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夢瑤看到這一幕,大叫不好,“不好,這羣殭屍想要把那隻血屍救出來……”。

這不用師夢瑤說,我們也知道,一看這九隻殭屍的所作所爲,如何還猜不出他們要幹嘛的話,那就真的白活了。

“那該怎麼辦?”情急之下,我問道師夢瑤。

“還能怎麼辦,自然是出去阻止他們呀!”師夢瑤淡淡的說道。

“出去阻止他們? 農門旺女正當嫁 他們……他們可是殭屍也……”我嚥了咽口水,心中很是恐懼。

“怕什麼,不就是九隻殭屍麼,有什麼好怕的,現在是該展現你的所學的時候了!”師夢瑤對我說道。

聽到師夢瑤這話,我忍不住指了指自己,說道,“展現我所學的時候?”。

搞錯沒有,師夢瑤那話的意思,好像是想讓我先上,我t媽的還等着她先上呢……。

“別廢話,叫你上你就上……”。

師夢瑤說完這話,直接一把抓起我來,然後使勁一扔便把我扔了出去。

她這一扔直接把我扔到那羣殭屍身上,我的身體撞擊在殭屍身上之後,直接掉落在血池之中,頓時一股血腥之氣鑽入了我的鼻息之內。

師夢瑤就在我扔出去的同時,直接飛了出去,手中桃木劍直接向着那羣殭屍刺去。

師夢瑤大喝一句,“看我趕屍劍法!”。

趕屍劍法,相傳乃是湘西趕屍一族爲了專門對付那些行屍、殭屍而創造出來的一套劍法。

這師夢瑤手中的桃木劍,在這一刻,好似一根皮鞭一般,無論是打在那羣殭屍身上。

桃木劍打在這些殭屍身上,這些殭屍發出痛苦的哀嚎之聲,即便如此,這幫殭屍的手都從未從青銅劍上鬆下來過,還在拔劍。

好在他們想要拔出此劍,並非易事,不然的話,我們早就遭殃了。

我從血池之中站了起來,身上滿是鮮血,一股股血腥味兒,不但的鑽進我的鼻子之內,聞起來特別的噁心。

我看着一旁的師夢瑤,怒道,“師夢瑤,不要以爲你是我師姑,就可以把我當沙包一般的扔,我好歹也是個人……”。

師夢瑤聽到我這話,饒了繞頭,接着對我說道,“sorry,不好意思,習慣了,原來你人,不是沙包呀……”。

聽到她這話,我腦海之上一陣黑線,沒有這樣坑人的好不好。

“還愣着幹嘛,上呀,你沒看到這羣殭屍爲了這拔出這寶劍,幾乎不反抗嘛?還不上愣着幹嘛!”師夢瑤見我站在血池之中傻愣着,提醒道。

聽到師夢瑤這話,我反應了過來,隨即看見那羣殭屍死死的握着青銅劍,不肯放手,同時這個師夢瑤毫不憐惜的在這羣殭屍身上無情的鞭打,那樣子,就好像一個女王在鞭打自己的奴隸一般。

見此,我自然是一陣大笑,心中笑道,嘿嘿,趁你病要你命,既然你們爲了拔出那柄寶劍不反手不反抗,那我還不發揮發揮我們的能耐來。

殭屍,嘿嘿,正好老子今天揍揍這個殭屍,嘿嘿,這個殭屍我還沒有揍過,玩一把形象。

於是乎,我二話不說,直接向着這羣不知反抗的殭屍打去,一邊毆打嘴裏還一邊再說,“殭屍,嘿嘿,這樣是殭屍,都是這個殭屍多厲害,今天還不被我打得不敢反手……去你/媽的的殭屍……”。

那一刻,我感覺自己好像不像是在揍這個殭屍,到好像是在揍這個師夢瑤一般,發泄着心中的怒氣。

狂揍一陣之後,我心情大好,不僅對站在一旁的穆溪水說道,“穆溪水,你也過來玩玩,揍殭屍這事可不那麼好遇到了,就當是嚐嚐鮮,玩玩而已……”。

穆溪水聽到我這話,拒絕道,“算了,你們還是快他們消滅了吧……等到他們拔出寶劍,估計我們就要遭殃了……”。

“怕什麼,他們拔出寶劍又能如何?有我師姑在,還怕這羣sb殭屍不成?”。上向陣才。

對殭屍的一陣狂揍,幾乎讓我忘記了殭屍的恐怖之處,甚至於心中覺得這個殭屍也不過如此。

我可以一時間,因爲揍這個殭屍揍得忘乎所以,但這師夢瑤可不會這樣。

她聽到穆溪水那話之後,瞬間反應了過來,然後停下了手,並把我也叫停了。

“十三,別打了,還是先把想想如何把他們消滅了再說吧?”。

“怕什麼,不是還有師姑你麼?”揍得開心的我,那肯就這樣鬆手。

“你知道什麼,我們之所以能對他們狂風亂揍,不是因爲他們怕我們,而是他們想救出這具血屍……一旦他們拔出血屍身上的青銅劍,那邊自然會反抗……到時候,難免會有一場惡仗要打……既然如此,何不趁此良久早點把他們解決了呢?”。

聽到師夢瑤這番解釋,我才只好放棄繼續揍殭屍想法,並停下了手,“哦,好吧……”。

六道滄溟訣 隨後,我又問道施夢桃,“師姑,那你知道如何消滅這個殭屍麼?”。

師夢瑤開口對我說道,“怎麼消滅殭屍,天地五行之中,以火最爲兇猛,可焚燒萬物,我想即便這個殭屍刀槍不入,也不至於水火不侵吧”。

“你給我上來,看我給你使一招,奇火之術,把這羣殭屍焚燒掉便是了……”。

聽到師夢瑤這話,我二話不說的,直接從血池之中,跳了出來。

隨後,師夢瑤開口說了句,“看好了!”。

“天地五行,金木水火土,火之爲尊,焚燒萬物,火之有靈,是爲奇,奇火出!”。

接着,便看見師夢瑤雙手舞動,劍指之上,一縷紅紅的火焰飛射而出,直奔那羣殭屍而去。

“轟”一聲,這羣殭屍便被這奇火給包裹了起來。

這羣殭屍面對這無邊的奇火,絲毫不動,穩如泰山! 很明顯這些殭屍並不怕師夢瑤手裏的奇火。

見此,師夢瑤大驚不已,“不懼水火的殭屍,怎麼可能!”。

重生之女神醫 天地萬物以水火最無情,火的殺傷力之強,絕對可以焚燒萬物。現在看來,這奇火之術都不管用,在師夢瑤看來,還有什麼辦法可以消滅這殭屍!

無奈之際,師夢瑤只好對衆人說道,“逃!”。

施夢桃這一個逃字,讓我一陣詫異,我疑惑的轉向她,想她看去,並問道她,“爲何?這不才剛剛開始,怎麼就逃了?”。

“別說這麼多。逃吧,沒想到這普通的殭屍,都具備鋼鐵之軀,不懼怕水火之力,還不逃,難不成留在這裏送死呀!”。

聽到師夢瑤這話。 大明壽寧侯 我先是一愣。然後便反應過來,也意識到問題的重要性。

師夢瑤的手段有多強大,我不知道,但也不會變態到哪裏去,之前也說過,殭屍少有,因而師夢瑤並沒有學習什麼對付殭屍術法。

我們進的時候,本以爲這裏面的殭屍,是一些比較低級的殭屍,一般的術法便可以對付了。

沒想到的是。當師夢瑤使出奇火之術後,這羣普通的殭屍,巋然不動,一點影響都沒有,這說明什麼,說明他們根本就不怕!

這還不逃,更待何時?

穆溪水也是一陣詫異,這就逃了,我們好不容易走到這兒來,也看到這些殭屍。才一交手,就要逃了……。

師夢瑤跑得最快,我們跟在她身後,穆溪水跟在我身後,二話不說的就逃了出去。

正所謂怎麼來的,便怎麼出去,辛虧這個師夢瑤的記憶力還不錯,記得我們怎麼走進來的,逃的時候,我們在她的帶領之下,逃得挺快的,很快我們就從哪個盜洞逃了出去。

出了這個墓穴,我和師夢瑤、穆溪水三人,皆停了下來,施夢桃回頭看着這個盜洞。

她站在盜洞面前想了想,然後說了句,“你們先走,我把這個盜洞封起來……”。

聽到師夢瑤這話,我和穆溪水兩人微微點了點頭。

師夢瑤這做法很是不錯,墓穴裏面有着衆多的殭屍,不把這個盜洞封堵起來,要是讓他們跑出來可就麻煩了。

於是乎,我和穆溪水兩人便跑開了,只留下師夢瑤在哪兒封堵盜洞。

沒過多久師夢瑤追了上來,看着追上來的師夢瑤,我問道她,“師姑,這麼快就搞定了”。

“那是當然,你師姑我曾經也學過那麼一兩個封印之法,封印一個小小盜洞,能用多久?”。

聽到師夢瑤這話,我算是放心了,既然師夢瑤已經這麼說了,想必不會出現什麼意外。

然而,我、施夢桃、穆溪水三人才跑出去沒多遠,便聽見身後山體傳來一陣爆炸之聲,“轟”一聲。

這爆炸聲很大,同時我們能感受到地面一陣震動,好似地震一般。

師夢瑤見此,大呼道,“不好,想必那句血屍已經復活了,沒想到那些殭屍居然真的把那把青銅劍拔出來……”。

聽到師夢瑤這話,我和穆溪水兩人皆吞了吞口水,同時暗暗慶幸起來,還好我沒跑得快,要是現在還在那個墓穴之內,絕逼死定了。

一具血屍復活,就有如此動靜,可想而知,這具血屍有多厲害了,留在那兒不死是什麼?

當我們回頭看去的時候,看見一道血光沖天而起,看着那沖天而起的血光,我們意識到,那邊一定是出事了。

很快,我們就看見一羣殭屍飛了出來,在血光之下,沖天而起,雖然當時我們隔得有點遠,這些飛出來的殭屍,看上去就好像螞蟻那麼大,但我們心中知道,這些像螞蟻一般的東西絕逼是殭屍……。

這時,我小聲的問道師夢瑤,“師姑……你不是說你把那個盜洞封印起來了嗎?”。

師夢瑤聽到我這話,明顯愣了那麼一下,然後便見她開口道,“這個……這個,看來這血屍很強大呀,直接從那古墓之中衝了出來,人家直接衝破古墓,根本就不需要走那個什麼盜洞……”。

聽到師夢瑤這個解釋,我想了想,也是,血屍強大,絕對可以做到這點……。

隨後我問道師夢瑤,“師姑,你看我們是不是快點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呀,現在血屍出世了,比將是一番浩劫,不知道有多少人要死於他的手下……”。

聽到我這話,師夢瑤晃了晃手,說道,“no,no,no,我現在不是逃走,而是該回去……”。

“回去!”聽到師夢瑤這話,我震驚不已,現在回去,那不是找死嗎?

當然,穆溪水也很是驚訝,甚至於穆溪水身體內惡魔,如此想到,這個東方小妞,腦子有問題吧?現在回去,對付那個傢伙,簡直就是去找死,不可理喻。

師夢瑤看着疑惑的我和穆溪水,解釋道,“那血屍是不是已經出世了?”。

聽到這個問題,我和穆溪水兩人皆點了點頭。

“既然已經出世,而且還衝了出來,那是不是意味着,他們已經離開了那座古墓?”。

聽到這話,我和穆溪水跟着繼續點了點頭。

師夢瑤這話說得一點都沒有,血屍已經離開了古墓,並且我們還看見了的。

“既然如此,現在我們回去,是不是很安全呀?”。

的確血屍纔剛剛離開古墓,不可能一下子就回去的,那麼也就是說,其實古墓是很安全,甚至於比外面還要安全。

聽到師夢瑤這一連串的解釋,我算的明白了過來。上找亞劃。

不過,我心中還有一個疑問,那就是師夢瑤爲何還想着要回去,回去那古墓,究竟是爲何?

當我把心中這個疑問向她問出來的時候,師夢瑤是這麼回答我的,她說,血屍出世,必定會鬧得這地方腥風血雨,那麼要剷除這血屍,雖然現在她不知道該用什麼辦法消滅血屍,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之前插在血屍身上可以鎮壓住血屍的青銅劍,應該可以對付血屍。

聽完師夢瑤解釋,我算是明白了過來,原來師夢瑤選擇在再次回去,居然是爲了那柄青銅劍。

這麼一想,這柄青銅劍,我們必須回去找到,畢竟這是一把可以對付血屍的寶劍,能對付血屍,我想定然可以對付那些殭屍……。

可以說這把青銅劍對我們來說太重要了。

基於這點,我和師夢瑤、穆溪水三人,再次返回古墓。

這次進古墓,便沒有上一次那麼麻煩,原因很簡單,血屍出世的時候,直接在墓穴頂端衝出一個大洞來,直接乾脆。

我們到的時候,很快就找到這個大洞了,我、穆溪水、師夢瑤三人站在大洞的旁邊,看着大洞內血池。

我對師夢瑤說道,“師姑,這高度,我們要怎麼下去?”。

“還能怎麼下去,跳下去唄?”師夢瑤淡淡說道。

“師姑,這高度直接跳下去,可是要死人的……我可不想這麼早就死了……”。

“怕什麼,不是還有你師姑我在嘛”。

師夢瑤說完這話,直接掏出一張符咒來,遞給我,並對我說道,“拿好了,等會兒,你只需貼在額頭上,閉着眼睛,直接跳下去就好了……”。

我結果那張符紙,仔細看了看,然後貼在額頭上,即便如此,我還難以跳下去。

“怕什麼,你不相信師姑我?”

“相……相信……”。

“那還不跳……”。

“你不跳,我幫你一把好了”。

師夢瑤說完,直接把我一把推了下去,我帶着一陣驚嚇之聲,“啊……”掉落了下去。

直到我掉進血池內,我才意識到,我並沒有事,隨後才睜開了眼睛。

接着我向上看去,只見師夢瑤攜帶着穆溪水,緩緩的降落下來,就好似天仙下凡一般。

“看什麼看,還不趕快去跟我找呀!”

聽到師夢瑤這話,我反應了過來,意識到自己應該找這個青銅劍,而不是站在這人傻愣着。

我環顧了一下四周,見周圍並沒有青銅劍的蹤跡,便說道,“師姑,看來這個青銅劍,很有可能掉落進這個血池之內了……”。

“既然你知道這點,那還不快點給我找呀!”師夢瑤對我怒道。

於是乎,我彎下去,雙手放進血池,在血池之內摸索起來,看能不能摸到這個青銅劍。

“往哪兒摸呢,你難道就不會在腦海裏想一想嗎?那羣殭屍拔出青銅劍,一定是隨手扔在血池之中的,當時他們站在血池中央的平臺之上,那青銅劍很有可能就在血池中央呀,你在血池邊緣摸什麼!”。

聽到師夢瑤這話,我只好走到血池中央,在那中央平臺周圍摸索起來。

沒過多久,我便在血池之內,摸到一件硬物,頓時我高興不已,大叫道,“摸到了,摸到了,摸到刀……”。

然後拿起來一看,愕然是那把青銅劍,只不過這青銅劍上面,沾滿了血跡。

青銅劍長約三尺三,劍寬六寸,重嘛,我感覺起碼有二三十斤吧,劍鋒並不鋒利,好似沒有開鋒一般,還是鈍的。 青銅劍,頗有一種重劍無鋒,大巧不工的感覺,但它並非一把大劍,只是無鋒而已。

拿到青銅劍之後,我直接跳出了血池。跳到了師夢瑤身邊。

我按着青銅劍,在師夢瑤面前比劃了那麼幾下,對師夢瑤說道,“師姑,你看,你看,我拿到的……”。

“給我拿過來,你拿到的又怎麼樣,你又不會用,還不是的給我!”。

師夢瑤說完,便一把把我手中的青銅劍奪了過去。

隨後,她拿着這把青銅劍。拿在自己面前,仔細的看了起來。

師夢瑤其實很想知道這柄青銅劍是什麼劍,爲何可以鎮壓住血屍,這種強大的殭屍。

然而,她看了很久,也沒能看出這把青銅劍的來歷來。

古代出現過那麼多的鑄劍大師。傳奇的劍也有很多。這還不是術法界的,術法界裏,拿出傳奇的神劍,就更多了。

據說,在術法界中,有一本書叫做《百兵譜》,裏面記載着各式各樣的法器。

以劍爲原型的法器,就多大上百種,上百把神劍,這些神劍。幾乎都有着除魔除邪的能力,很多都可以鎮壓殭屍!

師夢瑤對於那本《百兵譜》也不過只是聽說過,並沒有看過,自然看不出手中青銅劍的來歷。

無奈之中,師夢瑤只好放棄,隨後,見她收起青銅劍。

見此,我頗爲委屈的對其說道,“師姑,劍可是我找到。你怎麼就收起來了”。

師夢瑤聽到我這話,蹬了我一眼,然後說道,“的確劍是你摸到的,不過你可是我帶下了的,沒有我,你能下得來?因爲這把劍歸我”。

我這師姑,就是喜歡欺負小輩,以前我還不信這個陳三章的,這些日子,我沒少受她的欺負,這個師姑,時不時跑出來坑我一下,我也不會覺得奇怪了……。

同時,我爲陳三章感到悲哀,陳三章在怎麼也得有三十來歲了吧,這三十多年了,該被這個師夢瑤欺負成啥樣了,悲哀,悲哀,真是夠悲哀的。

“好了,劍既然拿到了,我們便該走了,這裏畢竟算是那羣殭屍的老巢,說不定他們什麼時候就回來了呢……”師夢瑤最後這般說道。

聽到她這話,我點頭應道,“也是,這兒畢竟是那羣殭屍老巢,我們還是早點離開得好……”。

“那,師姑,我們要怎麼出去,飛出去?” 惹火辣妻:隱婚總裁很純情 我問道師夢瑤。

“你這小子,這次總算是聰明一會兒,我還以爲你會說,我們從之前那蜂巢迷宮裏走出去呢”師夢瑤說道。

接着師夢瑤又掏出一符咒來,並叫我貼在額頭之上。

“貼好了!”。

聽到她這話,我老老實實的把那符咒貼在自己額頭之上。

接着,師夢瑤一把抓住我,對我說了句,“讓師姑送你一程,走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