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陸奇興奮地把這些剛剛製造的靈石裝進了儲物戒,忽然他發現一個問題,那就是這些靈石剛進入儲物戒,很快便開始淡化,甚至有的變成了一團靈霧徹底散開,由此證明他所製造的靈石還有欠缺,那就是土元素!

他靈機一動,抬手把一部分土元素納入這些剛製成的靈石之內,這些靈石便徹底穩固下來,再也不會淡化了。

看著自己的勞動成果,陸奇哈哈大笑:「我終於能夠製作靈石了,以後若要購買寶物的話,靈石我是不會缺少了,就是製作的地方還需尋找。」

與此同時,陸奇也明白了一個道理,那就是這龍鳳宗內的靈氣太過濃郁,所以才能形成靈石,這應該就是從量變道質變的結果,若是再換一個地方的話,也許就不可能成功,因為他在東大陸使用混元聚靈陣之時,卻從未出現過這種現象。

想到這裡,陸奇便不在這個問題上過多研究,而是把那顆鮫人之淚捧在手心,開始瘋狂的吸收起水元素來。

就在這時,異變突起,先是傳來一陣稀里嘩啦的水聲,繼而那鮫人之淚開始在陸奇的掌心顫抖起來,看的陸奇是驚愕不已。

大約過了幾個呼吸的時間,那顫抖漸漸停止,只聽唰的一聲,從鮫人之淚上面映射出一具影像,那影像是一個極美的女子,女子膚色白嫩,相貌非凡,給人一種出塵脫俗的氣質,雖然這只是一個影像,

但這影像卻和真人一般無二,要不是陸奇近在咫尺,差點就以為是真人在此了。

這女子正是玉嬌族長!

陸奇一臉的驚愕,問道:「玉嬌族長,怎麼會是你?還有你是怎麼憑藉此珠現身呢的?」

玉嬌道:「這是我鮫族的秘法,況且你手中所拿的鮫人之淚本就是我的淚水,我想要現身豈不是輕而易舉?」

陸奇點點頭道:「說的也是,你的神通本就非凡,我陸某真是自愧不如啊。」

說完,他的面上儘是調侃之意。

玉嬌白了他一眼,道:「如今東大陸已經被妖獸肆虐,你可知曉?」

陸奇平靜的道:「我知道啊,莫非你們鮫人族也受到了波及?」

玉嬌搖搖頭:「這倒沒有,因為我鮫人族也屬於妖獸之類,那些妖獸們雖然殘暴,但卻不會擊殺同類。」

陸奇道:「那你以這種方式現身,究竟是為何呀?」

玉嬌道:「還不是……為了你!」

說完,她那粉嫩的臉頰上有些微紅,也許是因為此話的緣故。

豪門誘愛:總裁的貼身女管家 看著陸奇一臉的茫然之色,那玉嬌繼續說道:「我來是為了你的安危著想,畢竟你曾幫助過我,並且還解開了鮫人之淚其中的故事,所以我算是欠你一個人情,如今妖獸肆虐,整個東大陸已經沒有了安身之地,你來我的東海避難最為穩妥。」

聞言,陸奇的心中頗為感激,開口道:「多謝你的一番好意,但我現在的處境很安全,你無須擔心。」

「很安全?你在哪裡?」玉嬌問道。

陸奇嘿嘿一笑:「我在西大陸。」

玉嬌聞言,驚的瞪大了一雙美眸:「你何時去了西大陸?」

陸奇道:「就在百年之前啊。」

從他離開東大陸,在這西大陸飛行了如此長的時間,差不多有百年之多。

與此同時,他開始暗自擔憂起來,因為在那冥山之內,可是有著他的父母及哥哥,還有那個陸霜,至於陸霜他卻不必擔心,因為此女是元嬰期,百年對她來說不算什麼,可父母及哥哥就慘了,畢竟他們的修為都在築基期,雖然築基期的修士能活一百五十歲左右,可這百年要是算下來,這幾人的壽元也算是快要將近了。

更何況他的父母都被害成了人彘,其身體已經傷殘,很難活到一百五十歲,這點是陸奇最為擔心的。

玉嬌看著陸奇在思索,便點點頭道:「這我就放心了,至少你去了西大陸是安全的。」

陸奇道:「你快告訴我,東大陸這麼多年都發生了什麼事情?」

玉嬌道:「起初人族與獸族還打的難分難解,甚至在伯仲之間,可不知為何,那個獅駝國突然倒戈相向攻擊人族,導致人族全軍覆沒,直接被擊潰,而如今的東大陸已經完全被妖獸所佔領,人族的家園盡皆被毀,出於無奈之下,人族被驅趕到了到了內特森林,目前的情況是,妖獸佔領著各大城市,人族退回到了妖獸曾經所呆的地方。」 「哎,」陸奇聽完默默地嘆了一口氣,因為這些雖不是他所為,但卻跟他有著間接的關係,想到人族的生靈被大肆屠戮,他的心裡就有種說不出的難受,但這是他心中的秘密,面上還不能流露出來。

玉嬌卻不知陸奇的想法,便開口安慰道:「自古每過千年都會有一次浩劫,你也不必太過難受了。」

陸奇點點頭,說道:「玉嬌,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啊。」

玉嬌爽快的應道:「當然能啊,我如此現身就是為了幫助你的,說吧什麼事?」

陸奇道:「你知道冥山嗎?」

玉嬌沉思片刻,說道:「知道一些,那裡曾是一座古戰場,由於一些特殊的原因被封印了,現在導致任何生靈都無法進去,你問這幹嘛?」

陸奇道:「我的父母就在冥山之內躲著,由於我離開的匆忙,並沒有帶著他們出來,因此我想勞煩你去把他們接到東海,還有就是他們的壽元將近,你把這些丹藥給他們服下,設法讓他們突破修為,延長壽元。」

說完,陸奇摸出了一個儲物袋,裡面裝有凝實丹、固嬰丹、大還丹、培元丹、青蓮翠玉果等等,由於他一路擊殺了很多修士,因此他擁有的丹藥也是極多,像這種提升修為的丹藥在他的儲物戒中還有很多。

玉嬌接過袋子,道:「救你的父母很容易,但就是那冥山我可是進不去。」

「這個好辦,」陸奇說完,迅速用兩手一陣揉搓,其手心裡便出現了一個拳頭大小的土塊。

這是他催動五行珠所發射的五行光束,為了讓玉嬌方便攜帶,便用土塊將其包裹著。

然後,陸奇把那土塊遞過去說道:「這個你拿著,等到了冥山之時,就把此物給敲破一個缺口,裡面的光束自會破開冥山封印,而且這裡面的光束不少,應該能讓你用好幾次了。」

玉嬌接過土塊,狐疑道:「這個真的能用嗎?」

「當然能了,你相信我,」陸奇正視著玉嬌說道。

「好吧,」玉嬌收起了土塊。

陸奇道:「還有一事,你派人去飛天修真院,看看還有沒有活著的弟子,若是有的話,就把他們保護起來。」

「沒問題,」玉嬌微微頷首。

陸奇讓她做了一件又一件事,她不但沒有絲毫怨言,反而顯得很是興奮,這或許跟陸奇解開鮫人之淚的故事有關,因此陸奇也不再客氣,準備繼續讓她幫忙。

「最後一件事,你幫我打聽一下司徒郝的下落,若是有時間的話,就第一時間通知我,」陸奇想了半天,還有這件事讓他放心不下。

玉嬌問道:「是飛天修真院的院長嗎?」

陸奇點點頭:「是的,當時妖獸來襲之時,我要他跟我一起離開東大陸,可是他說什麼也不來,如今百年已過,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活下來。」

說完,他輕嘆一聲,眼中儘是憂傷之色,因為司徒郝曾對他照顧有加,甚至可以說是他的救命恩人,這點一直讓他沒齒難忘。

再加上司徒郝大義凜然,為了人族的安危去抵抗獸族,這點讓陸奇很是敬佩,更何況此人還是芊俞的父親,陸奇有這個責任去尋找司徒郝。

看著陸奇那憂愁的神色,玉嬌認真的說道:「你放心吧,我會發動整個海族幫你打聽司徒郝的下落。」

「那就多謝玉嬌族長了,」陸奇抱拳叩謝。

「事不宜遲,我就先回去了,你多加保重,」玉嬌說完之後,那影像便漸漸消失……

這一切安排好之後,陸奇心中的石頭總算是落了地,因為他最擔心的幾人都得到了安排,現在若是繼續修鍊,就可以很快的入定了。

果然,他此時的心一片澄凈,腦中沒有一絲念頭,這是作為一個修真之人修鍊的最佳時機!

於是他不再遲疑,迅速用神念催動五行珠,大肆的吸收那鮫人之淚中的水元素!

時間在一點點的過去,他手中的鮫人之淚在急速的縮小,最後只剩下米粒般大小,他便停止了吸收,因為這個鮫人之淚是他和玉嬌聯繫的唯一手段,若是全把它給吸收殆盡了,那麼他和玉嬌就再也沒辦法聯繫了,至於傳音符那種東西,卻是一點都不管用,也許是西大陸和東大陸相隔太遠,這傳音符無法傳輸所致。

這一大波的吸收,也讓他的水元素增至20000顆,直接衝到了大圓滿的境界!

而他的修為也跟著提升了一個階層,到了分神後期!

為了讓他的另一具軀體也達到如此境界,他趕緊把第二個軀體從真極秘境放了出來,但見兩道光束從他的頭頂衝出,只過了幾個呼吸的時間,那光束就漸漸消失,這是修為提升之後所呈現的天地異象,由於他提升的只是階層,所以這異象也是十分短暫。

與此同時,他相繼學會了第七重:增加水術的所有能力。

第八重的吸水大法!

至於第七重屬於輔助能力,他沒必要去摸索,而第八重屬於終極技能,定有它的過人之處。

為了進一步證實這吸水大法的厲害,他輕觸靈獸袋,從裡面放出了一頭獅鷹獸,此獸是當初學院所贈,屬於及其低級的妖獸,除了飛行以外幾乎沒什麼作用,這次就拿來實驗一番吸水大法的威力。

那獅鷹獸一經出現,便發出了一聲啼鳴,蜷縮在了地板之上。

陸奇道:「對不住了。」

說完,他催動水術,對著那獅鷹獸低喝一聲:「吸水大法!」

忽見一大波水元素從獅鷹獸的體內噴涌而出,盡皆被陸奇吸走,而那個獅鷹獸一聲哀嚎,整個軀體變成了一具乾屍!

陸奇望了過去,發現獅鷹獸跟枯柴一般,羽毛也開始大片的掉落,死狀及凄慘烈,陸奇實在不忍心觀看,就抬手放出了一顆火球,瞬間把它給燒成了飛灰!

通過這次試驗之後,陸奇的心中驚愕不已,暗自感慨這水術終極技能的恐怖,這要是使用在人身上的話,也是狠辣如廝!

特別是日後陸奇與人對敵,只消放出

一記吸水大法,敵人立刻就會變成一具乾屍,並且毫無還手之力,比起那些神光和空間威能只高不低。

因為人類的體內含有很多水分,若是立即被吸收殆盡的話,有可能瞬間就會死去,但有些經過淬體的修士卻不會立刻死去,若再給他補充一些水分,有可能還會復活,但這些都是陸奇的猜測,只能等到與人實戰才能進一步證實!

接下來,陸奇又把所習的五行大法全都熟悉了一遍,讓自己徹底恢復到了巔峰狀態。

不知不覺,一個月已經過去,陸奇沉浸在晉陞的愉悅當中,忽聽門外傳來了一陣敲門聲,陸奇起身收起了混元聚靈陣,打開了房門。

來人是方管事,但見他一臉的笑意,開口道:「陸爺的氣色真好,看來這段時間閉關收穫不小啊。」

陸奇淡淡說道:「還可以吧,你找我是不是為了決鬥之事?」

方管事點點頭:「不錯,會長已經和鳳翼銘約好了,明日就和您決戰。」

聞言,陸奇嘴角一抹笑意,開口道:「決鬥終於到了。」

方管事遞過來一個儲物戒,說道:「這是我家會長給您的,說是能夠助你一臂之力。」

陸奇並未伸手去接,而是搖搖頭道:「這東西我不能收,你去轉告會長,我與鳳翼銘交戰十拿九穩,不需要藉助任何外力。」

方管事道:「可是……您不看看此物就拒絕,不怕後悔嗎?」

「不怕,」陸奇望著窗外,說道:「會長給我的恩惠太多了,我一次都沒報答,怎麼能再收受她的恩惠?」

看著陸奇如此固執,那方管事便只好作罷,默默的退了出去。

時間過得飛快,一眨眼的功夫就過去了一日,由於這龍鳳宗沒有黑夜,所以這一切都需要計時器來計算,幸虧陸奇當日在飛天城的雜貨鋪買了一個計時器,才能記錄每一時每一刻。

這計時器也是一件法器,由煉器師煉製而成,其上共有十二個時辰,在那時辰的中央有一個指針,每過一個時辰,那指針就會跳動一下,指向所在的時辰,要不是有這個計時器幫助,陸奇差點都以為時間停滯了呢。

這一日,陸奇早早就出了門,正好迎面撞見曲靜怡和方管事在原地等待,陸奇抱拳與他們客套了幾句,三人便結伴出了這所別院。

三人順著一條大理石鋪設的道路行走,在那道路的兩旁則是種滿了各式各樣的植物,這些植物皆是高十丈左右,把天空的陽光完全遮住,即便這道路很是寬敞,但在這植物的襯托之下,竟是宛如一條綠蔭小道一般。

隨著他們行走的愈發深入,路上的修士也越來越多,但都是身穿龍鳳宗的特製服裝,男的胸前綉著一條龍,女的胸前綉著一隻鳳,這也讓他們很好區別,與此同時,從人群中還傳來一陣私語之聲。

「聽說環宇商會又來挑戰我們龍鳳宗了?」一名年約三旬的龍宗弟子說道。

「不錯,」一個長臉男子道:「師尊召喚我們前去,就是為了觀摩這次的對決。」 「那你知不知道這次環宇商會派誰出戰?」一個胖嘟嘟的修士問道。

長臉男子道:「聽說是環宇商會的副會長,但就是沒有什麼名氣,估計是想憑這次的決鬥來揚名立萬吧。」

步步驚情:千金的謊言 「揚名立萬?」一名年約六旬的老嫗嗤嗤笑道:「那個人莫不是想出名想瘋了吧,多少人放著不挑,卻偏偏挑上我族的鳳翼銘,真是有眼無珠。」

「你說什麼?」原來此子要和鳳翼銘長老比試啊,我可是聽說她早在很多年前就踏入了分神期,目前離合體期也只有半步之遙,而且鳳前輩的手段頗多,甚至還有著越級挑戰的能力呢。」

「是啊,是啊,此子真是愚蠢之極,」周圍的弟子們盡皆嘲諷起來。

這些人一路上邊走邊議論,且對那鳳翼銘的呼聲頗高,而陸奇三人默默地跟在後面,皆是笑而不語。

曲靜怡道:「看看吧,大部分人都不看好你哦!」

陸奇嘿嘿一笑:「還說我是有眼無珠,我等會就知道誰是有眼無珠!」

「咯咯,」一向文靜的曲靜怡也忍不住的抿嘴偷笑。

忽然,在前方的人群中似乎有一人認識曲靜怡,便伸手指著後方說道:「那不是曲會長嗎?」

此話一出,大部分的弟子皆是朝著陸奇所在的方向看了過來,而離曲靜怡較近的弟子則是禮貌的對著曲靜怡抱拳道:「見過曲會長。」

曲靜怡給他點頭示意之後,便大步的向前走去,陸奇則默默地跟在後面,即便他臉皮極厚,也被盯得有些尷尬。

由於三人的步伐飛快,瞬間就把這些弟子們遠遠地甩在了後面,陸奇看著身後模糊的人影,苦笑一聲:「終於擺脫了,這一群人跟長舌婦似得,話可真多啊。」

曲靜怡道:「有女人的地方自然就有風言風語,到哪裡都避免不了。」

陸奇道:「可議論的好像大部分都是男性吧?」

曲靜怡道:「那是因為裡面有幾個漂亮女子,難道你沒注意嗎?」

「還真沒注意,」陸奇說完,便把視線向著後方看去,果然看見在那人群之中,有著幾位年輕女子,那些女子皆是長相美貌,站在人群中猶如眾星拱月一般。

陸奇若有所思道:「果然如此,他們一直在言語,目的就是為了引起這些女子的注意,正應了那句話: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曲靜怡讚賞道:「好一句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看不出來你還頗有文採的呀?」

說著,她的目光向著陸奇看了過來,頗有幾分深意。

陸奇被她看的不好意思,便轉移話題:「他們說此次出戰的乃是環宇商會的副會長,莫非這是曲會長告訴他們的?」

曲靜怡點點頭道:「是我說的,畢竟你這次代表的是環宇商會,我實在想不出給你安排一個什麼名頭才好,想來想去,就只能安排這個頭銜了,你滿意嗎?」

「還可以吧,」陸奇壞笑一聲:「若是真給我一個副會長就好了。」

曲靜怡道:「沒問

題,你只要願意,這個職位就是你的。」

陸奇道:「不知這職位有什麼好處?」

方管事搶先說道:「好處多著呢,不但能享受商會的工資,且還有很多至高無上的權利。」

陸奇道:「這麼好啊,那容我考慮一下吧。」

「你還考慮?」曲靜怡白了他一眼:「這職位不知道有多少人惦記呢,你還考慮啊!」

「還是等我決鬥完再說吧,」陸奇原本想直接拒絕,可又怕曲靜怡生氣,便只好繞了過去。

三人邊走邊說,陸奇問過曲靜怡為何不使用瞬移或是飛行之術,曲靜怡告訴他,在龍鳳宗內是禁止飛行的,而且打鬥也不允許,若是兩人有矛盾需要解決,就去那決鬥台私下比試,這或許就是一個宗門為了保護秩序而制定的措施吧,對此陸奇也頗為贊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