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列娜輕嘯一聲,一股無形的聲波擴散開來,範圍性全體魅惑的魂技,很不幸,炑林又中招了……

「糟……」

珍愛生命,遠離狐狸!

第五年初。

她的第三魂技,叫迷幻之霧!釋放出紫色的霧氣,同樣是範圍性全體魅惑,這個魂技放了之後一旦呼吸,就會陷入幻境,任人宰割。

三個魂技,都是魅惑的,實力越強控制敵人的時間就越長。對心智不堅之人使用效果更顯著。

而炑林痛並快樂著,藉助胡列娜帶來的迷惑,使自己的靈魂之力能夠加強!

同時,也在比比東釋放的魂力威壓下不斷的強化肉身的力量!

六年的時間,胡列娜十二歲,九尾狐本就天生魅惑之力十足,加上她的修鍊沒有絲毫的懈怠,魅惑之力更是難以抵擋,一些普通的魂王都不能說完全抵制住這魅惑!

如今的她已是三十七級了,其魂環配置更為驚人,超出了常人的認知。

黃紫紫!便是胡列娜如今的魂環配置!第一環七百多年,第二環一千年,第三環四千五百多年!

……

六年後的今天,正是炑林武魂覺醒之時!

武魂殿的後花園處。

比比東,胡列娜,鬼、菊二位長老,加上炑林,人數不變。六年前是炑林以及二位長老靜待在一旁的。六年後,炑林與胡列娜互換了位置。

儀式依舊不變,由比比東親自為炑林覺醒。覺醒前,比比東先在這周圍造了一個紫色的魂力結界籠罩著眾人。

在一旁待著的三人有些疑惑,但是並未出聲詢問。

當炑林身體浮空之時,炑林便是閉著目,而炑林眉心處,爆發出一道強烈的光芒直衝天際!轟擊在比比東的結界上,結界產生了淡淡的裂痕。

見狀,除了炑林本人外,比比東等四人皆是驚訝著看著炑林,比比東暗自鬆了一口氣,還好事先造了結界,不然這裡發生的事恐怕會傳出去,到時就怕會有一點小麻煩。

炑林身後,一隻比炑林身形大兩三倍的鳳凰呈現出來,鳳目猛的一睜,浩瀚的威壓散發而出,眾人先是一驚隨後鬆了一口氣,因為此刻的炑林不強大,所以對他們這些封號斗羅並沒有太大的影響,但是胡列娜不一樣,她才三十七級,此刻的她,俏臉顯得有些蒼白,二位長老趕緊為胡列娜抗拒著那股威壓,當威壓消散后才放鬆下來。

「這股威壓,恐怕不是簡單的獸武魂——鳳凰吧?」鬼菊二長老驚訝著道。

比比東輕點了點頭,道:「統一說是鳳凰,但是稱神凰更準確。神級武魂可比頂級獸武魂強大的多!」

聞言,鬼菊二長老對視一眼,皆是看出了對方眼中的凝重以及苦笑之色。

威壓消散之後,那鳳凰便是印入炑林的眉心,一隻紅色的小鳳凰標記呈現在炑林眉心,當炑林睜開雙眼之時,小標記便是隱匿了起來。

緊接著炑林伸出了右手,一朵精緻的碧綠色的蓮花浮現出來,蓮花的中心是一塊正方形的模樣,還有九個凹下去的小點,而其周圍的花瓣則是有十二瓣。

炑林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再一次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中,伸出了左手!

左手上,一柄周身布滿著紅色條紋的三尺長劍浮現出來!

三生武魂!大陸上史無前例!

伴隨著炑林的一聲輕喝,其氣勢一度上漲!釋放完后,炑林收起了武魂,緩緩降落下來,單膝跪在地上,雙手環抱著自己雙肩,再度閉上了眼睛……

炑林的識海中。

炑林看著眼前那容貌絲毫不弱於比比東的女子,一股親切的感覺湧上心頭,道:「你是……」

那名女子緩步上前,伸手撫摸著炑林,炑林下意識要躲,但是腳卻不聽使喚,反而很享受的接受著那女子的撫摸。

「我叫鳳鸞,你的鳳凰神本源之力是來自於我。當年的事,現在也該讓你知道了。」

話落,其纖細玉指點在炑林眉心……

斗羅神界,人與魂獸的大戰,魂獸大敗。眼前的女子為了謀得一條魂獸的後路,收集著生命女神所到之處殘留著的生命之力,將自己的一半本源與之融合,炑林便是由此而生!

之後,為了救炑林,耗損了大量的神力…如今的她,將要油盡燈枯了……

「神界!諸神!給本座等著,待本座實力重回巔峰之時,必定讓你們付出血一般的代價!」

炑林緊握著雙拳,冷聲道。

旋即,將面前的人擁入懷中,道:「你我算是一體,我一定會救活你的!你現在,什麼都不要管,在我的識海里好好恢復!你送我進入的那個世界,我已是修鍊到接近最巔峰的了,在我全盛時期,我一人便可打穿神界!」

「我相信你,但是…我恐怕堅持不了多久了,不過,我很高興,能夠見到你並且…和你說說話~」鳳鸞微笑著抱著炑林道。

「我說過,絕對不會讓你隕落的,沒有你就沒有我,我會將你救活的!當我徹底掌控斗羅大陸之時,便是你復活之日!面對這些所謂的神,我不想用溫和的手段得到這個世界的掌控權,所以我會採取侵略的手段,只要逆亂這個世界,讓本該發生的事不發生,讓不該發生事發生,之後的我將會掌控這個世界!」

儘管炑林聲音很冷漠,但是鳳鸞聽著就感到很安心,甜美的微笑著。

「好好好,我聽你的,炑林。」鳳鸞微笑著道。

話落,鳳鸞的身影開始緩緩的消散著……

。 院子外,慘叫聲漸漸落幕,李玄空走出別墅,豆大的雨點打在地面,濺起水泡,濃郁的血腥味瀰漫周遭。

老王手下的保鏢雖然不錯,但比起這些殺手出身的傢伙來說,還不夠看!

數倍於敵人,居然還被殺了個通透,只剩下幾個人在苦苦掙扎,逼得老王不得不親自出手,不然,他們已經打進別墅了。

夜色逐漸淡去,不再像之前那樣黑不見底,天邊一抹魚肚白緩緩升起。

剩下的殺手全都被李玄空一個人收拾了,一指頭戳死一個,連反抗的餘地都沒有。

僥倖存活的保鏢們見到那些強大的敵人被李玄空輕輕一指頭戳死,彷彿夢幻一般,不由得對他更加敬畏。

王明淵身上帶著傷,臉色有些慘白,見到敵人全部被消滅,他的臉色才好看一點。

「多謝先生出手相助。」他來到李玄空面前,十分感激的說道。

「怎麼回事?按理來說,你們不至於被打的這麼慘吧?」

「先生,您有所不知啊,他們不僅派殺手前來,還暗中安排了狙擊手,要不是有狙擊手在暗中偷襲,我們也不至於被打的這麼慘。」說到這裡,他不禁抹了抹冷汗。

「接下來的事,你處理吧,他們應該不會再來了。」李玄空微微搖頭,他們還是安逸太久了。

一夜過去,太陽初升,灑下萬道金輝,微風拂動,空氣之中充斥著一股安靜祥和的氛圍,沒有多少人知道,就在這小小的庭院之中,就在昨天晚上,竟然發生了一場如此驚人的戰鬥。

待到陽光破曉,李玄空從天台起身,看著天邊的那一輪紅日,心中寧靜之極。

昨天晚上他殺人不少,可謂是大開殺戒,不過哪怕如此,他身上也沒有沾染半點血腥。

乾乾淨淨的衣服,澄澈如鏡的心靈。

殺戮再多,也不會讓人墮入魔道,讓人入魔的不是殺戮,而是逆心而為。

李玄空順心而行,一通殺殺殺下來,反而是念頭通達,心靈更加的澄澈。

李玄空認為自己所做沒有任何問題,在他看來,倭國人本就該死。

吾心吾行澄如明鏡,所作所為皆為正義,至於是什麼正義,當然是他的正義,我心即天心,我意即正意。

就在此時,嬰兒的哭聲不斷從院子中傳來,聲音嘶啞,好似哭了很久。

來到庭院,他就看到那個少婦抱著孩子來回走動,神色憔悴,眼睛通紅,滿是擔憂之色。圍在她身邊的保姆老媽子也是急的團團轉,手腳都無處安放。

「怎麼回事?」見到她們這幅模樣,李玄空有些好奇的問道,那孩子他之前見過,挺健康的,應該不會出事啊。

「李先生,求您幫幫忙,救救我家孩子吧。」少婦連忙跑到李玄空身前,抱著孩子,險些就要哭出來。

「你先別哭,這孩子到底怎麼了?」

「昨晚在樓上,他本來是睡著了,半夜一直颳風打雷,怕嚇著孩子,我還把他耳朵捂住了,可是後面的雷聲太響,直接把他嚇醒了。」

「醒來之後,他就一直哭到現在,怎麼哄都沒用。」少婦連忙把孩子遞到李玄空身前,讓他查看。

「家裡的醫生也看過了,只是開了些安神的方子,但都不管用。」香江的富豪家族,家裡一般都有家庭醫生以備不時之需。

那孩子眼睛已經哭腫了,白嫩的臉蛋上滿是淚痕,聲音也有些嘶啞,一抽一抽的,看起來很可憐。

然而,正當李玄空接過孩子,準備號脈探查的時候,那孩子到了他懷裡瞬間就安靜下來,只剩下小鼻子一抽一抽的。

見到這一幕,在場的傭人神色驚訝,那少婦眼睛頓時一亮,湧起了希冀之色。

李玄空逗弄著孩子,不一會兒,嬰兒就笑出聲來,童真的笑聲在庭院中傳盪,讓所有提起的心都放下了。

隨後,李玄空見此,若有所思,一指點在孩子的眉心,那孩子便不再鬧騰,打著小呼嚕睡著了。

「昨晚雷聲太大,孩子驚了魂,這幾天不要帶著孩子亂跑,好好休養幾天就行了。」隨後,李玄空就把孩子遞給了那少婦,隨後轉身就離開了。

那少婦看著懷裡的孩子,又看了看李玄空的背影,嬌媚的臉蛋終於綻放了笑容,在她心裡,孩子就是她的一切,沒有什麼比他更重要的了。

正院前面的場地已經收拾乾淨,完全看不到半點經歷過大戰的痕迹,但李玄空還是聞得到空氣中殘留的血腥味,這需要時間來洗凈。

別墅的大門已經修好,大廳的地面已經重新鋪就了大理石地板,一如之前簡潔,大氣,精緻中帶著典雅。

不愧是香江豪門家族,速度就是快啊。

「李先生,王頭兒請您過去一趟。」李玄空圍著院子轉了一圈,在拐角處遇到一個保鏢,一見李玄空,他就躬身行禮,神色無比恭敬。

他點點頭,沒說什麼。

等那保鏢抬起頭,卻發現眼前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見,頓時心中愈發敬畏了。

「老王,找我有什麼事?」花園涼亭之中,一個面向憨厚的漢子正盯著一個盒子,臉色有些愁苦,好像是遇到了什麼大麻煩。

「先生,您請坐。」看到李玄空的身影,老王臉色一變,連忙站起身說道。

李玄空詫異的看了他一眼,沒說什麼,直接坐下,等他開腔。

「李先生,你知道昨晚上你殺的那個用刀的人是誰嗎?」沉默半晌,老王打開盒子,裡面放的是一顆頭顱,黑洞洞的眼眶,上面還沾著點碎肉,有些猙獰可怖。

「你是說這個傢伙?」李玄空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難道說這個傢伙很有名嗎?

「唉,昨晚,多虧先生出手,否則,我們這些人斷不可能活下來。」當看到那個人頭時,他當場就震驚了。

直到現在,他心中有些慶幸,還有些后怕。

「這個用刀的倭人,是倭國的武道大宗師伊藤男,號稱倭國第一實戰武術家,也是倭國皇武合氣道的館主。」說到這裡,他頓了頓,繼續說道。

「當然,這只是他明面上的身份,其實暗地裡,他也為倭國黑龍會效勞。當年曾參加過那場兩國之間的曠世大戰,屠戮無數華夏百姓。沒想到這樣的高手,居然會死在你手裡,真是世事難料啊。」 等把所有的布搬到馬車上,宴酒酒走到掌柜的面前感謝道:「多謝掌柜的,下次若是還有需要,我一定到這裡來。」

「好,姑娘慢走。」掌柜的今天賣了不少東西,心裡非常高興。

宴酒酒上了馬車,李大雪看著幾乎把馬車堆滿的布匹,憂心道:「你怎麼買了這麼多?」

「娘,從前我們家沒錢,穿的都是別人不要的衣服,現在我們有錢了,還不能對自己好點嗎?」

「可那些銀子總會花完的。」一百兩聽起來多,但今天他們已經花了五兩銀子了,照這樣下去,沒多久他們就要沒錢了。

「花完了再賺就行了。」對於賺錢宴酒酒倒是沒多大的壓力,方才逛街的時候,宴酒酒刻意關注了街上的酒樓,雖然不多,但也有好幾家,若是利用起來,她就可以賺一筆了。

「賺錢哪有怎麼容易啊。」李大雪愁眉苦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