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武道,上升到了二成。

上升的同時,再次與毀滅武道巧妙的融合在一起。

然後在一瞬間,縈繞在周身的隱約龍形,身體一個強橫的擺尾,將那些寒流冰刀,全部抵擋在外面。

火雲飛見到這,臉上的陰沉之色,更加的濃郁。

這羅無生的實力,在這一刻,讓他感覺到了一絲極強的壓迫。

而在他想的時候,之前在四周的冰焰,一個狂舞,再次向著火雲飛而去。

其中蘊含了兩種屬性武道融合的力量,讓威力直接暴漲了幾個層次。

對此,火雲飛不敢有任何的大意。

連忙手掌一揮,現出滾滾的寒霧,向著冰焰而去。 見到周遠回來,院中的人都是連忙行禮。

「大公子。」

「衛嬤嬤呢?」周遠開口問道。

「老奴在這裡。」

衛嬤嬤也是聽到了外間的動靜,從房中走了出來,見到周遠后便行禮:「老奴見過遠公子。」

「嬤嬤不必多禮。」

周遠連忙扶著衛嬤嬤起身,看了綁在地上的那兩個人一眼:「她們兩個?」

衛嬤嬤冷著眼:

「這兩個丫頭吃裡爬外,背主求榮,在阿秀小姐面前嚼舌根子。」

「老奴最是容不下她們這種人,便沒經公子同意直接讓人將她們綁了,還請公子恕老奴僭越之罪。」

周遠剛才進來的時候,就已經有些猜到這兩人,怕就是外面的人剛才提及的,給周秀泄漏程雲海消息的人。

眼見著兩人滿眼期盼的看著他,周遠直接寒聲道:

「嬤嬤說笑,我該謝謝嬤嬤替我抓住這等吃裡爬外的東西,又怎麼會怪罪。」

「我周家待人向來寬裕,也從不苛責,阿秀更是善待身邊所有人,可她們居然背主忘恩,還幫著外人欺辱自家主子,這種人就不該留著。」

「來人,將這兩個吃裡爬外的東西拉出去,亂棍打死,也好叫人知道背主的下場!!」

周遠往日里為人最是寬宥,而且他性子雖然淡漠,卻從不苛責下人。

周家的這些下人雖然都是簽的死契,甚至有些是買回來的奴僕,可是論起平日里的待遇來,恐怕在整個京城裡都是數得著的。

這兩個丫頭原本還想周遠回來了之後,她們能夠求求情。

她們根本不知道程雲海做了什麼,只是收了些銀子,答應會替小姐和程公子私會保密而已。

她們怎麼都沒想到,看似兇惡的衛嬤嬤只是綁了她們。

可是向來寬宥的大公子居然會直接打殺她們,兩人頓時滿臉驚恐的掙扎了起來,嘴裡發出唔唔的叫聲。

外間有人進來,拖著那兩個丫環就朝外走。

那兩個丫環瞪大了眼驚慌掙紮起來,其中一個碰掉了嘴裡堵著的帕子,瞬間尖叫出聲:

「大公子,大公子您不能這麼樣。」

「奴婢什麼都沒做,奴婢沒有背叛小姐,大公子您不能……」

「啊!」

她嘴裡的叫嚷聲還沒有說完,就猛的被周遠一腳踹在了心口上,疼的險些厥過氣去。

周遠冷眼看著跌倒在雪地上的丫環,還有旁邊那個簌簌發抖的丫環,寒聲道:「我不能?」

「你是我周家的丫環,我周家供你吃喝,讓你好好伺候小姐。」

「可你們卻是收了旁人的好處,瞞著我們讓小姐與人私會,你還敢說你們沒背主?!」

那丫環疼的鑽心刺肺,可卻也知道這是她唯一求活的機會。

她身上被綁了起來,爬不起來,就只能翻了個身伏在地上磕著頭:

「奴婢沒有,奴婢沒有。」

「奴婢不知道會玲的事情,是她出賣小姐。」

「奴婢……奴婢是小姐的丫頭,小姐不讓奴婢開口,奴婢怎敢告訴公子……再說那程公子是小姐的未婚夫婿。」 第兩百九十三章靈器戰

可是在這時,他身前的虛空,一道道靈力心悸的光團拳影,一個破空,將他整個人鎖定在那裡。

見到這,火雲飛臉上第一次出現驚慌。

同時發現,羅無生的身影,突然之間,消失在虛空之中。

隨之雙眼視線一轉,連忙向著四周掃視開來。

可是剛一掃視,那滾滾的冰焰之中,突然掠出一道身影。

而且在同時,五指一拳,將他施展出的寒霧,給轟散了開來。

對於這一幕,火雲飛體內真元一動,想要躲避開來。

但是羅無生又怎麼放棄這麼好的一個機會,滾滾的冰焰,將火雲飛移動的路線,全部堵截了下來。

更是在一瞬間,冰焰凝聚出一隻巨掌,向著火雲飛狠狠的拍出。

見到四周這麼多的強大攻擊,火雲飛臉色驚慌,但是這一次,他不想敗。

隨之在一瞬間,手掌一翻,一個白色的小鍾,出現在他的手中,然後一個靈光流轉,在火雲飛的四周虛空,現出一個半透明的寒流大鐘,將其護在其中。

剛一護住,四周的攻擊,紛紛落在那寒流大鐘之上。

咚咚!

羅無生的攻擊,雖然非常的強大,但是並沒有立即轟碎那寒流大鐘。

而是在最後,所有攻擊的力量,都所剩無幾了,才爆裂了開來。

爆裂的同時,火雲飛身形一個掠動,與羅無生拉開距離。

見此,羅無生雙眼一眯。

既然這火雲飛動用靈器,那麼他自然也不會藏著。

想的時候,四周冰焰再次而起,將他整個身體,籠罩在冰焰其中。

另外,在那火雲飛的身後虛空,掀起一道十幾丈的巨浪,一個猛的拍落,向著火雲飛而去。

其中落下的巨力,有種想要將火雲飛拍成肉泥的意思。

然而在這時,那火雲飛體內真元瘋狂的注入白色小鍾之中。

注入的同時,手不斷的搖晃了起來。

鐺鐺!

剛一搖晃,一連串清脆的鐘聲,從其中不斷的響徹而起。

隨之下一秒,一股無形的音波,不斷的向著四周極速的擴散開來。

所過之處,那在他身後的冰焰巨浪,瞬間崩塌爆裂。

不只是那冰焰巨浪,那籠罩羅無生的冰焰,也在這時爆裂,現出羅無生的身影。

而羅無生對於這股音波,臉色陰沉,有些難受不已。

這音波,不僅具有強大實力攻擊,而且還有強大的精神攻擊。

雙重攻擊,讓羅無生有些沒有想到。

對於這音波,四周的弟子,也在瞬間,臉色陰沉。

租妻,租金太貴你付不起 喬穆見此,連忙手掌一翻,將這股音波給抵擋下來。

西游之問道諸天 音波無形,雖然不是針對四周的弟子,但是不像實體攻擊,對他們還是有很大的影響的。

而在這時,火雲飛一個模糊,出現在羅無生的身前。剛一出現,就蘊含自己最強大的一擊,直奔羅無生而去。

見到這,喬穆臉色微微一凝。

就算此次羅無生敗下陣來,也沒有什麼關係,因為這一次的戰鬥,如果沒有靈器,那火雲飛已經敗了。

所以說,要說天賦實力,還是羅無生更甚一籌。

至於那藍袍老者,整個臉色在一瞬間,陰沉凝重了下來。

沒想到連火雲飛的靈器,都被逼出來。

雖然這樣看起來有些勝之不武,但靈器同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

如果在外面行走,誰管你有沒有靈器。

可是就在他們想的時候,羅無生的身形,一個模糊,直接消失在虛空之中。

這一幕,讓火雲飛有些措手不及。

明明已經被他的小鍾精神攻擊,怎麼還會一下子消失。

然而在他驚訝的時候,四周虛空,一絲漣漪,突然的波動而出。

對於這一絲漣漪,火雲飛第一時間察覺到了,但可惜的是,還是慢了一步。

五個圓環,一個殘影,出現在火雲飛的脖子四肢之上。

這火雲飛的實力,在大部分化元境初期之上,但是瞬間爆發的巨力,讓他再次措手不及。

隨之想要動用體內真元,將其抵擋掙脫開來。

但在這時,四周的冰焰,再次一個席捲,紛紛向著火雲飛轟擊而去。

對於這一幕,火雲飛臉色一急,抵擋巨力的時候,不斷的催動搖晃白色小鍾。

無形的音波,再次將冰焰爆裂。

可是在這時,虛空之中,顯現出武道白色身影。

現出的瞬間,直奔火雲飛而去。

感受到這武道白色身影,身上的靈力波動,火雲飛臉上顯露出一絲輕蔑。

隨之再次搖晃白色小鍾,釋放出音波。

但這一次,不是他所想的那樣,五道身影全部爆裂。

只爆裂了四道,最後一道,身上一絲靈力流轉,現出羅無生的身影。

剛一出現,一聲龍威怒吼,響徹整個虛空。

將那小鍾釋放出的音波,瞬間抵擋了下來。

火雲飛對於最後一道身影變成羅無生,臉上再次浮現出驚慌之色。

但再驚慌,也沒有任何的用。

音波被抵擋,身體被五行禁環巨力禁錮,一時掙脫不開。

只能看到羅無生接近,然後一隻拳頭,出現在他的身前。

霸道的拳勁,掀起一道猛烈的颶風,吹拂著火雲飛的雙頰。

「我居然敗了!」

火雲飛看著羅無生的拳頭,雙眼神色儘是難以置信,沒有從中走出來。

這讓他一向高傲無敵的心,受到了巨大的挫折。

對此,那藍袍老者整個臉色,再次一瞬間,陰沉凝重到了極點。

沒想到火雲飛動用了靈器,最後居然還是敗在羅無生的手上。

接著雙眼不覺得看著羅無生,多看了幾眼。

沒想到天荒神宮,居然出了一個武道天才,連雙屬性靈體的天才,都不是他的對手。

至於四周的弟子,對於這一幕,都直直的愣在那裡。

嘩!

隨之反應過來的瞬間,瞬間驚嘩響徹整個荒武院。

喬穆沒想到羅無生也同樣強大的靈器,看來這半個月,羅無生的經歷,比他想象的還要豐富。

司馬昭雲笑笑,如果在自己的宗門,接連兩次被其他宗門弟子擊敗,他的臉上也無光。

羅無生看了火雲飛一樣,收起了拳頭。

同時手掌一揮,將火雲飛身上的五行禁環,給收了起來。 那丫環剛開始還說的有些結結巴巴,可說到後來便覺得有些理直氣壯。

我和二哈共系統 「公子,那程公子與小姐有婚約在身,是小姐主動與程公子私下往來,奴婢身為丫頭怎麼敢阻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