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蛇牙隊的遭遇,恰恰證明證實了這個看法!

之前擁有高級潛行術的三炮兒意外的死亡,讓楊泗維在痛心的同時,隱約的猜想到,隱身或者潛行對黑霧中的危險沒有任何作用。

那麼此刻,隨著身邊隊員的一個個死去!完全讓他明白到了這一點。沒想到,蛇牙之前引以為傲的集體潛行技能,此刻竟然將他們帶入了絕境。

楊泗維一咬牙,從空間里取出一枚戒指閃耀著魔法光輝的紫寶石戒指。隨著戒面上的寶石亮起的光芒由明亮變得暗淡,最終啪的一聲,變成碎末。他的身影連同身後的幾人,瞬間從原地消失。

「傳送戒指,物品等級金色稀有。特效一隨機對使用者進行傳送,範圍1000米。每個任務場景限定使用2次。特效二對使用者和周圍隊友進行指定傳送,範圍5000米,使用后戒指永久損壞,不可修復。下一秒天堂,或者下一秒地獄…….」

傳送帶來的失重感消失。楊泗維急忙睜眼一看,身後僅剩的三名隊員和他一起,已經出現在了海灘附近。黑霧形成的屏障,就在他左側數百米的地方,宛若實質,包裹了整個天空和地面。

他長長吁了一口氣,在慶幸的同時,也感到頹然。蛇牙隊完了!13名主力隊員。除去留在海灘上的兩人,損失過半。身後的三人和自己一樣,身負重傷。

看著留在手中寶劍上那道漆黑如墨的血跡。回想之前的遭遇,只剩下一陣陣發自內心的恐懼。那是一群殺不死的惡鬼!他們數量眾多,在黑霧中,他們無所不能!

而這一切,都是因為那個姓周的小子!他眯著雙眼,兇狠的目光注視著遠處的海灘。由恐懼和怒火交織成的殺意在胸中沸騰。

他必須死!為了自己承受的這一切,必須付出生命作為代價!

一名契約者沿著隊伍後方悄悄的向周啟跑了過來。

「隊長要和你通話。」同為華夏人,他看著周啟,凌厲的眼神中多了幾分認可和暖意。

「我是付雲生,敵人已經被我們拖住!你和留下的人必須想辦法破壞那幾艘船!」通話頻道中,槍聲大作,爆炸聲不斷!

周啟看著黑霧籠罩的斷崖,陣陣隨著槍炮聲亮起的火光在他的眸中閃過。他微微向來人點了點頭,握緊手中的闊劍,轉身奔入了黑暗。 就在波斯人再次發起進攻的時候。幾道身影,在夜色的掩護下,悄然離開了希臘人的隊伍。奔向西側的海岸線。

周啟看著正前方夏若冰貓兒一般靈活的身影,嘴角露出一絲苦笑。貌似這彪悍的女人自顧自的宣布了對自己的主權后,就像護犢的母獅子一樣,時刻不離自己的左右。加上她,匯同銀狐戰隊剩下的兩名隊員,還有其他的三名契約者。他們此行一共7人。

奔行中的夏若冰突然停下了身影,從背上取下了那柄造型狂野的大砍刀。

隨著她的動作,臨時小隊,在她身後停了下來。

循著前進的方向,月光下,依稀可以看見,前方的海岸線附近波斯士兵的身影。除此之外,還有幾頭野獸,在周圍不停的巡弋。它們眼中慘碧色的幽光在黑暗中隱約閃現。

大約千人左右的一個重裝步兵方陣駐守在這裡。

除卻位於丘陵一側的斷崖。這是通往西側海岸線的唯一通道。同時也是這條通道最狹窄的咽喉所在。

雖然在出發前,對這一切早有預料。可是當親眼看到前行的唯一道路被封鎖之後,所有人的臉上,都露出了幾分沉重。

憑藉希臘軍隊在正面迎敵,強大的契約者可以發揮自己的特長,或使用遠超這個時代的武器,大量殺傷敵人。可失去了數量上的屏障,面對波斯人武裝到牙齒的重裝步兵,僅僅憑藉他們7人,衝上去無疑等於主動找死。

「現在怎麼辦?」幾人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一名契約者低聲問道。口氣中明顯多了幾分猶豫。

「哼!還能怎麼辦?自然是衝過去干他爹的!」夏若冰輕哼一聲,手掌輕輕撫過刀鋒,白皙而纖細的手指,用力握住了刀柄。

周啟的嘴角微微抽了抽,低頭思索了片刻。

「你們身上誰有加移動速度的道具?」

「我這兒有一瓶敏捷藥劑。」一名契約者說著,從紋章空間里拿出一瓶閃耀著綠色魔法光芒的藥劑。

「敏捷藥劑,物品等級藍色精銳。使用后臨時增加5點敏捷,作用時間1個小時。記得別把它和毒藥放在一起……」

周啟之前在市場上看到過有賣。臨時加成屬性的藥劑,不同於商店出售的回復藥劑,屬於稀缺道具。價格至少都在1500點以上。

「敏捷藥劑作價2000點,交易給我。你們6個人掩護我衝過去。」

「不行!要去也是姐姐我去。」夏若冰瞪了周啟一眼,手中多了一個銀色匕首型的徽章。

「逃脫匕首,物品等級金色稀有。裝備位置飾品。佩帶者可使用一次閃爍技能,脫離戰鬥。有效範圍200米。冷卻時間12小時。這是一件強大的魔法裝備,使用時請注意周圍的地形……..」

好東西!看來這女人之前果然去的是魔獸爭霸的任務世界。除了學習到獸人劍聖的劍刃風暴之外,還拿到了逃脫匕首這樣變態的保命道具。

「還是我去吧,別忘了,我會治療術。」說著,他交易了2000點,拿過了敏捷藥劑。

「且!什麼時候奶爸也那麼牛逼了。接著!記得還我!」夏若冰把手裡的徽章扔了過來。

周啟一把接住,抓在手裡。莫名的心中感到一絲暖意。

「待會兒別硬拼,瞅准機會就把波斯人往希臘軍隊那邊引。」他這話表面上是對著幾人一起說的,說話時,眼睛卻不經意的在夏若冰身上停留了一會兒。

「呯」巴雷特狙擊槍沉悶的聲音在夜空中響起。一頭猛獸碩大的頭顱彷彿被卡車碾過的西瓜,猛的炸開。

緊接著,幾枚手雷劃過夜空,在波斯人的隊列中發生了爆炸。掀起大片的熱浪和屍體。

在夏若冰率先開火之後,其他幾名契約者也紛紛施展出自己的手段。

周啟藏身在靠近西側的一塊礁石背後,等待著機會。他看到,駐守的波斯人的隊列開始移動,幾隊重裝步兵脫離了方陣,向著側面包圍了過來。

還不夠!這樣無法完全吸引整個步兵方陣。

就在這時,一名契約者,戀戀不捨的撕裂了手中的一張捲軸。隨著強烈的魔法波動,一顆顆碗口大小的火球,連綿不斷的從他手中飛出。分散著落在波斯人的方陣里。散發著高溫的劇烈爆炸,瞬間帶走了數十條生命。

明亮的火光,同時暴露了他們的位置。

這下,原本波瀾不驚的方陣,就像被捅了的馬蜂窩一般,大票的士兵,踩著隆隆的腳步,從隊列中沖了出來。

「機會!就是現在!」周啟果斷的喝下敏捷藥劑。瞬間,他只覺腳下一輕。緊接著,他從藏身的礁石后閃電般躍出。目標直指通道露出的空檔!

貼著波斯人的側翼,周啟在高達15點的敏捷支持下,風一般掠過。

按照他之前的身體素質來看,在現實世界中,3點敏捷,屬於普通人的平均水準。如果一個人跑完百米用時需要15秒的話,而他完成百米衝刺,僅僅需要3秒的時間。數據化的身體,在任務中,讓他不會感到疲倦。幾乎可以無限保持極限的速度和力量爆發。

僅在霎那間,他已經躲過了波斯人追擊而出的主力。而此刻,擋在前方道路的上的敵人,僅有百人。

就在快速接近敵人的瞬間,周啟雙腳用力一蹬地面,高高躍起!從下方士兵的頭頂上縱身越過!他在空中揮舞著雙手,努力保持著平衡。嘴角閃過一絲微笑。他成功了!在幾名隊友的支持下,他異常輕鬆的穿越了波斯人的防線!

隨著雙腳接觸到地面,周啟一團身,狼狽的在地面上一連串的翻滾。抵消了落地時強大的衝擊力。隨後他站起身,回頭看了一眼身後追擊而來的波斯人,呸的一聲,吐出嘴裡的沙粒。轉身向前跑去。

夏若冰手拄刀柄,大量的波斯士兵已然近在眼前。一雙靈動的眸子,注視著遠處正步入黑暗的周啟。

「臭小子,記得給老娘活著回來!」她口中喃喃自語。下一刻,她橫握著手中的巨刃沖向了敵群。

冰涼的海水,帶著陣陣的浪涌包裹著他的身體。海灘盡頭被一片黑霧籠罩。周啟淌著水步入大海。憑藉臨時加成的速度,他向著記憶中架橋帆船所在的位置,快速的游去。

自小在鎮門口的小溪中習得的水性,讓身處水中的他,此刻彷彿一條游魚,靈活的在浪里翻騰。

寬闊的海面上,在月光的反射之下,他模糊的看到,前方大約2海里的位置,幾艘船影帶著滿船的燈火,已經出現在他的視野中。

他奮力的划著水,距離目標越來越近。

這時,他借著火光清楚的看到,帆船已經在在斷崖下方靠岸。五根粗大的鐵鏈,自對面的海峽一直延伸到船尾。一群波斯人的工匠和奴隸,正忙碌的在甲板上作業。船頭位置正對著籠罩在黑霧的斷崖。

斷崖下面的海灘燈火如晝。幾根數人合抱粗的鐵柱,不知何時,被整齊排成一排的固定在地面上。

如果完成了鐵鏈的連接,那麼波斯人只需要在上面鋪設好木板,很快就可以搭建成一條跨越兩岸的索橋!那時,他們將不再受制於船隻的運輸限制,大量的波斯軍隊將通過這條堪稱奇迹的通道,蜂擁而至。這對於契約者而言,完全是個災難!

要知道!僅僅是兩波軍隊,就已經讓契約者的力量捉襟見肘,甚至出現了傷亡。

周啟放緩了速度,小心的接近帆船。

僅僅憑藉手中的闊劍,以目前的力量。他根本無法對堅固的船體造成傷害。

他必須到船上尋找機會。

顯然,他的運氣還算不錯,船舷的一側,垂掛著幾條粗繩結成的舷梯。在舷梯的盡頭,固定著幾艘逃生用的小船。

周啟沿著繩梯狸貓似的向上攀爬。在繩梯的頂端,他借著救生艇的掩護,小心的觀察著甲板上的環境。除了大量的工匠和奴隸之外,甲板上還有數名身後背著狹長的彎刀,臉上覆蓋著銀色面具的武士來回的巡邏。

周啟的目光一縮。他注意到這些士兵的手!那根本不是人類的手掌。確切的來說,更像電影中狼人的利爪。

不管他們是什麼!毫無疑問,這是一群危險的傢伙。

在他右側大約20米的位置,兩名武士身後,守衛著通往船艙的入口。在紋章空間里,他只有10顆用血腥點臨時換來的手雷。想要把全部船隻炸毀的話,根本不現實。

隨著目光的推移,周啟的呼吸瞬間加快了幾分。他看到,在船艙入口後面,矗立著一個碩大的絞盤!粗大的鐵鏈順著絞盤,延伸到遠處!

「對啊!只要毀掉絞盤,讓鐵鏈自然沉到海里,那麼波斯人在短時間內,根本無法在通過這個方法架設索橋!」

周啟仔細思索著自己的想法。

隨即心頭一定,這或許是目前來講,最可行的方法!

這時,一股莫名的危機,突然在他的心頭湧現!周啟幾乎沒有進行思考,合身往甲板上一撲!

耳畔一陣刀鋒撕裂空氣的風聲掠過,他感到左側肩膀處一涼,緊接著一陣鑽心般的劇痛傳來。

自己的行動暴露了! 身體落在甲板的瞬間,兩道刀風,帶著森冷的殺意,迎頭斬下。匆忙中,周啟只來得及召出闊劍,單手一橫,護住頭臉。

隨著兩聲清脆的金屬撞擊聲。他只覺手臂往下一沉。

「力量至少10點!」在訓練場中與騎士交手的經驗告訴他。

他無暇做出反擊,強忍左肩傳來的劇痛。就地一滾。背靠船舷起身站定。

前方,5名面帶銀色面具的武士,已經將他圍住。

周啟心中升起一絲后怕,要不是敏捷藥劑臨時提升的5點屬性,剛才那一下偷襲,加上後來的圍攻,估計自己這條命就交代在這裡了。

還未等他驚魂落定,10柄狹長的彎刀,在空中交織成一片密集的刀網,絲毫不給他任何喘息的機會,當頭罩下。周啟猛的向右一個側步,躲開了最左面的攻擊,闊劍反手一記橫掃,奮力磕飛右側襲來的6柄彎刀。同時,他左手火光閃現,二級引燃火焰噴出的烈火,吞沒了前方敵人的身體。

這時,一道冰冷的刀鋒,斜斜砍中他的左胸,鋒利的刃口,破開了他身上的皮甲,沿著胸口一直到小腹,割裂出一道一尺多長的傷口。他最終還是沒能完全避開所有的攻擊。翻卷的皮肉中,鮮血汩汩而出。這一下,幾乎將他開膛破肚!

傷口傳來的強烈刺痛,使得他發出一聲慘叫。整個人幾乎陷入了昏迷。

敵人凄厲的慘號聲,和火焰灼燒血肉發出的惡臭,刺激著他的神經。他睜開自己被額頭如瀑的冷汗迷濛的雙眼。勉強用闊劍單手拄地,支撐住搖搖欲墜的身體。

5名兇狠的敵人,渾身被烈焰包裹,強悍的生命力支撐著他們在地上不停的來回翻滾,試圖撲滅身上的火焰。其中一名武士,竟然不顧身上的火勢,手中依然雙持著彎刀,一步步向他逼近。整個人看起來就像一支蹣跚前行的巨大火把。

就在那要命的彎刀高高揚起的瞬間,周啟拼盡全身力氣,一腳踹出。巨大的力量,將這悍不畏死的敵人遠遠踢飛,落在數米外的甲板上。

「契約者編號5106殺死幽冥武士,獲得血腥點200點……」

接連不斷的5聲提示聲在腦海中響起。

「原來這些傢伙就是幽冥武士!」

他突然想起,在歷史上波斯大帝薛西斯手下有一支百戰百勝的御林軍,軍隊名稱就叫做幽冥軍團!看來為了順利打開通道,波斯人派出了自己最精銳的部隊。或許,自己說不定能有幸能碰到這位歷史上最具野心的帝王。好吧!但願自己想多了。

周啟渾身虛弱的倒在甲板上。早已被海水浸透的身上,汗出如雨。他虛弱的抬起左手,儘力的壓榨出體內一絲殘餘的力量。給自己釋放了一個回復聖言。

突如其來的戰鬥,只發生在短短的瞬間。這時,他看到,遠處海灘上,數十個靈活的身影,正向他所在的船隻,閃電般奔來。

隨著回復聖言發生作用,周啟連忙從紋章中取出一瓶微量恢復藥劑,捏著鼻子灌下。他低頭一看,猙獰的傷口已經開始復原。

來不及等到自己的狀態回復到全滿。

周啟取出3顆手雷,鬆開保險,奮力的扔向絞盤。同時,身體向著相反的方向縱身撲了過去。

「轟」隨著三聲雷鳴般的爆炸聲響過。固定絞盤的底座被炸的稀爛。

沉重的鐵鏈拖曳之下,被炸斷的絞盤一路掀起大量破碎的甲板,撞碎了船尾的船舷,噗通一聲墜入大海。

周啟心頭一定。幾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是自己造成的。

曾幾何時。自己從一個塵世間普通的凡人,搖身一變,擁有了常人難以企及的強大力量。

現實的殘酷,並沒有留給他時間享受心中的喜悅與自豪。

還有四艘船需要破壞!

甲板上早已被戰鬥驚呆的工匠和奴隸,在手雷爆炸之後,陷入了混亂和恐慌。

他們呼喊著向著船頭的舷梯倉惶逃竄。數百人在狹窄的舷梯處,造成了巨大的擁堵。不少人甚至直接跳入海中。

可以輕易摧毀絞盤的魔法,被利刃破口開,還能迅速復原的身體。召喚出神火殺死他們眼中不可戰勝的幽冥武士!這是希臘人信奉的諸神降下的懲罰嗎!

幾乎沒有人對此懷疑!

這樣一來,通往甲板的道路被逃散的人群完全堵死,這也同時為周啟贏得了寶貴的時間。

他環目四周,只見架橋的5艘帆船沿著海岸線,並排停靠在一起,船與船之間大約有一個籃球場大小的間隔。

周啟抬頭看了眼高聳的船桅。心中已有了計劃。

翻手收起了闊劍。他雙手抓住升帆用的纜繩。奮力開始攀爬!

這時,幽冥軍團的武士,已經靠近了帆船。

當先兩名幽冥武士,抽出背上的彎刀。對著舷梯上擁堵的人群開始大開殺戒!

鮮血,殘肢,和碎肉在他們的刀鋒中盡情飛舞。

大量的波斯工匠和奴隸,看到同伴血肉模糊,聽到他們臨死前凄慘的嚎叫。尖叫著紛紛向後躲閃。

在舷梯通暢之後,大群幽冥武士,踩著滿是鮮血和屍體鋪就的道路,湧上了船頭。他們展開身形。一個個宛若猿猴一般縱身躍上船桅,緊追在周啟身後!

眼看敵人迅速逼近的身影,周啟一咬牙,單手握住一根纜繩,右手闊劍一揮,斬斷了下方的連接。

沿著纜繩傾斜的角度,他雙腳在厚實的帆布上一陣疾跑!接著雙腿用力一蹬!

幾乎是踩著緊追不捨的幽冥武士的頭頂,他口中哇哇大叫著!整個人如空中飛人一般劃過夜空!落向緊鄰的第二艘船。

西側海灘上,夏若冰揮刀發出一個裂地斬。籠罩了前方逼近的敵人。

強大的技能之下,數名重裝步兵被呼嘯的刀氣劈得四分五裂。

然而,在解決掉貼身的敵人之後,也使得她的大腿上又添了一條新的傷口。

「真他爹的見鬼!」夏若冰暗罵一聲。看著前赴後繼撲來的敵人。碎玉般的貝齒,緊緊咬住鮮艷的紅唇。

劍刃風暴雖然威力強大,可是冷卻時間卻長達24小時。這時根本無法動用。無奈之下,她只能使用普通攻擊配合5分鐘發動一次的裂地斬,憑藉自己強化后的屬性,儘力的和敵人周旋。

夏若冰取出一瓶恢復藥劑。掙扎了一番,還是苦著臉一口喝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