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着他那西碧拉系統無法檢測的,永遠爲0與?的心理指數,出現了。

無比愉悅的槙島聖護真的覺得對方就是自己的救贖,是降臨凡世幫助他拯救世界的天使。就連那天穹般蒼藍的頭髮,也是來自天界偶墜人間的證明。

……如果沒有旁邊那個臉色黑得跟髮色一樣,總給他一種下一刻就要咬斷自己脖子錯覺的黑髮青年就更像天使了。

作者有話要說:說好的狡哥呢,我怎麼跟着聖護一起愉♂悅了…… 對於蘇越敷衍自己部下的言語,王嘉胤是一個字都不信的。不過眼下他並不想把自己治下的仰光城弄的鮮血淋漓的,畢竟這裡不僅是他今後的主政之地,更是今後緬甸對外貿易的主要港口,他可不希望讓各國商人覺得仰光是一個不安全的地方,從而損害了自己的利益。

因此他便站在了蘇越這邊,起身向著部下們說道:「既然蘇大使希望和平解決此事,你們也就別想什麼自作主張的蠢主意了。我先警告你們,誰要是壞了朝廷的事,我非把他趕去西邊的沼澤督促開荒不可。

好了,其他人都出去忙自己的事吧。 萌寶一加一:爸比,請跪好 至於惠登相,你帶些人去孟人的住處監視他們的動向,我們雖然不打算對他們動手,但也不能不防備這些孟人做出什麼不得體的舉動。有什麼消息,就儘快來回報。」

王嘉胤話音剛落下,蘇越也順口接道:「正好,我的侄子也要去探望下那些孟人首領,聽聽他們私下裡對於協定的態度究竟是什麼,就讓他跟著惠將軍一起過去吧…」

當王嘉胤的部下和蘇越的屬員都離開之後,偌大的會議室頓時就變得空空蕩蕩了起來。王嘉胤這才用手撐在長桌上,轉頭看向蘇越低沉的問道:「至於這麼迫不及待嗎?孟人現在畢竟還是我們的盟友,我們才利用他們對付了他隆王,就要開始對他們下手,這讓其他盟友會如何看待我們?」

蘇越轉身靠坐在了長桌的邊緣,雙眼望著落地窗外大片的草地和花圃,口中不以為然的回道:「盟友?不,大明的盟友只有大明的商人和軍隊。至於他們這些人,不過是大明眼下的敵人和大明未來的敵人罷了。我們現在所做的一切,不過是聯絡未來的敵人打擊當下的敵人。而區分他們的關鍵,就在於他們究竟在何時妨礙到了我國的利益。

對付緬甸王國的時候,孟人的確是我們的盟友。但是,當他隆王向我們屈服之後,緬甸總督府當下最重要的任務,就變成打通從雲南到仰光的交通幹線,和開發下緬甸地區的伊洛瓦底江入海口。

這些年來,隨著我國對外交流的貿易規模擴大,我們的商人已經突破了過去東西兩洋的局限,進入到了太平洋和印度洋地區。但是,隨著我們對於海外地理人文的熟悉,我們最終發現,距離大明較近且適合海上大規模運輸的糧食生產區域,其實一共也才四個地方。

紅河入海口、湄公河入海口、湄南河入海口和我們西面的伊洛瓦底江入海口,在這四個地區中,紅河入海口和湄南河入海口基本被開發完成,湄公河入海口現在正被我國所開發,接下來便剩下了這最後一個伊洛瓦底江入海口,因為緬甸王國連年的作戰,至今沒有餘力開發此處。

根據我們派出的人員對整個伊洛瓦底江下游的考察,我們認為從仰光城向西2-3百公里的地區,起碼有4、50萬頃土地是能夠開發為良田的。只要這片區域的土地開發出來,緬甸的糧倉就必然會從阿瓦地區轉移到此處。

想想當日神宗皇帝為了給福王賞賜4萬頃良田,就要搜刮數省,天下臣民紛紛為之怨聲載道。而現在在我們面前,有著一片十倍於福王賜田數目的土地,雖說還需要投入人力、物力開發,但是這樣一片土地開發出來之後,已經足以為大明之萬世之基業了。

現在擺在我們面前的就只剩下了一個問題,當我們勞心勞力的把這片土地開發出來之後,要如何保住我們投入的心血不為外人所竊取?既然我們能夠利用孟人對付緬甸王國,焉知不會有人利用孟人對付我大明?

所以與其等待日後孟人強大到足以威脅我國對於下緬甸地區的控制權力,那麼倒不如讓孟人始終維持在一個不死不活的狀態,更為符合我國的利益。

這份協定的意義其實並不在於迫使孟人屈服,而在於要讓孟人失去內部團結的基礎。簽署了協定的孟人首領將會失去民眾的支持,而得到民眾支持的孟人首領們,將會受到簽署協議的首領們的進攻。那麼大明在此地的統治,也就穩如泰山了。」

王嘉胤只是沉思了片刻,便開口道:「所以你把這麼多域外國家拉入聯軍,連名不見經傳的法國都成為了聯軍的一員,看來目的就是想要徹底斷絕緬甸人向外求助的希望,讓他們只能獨立對抗我們了?」

蘇越有些意外的看了看王嘉胤,方才微笑的說道:「總督大人果然是寶刀未老,這麼快就看清了我的這點盤算。

其實我也是想要留個後手罷了,我們直接統治這個國家當然是最好的選擇,但如果直接統治的阻力太大的話,和其他勢力分享對於緬甸的統治權力也未嘗不可。畢竟對於我國來說,除了直接向緬甸收稅之外,還可以通過貿易來收割這個國家的財富。

這許多勢力湧入緬甸的後果,不僅可以有效的削弱緬甸的反抗勢力,也能讓我們的盟友們替我們分擔一些緬甸人的仇恨,這有什麼不好呢?」

王嘉胤拉開了身邊的一張椅子重新坐了下來,以沉默結束了這場對話,開始安靜的等待著惠登相傳回那些孟人的消息。其實他心中已經明白過來,這樣的戰略不可能是蘇越能夠制定出來的,基本蘇越再怎麼才智出眾,他也無法左右皇帝的決斷。

顯然對於這片尚未開發出來的土地,內務府那邊已經是虎視眈眈了。只不過現在的內務府也變得狡猾了起來,不願事事以自己的名頭出來搞事了。畢竟皇帝向臣民呼籲出兵保衛大明臣民在海外的財產,總比號召士兵去保衛皇帝的私產好聽的多。

不過王嘉胤也不會捅破這一切,皇帝的胃口再大也不會把這4、50萬頃土地都吞下去,那麼他和他的部下自然能夠從土地開發中獲取利益。到了他這個位置,一言一行已經不再是代表著他個人,而是成為了他身後這個小團體的利益需求。

當兩人都保持了沉默之後,會議室內也就安靜了下來,靠在椅背上的王嘉胤出神的看著桌面上的陽光,這些陽光不停的在延伸,從長桌的西側邊緣一直向東側爬去。

在他的眼中這些陽光延伸的極為緩慢,幾乎看不到什麼延伸的變化,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這些陽光卻已經忽然爬過了長桌的中線,快的讓他反應不過來。就在王嘉胤思考著時間快慢相對性的問題時,會議室的安靜終於被打破了。

蘇有道氣喘吁吁的闖入了會議室,對著自己的叔叔慌張的說道:「不好了叔叔,拿幾個孟人首領根本沒回住地,他們直接跑出城去了。惠將軍正召集人馬,準備把剩下的孟人抓捕起來,並親自帶兵去追緝那幾個逃跑的孟人…」

聽到了消息之後的蘇越和王嘉胤卻依然保持著足夠的鎮定,兩人交換了一下眼神之後,王嘉胤淡淡的對著蘇越問道:「那麼接下來,是由你處理,還是由我來處理?」

蘇越想了想說道:「自然應該由我來處理,不過如果我這邊出了什麼漏洞的話,還請總督大人替我查漏補缺一二。至於惠將軍那邊,還請總督大人讓他稍安勿躁,不要對城內這些孟人首領動手,但也別讓他們繼續跑出城去了。」

王嘉胤注視了蘇越一眼,便乾脆利落的起身說道:「好,如果有什麼其他問題,記得隨時通報我。」

當王嘉胤就此離去之後,蘇越這才把侄子叫過來,詳細問清楚了逃走的幾個孟人首領的姓名和出身部族。之後他便返回了距離總督官邸不遠的住所,讓隨從拿出了兩羽信鴿,然後書寫了兩份鴿信,讓兩隻信鴿帶著飛向了天空。

一小時后,一隻信鴿便抵達了位於仰光東北80公里處,坐落於勃固河東岸的緬甸舊都勃固上空。在盤旋城市上空盤旋了一周后,這羽信鴿便俯衝落入了城市西面的一座宅院內,這裡正是四海貿易公司駐緬甸的分公司所在,同時也負擔著一部分同緬甸貴族私下交涉的任務。

信鴿帶來的消息很快便送到了分公司的負責人手中,先核對了蘇越留在信上的暗記之後,這位負責人方才閱讀起信中簡短的內容。他看完了信件之後,便起身走向了一側的書架,打開了書架上的一個暗格,從中取出了一本冊子。

這位負責人翻看著冊子,找到了和鴿信上對應的人名和部族之後,略略思考了一會,便叫來了外間的屬員,吩咐他去邀請一些人過來。從這一刻到天黑為止,城內約有七、八名孟人悄悄的跑來了這間宅院,再分別和這位負責人見面交談之後,又悄無聲息的離去了。

而那邊從仰光逃離的三位孟人貴族,則到了第二天下午才跑回了勃固的家中。作為緬甸的舊都,孟人勢力的中心,只要是有權勢的孟人首領都會選擇居住在勃固城內外。這也是他隆王不得不選擇遷都的因素之一,這裡孟族的勢力實在是太大了。

這三位孟人貴族回到勃固后,在城門前約定了第二天召集眾人商議的時間,以集合孟人的力量對付明人的壓迫后,便分手回去了自己的家中。不過就在當晚七、八點鐘,三家貴族的宅邸就受到了不明身份的武士們攻擊,而維持勃固城安全的城衛軍則被日、英、荷三家的軍隊封堵在了自己的營地不得外出。

五天之後,被軟禁於仰光城內的孟族首領發現住所外的軍隊終於撤離了,但他們還沒能松上一口氣,從勃固派來的信使便帶給了他們一個噩耗。之前離開仰光拒絕接受和平協定的三位首領,因為被發現同他隆王勾結,已經被一群正義之士給處決了,三家首領全家老幼包括僕役在內,無一人生還。

而留守勃固的孟人貴族們只用了一天便確認了三名首領的罪名,便重新推薦了三人取代那三位首領參加議和談判。被推薦頂替三人的人選,都是被害的三名首領過去最為倚重的親信。這一結果讓留在仰光的孟人首領們不寒而慄,按照這個局面來看,謀害了三位首領的兇手,極有可能就是這三位親信。

再經過了兩個不眠之夜后,再次前往總督官邸的孟人首領們,終於安靜的接受了大明確定了的緬甸王國和平協定,並順從的在協定上籤署了名字。此刻這些孟人首領們,最為擔憂和提防的對象,已經從大明和聯軍轉向了自己的同伴們。他們並不能確定,在自己身邊是否還有同明人勾結的叛徒。

除了緬甸人之外,聯軍各方對於這份和平協定都是極為滿意的。為此聯軍在仰光城內舉辦了連續三日的慶典,也就在這個時候,前往印度大陸的大明使團乘坐的艦隊抵達了仰光。 “呀,這可真是感激不盡,有了您的幫助,我們的研究效率必然會得到極大的提升呢。”

槙島聖護站了起來,面帶着虛僞而膩人的笑容,與安提諾米握着手笑道,“等到頭盔順利面世之後,只怕連西碧拉系統也會爲之震驚……不,大概整個世界都會因此而出現巨大改變。鄙人還真是無比期待那完成之日的到來啊。”

相較於槙島聖護所表現出來的開心神色,安提諾米臉上的表情顯然要冷漠了許多,即使槙島聖護一副世界即將得到拯救的樣子,他也只是不鹹不淡地回覆道:“各取所需罷了。”

是的,他與槙島聖護的合作說到底不過各取所需罷了。槙島聖護希望顛覆西碧拉系統的‘錯誤’統治,而他只要能夠不再被西碧拉系統列爲重點關注對象就足夠了。

就現在所有人都在西碧拉系統掌控之中的現狀來看,唯一一個不會被系統測量心理指數的他就彷彿黑夜裏的啓明星一樣耀眼,無論如何都沒辦法逃開他人異樣的目光。唯一的辦法解決,也就只有幫助槙島聖護一起將尋常人類從系統掌控之中解放出來了。

……雖然,人類在從規則與秩序的束縛中解放出來之後,往往會幹出些混亂無序的壞事情出來。

“嗯,沒錯,很快安提諾米先生也能夠自由行走在陽光之下,而不需要擔心被西碧拉系統追捕了呢。”槙島聖護說道,“哪怕是爲了讓您能夠不再像這樣只能寄居在偏僻一隅,鄙人也會竭盡全力將屏蔽頭盔散發出去的。”

虛僞。

這是聽完了槙島聖護話之後,第一時間冒安提諾米腦子裏面的形容詞。

目送着終於如願以償得到了他首肯的槙島聖護離開之後,安提諾米也不免嘆了一口氣,爲自己剛剛承諾下的那即不知道是否正確、也不知道會爲這個世界帶來多大動盪的決定。

槙島聖護這個人……怎麼看都不像是光讓西碧拉系統停止對人類心理的監視就能心滿意足了的人呢。

“又在嘆什麼氣。”旁邊那個一直‘昏迷不醒’的黑髮青年爬了起來,看着安提諾米那副猶疑不定的神色就是一聲冷哼,“瞻前顧後、首鼠兩端、優柔寡斷……每次都是這副欠揍的樣子,你要什麼時候才能改掉着臭毛病。”

“……要是有這麼容易改變的話,我早就改了。”

安提諾米聳聳肩,並未否認對方對自己恨鐵不成鋼的評價,反而是相當坦誠地承認了自己老愛在做完決定之後再來後怕猶疑的壞毛病。而對於岡格尼爾早已醒來還在裝昏迷的事情,也像是早就有所察覺了似的。

其實這時候岡格尼爾很想上去揉亂他那頭看上去就手感頗佳的藍毛,然後擺出一副師長表情一邊揩油一邊教育他這是不對云云……但考慮到將妄想付諸於行動之後可能會導致的可怕後果,他還是萎了下來,連起身都懶得,繼續懶洋洋地臥在地上問道:“現在追出去告訴那白毛你後悔了不想跟他一起搞大新聞了還來得及哦?雖然我覺得你這樣說完之後他會恨不得一口咬死你。”

“我爲什麼要後悔?我是有點擔心槙島聖護會把動盪弄太大沒錯,但這對我們來說顯然是利大於弊的事情啊,就算有點擔心也不得不這麼做了——要是他不把西碧拉系統注意力吸引過去的話,我們連這棟房子的門都沒辦法走出去。”

安提諾米奇怪地看了躺在地上的黑髮青年一眼,對方雙手墊在後腦勺上還翹着二郎腿的樣子怎麼看都與現在嚴肅的話題不相吻合,令安提諾米突然聯想到了炎炎夏日裏賴在地上露出肚皮乘涼求撫摸的黑毛犬,與這傢伙簡直是如出一轍的的懶洋洋兼欠扁……

將腦內那股想撥開皮毛揉搓對方柔軟肚皮的詭異念頭扔出腦海之後,安提諾米復又長嘆了一聲,說道:“積弊成疾……這個世界現在就是這樣扭曲而病入膏肓的樣子了,槙島聖護做些什麼也好,不做些什麼也罷,這樣荒唐的世界抵用無法亙古長存下去。也許在傷及根骨的動盪之後,它才能重煥新生呢。”

其實安提諾米對於外道聖女會將目光盯在這樣一個走入崎嶇歧途、漸漸步入末路的世界也感到非常驚異,光是以他在這段時間有限的所見所聞,他也能斷定這個世界的狀態斷然屬於能夠長久存在可持續發展的良好範疇。

人民被被西碧拉系統所積壓下來的情緒累積得愈來愈多,終有一天會演變成是吞沒了整個世界的滔天|怒焰。而若是否認西碧拉系統的統治,那麼更是連支撐這個世界運轉的根本秩序都蕩然無存了,在長久的被約束歲月裏,人類已經喪失了自我約束的能力,累積經年的慾念一旦得到解放,只怕整個世界都會因此而化作修羅場。

安提諾米擔心的也正在於此,如果槙島聖護只是弄出點小動盪把西碧拉系統注意力吸引過去了還好,就怕槙島聖護真能如同他自己所期望的一樣,將全人類都從西碧拉系統的制約下解放出來。到時候會爆發的紛爭,可遠遠不是光靠幾十個刑警來維護治安就能解決的了。

人心的陰暗面就像是如影隨形的魔鬼,本該受到天性的善良與後天接受的是非觀念所約束,禁錮在心靈最深處得不到釋放,並且人類會下意識忽略掉自己心裏藏着魔鬼的事實。但是這個世界則不一樣,通過將心理指數的量化,每個人都知道自己心裏住着的那隻魔鬼,而且還能通過犯罪指數來了解到那隻魔鬼長得有多大……說實話,以尋常人的心理承受能力而言,這絕不是什麼優秀的措施。

西碧拉系統的高壓統治,充其量只能在一時強壓住魔鬼縱橫,但這份因高壓統治而滋生的恐懼,又會成爲縱容魔鬼繼續生長的養分,將這個人人都清楚知道魔鬼存在、又避之不談的社會一步步推向瘋狂深淵。

而現在,被西碧拉系統壓制了幾十年的魔鬼已經長得足夠大了,再讓它在人心角落裏繼續生長下去,終有西碧拉系統也無法鉗制的一天。但若是將魔鬼釋放出來消滅,又無法估量究竟會對這個世界會造成怎樣的的創傷,兩廂猶豫之下,到頭來也只是什麼都沒能做到罷了。

安提諾米同意與槙島聖護合作,就是在加速魔鬼從牢籠中掙脫出來的步伐。當自己無論如何肆虐也不會上升犯罪指數,不會被西碧拉系統所制裁之後,這數十年間累積在人心中的陰暗才能一朝得以爆發。而這陰暗爆發的結果,究竟會是在放縱過後引領人們迴歸秩序平衡,還是乾脆就這樣直接結束掉了這個世界的歷史,在一切尚未開始之前誰也無法得知。

親手爲魔鬼脫離牢籠而施加了一把推力的安提諾米,會對今後的未來表現出憂心忡忡也是在所難免的了。

他以爲岡格尼爾是在問他是否後悔做出了這個將魔鬼放出牢籠的決定,於是他開始耐心的解釋了起來,準備從自己爲什麼要這麼做、說到這樣做的好處與弊端是什麼、然後再講如何自己不這樣做的話結果會怎樣、最後得出自己需要這麼做的結論。

但是他條理清晰邏輯分明的講解剛進行到好處與弊端的那一步,就被蓋住自己嘴的那隻大手給強行打斷了。

突然被對方伸手堵住嘴不能說話的安提諾米一臉茫然,用明亮而無辜的眼睛看着那個從地上坐起身來的黑髮青年,臉上寫滿了‘你不讓我說話是幹嘛’的疑惑。

電影風華 “你這傢伙啊……”岡格尼爾也如同安提諾米剛纔一樣,嘆了一口氣。只不過他的嘆息卻不像安提諾米那樣是爲了這個世界的未來擔憂,而是爲了把什麼利弊都考慮完了唯獨沒有考慮過自己心情的安提諾米。

“到底要什麼時候你才能像個正常人一樣,愛做什麼想做什麼就去做什麼,不愛做什麼不想做什麼就把那些事情一腳踹開啊。”英俊青年的臉上遍佈着無奈,“考慮那麼多幹什麼,你願意和槙島聖護合作就同意,不願意反悔就是了,爲什麼非要用數不清的理由來逼迫自己相信這樣做是最好的……你就不會覺得很累嗎?”

就算你不累,我也會覺得心疼啊……

最後的半句話,彆扭的武器不願主動說出口。而遲鈍的主人,大概要等到天崩地裂世界樹坍塌才能自己想明白回過味兒來了。

總是不由自主爲別人操着心的不省心主人,以及爲着不省心主人操着心的苦逼武器,還真是誰也別笑誰向老媽子一樣愛操心的悲催組合呢。

常守朱的目光緊盯在數據飛快更新重疊的虛擬屏幕上,然後有條不紊地將發生暴|亂事件的地點捕捉印入腦海之中,再飛快的報告給旁邊正在執筆做着記載的宜野座伸元,“……神奈川、出雲、伊豆。以上,就是這些了。”

在各地的城市之中,都開始陸續出現頭頭戴神祕頭盔的犯罪者,將整個腦袋都罩住看不清面容的犯罪者們看起來滑稽而可笑,但是他們出現之後肆意妄爲的破壞行爲可就讓觀衆們笑不起來了。毆打行人、搶劫店鋪、輕薄女生……所有能夠想象出來的罪行他們都做過,前人所沒能想象出來的罪行他們也做過。

更令人無法相信的是,對於這些光天化日之下當衆逞兇犯罪的罪犯們,西碧拉系統竟然將他們全部判斷爲正常,而且心理色相還是一點點污濁都沒有的純白!這下子不止連人心惶惶的民衆們炸開了鍋,甚至連公|安刑事課的刑警們也一起頭痛了起來,戴着頭盔檢測不到心理指數的犯罪者、純白到沒有丁點污濁的心理色相……這簡直就像是專門應對他們抓捕措施而出現的犯罪者一樣。

西碧拉系統對上這些戴着頭盔的犯罪者就如同死機了似的,一丁點有用的信息都提供不出來,反而還延誤了各地刑警之間的請報溝通。因爲西碧拉系統無法正確識別犯罪者的緣故,常守朱他們這些刑警甚至不得不啓用了原始的即時通訊工具,組建交流羣將有暴亂髮生的轄區統計出來。

在常守朱往外報着地名而宜野座伸元在筆記本上飛快記載的同時,正對着鋪滿整個桌子的大地圖的狡齧慎也同樣沒有閒着,每次常守朱報出一個名字他就飛快地在對應地點上畫起一個紅圈,等到常守朱終於將地名報完了之後,狡齧慎也所化的紅圈也幾乎將整個地圖給覆蓋滿了。

“……這可真是不好了。”被衆人暱稱爲老爹、非常值得信賴的老道執行官徵陸智己頭疼地揉着太陽穴,對滿地圖的紅圈犯了難,“看來不止是我們城市出現了大量帶着頭盔的奇怪犯罪者,根本就是整個世界到處都有啊。”

即使徵陸智己不將這個可怕的事實可以說出來,光看着基本已經被重疊紅圈佈滿了的地圖,衆人也知道現在的糟糕情況。面對着突然出現的大量犯罪者們,主張精英化、供職人員並不多的刑事課顯然有些應對不過來了,尤其是在西碧拉系統驟然癱瘓的情況下。

將手中的簽字筆以及寫滿地名的筆記本放下之後,宜野座伸元走到了透明的落地窗前,遙望着窗外燈火輝煌繁榮依舊的夜景,皺在一起的眉頭完全能活活擰死蚊子。他恨恨地錘了一下鋼化玻璃,滿臉皆是對犯罪正在進行而自己卻無能爲力的不甘憤慨,“現在,我們什麼都不能做了嗎?!”

沒人敢接他的話,因爲在場所有執行官監視官的心裏都閃過了與他如出一轍的憋屈怒火。明明現在那些戴着頭盔的暴徒還在街上肆無忌憚地遊|行,但是身爲警|察的他們卻只能龜縮在刑事課總部大樓裏面不敢妄動,眼睜睜看着和平與秩序被這些暴徒破壞的一乾二淨。

誰讓他們太過於依賴西碧拉系統的協助、依賴以支配者爲主的戰鬥方式了呢。只要戴上了那樣奇怪的頭盔,所有心理指數都不會被西碧拉系統讀取到了,而面對着犯罪指數爲‘0’的真實犯罪者們,支配者也成了一柄毫無作用的擺設……

他們不但阻止不了犯罪的進行,甚至到現在爲止連這些頭戴奇異頭盔不會被西碧拉系統檢測到的犯罪者來自哪來、目的爲何都不知道!警|察做到這個份上,還有比他們更加憋屈的嗎!

“……我知道。”在良久的沉默之後,盯着顯示屏面容蒼白的茶發少女轉了過來,對着目光轉向自己的所有人緩緩說道,“是誰製造了這樣的頭盔、怎樣引發了這樣的暴|亂、又想趁着這次動|亂達到什麼目的……這些,我都知道。”

茶發的少女,有着世間罕見的精緻美貌,但是她的神色卻不再是初入社會時那懵懂而迷茫的新手監視官,在數次與死亡擦肩而過的驚心動魄之後,迅速成長起來的監視官少女已經有了與漂亮外表相襯的堅毅靈魂。

“槙島聖護,製造了這些頭盔,並且煽動這些人在全國範圍內發動暴|亂的最終元兇。也是之前工廠殺人事件、虛擬偶像殺人事件、人體藝術標本連續殺人事件等數起案件的推動者,是導致罪惡產生的幕後黑手。”

常守朱的神色冰冷而蒼白,但她的眼神裏卻透着一往無前的炙熱,那是與狡齧慎也在提起槙島聖護時眼中已經化爲寒冰了的仇恨相對的,身爲執法者對於要將犯罪者逮捕歸案這一決心的炙熱。

“我知道槙島聖護是怎麼製造出這些頭盔並且瞞過西碧拉系統感知的,也知道他煽動起這次暴|亂的真正目的所在。”常守朱目光灼灼,對着目不轉睛看向自己的同伴們,一字一句地吐露出了之前誰都不曾告知的隱祕,“槙島聖護,他想要搗毀西碧拉系統,讓我們的社會、我們的世界崩潰。”

這話一出,即使是宜野座伸元這樣嚴肅刻板的人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搗毀先知系統,搗毀那彷彿神祗一樣引導着這個社會的西碧拉系統……到底是要多瘋狂的人,才能想出這樣的事情來?!

常守朱的視線在神色各異的同僚們臉上掃過一圈,看不見血色的蒼白麪容上舒展開了某種如釋重負的輕鬆,“我知道你們也許不相信這是真的,又或者懷疑這信息的真實性……但請相信我,這是槙島聖護在我面前,親口承認的事實。”

“而且,致使我至今爲止都沒有對你們坦誠相告的原因……就是西碧拉系統本身。”

目光鋒銳而熾熱的少女抿了下脣,似乎有點難以啓齒一般,深呼吸一口氣之後才終於沉聲說出了自己的猜測,“西碧拉系統在期待着槙島聖護,期待着他靠近自己,期待他將自己關閉……我不知道引導着我們世界正常運轉的系統究竟產生了怎樣的異變,但是,如果不制止槙島聖護的話,明天的世界,也許不再會是我們認識的世界。”

常守朱是怎麼認識的槙島聖護呢?很簡單,槙島聖護堂而皇之地出現在了她的面前,並且非常光明正大地將自己行動的目標全部告知了她,僅此而已。

……只不過,專門找上常守朱的槙島聖護,還爲監視官少女帶來了一份令其至今都沒能恢復過來的大禮。

那就是,免罪體質的祕密。

對於像條瘋狗一樣跟在自己身後追查了多年的狡齧慎也,槙島聖護基本可以算作是一直知道但懶得搭理對方的這麼一個狀態,狡齧慎也並不是什麼值得放在眼裏的人物,也不會影響他糾正‘錯誤’拯救世界。槙島聖護就是這麼覺得的。

但是,那是在名爲常守朱的監視官少女出現在狡齧慎也之前的事情了。

當暗中追查自己的人不止狡齧慎也,還多出了漂亮靦腆的監視官少女之後,槙島聖護卻是一下子對這兩人產生了興趣。啊,被西碧拉系統所認可所讚許的人類精英,盛開在高嶺之上的純白雪蓮花……在這樣一個錯誤世界裏被捧到了極高位置的常守朱,不正是在錯誤道路上前行最深、最值得拯救的羔羊嗎?

於是,槙島聖護出現在了常守朱的面前,坦坦蕩蕩地將自己的所有祕密都展現在了常守朱的面前,無論是他對這個錯誤世界的觀念認知也好、正在研究用來防止西碧拉系統探測人心的頭盔也好、還處於策劃階段的聚衆遊|行也好……甚至連自己的免罪體質,也在常守朱面前完整的演示了一遍。

什麼?你問免罪體質這樣概念化的東西要怎麼演示出來?……那還需要問嗎?以前槙島聖護是如何跟狡齧慎也演示的,那麼現在他自然就是如何跟常守朱演示的了啊。

在面無血色的監視官少女面前,一點點剝奪掉對方學生時代好友的生命,然後看着自己從70一路跌落到0的犯罪指數,露出一個溫文爾雅的笑容,說着‘啊,看見了嗎?像我這樣的,就是免罪體質了呢’的殘忍話語。

也許在槙島聖護自己的認知之中他是在爲了糾正常守朱的錯誤觀念而努力,但在瀕臨崩潰的少女眼裏,這只是自己被白髮魔鬼禁錮着無法逃離的噩夢……

常守朱終於明白了自己所面對的是怎樣可怕的敵人,終於明白了狡齧慎也會從監視官犯罪指數飆升墮|落成執行官的原因,終於明白了那一瞬間哪怕業火焚身也要拉着魔鬼一起墜入地獄的仇恨之火……

但是她並沒有變得如同狡齧慎也一樣。

她同樣憎恨着槙島聖護,發誓要將這個魔鬼緝拿歸案,但卻不是出於狡齧慎也那樣要與對方同墜地獄的報復之心,而是出於執法者不能縱容這個魔鬼擾亂世界的責任之心。

她實在是太善良了,哪怕自己的朋友在自己眼前被殘殺致死……也沒辦法生出要殺死兇手報仇的想法來呢。

因爲,她的犯罪指數……縱使波動過但依然還保留在良好範圍內啊。

“果然,你也是呢。”白髮的魔鬼,在渾身癱軟神情恍惚的少女耳邊留下了這樣的低語,“那麼,你也跟着一起來吧,在我關閉西碧拉系統的時候,一起來認識、看清這個世界的真實吧……”

暴♂亂、遊♂行、動♂亂這幾個詞多用幾次居然還鎖我了qaq 在行動開始之前,很少直接在衆人面前露面的警|察局局長禾生壌宗出現了,並且將常守朱降到了自己的辦公室中,從抽屜裏面翻出一柄跟支配者有點相像、但看上去更像玩具的手槍扔給了監視官少女。

接過禾生壌宗扔過來的手槍之後,常守朱下意識地打量了下手中的槍支,發現這東西雖然與自己的支配者很像但還是有不少區別,和閃爍着藍色熒光更具有現代科技感的支配者比起來,這把黝黑的手槍大概只能算入上一世代科技技術下的產物了。

沒有用戶認證系統,沒有自瞄準補正,不具備終端連接能力,甚至還得自己開保險栓裝填子彈瞄準……常守朱不明白爲什麼禾生壌宗會突然將這樣一把原始而落後的手槍扔給自己,因此擡頭問道:“禾生局長,請問這是……?”

“常守朱監視官,有關免罪體質的事情,想必你已經有所獲知了吧。”禾生壌宗並沒有直接回答她的問題,而是推了推鼻樑上架着的無框眼鏡,刻板的面容上看不上任何玩笑的成分,“這次你將要面臨的對手,是無法被西碧拉系統裁定爲罪犯的‘免罪體質’適用者,尋常支配者在他面前無異於玩具。”

常守朱大概明白了禾生壌宗局長特意把她叫到辦公室裏面來的目的是什麼,因爲支配者對付不了槙島聖護,所以對方纔會特意借給她一把上一世代的古老手槍,讓她用來對付槙島聖護麼……

但讓常守朱弄不明白的是,比她優秀比她更有經驗比她資歷更老的監視官多得是,爲什麼禾生壌宗局長會特意將這個任務交託給她?

“本來這樣上世代的槍支是已經不允許再生產再使用了的,但爲了以防萬一,像這樣個例的緊急備用品依然被保存了下來。在應對槙島聖護的特殊事件中,就特別破例允許你使用非認證系統的武器。槍支裏面裝填了可令神經系統麻痹的彈藥,構成上與支配者基礎模式所發射的子彈是基本相同的。請常守朱監視官謹慎使用這把非認證武器,將擾亂社會秩序的兇手槙島聖護逮捕歸案。”

禾生壌宗局長面無表情,似乎說出無視社會秩序這樣話來的人不是她一樣,繼續對愣神中的常守朱說道:“但是,正如同免罪體質的稀缺與萬中無一一樣。這樣的特例也只容許一次,可一而不可再。常守朱監視官應該明白這意味着什麼吧?槍支裏面只有一枚子彈,僅可在本次抓捕槙島聖護的行動中使用。”

常守朱點了點頭,將漆黑的古老槍支放進了自己腰側的槍托中。雖然對於局長會選擇將這一重要任務交託給自己而非宜野座伸元這樣老資格的監視官有些奇怪,但能夠親手將殘殺了自己朋友的槙島聖護抓捕歸案,對於這個鬱郁數十日了的少女監視官來說也算是得償所願,是對心靈的一種慰藉,所以她沒有再去詢問‘爲什麼是我’這樣的問題,而是欣然接受了這一祕密任命。

將外觀相似內部結構卻停留在上一世代的古老手槍放進腰側槍托中之後,無用了的支配者自然就被解了下來,而且找不到可以隨身攜帶的位置了。考慮到支配者無論是對於免罪體質的槙島聖護還是頭戴屏蔽頭盔的暴徒們都沒有作用,常守朱準備在離開之前將支配者寄放在刑事課總部大樓中,不帶出去了。

表情保持在刻板上一直一成不變的局長看着她的動作,像是猜到了常守朱的心思一樣,開口說道:“請將支配者攜帶上,將會有需要用到支配者的時候。”

常守朱聞言一愣,目光轉到了科技感十足但實際上毫無用處了的支配者身上,茫然道:“但是現在西碧拉系統無法正常識別犯罪者,支配者無法解除鎖定,使用不了的話帶身上也沒有用啊……”

“請將你的支配者攜帶上,將會有需要用到支配者的時候,常守朱監視官。”禾生壌宗局長彷彿復讀機一樣,連語氣都沒變化地重複了一遍剛纔的話,“你的任務是將擾亂社會秩序的槙島聖護逮捕歸案,因爲其具有免罪體質庇護的緣故特例允許你使用非認證武器,任務要求將槙島聖護生擒逮捕,切記不可傷害到他的生命。如若遇到妨礙任務正常執行者,允許你使用支配者將其射殺。”

冰冷的厲光從眼鏡的鏡片上一閃而過,她用毫無感情起伏的聲音說道:“這是西碧拉系統的命令,請常守朱監視官認真執行。”

西碧拉系統的命令?要在不傷害到槙島聖護生命的前提下將其生擒逮捕?還允許射殺妨礙任務執行的人?但是支配者現在無論是對槙島聖護還是對帶着頭盔的犯罪者都已經失去了威懾力,就算碰到要妨礙她逮捕槙島聖護的人,支配者也沒有作……

怔住的少女驀然想了起來,還有一類人,是支配者能夠應對的。

他們既不可能擁有免罪體質,也不會帶着暴徒們標配的屏蔽頭盔,因爲……他們就是即將與自己一起行動的執行官啊!

“常守朱監視官應該也明白了,西碧拉系統讓你警惕的人是誰。”與系統同爲一丘之貉的警|察局局長坐在軟椅上,一字一句地緩緩說道,“你的執行官狡齧慎也,曾經與槙島聖護有相當嚴重的過節,爲了尋找其報仇甚至犯罪指數上升墮|落成了執行官。即使任務明確要求要活着逮捕槙島聖護,他也有可能出於私人恩怨而對槙島聖護痛下殺手。屆時,常守朱監視官應該明白自己該如何履行職責。”

等到局長將這番無異於‘我就是讓你對付狡齧慎也’的話說話之後,常守朱本來就面無血色的臉更是煞白一片了。她緊咬着下脣,顫聲說道:“槙島聖護是個罪大惡極的殺人犯,即使狡齧慎也執行官出於私怨試圖殺死他,也不至於……”

“常守朱監視官,你是被西碧拉系統所信任的人類精英,否則系統也不會授命我將如此重要的任務交託與你,請你不要辜負系統對你的期望。”

禾生壌宗局長的聲音冷漠而嚴苛,絲毫感受不到身爲上司對屬下應有的任何一點照顧溫情,“西碧拉系統非常信任你,因此也不妨讓你知道。具有免罪體質的人萬中無一,是促進系統思維運算能力進化的珍貴材料,爲了讓西碧拉系統獲得更爲完善的計算能力,必須將槙島聖護完完整整的抓捕回來,所有妨礙這一目的的擾亂者都是需要被肅清的障礙,你明白了嗎?”

果然……是西碧拉系統在縱容着槙島聖護製造出這一切動|亂!但是它爲什麼會這樣做呢?爲什麼一個爲了滿足人類需要而出現的智腦系統,竟然會生出與根本目的不相符合的想法來?!促進自己運算能力進化……連變強的欲|望都產生了,具備這樣思維的東西真的還只是一個智腦系統嗎?

一想到人類正處於這樣一個東西的統治之下,常守朱突然就有些不寒而慄。

常守朱最終還是沒能壓抑住自己的疑惑,向着堪稱西碧拉系統代言人的局長吐露出了自己的心聲,“現在到處都在發生暴|亂,帶着特殊頭盔的犯罪者們公然在大街上犯案,在這種時候,西碧拉系統不是應該優先處理這些事情嗎?!就算是……就算是要進化也應該先等到一些都穩定下來啊!”

“我可以將此理解爲是對先知系統不夠信任的表現嗎?常守朱警官,請記住,在這個世界上不會有比西碧拉系統更加睿智的存在了。帶有屏蔽頭盔的犯罪者們已經危害到了社會的根本治安、並且現在警備力量對其毫無抵抗能力……這些你能想到的內容,自然也都在西碧拉系統的掌控之中。”

禾生壌宗局長臉上突然浮現出了一抹詭異的笑容,出現在她那張萬年刻板的冷臉上只會讓人覺得皮笑肉不笑的恐怖,“你能夠考慮到的事情,西碧拉系統早在發生之前就已經做好完善考慮了。安心執行你的任務,那些跳梁的小丑們,很快就要從舞臺上被驅趕下去了。”

當心神不定神情恍惚的監視官少女與同伴們開始抓捕元兇槙島聖護的時候,那些遊蕩在大街小巷肆意打砸搶宣泄心中欲|望的暴徒們,也終於迎來了他們的末日。

街道上已經看不見將容貌展露出來的正常行人了,除了這些帶着全封閉式頭盔揮舞着鐵棒的犯罪者以外,就只剩下被他們破壞過後的殘垣斷壁與哄搶一空的凌亂商店了。因此當大批量自動化軍事機器人開上大街將街道兩邊精緻裝潢碾爲廢墟的時候,驚呆了的人們都完全沒辦法爲其產生一丁點的可惜來。

因爲,他們的注意力,已經全部都被那些從未見過的巨大機器人所吸引了。

被西碧拉系統所統治着長大的這些人們大概至今都未曾想過,藉由他們勞動所生產出來的那些大量機器人究竟去了哪裏。雖然有爲數不少的自動化機器人工作在替代人力勞動上的崗位上,但那有限的需求顯然不需要每年耗費掉數量驚人的材料來製造大量機器人。

那麼那些機器人究竟被生產到哪裏去了呢?

答案很簡單,那就是西碧拉系統統治版圖之外的,依然還是人類治理人類的舊秩序國家之中。

數以萬計的巨大軍用機器人,以摧枯拉朽之勢摧毀着人類軍隊的防線,讓那些不接受西碧拉系統存在的古老腐朽國度切身感受到了來自新世代的制裁。被西碧拉系統所圈養起來的人們不知道,在他們認知以外世界各地中,天天都在上演着英勇戰士們與殺人機器殊死搏殺的戰爭大戲。

他們是不知道,但他們之中的一部分人,卻在今天有幸能夠體味一把那些爲人類自由而抗爭的英雄戰士的滋味了。

你以爲,帶上一個莫名其妙的頭盔,讓西碧拉系統探測不到你的心理指數就完事大吉,可以百無禁忌地肆意妄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