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我們的視野被打開,然後看着周圍,只見無數浮冰形成了一個規則的圖形,然後圍着冰棺直轉着。

“好神奇,這些冰竟然能夠托起我們身體。”謝方雨驚道,一臉的興奮。

“大家都別動,我們看到的是一個陣法!”可是張百年卻提醒道,“大家一切都要小心,我們最好朝着中間去。”~好搜搜籃色*書*吧,即可最快閱讀後面章節 這時我看向了中間,只見中間是一個較大的冰雕蓮花臺,有十多個平米的樣子,而通往蓮花臺的路上,只有中間的浮冰。

我們要過去只有踩着浮冰過去。

不過這並不難,我們修煉的人,完全可以跳過去,我們可以帶着人。

可是有的浮冰很有隻有巴掌大,不足以容下兩個人,這下其他人只有走過去。

見此張百年說道,“大夥聽貧道的指揮,一步步走到冰上,你們看我們圍着的這圈是順時針,裏面的一圈是逆時針,再到裏面的又是順時針,看到幾塊最大的冰,你們對着踩就是,貧道和封不寧斷後,慧印、楊小友先過去接應。”

我一聽此話,瞬息就朝着身前的浮冰就跳過去。

然後連續踩了兩塊冰直接就落在蓮花臺上了。

而慧印要弱一點,小心翼翼的過來。

我考古隊和警方兩人,他們全是一步步顫巍巍的樣子。

等到他們快到了的時候,我伸出手,一把把拉過夏藍、謝方雨、小麗。

而慧印拉過教授、張科長,還有寸頭男。

等到他們都過來後,封不寧和張百年極快的踩着浮冰就飄過來。

“大家都沒事吧?”張百年問了問。

衆人搖頭。

“老周,你看,有碑!”完顏教授看着蓮花臺的中間,立着一塊一塊碑。

周教授連忙過去,我們跟着。

“完顏,這不是垢喉的墓碑,而是一個漢人的墓碑!”

周教授驚異道。

“對,這裏的葬法也是漢人的,而且苗族根本沒有自己的文字,這裏出現了漢子墓碑,只能說話,這個墓穴被人給佔了!”

完顏教授道。

張百年這時託着下巴一想,“被人佔的,無疑就是殭屍王了吧?”

我一想這裏是四大王冢之一,垢喉的屍體在棺材裏葬着呢,足以說明殭屍王明打明的杜鵑佔巢。

這時完顏教授朝着墓碑走過去,然後看着地下,我也上前看了看,這見此刻墓碑前有一口華麗的棺槨,鑲嵌在蓮花臺的中央。

棺槨就是棺材和套棺,見此完顏教授看了看,這時他摸到了棺槨的正上方竟然有一個扭動的機關。

周教授也看到了,然後看向了墓碑緩緩讀道,“乾祐二年後漢乾祐,949年,楚王馬希廣……”

唸完後,周教授,驚道,“這竟然是馬希廣的棺槨!”

“馬希廣何人?”

張百年不解道。

“馬希廣,五代十國後期,楚國郡主,被兄弟背叛所殺,他曾經本來是饒過他兄弟一次了,可是結果兄弟勾結蠻族,再次反叛,結果馬希廣兵敗被殺,這墓應該是他手下殘留的部將所立。”周教授說道。

張百年一聽,想要問,可是完顏教授,這時他看向了我們,“大夥注意,我打開棺槨了。”

這時他將機關輕輕一扭,這時咔嚓一聲。

棺槨直接被打開!

頓時我們都靠過去。

可是,這時候裏面的棺材竟然沒有棺材蓋,而且棺材裏面竟然是空棺材!

不過棺材裏面卻有一幅帛畫,畫上面畫着兵馬圖,可是兵馬圖裏面竟然有我熟悉的場景。

斗羅之無限吞噬 那就是天妃牡丹圖裏的天妃,天妃一側的祥雲上站着一位男子,穿着一身古代袍子,頭戴白玉冠,手裏捏着一個什麼東西,朝着地上死屍攝取亡靈。

見此我蹲下,將手伸進棺材將帛撿起來,然後看了一下,這時,周教授詫異,“這,這畫裏怎麼也有這個東西?”

“什麼東西?”我問道。

這時完顏教授也過來看了看,“這個飛天和這個男子,當初馬王堆裏面的墓壁畫裏也有他們。”

“什麼?”

我愣了,尼瑪死人墓地的畫,竟然和我之前背後的刺身是一個樣的?師爺爺爲什麼要這麼做?難道這時爲了矇蔽我的魂引?不讓我被陰物纏身?

就在我沉思之間。

“這個啥?”

突然這時寸頭男不覺中走到了一側,他看着一根從冰棺裏吊下一根細小的鐵鏈,直接垂在蓮花臺上。

於是他伸手一扯。

咔!

立即就響動了一聲。

這時我被驚到,“你幹嘛?”

就在他扯了一把後,完顏教授驚呆了,“臭小子,你找死啊?”

“怎麼了?”寸頭男不解。

他剛說完,這時啪咔一聲。

我們頭頂那個之前的機關直接被打開了,出現了巨大的裂縫。

同時頭上錚錚的鐵鏈,連忙朝着下面就往下墜,同時上面的冰棺也朝着我們落下來。

“快閃開!”

我叫了一聲,一把抓住謝方雨和夏藍就閃開,而其他人被慧印、張百年等帶着離開。這時棺材將蓮花臺中心砸出一個大洞來。

接着我們腳下,咔咔咔,又是一陣機關聲響動,這時候,蓮花臺下降了,中間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洞,所有水朝着大洞就流去。

“別碰到這千年冰水!”張百年提醒。

於是我們看到蓮花臺凸出的地方就踩去,

寸頭男,還沒反應過來,這時一隻腳就被水沾到。

“啊!哎呀!我的腳!”頓時他的腿咯咯咯的響起來,這時被冰凍住了!這小孩性命危險了!

“臭小子!你也真是會作死的!”

見此張百年一下將他抓住,然後一道火焰落在他冰凍的腿上,轟的一股火焰過後,他腿黑不溜秋的,而他慘叫連連!

“學長你沒事吧!”謝方雨就是一個爛好人,對着寸頭關切的問道。

可是寸頭疼的哭爹喊娘壓根就不理謝方雨。

而我可不擔心寸頭男的什麼,我只是想,上面的裂縫打開了,那麼……

我想了一下屍奴,然後我朝着上面一看,只見這時候,無數屍奴死死看着我們,然後他們手裏的冰刃,高高舉起,那刃間微微閃爍,在寒氣中散發着寒光。

“保護垢喉王!”

這時一個和其他屍奴不太一樣的屍奴對着我們吼道,接着他呆頭朝着我們扔出了冰刃。

冰刃直接朝向了蓮花臺上,插在我們的身前。

而接着,刷刷刷刷!

其他屍奴也朝着我們扔下了冰刃,這時張百年喊道,“用龍虎護體符!”

說着我們拿出之前張百年交給我們的護體符,一根根冰刃落下,直接在我們數米遠的距離前爆開。~好搜搜籃色*書*吧,即可最快閱讀後面章節 化成了冰塊,落在流動的水裏。

帶頭的屍奴似乎很生氣,手裏再出咔咔的凝成出一把冰刃,然後他首當其衝朝着我們跳下來,這時直接落在冰棺關上,持着冰刃對着我們吼道,“殺!”

他的聲音刺耳,在整個空間擴散,久久不絕。

而其他屍奴一聽朝着我們跳下來。

見此,張百年呵斥道,“惡戰就要開始了!”

說話的同時,這時我們身後出現除了乾結冰地,是之前的池水所化,此刻乾池子裏,出現了扭動的東西。

我一看,發現一根根扭來扭去的蛇,朝着我們就梭過來。

“蛇!”於是我叫了一聲。

這小麗夏藍一看心理防線徹底崩潰,張科長看到這麼多怪物,手裏的槍也開始抖了。

張百年看着周圍,眼睛一溜,然後直接朝着帶頭的屍奴跳過去,手裏太玄劍在空氣中一鳴,然後朝着屍奴一指,頓時一道劍氣直接將屍奴的臉震的一癟,炸出來了冰花。

見此屍奴憤怒,持着冰刃朝着張百年也纏鬥過去。

而封不寧和慧印也動了起來,朝着無數屍奴殺去。

而我這時候,摸出道鈴和符咒施展烈火咒,朝着身後的蛇就燒過去。

可是烈火咒大概是收了這個空間的影響,火焰非常小,根本就攔不住梭過來的蛇。

見此我跳下去,手裏摩柯劍朝着地上蛇就殺去。

這些蛇,和之前的蛇又不一樣,全身雪白如晶,就像是鑽石組成的蛇,它們盤起來。

我一劍砍中幾條後。

它們崩潰成塊狀,見此我懂了,它們和屍奴的性質是一樣的!

我舞動摩柯劍,模仿五鬼的劍法,感覺非常的流暢。

不想我一個人竟然擋住了所有蛇的攻擊。

而時不時的也有屍奴攻擊我,我一一殺滅它們。

而夏藍和趙科長不斷的用槍打,那寸頭也是不是的放上一槍,可是腿實在令他難以擁有殺滅戰鬥力。

不過其他人還好,被護體符護着,一羣屍奴瘋狂對着他們劈砍,壓根就不起任何作用。

最後它們砍壞了一把又一把的冰刃。

看到這裏我知道我和張百年的道行畫出的護體符,差的還真不是一點兩點,至少一兩個階段。

不過張百年得有*十歲了,我才十八,還有的是時間。

頓時我又信心大作,砍着屍奴和屍蛇。

“你這怪物,還不去死!”

這時候,突然張百年大喝一聲,手裏碰的一聲,射出一道火焰,只見他手裏拿着一個冒着火焰的盒子。

看來他又動用了叄味真火。

頓時引燃帶頭的屍奴,不到片刻,屍奴就被燒成了灰燼。

就在帶頭屍奴死去的剎那,頓時所有的屍奴全部化成碎冰。

也就在這個時間裏,我們頭頂,刷刷刷,一道道聲音響了下來,直接我麼你之前來的那層空間的地面全部溶解,化成了水朝着下面流下來。

見此我們連忙準備閃開,我們閃到冰棺下面,這時候蓮花臺居然慢慢往上浮起來。

可是那四根牛頭柱子卻懸在空氣中,一動不動,四根柱子下面卻有一股股虛擬的空氣,就像是火焰燃燒時候形成的高溫時候的空氣。

“好強大的磁場!”

完顏教授對此,感嘆道,“秦始皇陵墓的雲頂天宮,也是用磁鐵造就的。”

“完顏你又沒進過,你怎麼知道?”周教授卻說道。

“老周,你看了這些難道還會懷疑始皇陵的真實性嗎?”完顏教授眼睛發亮道,“我考古那麼多年來,還是第一次遇到那麼神奇的事情,就拿馬王堆,都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事兒,這次來收穫不小啊!”

說着完顏教授,拿出了脖子上掛着的相機對着周圍拍了拍,還有冰棺和楚王馬希廣的棺槨也一併拍了。

漸漸地隨着蓮花臺的升起,它的冰質也開始融化。

這時候一個黑色的石臺出現了,石臺上正好有是個圓孔,漸漸地四根柱子和圓孔靠合,最後咔徹底合攏,形成了新的場景。

我看了看周圍,發現我們水平位正好和進來的圖騰洞口平齊,不過我們周圍全是水,之前那詭異的浮冰又漂浮在水上。

“這墓地不簡單,用的全是機關之術。”張百年讚道,“墨家和魯門機關術可謂甲天下,墨家的《攻守》記載了大量的機關術,而魯門不但有機關術《魯班極》更有《魯班書》一大祕典,而這墓地機關之術如此玄妙,貧道覺得應該出自魯班極,而不是墨家的攻守。”

而完顏這時也笑了笑,“老張,你這話說的不錯,但是也不全面,墨家機關術用於善,攻守以守爲主不染妖邪,所以這裏的墓地機關是防備,應該是墨家的機關術,可是至於通道里的暗兵暗器佔有幽冥之氣,應該是處於亦正亦邪的魯班極中的機關術。”

他說完,我心裏怔了怔,魯班書,爺爺留下的魯班書在我身上,可是魯班書居然是亦正亦邪的,亦正亦邪說的是亦正亦邪,但是在道門看來無疑就是旁門左道。

“老j,只剩下我們三個人了嗎?”

突然,我想着的時候,突然不遠處傳來了聲音。

我扭頭一看,只見三個人踩着一個巨大的浮冰,而浮冰裏是四具掙扎而死的屍體,是他們的同夥。

“我犧牲所有人,只留下你們三人,說明你們對老k,老a老王還有利。”

這時候一個手裏長刺的人說道。

名門妻約,總裁老公太高冷 “老j,老q去哪裏了?”

“q和分隊遭遇山洪無一人倖免,不過她的本事,絕對不會死,而且他如此聰明肯定和山裏和警察打游擊的老a回合了。”

那人說着,不料我們卻出現在他的眼簾。

總裁,敢動我試試 這時一個盜墓賊想問,這時那個那長刺的老j,直接一巴掌拍在那盜墓賊的腦門上,“夠了!碰到敵人了!”

見此,我看着那老j,笑道,“你們的老q,人都摔傻了,衝到山下,成了苗民同胞的媳婦,估計現在肚子裏都有了吧?”

“額~~~”謝方雨已經,臉皮一動,“靈子,你這說的,好像也沒有那麼快吧?” “你說什麼?”

盜墓頭子老j疑惑道。

“別說那些有的沒有的了。”可是封不寧卻打斷我,對着老j說道,“之前打電話,說你們在大柏樹下的是不是你們?”

“哼哼,進來千蛇墓的可不止我們一方。”老j冷冷說道,“要是你們不想死,最好先離開。”

“就憑你們?”封不寧冷冷的說道。

“呵呵呵……”老j笑了笑,可是這時候嘶嘶的聲音從頂上傳來。

我一聽聲音感覺有蛇,於是擡頭一看。

果然一條條蛇掉在頂上,密密麻麻的,看的肉皮都開始發麻了。

“老j,有蛇!”一個盜墓賊驚道。

“我知道。”

老j呵斥道。

可張百年很淡定的說道,“你們當心了,這些全是毒蛇,站着不動就好,有護體符護着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兒。”

我們這麼一聽安心了許多,接着張百年對着完顏教授道,“我們這次前來是爲了證實千蛇墓中是否存在殭屍王的,可是現在證明楚王馬希廣是殭屍王,而垢喉則不是,我們還是先撤吧?”

可是完顏教授卻搖搖頭,“老張別自私,你們進來是找殭屍的,可是我和老周進來卻找歷史研究價值的古物,這些盜墓賊來到這裏,利用我打開了豎井懸棺,說明他們想得到棺材裏的東西,所以我不能讓寶物落入他手。”

“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