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就是阿灰帶他們走進血殿的山洞。

黃月如怔了怔,眼眸中突然湧出淚水,嗚咽著沖向陸仁,兩個人緊緊抱在一起,阿灰在一旁著急的往上跳,被陸仁一腳踹的遠遠的。

微風拂面,樹木蔥鬱,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

陸仁帶著黃月如,身後跟著委屈的阿灰,他們穿過山洞,回到涇水鎮。

整個涇水鎮靜悄悄的,再沒有一絲血腥的氣氛。

斷壁殘垣此時看起來是那麼的和藹可親,山林里的古樹看起來是那麼碧綠如畫。

「咦,不對……」

黃月如怔住說道。

陸仁眼角一跳,剛剛才感受到劫後餘生的喜悅,這個時候可千萬不能再出什麼幺蛾子了。

「你看……」

黃月如感受了一下體內的氣息,伸出手掌,掌心朝上,不一會兒,一座縮小版的魔神像出現在她的手心。

「這是?」陸仁眉頭一皺:「通靈法寶?」

只有通靈法寶能這般隨心所欲的召喚出來,通靈法寶與血脈相連,存於體內,只有得到召喚,方才會出現在別人面前。

「好像是,就是不知道有什麼用。」黃月如想了想,一時毫無頭緒。

「不管如何,這也算是你這次的收穫,至於用法以後慢慢琢磨吧。」陸仁笑道。

只是有些鬱悶。

明明是他帶著黃月如進的魔神像秘境,結果自己一無所獲,難道是因為最後接觸石像找到開啟石像秘密的人才能獲得這個魔神像的通靈法寶。

這可是魔神像啊……

天下無數人搶破頭都要得到的東西。

陸仁想到這猛地一凜:「關於魔神像通靈法寶的秘密,千萬不能泄露出去……包括你的父親……」

黃月如怔了怔。

點點頭。

她看向陸仁的目光中多了一絲信任。

陸仁他雖說有那麼一丁點的鬱悶,但是相比能活下來,倒是不在意這種東西,畢竟他對這個世界的實力並沒有那麼熱衷,這段時間他也算是看透了,在那些大佬的面前,他這種人的性命並不值錢,在這個世界過日子,要麼得過且過,要麼就修鍊到所有人都打不過你的程度。

冰鎮楊梅蜜桃凍 陸仁怎麼想,都覺得第二種對他來說難了一些。

不過總要試試,最起碼自己還有一個金手指不是嗎?

這麼久過去了,他媽的要不是這會兒,都差點忘了自己還有金手指這件事。

魔神像的通靈法寶又如何,難道還能比我的金手指更牛掰?

霸總敲到麻袋 他們倆決定儘快離開涇水鎮,找個地方吃點東西才是最要緊的事情。

疾風勁草,半日顛簸。

逼婚,總裁乖乖就範 兩人終於來到了附近最近的城市,閩西城。

便是鬼氏三兄弟的家。

只是不知道是時過境遷,他們三人所在的王家還在不在閩西城。

陸仁與黃月如來到一家二葷鋪坐了下來。

二葷鋪是窮人吃飯的地方,主要是一些苦力,人家到了飯點,累的夠嗆,進去吃頓便宜飯,管飽就成,不講究別的。

裡面主要是一些粗糧飯菜,爛糊面,南瓜托餅,只要能吃飽就行。

他們倆也沒辦法,搜遍了全身上下,愣是只找到幾個銅板,連個銀渣子都沒見到,就這銅板還是陸仁系在腰上的銅錢串上拆下來的。

兩人要了兩碗爛糊面,一頓狼吞虎咽。

吃到一半,陸仁方才想起,「壞了,這麼多天沒吃飯,這一下吃成這樣,只怕要吃壞肚子……」

「你怎麼不吃了?」黃月如抬起頭,嘴角還沾著麵條,臉上也有了幾分紅暈。

「……少吃一點吧,我怕吃壞了肚子。」陸仁如實相告。

黃月如慌了一下:「啊……」

陸仁急忙問道:「怎麼了?」

「我,我吃完了……」

風兒吹亂了她的髮絲,也吹起她心頭的羞赧。

夜漸漸深了。

閩西城的一間酒樓後院……的茅房裡,傳來黃月如羞澀的聲音:「你走遠點,再遠一點,太近了……」

他們倆哪有錢來住酒樓,蹭個茅房而已。

陸仁估計黃月如是擔心他聽到什麼不該聽到的聲音,才把他趕的遠遠的,所以他直接走到對面的涼亭下。

「你回來……」黃月如又喊道。

陸仁無奈,走了回去:「又怎麼了?」

「你走的太遠了,萬一有別人過來怎麼辦……」

「……」

上個茅房還這麼麻煩,還要把握好距離。

你丫一個修士高手,還怕這些?

陸仁只能找到一個差不多距離的石頭坐了下來,他想起黃月如的修為似乎忽高忽低,下山的時候青玄明明說她是煉體境,可當燭龍拍過來的那一下,他明顯感覺到黃月如瞬間爆發的氣息是開竅境的實力。

現在又有了魔神像的通靈法寶,只怕實力更強了吧?

魔神像……

陸仁猛地想起一件事。

第一個夢境,他和林雪薇所困的石室里,那個二郎神的魔神像,似乎少了點什麼,少了……兵器?

對啊!

孫悟空的魔神像有如意金箍棒,那二郎神的三尖刀呢?

難道二郎神的三尖刀就是那間石室,甚至是得到那個魔神像通靈法寶的關鍵?

他突然覺得心潮澎湃起來。

「夢境準備完畢,是否進入夢境《鎖妖塔》,選擇【是/否】」

電子合成的聲音驀地在他腦海中響起。

陸仁怔了怔,夢境準備完了?

第三個夢境就要來了?

那也不能進啊,現在壓根沒睡覺,茅房裡還蹲著一個。

他嘆了口氣,知道現在一時半會可能不能進入夢境了,閑著無聊他翻起了自己的面板。

宿主:陸仁

境界:煉體境一重

武學:武學:《清心決》,《混元決》,《清風劍法》,《浣花劍訣》,《截天七劍第三式》,《雲天劍訣》,《天劫指》,《鬼氏毒典》,《亂披風刀法》

積分:615

道具:金瘡葯*1

不知道這次夢境會又什麼收貨。

他有點期待起來。

這時,茅房裡響起黃月如弱弱的聲音:「那個……沒紙了……」

(第二卷完)需要花點時間整理第三卷的故事,今天不更了可以嗎讀者老爺們。

《我只想安靜的做夢》請假 黃月如虛弱的從某個不可描述的地方走了出來。

她甚至覺得身上隱隱有一絲味道。

「喂……」她踢了一腳坐在石頭上發獃的陸仁,「天都黑了,晚上住哪?」

陸仁翻了個白眼,你問我,我問誰去?

最後一串銅錢都被你吃完浪費了,現在身無分文,住店是萬萬不敢住店的,兩人謝過客棧老闆,徑直來到城南的破城隍廟。

閩族多信姑婆祖,城隍這種神仙自然香火就差了許多,最後蓋這間城隍廟的道士連本都沒收回來,城隍廟也不要了,所以這間城隍廟一直荒廢了下來。

月光籠罩,兩人隨便找了點柴草鋪在地上。

或許是太累了,也或許是在陸仁身邊比較安心,反正沒一會兒,黃月如就沉沉睡去。

陸仁怔怔的坐在她的身旁,看了一眼視野上方的面板,上面顯示出這次的夢境:「是否進入夢魘《鎖妖塔》,選擇【是/否】」

鎖妖塔這個名字陸仁在小竹峰的藏書閣里曾經見到過。

「大周三年,妖族霍亂中土,千年蛇妖骨圖化作人形潛入朝天門,朝天門滿門盡亡。大周八年,骨圖被純陽宗所擒,封於鎖妖塔之下。」

看樣子鎖妖塔里都是妖了?

看樣子也不是一個簡單的任務啊,只怕進去又是生死未卜的夢魘,就不能給一個安安心心把積分賺到手的任務?

陸仁這麼多天的緊張情緒終於覺得有點累了,與其在現實中打生打死,不如去夢境中混混吧,反正就算在夢裡死了最多也就是醒過來。

呃……他猛然想起,會不會有醒不過來的可能?

應該不能,如果有的話,系統應該會提示什麼抹殺之類的,起碼在這個方面,他的這個系統還是比較友好和善的。

希望這個時候拍馬屁還來得及。

他的目光落向同伴選擇欄,一大堆名字看的他頭疼。

帶黃月如?

算了,這丫頭不夠給自己添亂的,滿嘴跑火車,沒一句實話。

帶林雪薇?

等以後有個好一點的夢再說吧,這種一看就是噩夢的事情就別給她添麻煩了。

他認真的想了想,

既然是去鎖妖塔,還是帶上白芊楚吧,起碼她對妖族的了解多一點。

也不知道裡面到底是個什麼情況,會不會是有很多各種各樣的妖怪,哎,想想做夢還這麼心累,都有點不想進入夢境了。

道具欄還有上次買的金瘡葯,嗯,希望用不上。

好貴的說。

他把白芊楚和金瘡葯都點了選擇,然後便沉沉睡了過去。

……

「即將進入夢境《鎖妖塔》……」

【鎖妖塔乃純陽宗至寶,共有十四層,但是這個世界的人只進過第一層,就是兩千五百年前,蛇妖骨圖被鎮壓進去的時候。】

【蛇妖骨圖被鎮壓在第一層,宿主與同伴降臨第十四層……】

【任務:找到骨圖。】

【任務難度:二級。】

這個任務……陸仁遲疑了一下,有點像是闖關遊戲啊?

也就是自己需要從第十四層,爬到第一層,找到骨圖,看起來很簡單,可是任務BGM里也明確說明了,沒人知道一層以上到底有些什麼。

未知的東西才是最恐怖的。

哎……

陸仁嘆了口氣,睜開了眼睛,一個紫色的身影映入他的眼帘,正是白芊楚。

白芊楚笑吟吟的看著他:「這次又是做夢?」

陸仁點點頭。

白芊楚翻了個白眼:「下次麻煩你能不能換個人……」

陸仁攤攤手,表示很無奈。

有時候真的不是專門逮著一隻羊去薅羊毛,只是沒辦法,看到鎖妖塔任務這個名字后,選人的時候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她。

「這次你又有什麼任務?」白芊楚輕車熟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