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芊芊遲疑間左肩挨了一槍。

挨了一槍之後,傅芊芊迅速躲到了一旁的牆壁後方。

躲?

這裡全部都是她的人,她還能躲到哪裡去?

白蔻嗤笑著舉槍朝傅芊芊走去,眼睛向自己的手下示意著,然後他們同時朝傅芊芊所在的位置圍攏過去。 就在黑鷹突擊隊的人即將把傅芊芊包圍起來的時候,一道身影突然從地上滾出來,伴隨著無數道銀光閃過,幾名黑鷹突擊隊的隊員,全部被傅芊芊手中暗器的銀針射中。

看到銀光閃過的瞬間,白蔻大聲喝道:「全部小心!」

但是,當她喊出這句話的時候已經遲了,已經有數名隊員都中了招,然後軟軟的倒了下去。

見傅芊芊出現了,白蔻立刻舉槍再一次朝傅芊芊射擊。

「傅芊芊,你死吧!」

槍聲不斷的在傅芊芊的身側響起,而傅芊芊的身體在地上滾了一圈之後,便又滾到了一處斷牆處。

白蔻咬牙切齒的看著傅芊芊。

死到臨頭了,傅芊芊居然還在躲,多此一舉,果然是一條九尾狐。

可是她傅芊芊就算是九條命,她今天也要把傅芊芊的命留在這裡。

白蔻的眼下再給自己的手下使了一個眼色,讓他們與自己一起合力包圍傅芊芊。

其他的隊員皆有些發怵,但礙於白蔻的淫威,他們不得不再一次朝傅芊芊而去。

傅芊芊如法炮製,再一次朝幾名隊員射出了銀針,黑鷹突擊隊隊員又幾人倒了下去,而傅芊芊便趁機逃到了另一個位置。

白蔻氣的簡直要跳腳。

當傅芊芊再一次出現,打算使用同樣的方法時,白蔻直接朝傅芊芊即將會滾過的地方射擊。

然而,這一次,傅芊芊並沒有再一次滾過去,而是探出頭,朝隊員直射。

再倒了幾個人后,傅芊芊再一次躲了起來。

因為傅芊芊的連續出手,白蔻的手下已經去了一大半。

白蔻氣急了。

看著手下手裡的機關炮,一把奪了過來,然後便朝傅芊芊所在的位置射去,伴隨著一陣粉塵煙起,傅芊芊所躲的那堵牆一下子被炸開。

當白蔻將傅芊芊所在的位置炸成了廢墟,白蔻心裡興奮的想著,這下傅芊芊總該被炸死了吧?

神醫丑妃:誤惹妖孽邪王 可等粉塵煙消散白蔻發現,剛才的那個位置已經空了,並沒有傅芊芊的蹤影。

可惡,又被她逃了!

而且,因為剛剛的粉塵煙太濃,看不清四周的環境,這會兒,傅芊芊已經不知道逃到了哪裡。

白蔻的心一陣突突直跳。

她握緊了手裡的槍:「所有人戒備,防止傅芊芊偷襲!」

現在的傅芊芊在暗,白蔻等人在明,所以,想抓傅芊芊的難度便增加了。

現在,白蔻已經開始後悔,她剛開始就該直接殺死傅芊芊,而不是應該折磨她的,否則,傅芊芊怎麼可能還會在她的面前蹦噠?

在白蔻懊惱的時候,黑鷹突擊隊的成員還在不斷的倒下。

每一次要發現傅芊芊的時候,傅芊芊的身影就如幽靈般又不見了。

末了,白蔻手下的隊員就只剩下了兩人。

突然,白蔻眼尖的看到某一個牆角處有一些血跡。

那是……傅芊芊的血跡。

白蔻的眼中閃過精芒,然後,在傅芊芊再一次出來的時候,立刻射擊。

傅芊芊的手臂再一次被射中,不得不重新躲了回去。

而這一次,傅芊芊已經將最後剩下的兩名隊員擊倒在地。

白蔻知道傅芊芊的手臂又受了傷,牆角有血滴了出來,白蔻迅速朝牆後走去。

傅芊芊趁著白蔻驟然出現,迅速朝白蔻揮刀,白蔻未及躲開,肩膀猝不及防的被傅芊芊的刀子劃破了一道口子。

白蔻再一次朝傅芊芊舉槍,傅芊芊迅速將刀子變成麻醉槍,射向了白蔻的手腕。

白蔻的手迅速軟了下來,手裡的槍也掉到了地上。

白蔻滿臉含恨的傅芊芊,身體躺然的跪在了傅芊芊的面前。

此時的傅芊芊也是渾身虛弱的靠在了牆邊。

「我……我不能倒下,不能……」白蔻努力控制住自己的身體,不讓自己倒下,一臉憤恨的看著傅芊芊:「我……我要殺了你,要殺了你。」

傅芊芊將手裡的麻醉槍變成了匕首,目光失望的看著白蔻:「白蔻,我這輩子最後悔的,就是認識了你,將你帶到了孤兒院,和你成為了姐妹,希望我們……下輩子,不要再見!」

說罷,傅芊芊看著面前的白蔻,狠狠的將刀子插進了白蔻的左心臟,刀身沒進了白蔻的心口。

白蔻不敢置信的看著沒進自己身體里的刀子,以及身體不斷湧出的鮮血,她眼中帶著不甘的倒了下去。

看著白蔻倒下去,傅芊芊感覺到自己身體里的力量也在一點一點的消失。

就在剛才她躲避白蔻朝她射擊的機關炮時,她因為身上的槍傷躲閃的慢了一些,頭部受到了撞擊,意識當時便有些模糊,因為白蔻,她才堅持到現在。

白蔻死了,那個組織也受到重創,她就算現在死了,在地下也能有臉看到她的那些兄弟姐妹們了,只是……

如果她現在死了,裴燁一定會難過吧?

可是她現在好累啊。

在她意識模糊之前,她的眼前好似浮現了一個焦促的人影。

是誰呢?可是,她已經沒有力氣睜開眼睛看清楚了。



當裴燁趕到希望孤兒院廢墟的時候,看到的只是滿地倒下的昏迷的黑鷹突擊隊隊員,還有滿地的鮮血。

「芊芊,芊芊……」裴燁大聲朝四周喊道。

四周荒草戚戚,回答裴燁的就只有一陣陣冷風。

得不到傅芊芊的回答,裴燁的心裡緊張極了,不斷的在四周尋找。

不一會兒,裴家護衛隊的人也趕到了,他們和裴燁一起不停的尋找著傅芊芊的身體。

但是,他們將整個希望孤兒院的廢墟全部翻遍了,也沒有找到傅芊芊。

找了好一會兒之後,石橋突然喊道:「少爺!」

裴燁忙往石橋的方向趕去。

「怎麼樣?是不是找到芊芊了?」

石橋的手裡拿著一把匕首:「不是,少爺,我找到了這個!」

說罷,石橋將匕首交給了裴燁。

這匕首……是他給傅芊芊的定情信物,現在……信物在這裡,她人卻不見了。

裴燁將匕首拿在手裡,眼睛死死的盯著手裡的匕首,在匕首的刀柄和刀身上面均沾滿了鮮紅的血液。

傅芊芊受傷了,從地上的痕迹來看,傅芊芊曾經在這裡躲藏過,但是,地上也流著大量的鮮血,現在她人已經不在這裡,受了那麼重的傷,她能去哪裡。

「白蔻找到了嗎?」裴燁又問。

「也沒有!」

「找,再繼續找。」裴燁握緊了手中的匕首咬牙切齒:「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裴燁帶人在孤兒院的廢墟中,整整找了兩個小時,也沒有找到白蔻和傅芊芊倆人,與此同時,裴燁用自己的方法,全城搜索白蔻和傅芊芊的蹤跡。

可是,這兩個人好似人間蒸發了一般,整個雲城市的天眼,都沒有發現兩個人的身影。

下午兩點鐘,裴燁還站在孤兒院的廢墟外,讓人不停的對孤兒院進行翻找。

他不相信,一個人會這樣突然憑空消失。

孤兒院廢墟外的監控,並沒有發現有任何人靠近過這裡,就說明,白蔻和傅芊芊他們有可能還在這廢墟中。

裴燁帶來的人將廢墟翻了一個底朝天,甚至找了挖掘機將孤兒院翻了一遍。

石橋滿身泥污的走到裴燁面前,不敢去看裴燁的臉:「少爺,整個孤兒院都搜遍了,依然找不到少夫人和白蔻!」

裴燁的臉因為石橋的這句話,又緊繃了幾分,他握緊的手背和額頭,青筋根根暴突,此時的裴燁,情緒已經累積到了一種程度。

「黑鷹突擊隊的人呢?問出什麼沒有?」

「最後一個昏過去的人說……」石橋的聲音更低了:「少夫人在與白蔻最後對陣之前,少夫人的身上中了四槍,其中,腹部有一槍是致命傷!」

當石橋說到這句話的時候,裴燁的雙手握的更緊,一雙眼猩紅無比,裡面濃濃的火焰在燃燒著。

四槍!

知道後面的話裴燁可能不想聽,所以,石橋便沒有再說下去。

裴燁微眯著眼,從齒縫中擠出三個字:「繼續說!」

石橋偷瞄了一眼裴燁的臉,然後才繼續開口:「黑鷹突擊隊的人說,少夫人那時候身受重傷,整個人已經無法再反擊,所以……凶多吉少!」

凶多吉少!

裴燁目眥盡裂:「給我殺了所有黑鷹突擊隊的人!」

王安陽在旁邊聽到了裴燁的話,趕緊向裴燁求饒:「裴總,不可,那些黑鷹突擊隊的人,也只是聽從白蔻的命令,他們並不知曉自己做的事情是錯的,聽命做事,這是軍人的本分,更何況……其中還有一部分人曾經是隊長的手下,如果隊長泉下有知的話,也絕不會希望你傷害他們!」

裴燁凌厲的眸射向王安陽:「芊芊她還活著,她沒有死!」

王安陽的心裡驚了一下,感覺到裴燁的怒火,趕緊改口:「是是是,隊長她還沒死,但是,裴總,如果隊長回來之後,發現你將她曾經的戰友殺掉了,她會有多難過,就憑她拼得身受重傷,也沒捨得讓黑鷹突擊隊的隊員死亡一個,就已經代表了隊長的心,所以,裴總,請您三思!」

石橋面帶希望的看著裴燁。

只見,裴燁閉上雙眼思索著。

好一會兒之後,裴燁才緩緩的睜開了眼下,但是,裡面的殺氣已經減少了許多。

「好,我不殺他們,但是,他們必須要得到應有的懲罰!」

王安陽鬆了口氣:「裴總放心,我會將這件事稟告給軍方,將他們交給軍事法庭處理。」

聽王安陽這麼說,裴燁額頭的青筋也消退了幾分。

「但是,白蔻這個人,必須要交給我處置!」

王安陽點頭:「可以,如果我們找到了她,一定會把她送到你的面前!」

裴燁沒有說話,但是,他這樣的反應,相當於默認。

裴燁手中傅芊芊留在車上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那是裴燁從一輛車上找到之後,幫傅芊芊開的機。

他怕傅芊芊記不住他的號碼,打這個手機來找他。

裴燁立刻便拿起手機,看也不看手機一眼,便直接接聽了起來。

「芊芊,是你嗎?」裴燁急迫的喊道。

電話里傳來傅老爺子的聲音:「咦,小燁,是你啊,這不是芊芊的手機嗎?怎麼是你接的電話?」

聽到傅老爺子的聲音,裴燁的臉上頓時露出了失望來。

「爺爺。」裴燁淡淡的喚了一聲。

傅老爺子趕緊開口說:「小燁,現在芊芊是不是跟你在一起?」

裴燁的眸子動了一下:「沒有!」

「這孩子,我今天上午給她打電話,她說好了中午回來吃我給她親手做的糖醋排骨,結果,到現在也沒有回來,也不給我打個電話,她也從來沒有這麼不守約過。」傅老爺子吐槽過便又問:「小燁,你真不知道她去了哪裡嗎?」

裴燁輕道:「她說她暫時有事,暫時無法回家。」

「有什麼事也不跟我打他電話,手機也不拿,這孩子,等她回來了,我一定好好的教訓她一頓。」

裴燁的心記佛被針扎了般的疼:「好。」

「行了,小燁,你忙吧,我就先掛了,我得先把排骨放在冰箱里,等她回來了給她熱著吃!」

說完,傅老爺子便把手機掛掉了。

看著手裡已經被掛掉的手機,裴燁的眸子微動。

芊芊……現在所有人都在擔心你,期盼著你回來,所以,你一定會平安的,對吧?



當天下午,白夫人和白瑞母子倆被白蔻的手下出賣,被裴燁的人找到。

隨後,白夫人將手上白蔻縱火燒希望孤兒院的照片拿了出來,並說出自己指使白蔻殺裴燁的事實。

千億影帝,惹不起! 而在平湖秋葉參與對付恐襲組織的黑鷹突擊隊隊員,確認白蔻並沒有去平湖秋葉平恐,被黑鷹突擊隊活捉的恐襲成員更是吐出,白蔻與恐襲組織勾結,意圖借刀殺人,殺掉裴燁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