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大荒戟配合上白焰能量,陳義的戰力會更強一分,各施手段,還真不一定是誰笑到最後。

「啊!」陳義的不說話再加上冷笑,在力蠻看來就是挑釁,他仰天咆哮一聲,土黃色的能量形成一個大球把包圍在其中,他的氣勢節節拔高。

隨即,一套土黃色的厚重鎧甲套在了力蠻的身上,他一臉漠視,使用了能量之後的他,實力與之前根本不在一個層次。

「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任何事物都是虛妄,任你巧言如簧,諸多陰計,在我的面前,不過是土雞瓦狗。」

力蠻縱身一躍,朝著陳義衝去,這是他首次對陳義發動進攻,別看他身形高大,又穿了一身能量化成的土黃色鎧甲,但那速度卻是快的出奇。

站在陳義的角度,那彷彿是一座小山砸來一般,又猶如金色的佛門不怒金剛降妖除魔,擁有著無上威勢。

「看我大荒……」陳義正準備開口,卻陡然一驚,發現自己渾身突然無法動彈,周身三丈內隱隱有著土黃色光芒閃耀,附加在身,好像壓了一座山一般,將他壓著喘不過氣來。

「嘿嘿。」

一聲冷笑從正在奔來的力蠻嘴中傳出,陳義當下便明白了這是這可惡蠻子的手段,但卻不能說什麼,雙方交戰,各看本事,莫非人家會有著手段不用,非和你正面拳拳碰才行。

陳義吸了一口氣,低喝道:「給我起!!」

他這一聲,押韻十足,白焰在周身翻滾,似乎在竭力對抗著在他周身形成巨大威壓的土黃色光芒,效果是有的,讓他減輕了不少壓力。

但僅僅靠此,還是不夠,陳義額頭青筋暴起,雙眸赤紅,爆發出了十二分的力量,那翻滾的白焰逐漸在他身後形成一道高達十幾米的白焰怪物,仰天咆哮:「吼!!」 白焰怪物高有十七米,四肢健全,頭顱猙獰,渾身散發著恐怖的威勢,凝結在陳義身後,如地獄惡魔的化身一般。

這一聲狂吼,直接將土黃色光芒給吼散,隨後白焰升騰的巨手由白焰怪物拍出,風聲呼嘯,一下便將正在衝來的力蠻籠罩。

轟!

地面震顫,土地龜裂,獸人族人們驚呼:「那是什麼怪物,竟然將力蠻老大給壓了下去。」

不說真實威力,單看白焰怪物那魁梧的外表就極其駭人,尤其是那全是由能量組建而成,這得花多少能量,就算是四轉能者,也不能這麼消耗吧?

能者的能量是有限的,隨著轉數的不同,能者的能量質量與數量也會上升,可在四轉這個級別,所能運用的能量是有限的,哪怕是力蠻也僅僅是體魄強大,在能量本質上比普通的四轉後期也強的有限。

現在陳義這一出,著實把他們驚呆了,不管是那白焰能量,還是其身後高大的白焰怪物,都展現了不弱的氣勢。

「這種級別的能量,已經與五轉能者差不多了吧!」獸人阿昭面色沉凝,她口中的五轉,自然是五轉初期,若說力蠻是肉身達到五轉,那麼陳義就是自身能量達到五轉了。

肉身與能量,這是兩個極致的對撞,受制於眼界,在場之人理所應當的認為如此。

「啊!」一聲嘶吼而低沉的聲音響起,力蠻雙手向上撐開,體內土黃色能量運轉,顯現,那原本壓在他身上的白焰巨手被一寸寸抬高,最終無法壓制。

任你百般手段,我自以力破之,力蠻吐息如霧,在白焰巨手拍出的地面凹陷大掌印中緩步走出,有一股不容抗拒的力量自然散出。

「死蠻子,我看你能扛到什麼時候。」陳義冷哼,身後白焰怪物咆哮一聲,又一隻巨手拍去,兩隻手一起疊加,頓時讓力蠻壓力大增,腳下地面龜裂塌陷,雙腿更是截截落入其中。

「就只有這樣嗎?」

儘管感覺到了身上的壓力,力蠻卻仍舊咧嘴一笑,身上土黃色光甲逐漸消散,匯聚於雙手之中。

當他暴喝一聲之時,土黃色光芒震散了壓在頭頂的白焰巨手,能量無形,只要量夠就可以補充,而機會也只有這短短的剎那。

力蠻眼中精光爆閃,黑鐵般的大手一揮,一柄巨型斧頭落入手中,正是之前幹掉黃氏兄弟中老大時用的那柄巨斧。

兵器在手,底氣漸有,那一斧劈出,土黃色厲芒厚重,向著陳義斬去,頗有種開天闢地的把式,當然,這也是村長與皇帝的差別。

開天闢地那是多麼超級高端大氣上檔次的稱呼,而力蠻這最多是小孩拿著木棍在地上划,差得可不是天與地這麼簡單。

當然,這也足以顯示力蠻這一劈的不凡。

白焰怪物剛剛恢復的巨手探出,正準備攔下那道土黃色斬擊,卻是根本無法阻擋,兩隻巨手剛剛復原,便被劈散,僅僅只是弱化了些許土黃色光芒,便又被其繼續行進。

「你有兵器,我沒有嗎?」陳義把大荒戟向上一拋,白焰自他身後的白焰怪物的肢體順著大荒戟將其纏繞,開始催發。

剎那間,漆黑的墨光大盛,大荒戟橫空而立,出現了一道道黑色而複雜的紋路,不消片刻,一把二十多米長的黑色能量大荒戟出現在白焰怪物的手中。

「吼!」白焰怪物彷彿有著自己智慧的生靈一般嘶吼一聲,抬起自己手中的黑色大戟向著腳邊不起眼,卻是兩次毀掉自己手掌的『小不點』刺去。

相比於白焰怪物十七米的身高與那二十多米的黑色大戟,在人類當中絕對算得上魁梧的三米身高確實很小。

這一刺,有著一股必中的殺氣,不知是否是那古怪的黑色大戟的原因,力蠻竟然感覺到了皮膚髮麻,如坐針氈的感覺。

而他那原本朝著陳義劈去的土黃色光芒更是在黑色大戟下不堪一擊,一觸就破。

「哼!蠢貨,你這般耗費能量,我看你能堅持到幾何。」力蠻心中震怒,別人覺得陳義爆發的能量太強,多到不可思議,甚至堪比五轉能者。

可在他看來,陳義這是自認為不可能贏他,只能靠著這種耗盡能量爆發的方式來希望速戰速決,將他打敗,這根本是痴心妄想。

當修為達到四轉後期之時,若不真的願意,做到陳義這種程度其實也並不是不可能,而難得是一旦這樣做了,對能量的負擔實在是太大,做完以後絕對不可能再有餘力護持自身。

這是力蠻的看法,他目光凝重,心中卻是信心大得,這樣的陳義根本不需要他出手,單單是那來自於能量的壓力就可以將其壓垮,唯一可惜的也就是不能親自動手這條了。

哧哧!

黑色大戟刺破空氣,極速而來,在獸人們眼中,這絕對是個巨大危機,全都不由擔心起來。

在他們緊張的眼神中,力蠻狂笑起來,他縱身躍起,巨斧一劈,與黑色大戟對撞在一起,火花漸漸破擦而出。

然而,讓人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獸人們簡直想要自己問自己一聲:「天啊!這是看到了什麼?」

獸人獵盜團團長,獸人族的扛把子,擁有著絕對力量,體魄無雙,可以力戰五轉能者的力蠻竟然被那黑色大戟給挑翻了出去。

高大的身影在半空中留下一個拋物線,隨後彭的一聲倒飛在地面,隨即滾飛了數十米,接連不斷的撞斷四五顆樹才停下。

「團長。」「老大。」「力蠻哥。」

一連串的驚呼與擔憂呈現在獸人一方,他們情不自禁的叫出聲來。

「陳義還真是厲害,竟然能做到這種程度,說不準……今天還能活命。」陸軒將一切看在眼中,她暗暗鬆了口氣,卻仍舊不敢大意。

畢竟對方有十幾個獸人,萬一翻臉人家一起上,她一個小小弱女子自認為不擅長搏殺,那麼能上的就只有陳義一個人了。

可是就算陳義再強,精力也有限,能對付力蠻已經是出乎意料的好,但面對那十幾個獸人時,怎麼可能還有餘力。

這是陸軒擔心的地方。

噗哧!

力蠻艱難的從一片狼籍破敗的土地中走出,他嘴角溢出鮮血,隨後自己拍了自己一掌,將胸口淤血拍出。

「這一下可真是不錯,竟然可以讓我受傷,可你究竟能堅持這種攻擊多少下呢?」力蠻深吸口氣,低沉開口。

遠在數十名開外的陳義輕輕一笑,不以為意向前慢步前行,道:「至少對付你是夠了,還有,出於善意的提醒,你最好還是想別的辦法來對付我吧,打消耗戰,你不是我的對手。」

「呵呵,可笑,你真以為自己是五轉能者了?「力蠻冷笑,心中卻是沉重,陳義這般不在乎的樣子不知是為了給他造成心理壓力,還是真的有恃無恐。

劣性總裁的傀儡嬌妻 雖說理智在勸說他根本不可能,四轉後期與五轉能者之間是一個極大的跨度,哪怕那些所謂的四轉巔峰,其實距離五轉級別也差得遠了。

力蠻自己就是四轉巔峰,可以輕易感覺到其中的差距,若不是他本身的超絕修為,再以體魄輔助,當初也不可能與五轉能者大戰,而是被對方輕易打敗。

可是另一方面,本能的直覺又讓力蠻感受到陣陣不安,他是獸族,崇尚力量,信奉力量,對自己的直覺視為獸神的指引。

「如果真如陳義這小子說的,看來我真得使出那一招了。」力蠻心中想著,又有些掙紮起來。

傳奇操盤手 前妻,許你一世寵 使出那一招,對付陳義他覺得是沒什麼問題,可有必要那樣做嗎?這輩子他也只使用過一次,一旦使出,會付出不小的代價。

「戰鬥的時候,走神可不好。」儘管力蠻沒有疏忽防備,陳義卻彷彿看穿了他的想法一般,笑說的同時,操控白色怪物開始進攻。

黑色大戟如不可力敵,或者說是禁忌之器一般讓力蠻不敢力敵,竭盡所能的躲避,然而在交手十幾次之後,他還是露出了破綻,被陳義一大戟打飛出去。

這一次,他在空中就吐出一口鮮血,摔倒在地時更是神色萎靡不振,心中震怒,簡直恨不得直接去拚命。

自己堂堂的獸人族扛把子,是戰神,什麼時候這麼凄慘過,若說這人是五轉能者也就算了偏偏看起來修為比他還低,實在是不能忍,簡直要爆發了……

「算了,忍一時風平浪靜,說不准他也就這點本事了,我在繼續耗。」力蠻咬牙,誰怕誰,自己堂堂的一個獸人,就算暫時避讓,這個陳義又能耐他何?

白焰怪物再次逼上,黑色大戟如之前一般狠狠刺出,力蠻這次雖然比前兩次更認真的去躲避周璇,卻耐不住自己本身已經受傷,又打了十幾個回合后,再次被一個大戟震飛出去。

「我再忍。「力蠻咬牙,鍥而不捨,提著大斧頭就沖了上去。

一如之前,這次更加不堪,力蠻連躲都難了,一再受傷讓他體力大減,被白焰怪物打得抬不起頭,連連後退,口噴鮮血不止。

「我忍不了!」在不知第幾次被打飛之後,力蠻仿若瘋魔一般狂吼一聲。 力蠻快瘋了,本以為手到擒來的人竟然把自己壓著打,即便有再多的理由,這也是事實,他一聲怒吼,道:「獸神降臨!」

獸人們信奉的神明為獸神,是傳說中狂野與凶性的代表,而這一招獸神降臨,則是憑藉自身為載體,讓那冥冥之中的獸神上身。

這個招數,幾乎全體獸人都會,但其威力則與個人體魄天賦與修為有關,與獸神越契合的人,得到的力量便越大。

當然,付出的代價也會相應提升,不到萬不得已,獸人族戰士通常是不會這樣做的。

「吼!「獸吼聲傳到遠處,驚起一陣飛鳥,一套無形的獸型鎧甲附在力蠻身上,隨即一道紅光在他眸子中一閃而過,無形獸鎧甲迅速壯大,轉眼間便超過了二十米的高度。

此獸身約七八丈,長有四肢頭顱,身形臃腫,表體透明,眼睛之中有著淡淡的土黃色光芒。

這便是獸神之力了,力蠻一臉陶醉之色,感受到那種介於能量和非能量之間的強大物質,隨後神色肅穆起來,開始操控獸神。

這模糊不清的怪物便是獸神的化身,所形成的原因並不是由能量組成,其中的道道力蠻也不清楚,但這種力量可以為他帶來強大的力量,只知道這點,便足夠了。

「喝!」陳義一聲低喝,不顧體內能量的持續輸出,操控白焰怪物舉著黑色大戟便刺向了力蠻,面對勢大力沉的這一擊,換做之前的話力蠻必定匆忙退避。

可如今不同,巨獸一聲咆哮,龐大的爪子一把捏住黑色大戟,使之無法寸進一分,白焰怪物的體型高大是不假,但與巨獸相比卻矮了不止一頭。

而且,巨獸乃是獸人族所信奉獸神的化身,即便是形態不全,只是單單一種手段,卻也是力量的代表,白焰怪物與之相比,弱了不止一籌。

轟!

力蠻心念一動,巨獸另一條利爪抬起向著黑色大戟劈去,蹭的一聲,原本將力蠻逼迫的極其狼狽的一桿兵器直接被砍的消散,化為黑色斑駁的能量逐漸消散。

當然,這裡的消散也只是黑色大戟消散罷了,身為本體的大荒戟完全無礙,從半空掉落回陳義的手中。

彭彭彭!

接下來,巨獸大發威風,三拳兩腳下去白焰怪物讓打得至少消散了三分之二,若是等白焰耗干,那麼再次出擊時的目標將會是躲在之下的陳義。

「陳義要敗了,果然,哪怕此人再怎麼強,面對使出獸神降臨的力蠻老大,也不是對手。」

「這還用說,我們獸人族天賦異稟,各個體魄無雙不說,還有著偉大獸神的祝福,這區區人類,如何能與我們相提並論。」

「不過這也了不得了,能和團長打到這個程度,還是在非五轉能者的情況下,這個陳義也足以引起我們的重視了。」

獸人們議論紛紛,對力蠻使出獸神降臨便近乎碾壓白焰怪物的雄偉姿態感到驚訝的同時,又認為不出意料,畢竟力蠻在他們心中那幾乎是僅此於獸神一般的敬仰。

和尚對佛祖崇拜,是信仰沒錯,可那寺廟的主持身為一眾和尚的頭子,也絕對有著極高的威望與領袖力。

這就是獸人,力蠻,與獸神之間的相處位置,獸人們對力蠻有著很大的自信,之前被陳義壓著力蠻打得一幕只是短暫的震驚罷了,現在才算是重回正軌。

「怎麼了!你就這麼點本事,也敢囂張,來啊!」力蠻嘴中喝罵著,手下動作一點都不慢,好似報復著之前被陳義壓著打的慘狀。

白焰怪物不斷消退,陳義思索著,他明白,這不是自己真正的沒有一戰之力,是因為白焰怪物從開始至現在,已經耗費了太多能量,戰力遠遠不如之前,不然即便是不如巨獸,也絕不會敗退著如此快。

而解決的辦法,其實也簡單,只要能量足夠就好。

陳義隨手一揮,一顆碧綠色珠子出現在手中,隨即他「咕咚」一聲,便將這個從雪女那得來的珠子吞服口中,剎那間,一股冰雪般的能量自體內深處而出,源源不斷,如大河之水般滔滔不絕。

「啊!!」陳義仰天長嘯,道:「真是痛快,獸族的死蠻子,我看你怎麼與我斗。」

一股股冰藍色能量從陳義體內湧出,匯聚到了白焰怪物之中,使其逐漸消融,再次升華,沒多久,一個身高超過三十米,手持一把黑色巨大刀刃的冰藍色武士便出現在了天地中。

能者,拼得就是誰的能量多,質量高,哪怕因為手段原因與秘技的差別,但只要一方能量遠超於另一方,結果幾乎不會有意外。

這也可以說就是所謂的以力破巧,陳義之前能量都來自於自身,他能量渾厚,堅持那麼一段時間,問題是不會太大,可出就出在力蠻使出了獸神降臨,他的實力大增,陳義之前的狀態有點罩不住。

但不用擔心,有了那顆碧綠色珠子,能量的問題是不用擔心了。

「裝神弄鬼,區區外物也想與我對抗,真是邪魔外道。」力蠻冷哼不屑,實際上心中卻是無力,真要有條件,他也不介意吃下一顆什麼神經大力丸,直接把陳義拉起來吊著打。

但是獸人不擅長煉製丹藥,修鍊資源方面一直都很稀少,他們人數不多對此要求雖說不大,可也沒富裕到如那些朝廷二代一樣有著多多的資源。

而且,人類能者通常注重體內能量而不去注重肉體力量也就是體魄,因此煉製的丹藥通常也是有關於能量而非體魄。

這點來說,獸人注重體魄,次之能量,是不同的觀念,他們也不確信亂吃那些丹藥會女會出問題,所以不敢隨意服用。

大局看的話,力蠻也是有點小怨氣。

狂猛是獸人的一慣風格,尤其是面對強敵他們會勇猛向前,力蠻操控巨獸進攻,一隻利爪向前抓去。

噗哧!

然而,三十多米高的冰藍色武士鎧甲手中黑色刀刃一揮舞,一道黑光而過,巨獸爪子掉落,「吼」的慘痛聲彷彿真正有生命的生物一般叫響。

「啊!」力蠻抓狂,感受到了獸神被褻瀆,真是風水輪流轉,有完沒完,他怒火攻心,巨獸不顧傷亡的開始進攻。

不得不說,無論是什麼東西,一旦拚命自有一股無法抗拒與抵擋的力存在其中,巨獸暴動,更是如此,僅僅數下,便把三十米冰藍武士鎧甲打出了七八道裂痕,戰績彪悍。

當然,作為代價,便是巨獸四肢乃至全身,近乎被冰藍武士鎧甲手中的黑色刀刃斬成粉碎,可以說比之前的白焰怪物還慘。

「該死,該死,這可是獸神,怎麼會無法打敗一個人類小子,獸神,你回答我!」力蠻狂吼,一雙虎目赤紅,宛若癲狂,聲綻春雷。

他身後的獸人們也各個驚疑不定,儘管有著陳義吞服不明物增強能量的原因,可戰鬥不是玩鬧,硬要這麼說也說不過去,最多只是自欺欺人罷了。

他們心中明白這點,卻不可置否,因為那是獸神,傳說中的神明,怎麼會被一個小小的人類打敗,就算那只是獸神的一道分身都算不上的分身,卻也不該如此才對。

「萬能的獸神,請你睜開眼睛吧,你的後人正在被一個卑微的人類欺凌,懇請您發發神跡吧!」獸女阿昭突然大聲喊吶起來,眼看著力蠻就要落敗,她不得不急。

因為以陳義如今的力量,他們這些人一起上還真不一定是陳義一人的對手,那麼力蠻敗了,他們這群人的生死將由對方掌控,這簡直是不可想象。

「偉大的獸神,請傾聽您子民的呼喚……」

獸人族的戰士們一個個有摸有樣的喊吶起來,他們彷彿化為了狂信徒一般,聲音一浪接著一浪層層疊加。

阿昭眸子注視著快要落敗的力蠻,只能心中祈禱這種呼喚有效。

因為在歷史的記載中,獸人族也曾經發生類似絕境或是滅族的危機,那是舉族上下,召喚了獸神的神識與龐大的力量,才得以解決危機。

根據自個兒的說法,那是獸神的庇佑,在天上看著自己的子民,但是究竟有沒有效果誰都說不好。

畢竟這種事兒不是鬧著玩的,萬一尋常玩鬧招來了獸神,卻是沒什麼事兒,那說不好自己一群人就會受到懲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