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山寺,後殿之中。

金山上人目光炯炯地看著面前的水幕。

但是,他的目光方向不是半空之間的江南王,而是在場下的幽冥。

江南城一戰,轟動天下,不知道有多少的人,剛過各種各樣的手段傳播。

金山上人也不例外,在關注著戰況。

他怔怔地看著,一動也不動,直到幽冥消失在水幕之中,他的目光才離開。

他身影一晃,身體已經離開大殿,來到金山寺的寺頂,看著半空,良久無言。

……

葉雄恢復正常大小,目光朝下面一看,頓時眼神一亮。

他嗖的一下飛過去,從地上撿起一柄斷劍,赫然是他夢寐以求的五行劍剩下的半截斷劍。

剛才幽冥將霍青化身幹掉之後,用冰碎化,他看到有什麼東西從她身上掉下來。

只是他當時沒想到,會是自己最想到得的那半截斷劍。

他不明白的是,這半截斷劍怎麼會在化身身上。

他哪裡知道,霍青之所以讓化身帶著這半截斷劍,是因為她還有一門壓箱神通需要這柄斷劍施展,只是她做夢都想不到,神通還沒施展出來,就不明不白地被殺死了。

葉雄欣喜若狂,連忙把斷劍收起來,放進儲物戒之中,這才朗聲說道:「給各位帶來驚嚇,真是抱歉了,麻煩都解決了,大家進去開始宴會吧!」

周圍的人,紛紛進入城主府,繼續接下來的流程。

葉雄來到幽冥的身邊,見她彷彿還沒回過神來,當下笑道:「怎麼樣,是不是被我的王者之氣給嚇到了?」

「王八之氣還差不多。」幽冥這才反應過來,回了一句。

就在這時候,突然一道人影飛快走過來,激動地說道:「表姐,你回來了,我想死你了。」

唐寧激動之下,整個人把她抱住,激動得聲音都變了。

(本章完) 幽冥正想發作,葉雄連忙用眼色暗示她。

她的身體是楊心怡的,不是她的。

幽冥最討厭這樣的場景,馬上閉上眼睛,跟楊心怡換了回來。

再一次睜開眼睛,神態完全變了。

「小寧,你來了。」

楊心怡激動地抱著唐寧,一雙眼睛望著葉雄,眼睛瞬間就濕了。

她的眼睛好像會說話一樣,每一次,無論相隔多久沒見,當葉雄看到她的眼睛的時候,所有的距離感都消失了,陌生感也消失了。

這是愛情,親情融合在一起的,就連血脈之情都沒辦法相比。

兒子女兒長大之後,是會離開的。

只有妻子,是相守一生的。

葉雄身邊有很多女人,比楊心怡漂亮的,強大的,有錢,都多。

但是有這種感覺的,唯有楊心怡一個。

他當下走過去,從側面將她們兩個摟住,三個享受著重逢的喜悅。

周圍人,特別是喜歡葉雄的女人,看到之後,都紛紛離開,受不了這溫馨的場面。

孤月,慕容如音,木婉靈,這個三女人,已經跟葉雄確定了關係的,個個都十分羨慕。

而另外幾個,沒有確定關係的,全都有些失落,紛紛離開。

半晌,三人這才鬆開手。

「表姐,我都想死你了。」唐寧嗚嗚道。

「我也是。」楊心怡喜極而泣,問道:「你什麼時候來的?」

「來了快一年了。」

「地球怎麼樣了,不凡現在應該十四歲了,不知道他怎麼樣了?」

來修真界之後,她一直都在算著時間,算到今天,已經來了十二年,上來時葉不凡應該才兩歲不到。

「這次事情一了,咱們就下界去看看不凡。」葉雄說道。

「好,我到時候跟幽冥商量一下。」

「幽冥是誰,為什麼要跟她商量?」唐寧不解地問。

「哦……她是守護傳送陣的,咱們回地球,要用到傳送陣。」葉雄搶先回道。

兩人聊了片刻,葉雄突然手指在半空之中虛划。

片刻之間,一個水鏡就出現了。

「老婆,看看咱們的兒子,現在多棒。」

水鏡上面,正是葉不凡參加學校運動的情景,當時的他,正全力衝刺一百米,最後得到了冠軍。

「不凡都這麼大的。」楊心怡喜極而泣,幽幽道:「不知道他現在記不記得我。」

「你放心,不凡不但成績好,而且很懂事,很明事理,我跟他說,咱們在幫國家做事情,他覺得咱們的事業很偉大,很理解我們。」葉雄道。

「真希望能回去見見他們。」楊心怡激動地說道。

「這裡的事情一了,咱們就下界去,現在咱們身份不同了,下界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葉雄笑道:「幽冥她敢不同意,我就狠狠地揍她一頓。」

兩人閑聊片刻,然後就進裡面,開始舉行宴會。

這一次新城大典,可以說是曠世的,第一次把三界之中所有的大勢力聚集起,對三界的團結,有著非常大的作用,也這再一次殿定了江南王的地位。

葉雄進去之後,隨口跟幾個熟人寒磣之後,就帶著楊心怡,進入內殿。

何夢姬受傷,他一直都惦記在心上,分身下來,馬上就去詢問情況。

鳳凰,慕容如音在門口站著,兩人都十分焦急。

「夢姬情況怎麼樣了?」葉雄上前問。

「不知道,還在裡面救治著。」鳳凰回道。

葉雄輕聲推門進去,房間里,朱雀正在幫何夢姬救治。

「朱雀,她怎麼樣了?」葉雄急問。

「心臟受傷不是很重,休養一段時間就沒問題了。」朱雀回道。

作為鬼藥師的傳承,朱雀的醫術驚人,只要心肺不毀,人還沒死,她就有把握救回來。

「朱雀,多虧你在,不然的話,就麻煩了。」葉雄鬆了口氣。

何夢姬雖然不是他的女人,但是在他心裡的地位卻一點都不比身邊的女人低,他真不想她出任何的事情。

「咱們出去吧,讓她好好休息。」

朱雀說完,走了出去。

楊心怡走到何夢姬身邊,握了一下她的手,這才依依不捨地離開。

出去之後,自然是一番應酬。

喜宴一直延續到下半夜,客人這才陸陸續續離開。

作為夫妻,葉雄自然跟楊心怡安排在同一個房間。

晚上,兩人在房間之中擁抱著,葉雄正想親她,楊心怡推開他,紅著臉道:「要不,我還是去問問幽冥,不然的話,她又得生氣了。」

「管她幹什麼,咱們是夫妻,這身體是你的。」

葉雄不由分說,就除去她的衣裳,夫妻倆嘗試了一次久違的激烈。

事後,楊心怡一直在擔心,害怕幽冥突然找到自己,要奪回身體的控制權。

身上的感覺還沒退去,一旦出來,肯定會被發現的。

好在,幽冥好像很識趣一樣,一直都沒有出來。

兩人好不容易浪漫了一夜。

第二天,葉雄剛起來,愛羅莎就急匆匆地跑過來找他。

「江南王,有件事情,我跟你說一下。」

「什麼事情這麼焦急?」

「剛得到了消息,咱們的傳送陣被入侵,通往地球的傳送陣看護人員被殺,有不明人員通過傳送陣,進入了地球。」愛羅莎說道。

「什麼?」葉雄嚇了一跳,急道:「什麼時候的事情。」

「昨夜凌晨。」

「你們南域不是有老祖在嗎,怎麼發現不了?」葉雄急道。

南域有唯一通往地球的傳送陣,一旦被魔界入侵地球,那後果不敢想象。

現在二魔尊已經被殺,會不會魔界覺得對他已經沒有辦法,所以才決定下地球,準備找他的家人威脅他?

「不行,我要馬上回去。」葉雄急道。

地球之中,不但有他的家人,是他的故鄉,而且還藏著白虎神獸始祖,一旦被發現,那就是天大的壞事。

「你交待一下,我們馬上回去。」愛羅莎說道。

葉雄當下找到鳳凰,告訴自己要離開的事情。

他本來想帶上三靈的,但是三靈昨夜喝大了,全都還沒起床,況且以他現在的實力,根本就不需要三靈幫忙了,所以就沒有叫他們三個,跟楊心怡一起,快速回到南域。

南域的傳送陣遍布很多地方,並不像修羅界一樣,所以只花了一天時間,三人就到了南域。

「你們在此等一下,我再去詳細了解一下情況。」

愛羅莎說完,就離開了。 片刻之後,她回說道:「我們的傳送陣都是有影像的,這就是下界的人。」

愛羅莎在面前打開一個水鏡,上面記載著一個影像。

在通向地球的傳送陣入口,一名全身都裹在黑袍中的人,突然出手,以措不及防的手段,將那名看傳送陣的守衛殺掉,而且從他身上拿到傳送棒,這才走到傳送陣之中。

一道五彩光華,人就消失了。

至始至終,他都背對著影像,看不出身形,甚至連是男是女都看不出來。

「這人身穿黑袍,打扮很像魔界的人。」葉雄說道。

「是魔界的,被他殺死的護衛是中了天魔功。」愛羅莎回道。

「咱們馬上下界,回地球。」葉雄急道。

接下來,兩人通過前往地球的傳送陣,回到天涯海角上空。

再一次回到地球,楊心怡有些激動,畢竟她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回家了。

兩人化成兩道流光,快速朝京城的方向飛去。

不到一個小時,兩人就回到華夏京城的家裡。

此時正是中午,家裡只有父親葉遠東在家裡,妹妹在不家裡。

葉遠東正在花園裡澆灌,兩道流光化成兩人,出現在他面前,讓他嚇了一跳。

「爸,不凡呢?」葉雄上前急問。

葉遠東這才發現是自己的兒子,十分激動,說道:「你們回來了。」

「爸,你快告訴我們不凡在哪裡,他可能會有危險。」楊心怡急道。

「學校舉行野外活動,他應該是參加去了。」葉遠東回道。

「他在哪間學校?」

「京城第一中學。」

「什麼班級?」

「初二4班。」

葉雄聽完,跟楊心怡又化成兩道流光,朝第一中學而去。

去到那裡,葉雄跟楊心怡問清楚班上去的地方之後,再次朝京城中間的望風山而去。

望風山上,很多學生在那裡進入野外活動。

葉雄將靈識釋放出去,頓時整個望風山都被籠罩在他的靈識之下。

「找到了。」

兩人來到一塊巨石面前。

此時的巨石之上,站著兩個人。

一名是十三四歲的孩子,雖然個頭長大了一些,但是從外表來看,正是葉不凡。

此時葉不凡的背後,站著一名體身裹在黑袍之男的男子。

男子外表三十四五歲左右,瘦長臉,眼眶深深地陷了入去,嘴又細又長,一咧之下,露出白晃的牙齒,看起來有點猙獰,外表很是難看。

「不凡……你放開我兒子。」楊心怡激動地說道。

「別過來,不然我殺了他。」黑袍男子白骨似的手指,按在葉不凡的頭頂。

葉不凡比起三年前,個子又長大了不少,看到葉雄跟楊心怡,心情也非常激動。

父親他見過,但是母親,他從來都沒有見過,他這才發現,自己的母親,如此的漂亮。

「兒子,你放心,爸媽一定會救你的。」楊心怡激動地想撲過去。

葉雄連忙拉住她的手,不讓她衝動。

「怎麼現在才來,我都等半天了。」黑袍男子邪笑。

「你到底是誰?」葉雄冷冷地問。

「你不認識我,但是我認識你,大名鼎鼎的江南王,你現在已經名震五界了。你可以叫我小白。」

「你放開他,我可以放你一條生路。」

小白哈哈大笑起來:「我聽說江南王的智力不錯,怎麼我聽這話,腦子有問題啊!我如果想走,還會在這裡等你嗎?」

「你想怎麼樣?」

「簡單,把鳳凰令交出來,我就放了他。」

「鳳凰令不在我的身上,我已經把它交給金山寺。」

「我不管,反正一手交人,一手交令,好好準備鳳凰令吧,我會再再聯繫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