅:“就是那兒,聽說之前的幾任主人都是莫名其妙的死在了家裏,現在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是名副其實的鬼屋!那房子空了不知道多少年了,現在根本沒人敢買!”

陳志凡朝着漢姆手指的方向看去,那一棟別墅所在的陰邪氣更爲濃郁,如果他沒有推斷錯,那個別墅的下面是一個陰眼!

還有可能是一個百鬼泉!

“房子倒是好房子,可惜了!”漢姆惋惜的說道,他們當初在這買別墅,就是覺得這裏的房子不錯!

陳志凡走進別墅的院子時,立刻察覺到了異常,這裏和他當初所在的養屍地一樣,都是人爲的。

有人在利用這裏的陰氣養邪物!

走進別墅的院子之後,他才發現整個墓地,別墅,都是構建成了一個陰邪至極的陣法!原本在這裏買地建造別墅的人,原本就是想利用這裏的墓地。

陳志凡道:“有什麼可惜的?最可惜的應該是地產開發商,他蓋了房子賣不掉,不賺錢,你說他難道不該可惜?” 夜冰依瞬間體驗到天上掉餡餅的感覺。

什麼叫做得來全不費工夫?

她本來對魔羽花已經沒抱什麼希望了,卻沒想到,走過路過,還能遇到。

那還等什麼。

於是,夜冰依毫不猶豫的將它們全部收了起來。

彼時,監控室,所有人目光全部都注視著軒轅子凌那邊,同樣為他們的小命操心。

否則,他們一定會在屏幕中發現,之前消失的夜冰依,詭異的突然出現,並且還撿了這麼大的便宜!

一定會驚訝的合不攏嘴!



當夜冰依來到軒轅子凌一行人這裡。

眾人暗道,看,又來了兩個找死的!

尤其是看著兩人不知所謂,還大搖大擺的走過來,大家皆是狠狠地倒抽一口涼氣,彷彿已經看到了兩人的死狀。

夜冰依來到這裡,看到這麼多人都在,也不禁皺了皺眉。

沒想到,居然有這麼多人都在。

那寶貝怎麼夠分?

這仗不好打呀。

再說,又是這些人先發現的。

摸了摸下巴,夜冰依很快就發現了不對勁,這些人,怎麼一個個,都好像被定住了一樣?一動不動。

此刻,軒轅子凌也看到了夜冰依。

他張了張嘴,似乎想要提醒些什麼,但隨即又閉上了嘴巴。

現在提醒,還有什麼用?

……

夜冰依掃了四周一圈,寶貝在哪兒?

順著火火的爪子看去,夜冰依率先看到的不是血魔花,而是一頭巨大無比,渾身布滿麟片的火龍麟。

腳下狠狠一個趔趄,幸好帝玄胤在後面,扶住了她。

夜冰依咽了咽口水,雙手緊緊抓住帝玄胤的手臂,沒好氣的沖火火吼道:「你這坑貨,你又想坑死你主人我么?」

這頭魔獸,她要是沒記錯的話,應該是火龍鱗吧?

靠!

她現在走,還來得及么?

帝玄胤淡淡的勾唇,笑了笑道:「別怕,有我在。」

夜冰依偏頭向他看去,心中瞬間安心了不少。

不過,就是他,也不能和這傢伙對抗吧……

火火突然見夜冰依一副慌張的樣子,不解的撓了撓頭,疑惑道,「主人,你怕個啥呀?」

夜冰依:「……」

倏然想到了什麼,眼睛一亮,激動道:「火火,你的意思是?」

「……」

哈哈哈哈哈,夜冰依聽了火火的話,差點得意的笑出聲。

權寵天下 絕地追殺 眾人看著她古怪的表情,暗罵一聲,神經病!

在火龍麟面前,這姑娘居然還能笑得出來?

不可能,她一定是孤陋寡聞,連火龍鱗都沒有聽說過!

一定是這樣的。

否則她一個柔弱的小姑娘,不嚇哭就不錯了。

但是接下來的一幕,讓眾人全都傻眼了。

只見一個火紅色的小東西從夜冰依肩膀上跳了下來。

眾人眼睛一亮,「咦,那,那是鳳凰么?」

「好像是,又好像不是!」

「肯定不是!她一個小丫頭,怎麼會有鳳凰願意跟隨?」

隨即,火火朝著火龍麟走去,它大搖大擺,猶如一隻驕傲的花孔雀一般。

眾人:「……」

「天啊!這小東西不要命了?」

爺的影子殺手 「怕不是個傻子吧??」

它一個小小的小東西,才只有一隻雞大小,居然不怕死的朝火龍麟走去?

難道它不知道,火龍麟最喜歡吃雞么?

「娘耶。」

眾人齊齊發出了一道驚嘆聲。 看著那隻趾高氣揚,高傲的邁著步子,無比騷包的向火龍麟走去的火火,眾人紛紛為它捏了把汗!

軒轅子凌皺了皺眉,他總覺得有哪裡不對,向夜冰依看了過去,當看到女子嘴角噙著的淡淡笑意,他心中頓時有一股不好的預感。

帝玄胤看了她一眼,瀲灧紫眸閃過一抹紫氣,紅唇微勾。

「吼吼吼——」

火火大搖大擺,神氣的走上前去。對著火龍麟,便是一陣讓人聽不懂的狂吼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