梆!

只聽得,一聲相當結實響亮的聲音,從鐵匠的後腦勺處傳來。鐵匠的動作當時就是一頓,隨後,他便兩眼一翻,暈倒在地。棍子也掉在地上,發出乒乒乓乓的響聲。

本傑明也愣住了。

什麼情況?

鐵匠的身後,此刻卻又出現了一個手持平底鍋的中年婦女。她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鐵匠,又看向本傑明,帶著歉意點了點頭。

「不好意思,他……他這人比較衝動,嚇到你了,你別生氣啊。」

「……」

本傑明沒有說話。劇情的走向太過詭異,他感覺有點懵。

先是這個鐵匠不知道為什麼,抄起棍子就要打他。結果現在,又冒出來一個拿著平底鍋的大娘,一鍋把鐵匠敲暈,給他解了圍?

……等等。

本傑明忽然又覺得這個大娘有點眼熟。

她不是……她不是剛剛那個手工編織店裡的老闆娘嗎?他們剛剛還在編織店裡見過,怎麼這會,她又從鐵匠鋪里冒出來了?

這唱的到底是哪一出?

「沒有,那個啥……這裡不太方便,大家都看著呢,我們還是先進去說話吧。」本傑明還沒來得及問出口,老闆娘就看了看附近的圍觀人群,尷尬地笑了幾聲,再次開口,這麼說道。

聞言,本傑明卻有些驚訝地挑了挑眉。

有貓膩?

如果沒有什麼特殊的情況,也用不著迴避人群吧。

那一刻,他忽然覺得眼前的事情有些不簡單。 重生之金牌影后 因此,他多留了個心眼——在回答問題之前,他先釋放出水元素感知法,仔細地感知起了這位神出鬼沒的老闆娘。

然而,得到的結果,卻讓本傑明大吃一驚。

這位老闆娘周圍的魔法元素,呈現出了和普通人完全不一樣的聚集姿態。而且,透過對於精神力的感知,本傑明可以感覺到,她的精神力比一般人要敏銳不少。

……她是個法師?

本傑明愣了好一會,才慢慢消化掉了這個信息量。

雖然有點難以置信,但元素是不會說謊的。它們告訴本傑明,這個老闆娘是法師,那她就是法師。

不僅如此,他還順道感應了一下鐵匠,得出的答案也讓本傑明有些不能接受——沒錯,那個鐵匠,他也是一個法師。

……所以,這年頭真是什麼人都能當法師了嗎?

本傑明有種仰天扶額的衝動。

真是……算了。

事實如此,他也沒什麼好糾結的了。

大家都是法師,沒必要這麼劍拔弩張的。鐵匠會追著他打,中間肯定也有什麼誤會。而且,更重要的是,兩個一同出現在王國邊境的法師,肯定不會是巧合。

他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還正好在大門邊上,一人開了一家店?

絕對有隱情。

這樣想著,本傑明壓下心中的荒謬感,勉強答道:「沒事,我不生氣。」

聞言,老闆娘也點了點頭,說:「沒生氣就好。」說著,她便轉過身,拖著地上暈倒的鐵匠,便示意本傑明和她一起進鐵匠鋪。

本傑明想了想,也走過去,跟著老闆娘,重新回到了鐵匠鋪之中——他想看看,這兩人的葫蘆里,究竟賣的是什麼葯。

就這樣,老闆娘將暈倒的鐵匠拖回來,關上了門,也把那些好奇的圍觀群眾隔在了外面。

「你是法師?」本傑明懶得扯那麼多廢話,直接捅破窗戶紙,看著老闆娘,這麼說道。

然而,聽了這話,老闆娘卻沒有露出意外的表情,反而異常淡定地點了點頭。

她似乎還沒有馬上和本傑明交談的意思,而是徑自走到鐵匠鋪的爐子後面,掀開一塊石磚。隨之,一個黑洞洞的密道入口便露了出來。

「這裡還是不太安全,你跟我來。有什麼問題,我待會再跟你說。」

說完,她便拖著鐵匠,從入口走了進去。

又是密道……

本傑明感覺有些怪異。不過,他又仔細地感應了一下老闆娘附近的元素,她的魔法水平應該不怎麼高,威脅不到自己。因此,考慮了一會,他還是跟著進了那個密道。

好歹大家都是法師,在教會的眼皮子底下,哪還有工夫內鬥。

就這樣,密道很短,走了沒一會就到了頭。然而,從出口走出來,看著眼前的場景,本傑明卻不由得愣住了。

密道外,是一間類似於地下倉庫的大房間。倉庫沒裝什麼東西,本來應該看上去很空曠,此刻卻顯得異常熱鬧。大約有二十多個人,男女老少,各式各樣,全都站在這個倉庫之中,望著從密道出來的老闆娘和本傑明。

「大夥,都來了?」老闆娘看了人群一眼,露出熱情的笑容,大喇喇地說道。

人們看見她,也連忙走上去。他們接過她拖著的鐵匠,抬到一邊。隨後,眾人竟然還就這麼嘰嘰喳喳的寒暄了起來,看得站在一邊本傑明一臉懵逼。

懷著一種不太好的預感,他再一次使用出水元素感應法。

「……」

本傑明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氣。

沒錯,這裡的二十多個人,每一個都是法師。 ?這幫人的寒暄大約持續了有十五分鐘,而在這十五分鐘內,本傑明既搞不太懂狀況,又完全插不進嘴。因此,他只能扶著額頭,默默地站在一邊。

不過……

突然出現在一個小鎮里的二十多個法師,顯然不是什麼偶然情況。就更不說,那個從鐵匠鋪通到這裡的密道,以及這個像秘密基地一樣的地下倉庫了。

因此,哪怕本傑明仍舊出於懵逼狀態,他依然還是作出了判斷。

這幫人是有組織的。

當然了,通過這些人的相處方式和聊天內容來看,這是一個鬆散的組織。他們現在的狀態,就像在菜市場遇到鄰居,東拉西扯地就聊了起來,聊的內容也和魔法基本無關,都是諸如「最近過得怎麼樣」、「小麥價格又漲了」、「誰誰誰跟誰誰誰又吵架了」,接地氣得有點嚇人。

這真的是一幫法師嗎?

法師們聚在一起,難道不應該穿著神秘兮兮的袍子,每個人都保持距離,謹言慎行,探討著高深莫測的魔法問題嗎?

本傑明忍住吐槽的衝動,默默嘆了口氣。

「那個……我來給大家介紹一位新朋友。」終於,眾人好像寒暄得差不多了,老闆娘拍了拍手,又看向本傑明,隨口問道,「對了,你應該是法師吧?」

「……」

本傑明擦汗,答:「對,我是法師。」

頓時,二十多個人發出了熱烈的掌聲,像是在歡迎他的到來。

……不知道為什麼,有種團隊建設活動的既視感。接下來,該不會是要開始玩一些奇奇怪怪的破冰遊戲吧?

這樣想著,趕在劇情往更詭異的地方發展之前,本傑明連忙開口,問道:「我有個問題,你們是怎麼發現我是法師的?」

聞言,老闆娘卻搖了搖頭。

「我們不知道你是法師。一開始,我們還以為你是教會的人。」只聽得,她這麼解釋道,「你先是跑到我的店裡,奇奇怪怪的,東看西看又不買東西,跟在調查什麼似的。當時我就覺得很可疑了,結果沒一會,你又跑到老鐵匠的店裡。那條街上好幾家店,只有我和老鐵匠是法師,結果你又正好只在我和他的店裡東張西望。就這樣,我偷偷告訴老鐵匠的時候,他就認定你是教會的人了。」

「……」

所以,這就是那個鐵匠莫名其妙偷襲他的原因?

本傑明已經無力吐槽了。

沒想到,他只是躲在這兩人的店裡觀察大門內的動向,結果,就被他們誤認成了教會的人。

好吧……他也不得不承認,自己在店裡的舉動確實太怪異了點。可能放在普通人眼裡,本傑明只是有點奇怪。但法師為了躲避教會,本來就會比較敏感,把事情想歪了也不是不可能。

「你可千萬別生氣,老鐵匠這都是為了保護我們。」人群中,另一個年輕的女孩開口,「他這人腦筋死,想先把你打暈然後綁過來,結果被你躲掉了,於是他就上了頭。畢竟,萬一你真的是教會的人,那我們就都完蛋了。」

本傑明無奈地搖了搖頭。

他倒不至於真的生鐵匠的氣。畢竟他也在人家店裡妨礙了人家的生意,一來二去,他們也算是扯平了吧。

「那你們之後為什麼改變了想法,認為我不是教會的人,還把我帶到了這?」想了想,他又這麼問道。

「那還不簡單,你都被追到街上去了,大門那邊的人也看見了。你要真是教會的人,大門裡的主教哪會置之不理?」老闆娘哈哈笑了幾聲,解釋道。

緊接著,另一個中年大叔又開口,在後面補充道:「至於為什麼把你帶到這。這裡比較偏僻,我們可以在這裡確認你的來路。如果你不是法師,那我們把你滅口也會比較方便。」

說著,大家都爽朗地笑了起來,彷彿他說的不是「把你滅口」,而是「在你的酒裡面撒尿」之類的玩笑話。

本傑明無言以對。

從他們自然的態度和大叔雲淡風輕的語氣中,他隱隱有種感覺,這幫人估計已經滅了不少人的口了。

這種淳樸而又殘忍的團隊風氣,究竟是怎麼養成的?

很顯然,這幫人可不是在開玩笑。笑過之後,他們看著本傑明的眼神又開始冒出了點殺氣,表示他們還不能確定本傑明的法師身份。因此,本傑明無奈之下,只好用出一個碎冰術,證明自己真的是個法師。

而在本傑明用出法術之後,他們的目光才再次恢復善意,似乎直到此刻,他們才真正接納本傑明,剛才的寒暄只是在打太極。

然後,他們開始向本傑明介紹起了這個奇怪的團隊。

其實也不能算團隊或者組織,據他們所說,這個集會才存在不到一年。一年前,他們還生活在王國的天南海北,過著他們原本各自平凡的人生,有當鐵匠的、有當紡織女工的、有廚師、還有馬戲團小丑……他們成為法師的時間也都不長,最多也就三年,最短的才幾個月,是新加入的成員。

他們大部分人都是偶然學會的魔法:有的是無意間得到了魔法書,還以為那是什麼奇怪的,看著看著就成了法師;有的是遇見了隱姓埋名的法師,被路過指點了一下,然後就學會了魔法;還有那種自悟型的,某天就發現自己能發出火苗了,天賦應該很不錯……

從某種角度上來說,他們不是嚴格意義上的「法師」,更像是一些學徒,或者半吊子的施法者。他們對魔法沒有多少清晰的認知,只是某天忽然發現,自己擁有了教會所說的「惡魔力量」。他們覺得很害怕,但日子還是要過,所以就想辦法活了下來。

吸血鬼女王傳奇 在成為法師之後,他們為了躲避教會的追捕,離鄉背井,來到這裡,想要逃往國外,結果卻被這道天塹一般的大門給攔下了去路。

他們中,有的人想要硬闖,死了。有的人害怕,但又不甘心,所以留在了克魯鎮,等待時機。就這樣,他們漸漸地聯繫到了一起,形成了這麼一個奇怪的集會,大家相互扶持,一起想辦法突破大門的封鎖。

緋色豪門,老婆乖乖回家 「那……有什麼人成功逃出去過嗎?」聽到這裡,想了想,本傑明這麼問道。

知道了這二十多人都是被攔在門外,貌似還被攔了一年多,他心中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這道門有這麼厲害?

聞言,年輕的女孩則是搖了搖頭。

「曾經有一個精通風系魔法的法師,想用飛行術飛過去,結果,他在半空中就被一道聖光凈化掉了。」她有些遺憾地說著,「之前,也有人還嘗試過不走大門,想從山上翻過去,但山上的魔獸很多,甚至還有盤踞在山頂的獅鷲。當時,只有那個會飛行術的才勉強逃了回來,其他人都死在了那裡,變成了魔獸的食物。」

……獅鷲?

聽到這裡,本傑明有點吃驚。

附近的山上,居然還有這種玩意?

頭疼……

霍里王國的國境線,比他想象中還要難以跨越啊。

從山上飛,會被獅鷲啄得滿頭包;從大門附近飛,會被教會直接擊落;挖地道,沒個三年五載的工夫也挖不過去。難不成……他真的要留在克魯鎮,跟這群法師一樣開店做生意,過著每天討論白菜貴了還是便宜了的日子?

絕望。

「那……你們又走不出大門,為什麼還要留在這個地方?」因此想到這裡,他有些無奈地問道。

「誰說我們走過不去了。」然而,老闆娘卻一拍膝蓋,有些激動地答道,「安德烈一直在研究可以騙過十字架的方法,只要那些十字架認不出我們是法師,我們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從正門走過去了!」 ?克魯鎮內的眾法師都比較隨性,在大致給本傑明介紹了一下在場的二十多個人,歡迎本傑明加入他們團結友愛的大家庭之後,這次的集會差不多也就散了。

雖然感覺哪裡怪怪的,但本傑明還是就這樣,成了團體的一份子。

他也得以了解這裡每個人的情況。

當然了,一下子二十多個人,他肯定不可能每個人都記得清清楚楚。印象比較深的就那麼幾個,手工紡織店的老闆娘、那個鐵匠、一個中年大叔、和一個年輕的女孩。剩下的人也不怎麼說話,臉盲的他是真的記不過來了。

不過還好,有系統在,幫他把該記住的東西都儲存了起來。至少,萬一偶然在街頭碰面,他不會發生連名字都叫不出來的尷尬事件。

而在即將散會之時,本傑明又開口,提了一個新的要求。

他想見見那位安德烈先生。

據老闆娘所說,這位正在研究騙過十字架方法的安德烈性格比較內向,不太喜歡出門。除非是重要的集會,他一般不會參加。因此,此刻安德烈應該還在家裡搞研究。

不過,在本傑明的堅持下,那位中年大叔還是答應下來,散了會,馬上就帶著他去安德烈家拜訪。

——畢竟是決定了他們能不能混出國境的人,本傑明肯定要見一見。

安德烈家在克魯鎮的北面,是一件不起眼的低矮小房子。據他們介紹,在法師的身份之外,安德烈還是一位鐘錶匠。或許是因為比較擅長擺弄那些精細的東西,他在魔法道具上也有一定的天賦,甚至能夠製作出自動觸發的保命道具。因此,他也就攬下了破解十字架的活。

聽到這裡,本傑明更感興趣了。

教會一直以來的壓制,使得法師這邊的魔法道具製作水平非常低下。別看教會那邊,隨便一個牧師就掛滿身的十字架,法師這邊,除了那種爛大街的法袍,其他的製作方法差不多都遺失了。

因此,法師能夠製作出保命道具,其實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

「在家嗎?安德烈,我是奧古斯汀,你開開門。」

就這樣,在中年大叔奧古斯汀的一路帶領下,本傑明來到的安德烈的家門口。奧古斯汀走在前面,敲了敲門,這麼喊道。

沒過兩秒鐘,啪嗒一聲,門自己開了。

見狀,本傑明不由得挑了挑眉。

「不用驚訝,這和魔法沒關係,他就喜歡搗鼓這些小機關小玩意。」奧古斯汀回過頭,笑著跟他解釋道,「像我們的密道,也都是他設計出來的。」

本傑明笑著搖了搖頭,也沒說什麼。

其實他並不驚訝,一個自動門而已,從前的世界科技那麼發達,這類東西他見多了。不過,畢竟環境不一樣,能在這個世界里弄出這種小東西,那位安德烈應該是相當精於此道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