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比東淡皺着眉,道:「炑林,娜兒她沒事,只是魂技反噬了而已,你照顧好她。」

「好的,教皇。」炑林應了一聲。

隨後將胡列娜抱回房間,將其輕放在床上,為其蓋着被子,然後炑林也上了床,隔着被子將胡列娜緊緊抱着,周身散發着綠色的光芒,兩人皆被光芒籠罩,那充斥着勃勃生機的光芒為胡列娜恢復著。

炑林隔着被子輕拍了拍,讓胡列娜安心的睡着。

……

晚上。

胡列娜率先醒了過來,發現自己竟然回到了床上,又感覺有什麼東西壓着自己,連忙轉頭,便是看見了炑林那張稚氣可愛的臉,並且自己也還蓋着被子,那就說明炑林並沒有佔過自己便宜,不由得溫和一笑。

胡列娜伸手戳了戳炑林那瓷娃娃般的臉,會心一笑,然後看着炑林抓了抓他自己的臉,再戳,再抓,……反覆好幾次,炑林抓到了胡列娜的手,當然,是胡列娜故意放在那的。

炑林將她的手緊抓着,胡列娜俏臉紅紅的,微微一笑。

這般狀態,持續了一會,就被一道敲門的聲音打破,「娜兒,醒了沒?」

聽到聲音,炑林瞬間驚醒,與胡列娜對視在一起,自己竟然還抓着她的手?!

兩人幾乎同時快速分開,炑林第一時間整理着裝,然後淡然的走去開門。

一開門,便是看見比比東端著兩碗稀湯。

「教皇,早上好。」炑林看着比比東,輕聲道。

「老,老師好。」胡列娜走過來,眼神稍微帶點幽怨的意味道。

「還早嗎?現在可都已經是晚上了呢。」比比東淡笑着道。而後捕捉到胡列娜眼裏的一絲幽怨之意,哭笑不得。

「喏。這是我為你們兩準備的補湯,快過來趁熱喝吧。」比比東溫和地微笑道。將湯放在桌上。

炑林與胡列娜聞言,一左一右坐在比比東身邊,接過那碗補湯,道:「謝謝老師/教皇!」

比比東點點頭,溫婉的道:「這兩碗湯都是穩固你們的根基並且恢復靈魂傷勢用的,但也不能經常喝。」

「知道啦。」

兩人緩緩的品嘗著,炑林微微一笑,「竟然全都是用名貴的藥材熬制的,感謝!」

比比東淡笑着搖搖頭,道:「在我們幾人單獨相處的時候,不必拘禮,好了,你們喝吧,我先走了,記得喝完后好好運轉魂力調息一下后再休息。」

「嗯嗯!」

話落,比比東便是離開了。

「平時都是冷冰冰的一個人,難以想像竟會有如此溫和的一面。」炑林淡笑着道。

「老師可是我最敬愛的人!」胡列娜微笑道。

「嗯嗯,知道,好了,快喝吧,相信明天會有不小的變化的。」炑林微笑道。

。 視角來到李聞這邊,他剛狩獵完小型火史萊姆,正在回去路上,而剛剛打造的火把也做了出來。

【永不熄滅的火把】

類型:道具

基礎攻擊力:10

生草:木棒頂部會不斷生出草木作為燃料,只要不被水澆滅,那麼火就會一直燃燒。

簡介:只要你們不停下來,我就會在前方等著你們,所以,不要停下來啊!

雖然技能和簡介都是李聞設計的,但真看到了實物,李聞還是心裡喊了句草。

「李聞!」

李聞聽到了胡桃的吶喊,知道她已經回來了,便從山下飄回去。

胡桃旁邊的常九爺聽到喊叫,想到了一些不妙的事情。

「胡堂主,你那個朋友不會就是李聞吧。」

「不是哦,他是另外一個朋友,嘿嘿。」

常九爺聽到胡桃的確認,無妄坡,往生堂,能成為胡堂主的朋友,只有幽靈吧。

一時間雙腿有點顫抖,雖然他是鼓起勇氣來無妄坡看小九九,但是其他幽靈他也怕啊。

「胡堂主,我要去取材,就先行告退了。」

情況不對,趕快開溜,常九爺向胡桃拱了拱手,胡桃也沒在意,這附近很安全。

「李..」

「別喊了,耳朵都要聾了。」

剛飄回來的李聞就看到了胡桃,她正在雙手舉成喇叭狀,準備大喊。

「嘿嘿,我找到了那本書咯。」

胡桃舉起了常九爺給她的那本書,耀武揚威似的,想得到誇獎。

「是是是,你最棒了。」

「什麼啊,好敷衍!」

胡桃吐槽了一句后,開始問起了小九九的位置,李聞把小九九在邊界的信息告訴了她。

「原來如此,是陰力不足了。」

「陰力?」

胡桃看到李聞疑惑的眼神,玩心大作,要李聞坐下,乖乖聽她教導。

「鏘鏘,胡桃的幽靈小課堂開始了!」

「那麼,胡桃老師,陰力到底是什麼呢?」

對於李聞很快進入到角色,胡桃表示很滿意,開始認真講起陰力的構成。

聽完,李聞發現和體內史萊姆需要的能量是差不多的,都是需要通過睡眠補充。

而李聞的幽靈體質加上史萊姆,導致他的睡眠時間是八小時,一般的幽靈只需要他的一半。

小九九那種情況就是,陰力耗損嚴重,幽靈越要擬人,花費的陰力是非常多的。

在李聞剛剛見到小九九的時候,還以為她是個活人呢,所以小九九隻堅持了一會,就消耗完陰力,被迫回到邊界了。

差不多講完,胡桃和李聞打算一起去邊界,把書籍交給小九九時,遠處傳來一聲慘叫。

「救命啊!胡堂主!」

是常九爺的聲音,附近應該沒有怪物的啊,他清理了一遍的。

當李聞他們趕到常九爺這邊的時候,看到是一群雷螢和一隻大型火史萊姆在團團圍著常九爺。

旁邊的胡桃立即進入彼岸蝶舞狀態,嗖一聲來到了怪物堆里。

超載不斷在炸開那些雷螢,一隻只倒在地下,只有那隻火史萊姆不斷彈出免疫免疫。

胡桃有點為難,她只能將史萊姆擊退,不能擊殺。

這時,李聞來到了史萊姆背後,一招狂瀾,史萊姆被炸的粉碎,屬性克制的妙用。

「多謝胡堂主,還有…這位李聞小兄弟的救命之恩。」

常九爺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向胡桃拱了拱手,表達感謝。

「不要緊,你取材取完了嗎?」

「嗯,差不多了,只是還是見不到想見之物,但或許是個好事。」

常九爺在逃避現實,他其實心裡是知道的,只是不願意去面對,唉,有情人難成眷屬啊。

李聞突然感覺詩興大發,想吟詩一首,卻被胡桃打斷了。

「人走啦,把書給我,我們要去邊界嗎?」

李聞撇了胡桃一眼,本來就詩才不佳,還要被別人打擾。

但這一撇,卻讓他看到了一隻雷螢,雷螢正在房子里飛動,始終不肯出去。

見李聞沒有反應,胡桃順著他的眼光看去,原來還有一隻,準備一挑槍,將其解決。

但護摩之杖提不起來,被李聞的絲線給拉住。

此時胡桃已經退出了彼岸蝶舞狀態,所以槍身上沒有火焰,絲線才能拉住。

「小九九。」

李聞對著雷螢喊出名字,那隻雷螢頓了一下,慢慢地從房子里飄了出來。

胡桃見此也明白了,小九九的陰力天賦很強,這是雷螢是被她殘留的陰力所驅使的。

但留下的陰力太少,只能操控其中一隻雷螢,剩下的卻無能為力,所以她只能看著常九爺被怪物圍住,等待著奇迹發生。

「謝謝你們,慟星大人,胡桃姐姐!」

從雷螢中冒出來一個小女孩身影,正是小九九,比起李聞初見的時候要黯淡不少。

「書,我們找到了!」

胡桃將書籍遞了過去,小九九很開心,胡桃也順著摸了摸小九九的頭。

「見到九哥了,心情怎麼樣?」李聞問道,他有點好奇,小九九看到成熟的常九爺會怎麼想。

「嗯…九哥變醜了。」

旁邊的草叢突然有動響,胡桃和李聞都知道裡面是誰,兩人對視了一眼,都在憋笑。

「但是小九九還是一樣喜歡九哥喔!可惜,我再也看不到九哥寫的結局了…」

李聞壓下了笑意,看了一眼草叢,心裡定下一個想法。

「可以看到的哦,只要你九哥繼續寫下去,我就會把他的新章節,帶到邊界給你看的。」

「真的嗎!但,會不會太麻煩慟星大人了…」

真是個懂事的孩子,李聞連聲說沒關係,然後手指合攏,伸出小拇指。

「拉鉤上釣…」

「一百年不許變!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