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那伙神秘人士的援兵到了么。

焰暗自冷笑,依靠這種爆炸物,居然妄圖和他對抗!

這四人非常囂張,竟然連著獵人一起攻擊,四個人似乎想要和這裡所有的人對抗。

不過這些傢伙身體素質很不錯,很適合作為實驗材料,焰抽出一把棍子,準備抓住一個傢伙來。

誘愛成婚 威力巨大的槍械攻擊把獵人們打得節節敗退,血獵者竭盡全力的掩護著普通的獵人們撤退,而狂獵者卻是消散在了陰影中。

那雪茄大漢似乎對於焰能夠硬抗火箭筒一點都不驚訝,反手他就把火箭筒收起來,手中出現一把非常巨大的金屬槍械,巨大的槍管幾乎能塞進去一個人頭。

焰看著黑洞洞的槍口,忽然一陣毛骨悚然,條件反射的拿出一面盾牌擋在身前。

轟!一顆子彈直接打在了瞬間出現的合金盾牌上面。

整個盾牌直接化作了粉末。

焰倒吸一口涼氣,這是什麼攻擊,居然像是魔法一樣,整個盾牌居然毫無理由的化作了粉末。

一槍未中,大漢把槍往地上一豎,單手一拉,一枚巨大的彈殼從槍膛裡面掉了出來。

焰感覺大事不妙,回身就想跑路。

忽然一個人直接從他身後的影子裡面浮現出來,一刀插在焰的腰間,焰反手一刀,但是那黑影已經遠去。

那人類似乎能夠在陰影中傳送,好詭異的能力,這是一套和魔法完全不同的體系。

焰趕緊回身,到處都是陰影,自己逃跑只會把背後暴露給敵人。

一個穿著燕尾服的傢伙敲了敲手裡面的拐杖,「好了,影子已經得手了,燼解決掉他吧。」

「OK,這就送他上路。」

燼掏出一枚子彈,上膛、舉槍一氣喝成,長長的槍管就像是長矛一樣對著焰。

焰相當不爽,要不是被限制了實力,他根本不至於毫無還手之力。

噠噠噠!又是一個獵人閃避不及,被機器人打成了篩子。

「啊!混蛋!」

血獵者看到機器人緊咬著普通的獵人不放,頓時火冒三丈。

他大吼一聲,渾身開始冒出血色,一個突進直接把一個機器人劈做了兩半,必須主動出擊!

看看罪魁禍首,站在那裡像是看戲一樣,他一躍而起,巨劍上散發出驚人的波動,轟!一道血色透劍而出,直直的往燼沖了過去。

站在燼邊上的女人忽然對著血獵者這邊一伸手。

心靈力場!

一往無前的血氣忽然像是撞到了一層無形的屏障上面,直接消散開來。

焰抓住機會,一拍石板,一團火焰直接出現在燼的槍口處,嘭!槍頭上抬,沒有打中焰。

場面非常混亂,所有人都沒有注意到,權杖一直插在法陣裡面,而空中的屏障也越來越弱了。

就在槍響的瞬間,一直未曾出現的狂獵者忽然直接出現在了權杖邊上,單手抓住權杖,往下猛地一壓!

法陣上的薄薄的屏障就像是被針戳了一下,猛地破裂開來。

猝不及防之下,所有人都被吸進了薄膜後面!

焰感覺身形一陣模糊,然後等他能夠控制身體的時候,周圍已經大變樣了! 顧寧對付這一類的人一向都很有經驗,直接道:「那我就只能將這些送到太子府去領賞了,相信太子應該是不會介意這幾個賞錢的。」說罷就招呼手下將人往太子府的方向運。

衙差們一聽這哪裡行啊,真要是讓此人將這些屍首運到太子府去了,他們這些人就算是不死也得要脫一層皮,所以不管怎麼樣都不能讓他將這些運到太子府去。

「慢著,既然你都送過來了,我們京兆尹自然不會不管此事的。你在這裡稍等著,我這就去稟告我們大人。」衙差將人攔了下來。

這府尹正是忙的焦頭爛額的時候,結果他的手下卻跑來跟自己說這些事,怎麼可能會不生氣?

「統計好之後給了賞錢,趕緊讓人走。」京兆府尹道。

衙差有些發愣,不過還是很快就按照府尹的吩咐辦事兒了。

顧寧的目的就是將這些屍首給解決掉,既然京兆府的人願意收他自然也不會故意糾纏不休了。甚至就連衙差們從中剋扣了十來兩銀子,顧寧也沒有怎麼計較。

正逢京城一團亂的時候,顧寧卻提出要跟宋離回去活水村。

「回去?」這個時候這麼急著回去?

「當時咱們可是說好了的,一旦京城的事情結束了就回去的。」顧寧道。

這話當初的確是宋離說的,所以如今顧寧拿出這話來說宋離還真是找不到任何反駁的借口。

「京城這邊不管了?」宋離問道。

顧寧一看就知道宋離的心思,不過這次他可不會這麼容易就妥協了。「阿離,你不會又想跟我說不回去了吧。」顧寧的表情真是要多可憐就有多可憐。

尤其是宋離如果不是確定自己是個女人的話,說不定還會懷疑自己是個陳世美。

「回去,明天就回去了。」面對這樣顧寧宋離頗有些不忍心,於是只能答應下來。不過宋離倒不是違心的,只是因為想到顧寧之前跟自己說的回去之後就成親,宋離已經快跟城牆比肩的臉皮還是紅了。

其實顧寧的心裡一直都挺忐忑的,尤其是宋離說回去的時候好像很是漫不經心,他擔心宋離這是後悔了。於是忍不住在宋離的耳邊提醒道,「阿離,你還記得那時候我說的那些話嗎?」

「哪些話?你說的廢話那麼多,我哪裡記得住?」

顧寧一臉失落,「你真的都不記得了?」雖然他很是懷疑宋離是真的忘記了,還是故意跟自己假裝忘記了。

「記得。」不過堅決不承認,這就是宋離的一貫方針。

顧寧的臉上總算是有了笑意,「記得就好。」

顧寧要跟宋離會活水村去,在顧府來說就是頭等大事了,不過宋離倒是沒那麼緊張,畢竟這要回的是自己家裡,完全沒必要緊張嘛。放屁,她緊張死了好嗎?不過她能被顧寧發現嗎?那絕對是不能比顧寧發現啊,所以她必須要裝的無比的淡定,絕對不能被顧寧看出來其實自己很緊張。

至於顧寧的緊張,就體現在他準備了無數有的沒有的東西,而且生怕自己準備的不夠。

「阿離,你爹娘會喜歡我給準備的這些東西嗎?」顧寧一臉期待的問道。

宋離看了一眼差不多堆了滿滿一屋子的亂七八糟的東西,略有些苦澀。「阿寧,你是打算將這些帶回去給我爹娘?」

顧寧一臉期待,「怎麼樣,你爹娘應該會很喜歡吧!」這是可是他將整個京城的特產收集起來了,為的就是害怕宋離的爹娘會不喜歡。

宋離點點頭,翻了翻手邊的東西。嗯,也不知道顧寧從哪裡尋摸來的貂皮,忍不住拿到顧寧面前晃了晃道。「你該不會打算把這送給我娘吧!」

顧寧點頭,「對啊,這可是難得的好東西,送給你娘說不定她老人家一高興就同意我倆的事情了。」

宋離很是無語,接連推了顧寧兩下,「別把我跟你說的就好像是在偷情一樣,咱倆有這麼齷蹉嗎?」

當然沒有,其實自己跟顧寧本來就是定了親事的,否則當初宋離要來京城的時候,宋華豐他們就不會這麼輕而易舉的讓宋離離開了。

「那你覺得我準備的這些東西怎麼樣?」顧寧真覺得自己準備的挺全面的,不過因為自己這醜女婿見泰山,總歸還是心虛的很。

「我覺得你與其準備這些,還不如直接給我爹娘一萬兩銀票,說不定我爹娘更高興。」宋離半開玩笑的說道。

可偏偏顧寧一本正經的說道,「你怎麼能這麼說呢,你值一萬兩嗎?」

宋離狐疑的看向顧寧她怎麼覺得顧寧今天說的這話很是奇怪呢,而且聽著也覺讓人心裡不舒服。「我不值一萬兩銀子是吧。」宋離一股腦的從自己懷裡掏出一萬兩的銀票,擺在顧寧的面前,板著臉道,:「你看看我這值不值一萬兩銀子?」

顧寧將宋離拿出來的銀票塞進自己的懷裡,「我就當你答應我了。」

「我答應你什麼了?不對,你把我的銀票還給我。」宋離覺得自己手挺賤的,剛才幹什麼非要在顧寧面前甩錢呢,這下好了一下就損失了一萬兩。

損失了一萬兩銀子的宋離很不開心,不過很快宋離就找到了治顧寧的法子。

「我覺著吧,這個顏色我娘肯定不喜歡,多老氣啊。」

「還有這,都是什麼,你覺得我爹會喜歡嗎?」

「還有這些,我的侄子們肯定也不會喜歡的。」總之宋離將顧寧準備的東西一通貶,最後竟然是一件都沒有欣賞的。最後見顧寧的臉色實在是不怎麼好看,宋離才勉強違心說了一句,他準備的字帖挺不錯的,適合給宋靜練大字用。

不過直到最後顧寧也沒有捨棄這裡面的任何一件東西,準備了至少七八輛馬車才堪堪將這些東西都裝完。

「阿寧,我覺得你帶上這些東西完全就是在拖拉我們回去的速度。」而且帶上這麼多的東西,一旦過一座城池就必須要給過城費,拉這麼多的東西回去少說也要上百兩的過城費。

「不著急,我們慢慢回去。」顧寧笑的一臉溫柔,可宋離偏偏卻有些不寒而慄。 高懸的明月不見了,周圍所有的人也都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迷霧。

看不透的迷霧籠罩著焰能夠感知到的任何角落。

焰在這個古怪的迷霧世界遊盪了一會兒了,沒有任何值得一提的發現。

到處都是鐵絲網、大貨車、垃圾堆、坍塌的建築,這裡就像是個在迷霧籠罩下的廢棄世界。

焰的耳邊還會時不時響起各種奇怪的對話聲。

似乎是某些人類的聲音,大部分都帶著強烈的情緒,恐懼,憤怒等等。

在一瞬間聽到優子的聲音以後,焰確定了,這些聲音都是神社裡面獵人們的聲音。

他們也被捲入進來了吧?

奇怪的是附近沒有任何人,也找不到聲音的來源。

一切就像是憑空出現的一樣,距離似乎在這裡有著別樣的展現方式。

焰的目光掃過地面,忽然眼神一凝,遠處地面上居然有一具詭異的屍體!

剛才絕對沒有!

是毫無徵兆出現的,焰發誓,他剛才眼睛走這掃過的時候,這裡絕對沒有任何屍體。

無意中再掃一眼的時候,一具腐爛的屍體就出現了,而且血液都已經發黑,滲透進了泥土裡面,好像在這裡很久的樣子。

詭異至極。

這地方真是邪門,焰隱隱有了一點判斷。

這地方和某些書籍裡面含糊不清的那個隱秘世界有些相似。

在探尋世界之眼的時候,焰曾經在圖書館第三層看到過有關這個世界的詭異描述,雖然只看到一點點,但是焰印象非常深刻。

陰影世界,就是對這個世界的稱呼。

每個世界都有自己的影子,那個影子就是陰影世界。

據說陰影世界和物質世界不同,整個大千世界的陰影都是連在一起的,在某些時候,陰影世界內部可以忽略時間和空間的影響,某些物理法則在這個世界也會不時的失效,甚至大不相同。

字裡行間,給焰的感覺就是,這個世界似乎非常重要的樣子,可惜當時時間太緊迫了,焰沒有來得及多作了解就被踢出了第三層。

在某些地方,陰影世界極其容易進入,甚至和物質位面完全重合在一起,只要情緒的劇烈波動,就能夠影響到陰影世界,並且被拖入其中。

在陰影世界,思維的力量被放大了,陰影世界很難影響到現實世界,但是現實世界的精神力量卻很容易投射到陰影世界內部。

泡你!何需理由 而有些世界則兩者之間有一點間隔,所以幾乎難以被人察覺,就比如深淵的陰影世界,焰就從來沒聽人提起過。

吼!

一聲嘶吼響起,是那具地面上的屍體,焰靠近的腳步一頓。

爛成這樣了都能詐屍?。

隨著一聲吼叫,屍體迅速的爬起來,渾身開始劇烈的膨脹起來,轉眼之間,就變成了一個巨大的屍體怪物,長得像是憎惡一樣。

這個行屍嘶吼著朝周圍唯一的血肉生物沖了過來。

焰一腳把巨大的行屍踢開,行屍遠遠的飛出去,沒一會又吼叫著沖了上來。

焰皺起了眉頭,直接拿出一把砍刀。

值得慶幸的是,這裡的世界之力弱小了許多,他已經能夠發揮出中級高階程度的實力了。

一刀下去,行屍直接被砍成了兩段,沒想到這個傢伙還沒有死,拖著腸子在地上爬了過來,就連下半身都在試圖爬起來。

這生命力,真是見鬼了,絕對是這個詭異的世界造成的。

「這不合理。」

摩天說話了。

他感受不到任何的生命氣息,焰也是感覺不對勁。

「我們恐怕是陷入了某種真實的幻境裡面。」

霧氣忽然變得更加的濃烈了,即使是焰的感知也受到了極大地壓制。

要不是行屍還在不停地嘶吼,焰甚至都判斷不出行屍的位置了,而他們之間的距離也就隔著幾米而已,。

焰伸出手掌,一團火焰飛出,落在行屍的身體上,行屍被燒成了灰燼,但是如此強烈的火焰,卻是驅不散周圍的濃霧。

周圍開始不停地出現嘶吼聲。

是行屍,越來越多的行屍包圍了過來。

而所有的障礙物似乎都不見了,廢墟,房子,就像是被什麼移除了一樣,焰感覺自己就像是暴露在一個空曠的平地上,無窮的行屍涌了過來。

焰拿出匕首,在自己的手上來了一下,流血了,還會痛,這到底是虛幻還是真實?

「別試了,最真實的幻境在小範圍內已經和真實無異,在這的一切行為都是有後果的。」摩天在空中一轉,兩團火焰在空中旋轉起來,行屍紛紛化作灰燼。

這顯然不是什麼好辦法,只是拖延時間罷了。

焰都不知道殺了多少行屍了,結果還是無窮無盡一樣,沒一會兒,焰就很不耐煩了。

沒辦法了么?

或許該是回歸了,這個該死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