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被打暈了,還驚個屁!

六大結丹境高手,被人虐的險死還生,卻沒成想,到頭來,反而是一個才築基境的渣渣救了他們,而且,出手如此乾淨利落,殺那兩名培元境強者,就跟殺兩隻雞一般。

話說。

那大螞蟻是從哪裡來的?

那充滿恐怖威壓的玉牌又是什麼東西?

眾人,一頭的霧水。

喬拉丹自然是不會去跟他們解釋的。

落地。

彎腰。

伸手。

兩個儲物袋,撿了起來。

培元境強者的儲物袋,再怎麼窮,裡面也得裝個百八十萬的東西吧?

還沒完。

還有一個更值錢的呢!

元嬰境的奴隸!

這可是價值五千萬的寶貝啊,可不能就這麼扔了,得撿回去!

「想死還是想活?」

「想活,本少給你一條出路。」

「想死,本少現在就成全你,取了你的元嬰,去祭煉飛劍!」

面對這等威脅,那元嬰境尊者還還有選擇的機會。

「活!」

那就成!

喬拉丹沉聲說道:「放鬆心神,不得抵抗!」

而後。

一揮手。

唰!

這元嬰境修士,消失不見。

去了哪裡?

無敵萌寶:遲到爹地好好寵 自然是神龍逆鱗了!

這神龍逆鱗可不簡單,進去容易,想出來就難了,哪怕是化神境的飛鷹,其元嬰進入之後,也無法自行出來,更別說這個才元嬰境的修士了。

先關起來再說。

奴隸契約?

難!

修士雖然可以越階契約靈獸、奴隸,卻也不能無限制的越階,最起碼,神識要跟對方差的不太大,只有如此,方能成功。

就喬拉丹現在的神識,撐死也就相當於培元境罷了,怎麼可能契約成功元嬰境的奴隸?

所以,只能暫時關著。

「走,回山寨!」

處理完了這元嬰境奴隸,喬拉丹一揮手,還在目瞪口呆的牛魔大王等人,總算是回過神來,一個個背負起昏迷的同伴,跟在喬拉丹身後,向著魔王嶺返回。

「那個,老大,你真的把寧宇飛給殺了?」

「壞了壞了,這下可真真是不死不休了。」

「黑龍堡堡主寧澤天就只有寧宇飛這麼一個兒子,一向是寵愛有加,你倒好,竟把他的獨子給殺了。」

「完了,估計用不了多久,那寧澤天就回尋到咱們魔王嶺,到時候……」

「要不,咱們還是撤吧。」

撤?

喬拉丹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的。

還等著那些個小嘍啰尋找太宗學府的試煉點呢,這要是舍了魔王嶺而去,萬一小嘍啰回來找不到人,那可就苦逼了。

至於那寧澤天,雖說是元嬰境的尊者,卻也不懼。

寧宇飛連同他的四個小弟全都被弄死了,一點兒消息都沒走漏。

那寧澤天要知道兒子被殺,最起碼也得好幾天之後了,再去黑市上尋找線索,那更有的尋了,要知道,黑市今兒個就散了,到時候,人都跑了,去哪裡尋線索去。

就算真被他給尋到了魔王嶺,大不了,跑路就是了。

怎麼跑?

有傳送陣啊!

如今的喬拉丹,也學聰明了,神龍逆鱗內一直裝著一套備用的強效傳送陣,見勢不妙,陣法一鋪,分分鐘就能逃之夭夭。

回山!

「你們幾個,好好養傷,瞅瞅,兩個培元境的就把你們給打成這樣,還大王呢,連個小嘍啰都比不上,以後還怎麼跟本少出去混,滾蛋!」

三兩句將牛魔大王等人轟走。

轉身。

往床榻上一坐。

喬拉丹從神龍逆鱗中取出了撿來的那枚須彌戒指。

「寧宇飛啊寧宇飛,你可千萬別讓本少失望啊!」

開!

唔。

不能直接用破禁術開,這可是須彌戒指,裡面說不定隱藏著自毀法陣,得先把自毀法陣拆除了才行。

怎麼拆除?

簡單!

有陣法大全! 這話說的很實在了,大夥在學校里混是一回事,到社會上混就是另外一回事了。絕大多數學校里的混混,在畢業之後都會各奔東西,要麼找工作,要麼做點小買賣,要麼讀大學。

就如大鵬所說,像立冬這樣,從懂事那一天起就立志成為黑社會的人,實在是太少了。

大鵬和魏翔這對形影不離的兄弟,從這一刻起算是正式加入[四方],他們的名字也馬上會被寫入花名冊中。

而張北羽和江南的思路非常一致,他們一直堅信著兵不在多而在精。有兩個能打的死忠,總要比十個牆頭草要好的多。

大鵬和魏翔都是體育生出身,升高一米九多,體質很不錯,只要稍加訓練,絕對可以成為主力紅棍。

這兩個人表完態之後,吳迪站了出來。

他微微彎腰對江南鞠了一躬,「南哥,不好意思啊,我爸媽想讓我繼續上學,考個大專。我…不能陪著兄弟們了。」

江南微笑著站起來,抬手拍拍他,「沒事,兄弟永遠是兄弟,哪怕以後不在一起,要是有什麼事言語一聲,馬上到位!」

「嗯!謝謝南哥!」

接著,馮林也開口道:「南哥,我也不能陪著你們了。我爸已經給我找好工作了,畢業就去了。」

「行。」江南點點頭,「我還是那句話,一天兄弟,一輩子兄弟!」

最後,只剩下蔣超。

蔣超站在原地,皺著眉唉聲嘆氣。

「胖子,怎麼回事啊?」江南看著他,打趣叫了一聲。蔣超一臉為難,干瞪著眼看看江南,「哎呀,南哥,我…我爸我媽讓我繼續上學,但是我不想上學了,我他嗎也不是這塊料。我想跟你們混!」

大鵬在旁邊白了他一眼,「瞧你那點出息!你都成年了,自己還做不了主!」魏翔跟著說:「就是,挺大個老爺們,磨磨唧唧的,這事還用得著猶豫?你是不是慫了!」

「嘖!」蔣超頗為不滿的轉頭白了兩人一眼,「我慫過么!當年我也是跟北哥打過的人!」

江南大笑一聲,走上來輕輕打了蔣超一拳,「行了,他們倆逗你玩呢。這件事還得你自己決定,回去考慮考慮吧。」

「不用考慮!」蔣超虎著臉大喊一聲,「南哥,我跟定你們了,誰攔著都不好使!」

江南輕輕挑眉,「真的?」「真的!」

「好!」江南轉身坐在了桌子上,對吳迪和馮林努努嘴,「你們倆先回去吧。」兩人點點頭,告了個別,便離開食堂。

江南抬眼饒有興緻的看了看眼前的三個人,大鵬、魏翔、蔣超。這三個人,雖然比不上如龍、白骨,甚至比三寶還差一點,但如果定位準確,絕對能發揮出最好的能力。

首先,他們三人不可能成為「領導」級別,必然是底層的紅棍,在同為三高出身的混混當中,他們三個人卻要出色的多。

「我跟北哥商量過,以後三高這邊的事全都交給耀揚接管。你們仨…以後跟著耀揚。」

這句話對他們三個人的觸動有多大,看大鵬的反應就能看出來。他本來靠在身後的椅子上,聽到這句話之後身體向前傾了一下,本能的「啊?!」了一聲。

接著,三人都陷入沉默,一會看看江南,一會看看張耀揚。

江南倒是沒什麼,表現的很自然,嘴角掛起輕輕的笑容。張耀揚卻被他們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低著頭,尷尬的笑了兩聲。

魏翔瞄了大鵬一樣,直起身子,錯了搓鼻子說:「那個…咳咳,南哥,我不是質疑你啊,咱就事論事。這件事…真的是你和北哥的決定?」

「嗯。」江南點點頭,「你不信我給北哥打電話。」

「那倒用不著,我信。」魏翔回了一句,又老老實實的靠回椅子上。

江南的目光在眼前的三人身上掃過,這三個的神態幾乎是一樣的:雙手抱在胸前,耷拉著腦袋,一言不發。

其實關於他們三人進入[四方]之後身份的問題,的確有點傷腦筋,不過已經被江南解決了。

首先,最能發揮他們能力的位置就是底層的紅棍。但是鑒於他們在三高的地位以及和自己的關係,卻不太適合做底層的紅棍,怎麼著也是個小領導。

而這個問題又是個比較尷尬的問題,很難拿到檯面上來說,講不定會搞得大家都不愉快。

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把他們交由張耀揚統領。張耀揚不過就是個小領導,那麼在他手下的人,自然而然就是底層了。

這樣的做法兩全其美,既能讓他們發揮出最大能力,又順理成章的解決了身份問題。

江南含笑抬起頭掃了一眼,鎮靜的說道:「耀揚的本事,你們應該有目共睹。」說完,他故意停頓了一下,給他們三人回味這句話的時間。

張耀揚的本事如何,他們是最清楚的。在張耀揚低頭之前,曾把他們幾個人收拾了一輪,而後挑起段錦麟舊部共同對抗[四方]。在低頭之後,他以迅猛之勢壓制了段錦麟舊部,徹底清除了三高的對立勢力。

「我覺得吧,年齡不能決定一個人的能力。」江南輕笑著說,「我看人一向很准,你們應該相信我的眼光,張耀揚絕對不會讓你們失望,就像我看準了你們一樣。」

這句話,誇了自己,誇了張耀揚,還誇了他們哥仨。

當然,他們三個人不可能僅僅因為江南的一句話,就改變了對張耀揚的看法。不過,當下肯定也得給些面子。

大鵬鬆開雙臂,點了點頭道:「行!南哥你放心吧,我們肯定配合耀揚。」說完,還特意瞄了張耀揚一眼。

聊了幾句之後,他們三個人就先行離開,剩下江南和張耀揚兩個人。

江南轉頭看著他,問了一句:「hold的住么?」

「呵呵。」 極品夫妻 張耀揚搖頭苦笑一聲,「儘力吧!」

……

另外一邊,回到宿舍之後的張北羽,摒棄了所有雜念,決定專心處理渤原路的事情。他給暴徒打了個電話,兩人約在第二天見面。 能直接掏出一億六買奴隸的主兒,又怎麼可能會缺錢。

再加上那把不知道什麼名堂、能甩出颶風、那麼強的爆炸都沒有被摧毀的紙扇。

喬拉丹對寧宇飛的須彌戒指,充滿了期待。

開!

唔。

不能直接用破禁術開,這可是須彌戒指,裡面說不定隱藏著自毀法陣,得先把自毀法陣拆除了才行。

怎麼拆除?

簡單!

有陣法大全!

心神沉入神龍逆鱗之內,找到記載著陣法之道的那枚玉佩,心神一查,有了!

捏起須彌戒指,木之靈氣往雙目一運,喬拉丹仔細一查。

果不其然。

那須彌戒指之上,真的篆刻著一個自毀陣法,若不是有陣法大全、若不是眼神夠好,還真沒辦法發現。

既然發現了,自然就好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