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臉橫肉,身材壯碩,一看就是練家子。

他們盯著葉飛,然後對陸子楓問道:「少爺?是這小子惹了你?」

「你們!給我斷他雙手雙腳,然後給老子查清楚他家裡有誰,把他們全做了!」陸子楓惱羞成怒的吼道。

「嘿嘿!少爺,您就放心吧!我們幾個可是很久沒見過血了。」一人狠辣笑道,摩拳擦掌。

葉飛在一旁聽著面無表情。

那三人見到葉飛如此,還以為是被嚇傻了。

於是就哈哈大笑著往前走來。

殊不知當他們近身的時候,葉飛突然往前一個鞭腿掃來。

速度很快,可他們也不是善茬。

三人冷哼一聲,眼神一凝,其中一人伸出手臂豎在臉前,意圖擋住葉飛這一道鞭腿。

他神色自信。

要是換了其他人,說不定還真就被他擋了下來,奈何他碰見的是葉飛!

鞭腿掃來,與那手臂碰撞在一起。

咔嚓一聲,那人的手臂頃刻間斷掉,骨碴也是突破血肉露了出來!

這人面色瞬間變得慘白,大聲的尖叫著後退。

剩下兩人見到這一幕,都是眼神一凝,然後冷哼一聲,對著葉飛就是沖了上去。

葉飛呵呵一笑,雙拳往前迅速打出,皆是打中那兩人面門!

喀嚓聲響繼續傳出,這兩人鼻樑斷掉,滿臉是血的拋飛向後面!

三人全部倒地哀嚎,陸子楓見狀想要逃離這是非之地。

不過被葉飛一把揪住脖領子給揪了回來! 「你真是陸家的人?」葉飛問道。

陸子楓點點頭,然後冷笑起來。

「呵呵!我陸子楓承認你有點強,但是你真的敢動我?」陸子楓看著葉飛問道。

「我不是已經動了?」葉飛挑眉說道。

陸子楓無語,沉默好久才是細細看了葉飛一眼,然後問道:「你到底是誰?為什麼我在江南叱吒風雲這麼久,怎麼從沒聽過有你這號人物?」

「陸瓷是你什麼人?」葉飛問道。

陸子楓對於葉飛的無視感到不滿,皺了皺眉頭,但聽到葉飛的話,他還是有一絲錯愕。

「是我妹妹。你休想打她主意!不然我跟你拚命!」陸子楓咬牙切齒說道。

對於陸子楓的話,葉飛倒是有些吃驚,沒想到他會對陸瓷有這麼深的感情,明明是個極其跋扈的人。

「那古家的少爺不是還打主意了嗎?也沒見你跟他拚命啊。」葉飛調侃道。

陸子楓聞言神色變得暗淡下來。

「妹妹能跟古少爺在一起是她的福氣,我干涉算怎麼回事。」陸子楓說道。

葉飛冷哼一聲,「這話你自己信嗎?」

陸子楓無言以對。

放開他的脖領子,葉飛狠狠拍打一下他的腦袋,然後一句話也不說的離開了。

提到了陸瓷,陸子楓再也沒了剛才的銳氣跟跋扈,他低著頭,神色失落。

突然他抬起頭來看向葉飛的背影,愕然的喊了一聲:「你是……葉飛?」

葉飛停下,回過頭來,咧嘴一笑,最終走掉了。

……

「我跟你說啊瘋子,雖然說即將要嫁到古家了,但是我一點都不慌。」

「為什麼?」陸子楓問自己那個無比疼愛的妹妹,臉上帶著疼惜的笑容。

「因為在我出嫁的那天,會有人來找我!」

陸子楓看著自己這個鼓著腮幫子,硬撐著的妹妹,苦澀的笑了起來。

「我跟你說啊!那一天,他會開著世界上最貴的跑車來接我,他會穿一身西裝,成為全世界最帥的男人!然後當著整個江南的面,把我從婚禮上搶走!」

「而我呢,只需要穿著婚紗,美得像個孩子一樣的跟他上車跑掉就行。」

「什麼陸家啊!什麼爸媽啊!我都不管!那時候,就看你了啊大哥!」

陸子楓被妹妹啪啪的拍著肩膀,自己卻是怎麼都提不起興緻來。

最終他還是不太忍心的問道:「這話你自己信嗎?」

「……」

「信啊!」陸瓷抬起頭來展顏一笑。

「對了!你的妹夫叫葉飛哦!你記住這個名字,從今往後一萬年,說不定這個名字會響亮整個世界呢!」陸瓷驕傲的說著。

……

葉飛從二樓下去。

拐角處,迎面來了一堆人。

有一個中年人,受眾人追捧,眉頭微皺,神色有些許戾氣。

說來也巧,這人跟那陸子楓有些許相像。

這人看到葉飛,葉飛也看到他。

兩人對視一眼,然後葉飛先行離開了。

陸友臣回頭看著離開的葉飛,旁邊人見到這陸家家主怎麼突然停下了。

有人問道:「陸家主,怎麼了?」

陸友臣搖了搖頭。

「認錯人了。」

葉飛到了一樓。

這時候,人口已經人影綽綽,喧鬧的厲害。

葉飛搖搖頭,他本就不喜歡這種人多的地方。

本想直接到座位上坐下,可在這時,一道愕然的聲音響了起來。

「葉飛?」

葉飛叫不停下來,看到一個熟人。

陳自如!

「你怎麼會在這裡?!」陳自如見到果真是葉飛,眉頭皺起來。

他跟葉飛說起來,很微妙,並沒有什麼明顯的矛盾。

只不過陳自如是二中校草,而自打葉飛來到二中,他的風頭無疑是都被葉飛給蓋過去了!

「只許你來不許我來嗎?」葉飛面無表情的問道。

陳自如眉頭深深皺起來,面露不滿。

他本以為自己跟著老爸來參加一次地下拳賽,回去也有了出風頭的資本。

可是萬萬沒想到,葉飛竟然也在這裡!

「這拳賽的規模真是越來越小了啊!什麼人都能來了!我真是後悔來了!」陳自如如是說著。

對於這話,葉飛選擇無視。

只是看在陳自如還是個學生的份上,要是換了其他人,他怎麼都得去鬥上一場了。

「自如,不是跟你說過,來了這裡只跟有身份的人搭話嗎?」旁邊一個中年人,神色不滿的對陳自如訓斥道。

「爸,是我看走眼了,我還以為這是個什麼大人物呢,走近了一看,才知道這就是個小垃圾罷了。」陳自如仗著自己老爸在這裡,說起話來完全是肆無忌憚。

葉飛眼瞼低垂,不想再在這裡待下去了。

反正到自己上場的時候,這些人都得閉嘴!

如此想著,葉飛剛要走,卻突然有一人從人群中衝出來,看上去他是在走,但其實他身子綳得很緊,而且接近葉飛的時候,整個人身上一股氣勢勃然而起!

此人是存心找茬!

葉飛察覺到后冷哼一聲,看著那人向自己撞開,眉頭一皺,然後自己就是站在原地,等著那人撞來!

說時遲那時快,那人嗖的一聲撞來,然後轟的一聲悶響!

那人直接坐倒在地!

葉飛則是站在原地巋然不動!

倒地那人比葉飛高出一頭,身材也是壯碩了許多!

此時他坐在地上,一臉失神,甚至下一剎那扯起嘴角來咿呀的叫起疼來!

緊接著又有幾人從人群中沖了出來,直接就是跪在這人身邊,將他扶起來,噓寒問暖,關懷知己。

「華哥!您沒事吧!」

倒地那人現在還沒有回過神來,他怎麼都沒有想到自己撞別人,竟然會反被撞倒在地上!

他抬起頭來,此時幾乎所有人都驚呼起來!

「華沖!」

「竟然會是他!他怎麼會來的這麼早?!」

「他跟王凱旋的拳手的比試,應該是最後一場才對!」

人們激烈的議論著。

可卻有一部分人面色變得極其不自然!

他們看向葉飛,目瞪口呆。

「他竟然把華衝撞倒在地!」 「他是何人?!為何能把華衝撞倒在地?!」

人們驚訝。

瞠目結舌。

華沖是誰?

連續稱霸五屆地下拳賽的後天武者!

步步驚婚:總裁的心尖前妻 特別是曾經的拳賽霸主王凱旋,連連折在華沖手上。

聽說已經虧了幾千萬了。

這一屆,王凱旋還特意請來拳手,專門就是為了針對華沖!

難道是他?

「你就是葉飛?」

在眾人猜測的時候,華衝起身,面色凝重的問向葉飛。

華沖先行知道這葉飛就是自己的對手,所以想要上前來試探一下。

結果這一試探,就讓他知道了,這個看上去學生模樣的葉飛,真的不好辦!

「對,」葉飛點頭,看向華沖。

華沖也是點頭,「拳台上見。」

說完之後,華沖走開。

眾人卻是有些發矇。

這是真的?!

聽華沖那意思,貌似這人真的是華沖最後的對手?!

九天最強贅婿 就這樣一個人,能打敗華沖?終結他的衛冕神話嗎?!

陳自如在一邊看著,神情失落,還有震驚。

他沒想到。

葉飛不僅進到了拳賽會場,而且還是要上台的拳手!

他看著葉飛,真切感覺到了兩人之間的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