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空曠的山腹,不過卻並不顯得黑暗,山腹內有著不少的熒光石,為山腹提供了亮光,山腹中心,一頭約莫丈許大小的漆黑強大的地底異獸懶洋洋的躺在地上,渾身顏色和黑曜石有些類似。

此刻,這頭渾身黝黑的異獸緩緩的睜開了眼睛,有些陰冷的看了一眼郭璇等人方向。

「找死!」一道略顯生疏,但卻充滿了無盡冷意的話語從這頭異獸口中發出。

口吐人言!

若是幾人知道,估計能嚇個半死,哪怕是林楠也要色變。

不管這是什麼異獸,但只要能夠口吐人言,便覺得是超強的異獸,肯定不是四階!

四階異獸,做不到口吐人言。

五階!

這是一頭五階異獸!

任性老婆好V5 而這黑曜石礦脈,便是它的老巢!

這一點哪怕是林楠都不曾想到,否則絕對不敢輕易來到這個地方,貿然打擾一頭五階異獸,哪怕是他也要倒大霉。

掃了郭璇師兄弟五人,漆黑異獸又轉頭看向頭頂,哪怕是相隔數十米的,依舊能夠感覺到一些。

「人類?」漆黑異獸再度開口自語,突然間露出一絲森寒的戲謔之意。

隨即心中微微一動,剎那間丈許大小的身形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位一席黑衣的年輕男子。

五階化形! 黑曜石礦脈下面,郭璇師兄弟幾人還在拚命的挖礦。

相比于山谷上方露天的那種,這裡的品質更高,自然而然開採起來也極難,哪怕是他們的合金武器此刻都顯得有些不夠用,出現了不少的損壞。

這種神秘黑石的堅固程度超乎想象,哪怕他們這些大修士高手也極為不易。

好在,他們找到了最好挖掘的一個位置,好像明顯鬆動不少,注意看去竟然好像被人硬生生堵住的通道所在,這讓幾人大喜。

「該不會這裡面還有更好的寶物吧?」郭璇幾人激動,真若是如此那就大賺特賺了。

為此幾人挖的更起勁了,一堆堆黑曜石被他們挖出來,但卻擺在地上不管不顧,他們更想看看這裡面封著什麼好東西。

終於,足足耗費了半個小時的時間,幾人竟然在這漆黑的山洞中看到了一絲亮光,山洞被挖穿了,顯示出來一個極其空曠的山腹出來。

「哈哈,竟然真的別有洞天,這裡肯定有好東西。」郭璇的一位師兄大笑道,激動不已。

這種地方,突然間出現這麼一個山腹,沒好東西誰信?

其他幾人基本上也差不多,至於危險什麼的他們倒是沒多想,這地方根本沒有任何危險,這山底之中,什麼能夠生存下來?

然而就在幾人激動不已的瞬間,陡然間臉色變了,一副見鬼的模樣。

就在山腹正中間位置,一道漆黑的身影靜靜的盤坐著。

年輕的臉孔,漆黑的裝束,若非看到面容,整個人好似和整個山腹的漆黑融為一體一般,唯有那臉龐上戲謔的笑意,帶著一絲嘲諷與不屑,冷冷的看著幾人。

只是一瞬間,一股森然的寒意在幾人心底升起。

有人?這個地方有人?

不可能!

絕對不是華夏之人,他們不認識,而且這冷笑,讓他們覺得有種死亡的感覺。

「逃!」根本沒有廢話,一行五人轉身就逃。

黑衣男子見狀,嘴角的不屑之意更甚了。

「還想逃?」

剎那間,直接黑衣男子手中陡然間一塊黑曜石揮出,直奔而去。

「噗嗤!」

「噗嗤!」

「…………」

一道道穿透的聲音傳來,夾雜著一道道慘叫聲,片刻后整個山洞都歸於平靜,一股血腥味瀰漫著。

山谷中,對於這裡發生的一切林楠並不知道,但心底的那股危險感始終沒有消退。

哪怕是在悄然收取著一塊塊的黑曜石,但林楠也絲毫沒有放鬆警惕,生怕突生什麼意外。

終於,林楠將三個須彌戒指全部裝滿,足足數萬塊黑曜石不止,這座黑曜石礦脈的豐富程度超乎林楠想象,絕對不是一個小礦脈,而是很大很大。

好不容易來一趟,林楠不願意浪費,依舊在一個凹谷中挖掘著。

普通的合金武器不行,林楠就用靈寶匕首來挖掘,速度極快。

不一會的功法,在山谷的某一處,林楠直接挖出了一個黑曜石山洞出來,相比於在山谷上方,在山洞內雖然慢上不少,但至少好像安全不少。

然而就在林楠剛剛開鑿出數丈深之後,陡然間一股濃濃的危險感充斥在林楠心底。

猛然間,林楠回頭,心中大驚,甚至帶著一絲駭然。

一名黑衣男子,此刻正端坐在洞口位置,一臉饒有興緻的打量著林楠。

無聲無息,之前哪怕是林楠也沒有察覺到他的存在,只是那股危險感,讓林楠大驚,黑衣男子坐在那裡,對林楠而言,仿若被一頭恐怖異獸盯上。

「你是誰?」林楠臉色凝重。

一邊說著,林楠一邊心中悄然呼叫通天店鋪,隨時準備逃命。

在這山林之中,突然間出現這麼一人,想想都讓人不寒而慄。

對於異獸,他比其他人了解的都要多的多。

可越是如此,也就越是恐怖。

這人,雖然是華夏人面孔,但卻又有些不同,但肯定不是華夏之人,華夏沒有這種高手,甚至整個地球都沒有這種高手,他身上的那股氣息,更像是一頭凶獸。

五階可以化形的異獸王者!

這一刻,林楠突然間有種頭皮發麻之感,面對這種生物,一切手段都成了徒勞,哪怕是有著通天店鋪,林楠也心中沒底。

黑衣男子淡淡的打量著林楠,露出一絲饒有興緻之勢。

「你什麼有不少秘密?」黑衣男子開口,在林楠身上,它感覺到了一絲不同,反而並沒有著急動手之類的。

看著黑衣男子,林楠走出山洞,手中足足捏著三張虛影守護,一旦有著任何不對勁,他都要第一時間逃遁,見黑衣男子此刻沒動手,林楠也鬆了一口氣。

「是有些。」林楠依舊很警惕,他必須要搞清楚這黑衣男子的身份,怎麼會突然間冒出這麼一位來,難道是這主峰上的王者被自己驚動了?

「哦?」黑衣男子聞言輕笑一聲。

「你不怕本王現在直接殺了你?還是有信心從本王手中逃生?」

「怕,但沒辦法。」林楠直言回答,這個時候更是確認無疑了。

一位王者出現了!

雖然之前林楠和四階異獸動過手,知道它們智慧極高,但化形后的異獸,還是第一次見到,怎麼可能不懼怕,但再怕也無用。

「呵呵,你倒是自覺,不過本王現在還不想殺你,只是好奇。」黑衣男子笑道。

隨即,他看向林楠手中的東西。

「這就是你的依仗嗎?」

林楠默不作聲,這頭花型異獸王者太強了,連這點都看到了。

四階和五階,這是一道天鐧,難以逾越的存在,哪怕是林楠手中捏著幾張虛影守護,但也無用可能!

「給本王說說這裡的情況,睡太久了,沒想到在此出來,竟然遇到了人類,不過你放心,暫時本王不想殺你,只要你不惹到本王頭上。」黑衣男子繼續笑著說道。

「你想知道什麼?」林楠開口問道,雖然黑衣男子說不殺他,但天知道會不會隨時改變主意,依舊極其謹慎。

「這裡的情況,你們人類那邊本王沒興趣,本王若是感覺不錯的,現在好像還不該本王出手,看來你們還很弱小。」 豪門二嫁:總裁要復婚 黑衣男子不屑的笑道。 黑衣男子,一位五階異獸王者,哪怕是沒有動手,但站在那邊便給予林楠無盡的壓力。

倘若是他對林楠動手,林楠將沒有任何抵抗之力,完全是被虐的份。

異世幸福 甚至,哪怕是此刻防禦工事堡壘也擋不住他。

五階,太強了,比四階高出一個天鐧來!

沉吟片刻,林楠打量著黑衣男子,不知道是什麼異獸,也不知道他詢問的目的,林楠還是將眼下異境內的情況簡單的介紹了一番。

當然,林楠不敢說太多,大致介紹了眼下異境的實力,道出了眼下勢均力敵之勢。

一邊介紹著,林楠一邊注意打量著,生怕他突然間來個暴怒之類的。

異獸,也是他的同類。

倘若是有人告訴林楠他殺了十幾萬的華夏之人,林楠估計也會忍不住動手殺人。

不過讓林楠意外的是這人很平靜,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只是輕聲哦了一聲。

「看來短時間內你們倒是還能撐的住,那些傢伙果然是廢物。」黑衣男子淡淡說道,不過隨即話鋒卻是微微一轉。

「不過這也只是暫時,以那些傢伙的性格,絕對會不惜一切代價殺入你們人間的,它們的存在,便是為了毀滅。」

「它們?」林楠聽到這句話,隱約間覺得有些不對。

這位異獸王者好像和他之前遇到的異獸不同,語氣不對勁。

「怎麼?難道你覺得本王也會對你們動手?」黑衣男子不屑的笑笑。

「現在的你們,還不夠資格。」

林楠默不作聲,哪怕是被人羞辱了,也忍了,不出手就好,這樣的羞辱林楠倒是希望異境內的強大異獸都來一遍。

「異境和人類,不能不戰嗎?」良久,林楠開口詢問了一句。

雖然都說異境是為了毀滅而生,但這些異獸也有自己的世界,並非機器,它們也是一種生物,為何而戰。

「不戰?」黑衣男子聞言,突然間冷笑而出。

「除非你能改變這天地規則。」

林楠無語,他原本看這黑衣男子還算是冷靜,能夠交流,便想試試看,但這句話無語大大的打擊了一番林楠。

他沒有這個本事。

「異境為毀滅而生,哪怕是我等亦是如此,終有一日,哪怕是本王也會參與其中,無法逃脫,要麼你們被異境所滅,要麼異境被屠戮殆盡。」黑衣男子淡淡說道,顯得有著一股特殊的意味。

悲涼之意!

它們的存在,只是為了廝殺,哪怕是此刻的他早已踏入到五階,甚至化身為人,但依舊難逃這一劫。

「你是這異境內的王者,就沒有一點辦法?」林楠不甘,他想避戰,哪怕只是一個異境不戰,也可能少死很多人,壓力也會小上很多。

「沒有!」黑衣男子淡淡回道。

從出生的那一刻起,它的腦海中便有著這種意識,毀滅人類。

哪怕是成長到而今的王者之境,化行為人,但依舊是如此。

人類,是宿敵,要殺。

至於眼前他沒用動手,那是因為它不屑,也沒有到他出手的地步。

異境出動的力量,也是受天地規則限制的,哪怕他是五階王者,也那破除,必須遵守。

眼下人類的力量,不能讓五階異獸出手,否則那還打什麼打,根本沒有任何機會。

異在帶來毀滅的同時,也帶來了一絲希望,一絲機會。

五階一出手,就徹底沒有機會了。

山谷內,估計根本沒人能想到,林楠會遇到一位異獸王者,一位化形為人的存在,二人自顧在這裡交流起來,甚至不多時林楠竟然拿出了一些靈酒靈食,兩者相對而坐,儼然一副友人之勢。

「不錯,這東西味道不錯,本王喜歡。」黑衣男子笑道,直接就是一大口靈酒下肚。

雖然他很強,是這裡的王者,但卻也沒有喝過這種靈酒,靈食什麼的更是沒有。

他們是獸類,沒有這些東西。

「我這裡還有一些,雖然以後可能是敵人,但還是可以送你一些。」林楠輕笑了一聲,之前的警惕之意消去不少。

心中微動,十幾瓶靈酒出現,直接被推送到黑衣男子身前,連帶著一些特殊的靈食瓜果也帶了一些。

強者,有強者的傲氣。

這位王者便是如此,林楠太弱,現在還入不了他的法眼,殺之無趣。

而且在林楠身上,他發現了一些特殊的東西,暫時也不能殺。

這,也是規則的一部分,哪怕是他也不能違抗。

五階異獸王者,有王者的準則。

「本王可就不客氣了,他日真若是在戰場上遇到,本王也不會客氣。」黑衣男子淡淡點點頭,頗為滿意,這個人類不錯。

「這個無需,真若是到那一日,無法避免的情況下,我也不會客氣。」林楠開口回應道。

說完,直接舉起酒杯。

「敬你!」

黑衣男子點頭,也隨即端起一杯靈酒,對著林楠微微示意。

幾個小時后,天天微微都要黑了下去,林楠這才從山谷中離去,與進來時不同,出去時林楠是光明正大的從山林上空飛出來的,而整個山林中雖然有著無盡的異獸,但這一刻卻沒有一頭敢出來追擊。

山林外,何宏一直在等待著,大半天都沒有動靜,早就有些著急了。

就在這個時候,何宏躲在一處大石后看到了這麼一幕,頓時臉上精彩起來。

「這?」何宏驚呆了,想要開口,然而卻發現什麼都說不出來,林楠已然到了。

「楞著幹嘛,回去吧。」林楠笑道。

何宏一臉怪異的看向林楠,這太讓人吃驚了,彷彿看個怪物一般。

「你是怎麼做到的?」

林楠神秘一笑。

「我告訴你我有五階異獸王者撐腰你信不信?」

「額……」何宏感覺自己被噎了一下,忽悠鬼呢?

不過才剛想這麼說,卻下意識的又停了下來,畢竟這是林楠,若是其他人,他嗤之以鼻,但林楠的話,那就不同了。

在他身上,有著太多的可能性發生。 兩個小時后,兩人返回地面,一路上雖然有些異獸攔路,但碰上這兩人也完全是找死。

此刻的何宏,對林楠的佩服,真的是不知道該如何形容了。

山林中的危險暫且不說,就說說這五階異獸王者的事情,太讓人驚悚了。

一尊五階異獸,化成人形,在黑曜石礦脈中和林楠聊天,飲酒,最後更是親自送林楠離去……

這一切單單聽上去便讓人覺得有些匪夷所思,但事實卻是恰恰如此。

林楠的話,他信!

否則為何山中異獸出奇的安靜,竟然絲毫沒有動靜?正常情況下,早不知多少頭異獸追殺而出了,其中四階異獸都有不少呢。

林楠,再度給他們創造了一個奇迹出來,估計以前沒有,以後也沒有人敢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