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亮聽不明白就道「媽媽!你回去吧!放心,我會有出息的!」。

慧娘媽媽聽了一把把牛亮抱住,眼光里突然閃現出淚花,慧娘強自控制住自己的情緒道「孩子,記住媽媽的話,錢不重要,重要的是人不能學壞,明白嗎?」

。 隨着林軒不斷的靠近,「嗡嗡嗡」的聲響也是越發的清晰!

不一會兒,林軒停了下身子,因為他遠遠的看到兩隻人頭大小的巨蜂正在緩緩的飛行着。

它們難道是在約會么,林軒找了個機會,扔了個偵查術過去!

馬尾巨蜂(普通野怪)

等級:23

HP:???

MP:???

攻擊:???

技能:???

……

眼前的馬尾巨蜂雖然只是普通野怪,但因為等級超過林軒3級以上,所以還是看不到具體屬性。不過再怎麼強,總不會比之前遇到的青紋巨蟒還厲害吧!

林軒對着其中一隻馬尾巨蜂,遠遠的扔了一個火蛇術!

「砰–!」

-800!

一個巨大的傷害數字在馬尾巨蜂的頭上升了起來!

「咦,怎麼這麼脆!」林軒看着這隻被攻擊到的馬尾巨蜂血量直接掉了三分之一,心裏暗道。雖然是普通野怪,但畢竟等級比自己高這麼多,應該沒這麼容易對付吧!

兩隻馬尾巨蜂在被攻擊到的同時就已經發現了林軒,只見巨蜂背上的兩對翅膀突然超高頻率的震動,一個恍惚間就衝到了林軒的跟前!

林軒被嚇了一跳,這是什麼速度,他們之間的距離足足有10幾米,可是這兩隻巨蜂只用一秒中就飛了過來!

危急關頭,林軒也是加快了自己的施法速度,在千鈞一髮之際往自己的前面釋放出了一道土牆!

「砰–!」

這兩隻馬尾巨蜂雖然速度超級快,但力量和血量似乎不是挺高,兩隻巨蜂撞在土牆上面后,搖晃了一下身子,開始緩緩的向上飛行,竟是繞過土牆繼續往林軒面門俯衝過來!

林軒看到巨蜂的力量似乎不如它的速度那麼恐怖后,心裏微微一定,在巨蜂剛剛越過土牆的時候,就扔出了自己的混合魔法雷電水箭!

雷電水箭打在巨蜂的身上,使得血量不高的巨蜂血量降到了一半一下,並且觸發了麻痹效果,移動速度也被減緩了許多!

馬尾巨蜂被減速后,林軒也終於能看清巨蜂飛行的途徑,預判性的往巨蜂的必經之路上釋放了一個盤卷火焰!

「嗞嗞–!」

血量剩餘不多的馬尾巨蜂直接被衝天的烈焰給烤焦了!

這次的戰鬥說不上有多驚險,只是馬尾巨蜂那詭異的速度着實有嚇林軒一條!不過還好巨蜂的力量和血量都不高,不然還真難對付!

林軒將爆出的金錢和裝備收入背包后,繼續朝裏面走去,既然這裏存在着巡邏的馬尾巨蜂,那麼想必蜂巢也應該不會太遠了!

……

緩步行走的林軒,不停的環顧四周,這一路上他也遇到了不少馬尾巨蜂,都有驚無險的把其一一擊殺,不過即使如此,他還是有點搞不懂這個任務要怎麼去完成,難道是要他把這森林裏所有的馬尾巨蜂都給消滅掉嗎!

走着走着,突然一些交錯的腳步聲和斷斷續續的交談傳入了林軒的耳朵里,林軒急忙停下前進的腳步,就最近的一個草叢裏躲了起來!

片刻后,只見兩個身穿黑色鎧甲的男子慢慢的從遠處走來!

「老羅,你有沒有感覺今天的馬尾巨蜂數量格外的少啊!」其中一名身材壯碩的大漢漫不經心的回頭問道。

「這片森林這麼大,誰知道它們是不是又換個地方棲息了!」跟在後面的則是一名消瘦的紅髮男子,理所當然的回答著。

「有可能,只是二寨主命你我二人需在這5日內抓捕200隻馬尾巨蜂!這都過去兩天了,我們連一半的數量都沒完成,照這麼下去,嘿嘿!二寨主的手段你我可是都一清二楚的!」壯碩大漢苦笑道。

「這有什麼辦法!馬尾巨蜂大多數都聚集在蜂巢附近,而蜂巢里可是有一隻可怕的峰后,以我們兩個的實力,瞬間就要被秒殺啊!」紅髮男子啐了一聲,接着說道:「所以我們只能在這外圍地段碰運氣,抓捕那些遊離在外的馬尾巨蜂!」

「誒,可惜這黒蜂葫蘆必須要將這些馬尾巨蜂溫養一段時間才能為之所用,不然你我也不會抓捕的這麼費力!」壯碩大漢看着手中一個顏色漆黑,樣式古怪的葫蘆抱怨了一聲。

「別說了,快點找吧!不要誤了二寨主的大事!」

兩人沒有再繼續交談,從林軒所藏之處快速經過,漸行漸遠!

林軒沉思了一下,剛才那兩人的談話自然被他聽在耳朵里!

「看來這兩人就是這個任務的關鍵!」林軒心裏暗道,悄悄的站起了身子,就兩人離去的方向跟了上去!

林軒一路上遠遠的跟着兩人,發現這兩人的實力其實不是很強,他們之所以能這麼肆無忌憚的抓捕馬尾巨蜂,憑的就是壯碩大漢手上的那個黑色葫蘆。

這個黑色葫蘆樣式及其古怪,竟是上部大於下部,跟普通的葫蘆完全相反,只見這個葫蘆的開口處可以冒出一股黑色的濃煙,馬尾巨蜂一靠近這股濃煙就會全身軟弱無力,從空中掉下來,不一會後就會順着這股黑色濃煙跟着進入黑色葫蘆里!

上次黑山軍埋伏青羅城城主,驅使的馬尾巨蜂應該就是被這兩人所抓,然後被這古怪的黑色葫蘆所馴服,才會聽從黑山軍的驅使!所以這次任務的關鍵應該就是那個黑色的葫蘆了!

林軒瞬間就理清了事情的來龍去脈,趁兩人背對着自己,毫無防備的時候,開始快速的聚集空氣中的火系元素,沒有猶豫,直接就釋放出了自己傷害最高的技能。

「真-火焰刀!」

背對着林軒的兩人聽到後面的動靜,連忙轉過身看去,可當他們轉過身的時候,駭然的發現一把聲勢浩大的火焰巨刃已經飛到了他們的面前,這個距離兩人剛剛反應過來,根本來不及格擋,只能眼睜睜的看着火焰巨刃打在了自己的身上!

「轟–!」

-920!

離火焰巨刃較近的紅髮男子直接承受了一記超強的攻擊,血量狂降!

待兩人看清偷襲他們的只是一個等級還沒自己高的元素法師后,拔出腰間的大刀,怒吼著朝林軒狂奔過來!

可就在他們剛剛起步的時候,鬱悶的發現自己腳下的土地瞬間變得非常柔軟,使不上勁,速度直接慢了下來!

造成這一幕的正是不遠處的林軒,林軒釋放出大沼澤術后,又輕擺法杖,只見密密麻麻閃著藍光的水箭朝着兩人飛去。

咻咻咻!

水箭速度急快且數量繁多,兩人雖然將手中的大刀舞的虎虎生威,但畢竟不可能做到真正的滴水不漏,還是有少量的水箭穿過刀網打在了兩人的身上!

雖然命中的水箭很少,兩人受到的傷害其實不高,不過林軒本意也不是想靠這個技能打輸出,而是為了觸發麻痹效果,進一步的減慢兩人的移動速度!

壯碩男子左手握緊黑色葫蘆,右手拿着大刀,笨拙的朝林軒慢慢靠近。不過身邊的紅髮男子可就靈活多了,只見他往左邊微微一晃,直接用手抓住了橫掛在空中的藤蔓,略微一使勁,整個人竟是騰空脫離了沼澤地,紅髮男子身手敏捷,就像一隻常年居住在深山的猿猴,三步兩步的順着藤蔓爬到鄰近的樹榦!竟是如之前的青紋巨蟒一般,順着粗大的藤蔓和樹榦朝林軒快步逼近! 能做私人醫生的人,必定是有深厚的醫學知識,還有一段時間的從醫經驗,而且在業內口碑良好。這類人雖然不在醫院坐班,但是還是要受醫學界的行業規範約束的,也不能胡作非為。

江南曦也查過楊亭的經歷,他是國內醫科大學畢業,又到國外深造多年,又回到國內,在醫院從事了近十年的職業生涯。因為不再適應高強度的工作,才轉做私人醫生。

因此,他很愛惜自己的聲譽的。

所以,江南曦說要起訴他,楊亭就先慌了。

但是楊亭也不是那麼容易被嚇住的,他短暫的慌亂之後,就冷靜下來。

他對江南曦說道:「江小姐,你別激動,我很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聽我說,雖然這處方看着是我的筆跡,但是很有可能是模仿的。我從沒有開過這樣的處方,就算是在法官面前,我也可以問心無愧!至於這張血液檢查報告,我只能說,我從來沒有給董事長開過,這麼大劑量的肼苯噠嗪!」

江南曦抓過那張處方,和檢測報告,再次拍在桌子上,她站起身,居高臨下地望着楊亭,眼眸如兩道冰箭,逼視着他:「楊醫生,在證據面前,你任何的解釋,都是掩飾你的心虛!就算這葯沒有經過你的手,你做為我爸的私人醫生,也難逃瀆職之罪!你對我爸的病發,負有全責!你既然不對我說實話,那我就只好向衛生監督管理局舉報,並向法院起訴!你就等著收法院的傳票吧!」

她說完,把那三瓶葯,和處方以及檢查報告,都塞進了自己的包里,轉身就走。

楊亭連忙站起身,急切地說道:「江小姐,等一下!」

江南曦頓住腳步,冷臉看着他:「你還有什麼話說?」

楊亭連忙說:「董事長發生這樣的事,我也很抱歉。我承認,我給董事長開過肼苯噠嗪。你也知道,這種葯,對擴張血管效果很好。也許是夫人,或者傭人,不懂用量,才導致董事長服用超量,所以,與我沒有關係!」

江南曦冷笑着看着他:「你這麼拙劣的理由,你覺得我會信?反而,你這說法,讓我更加相信,這件事與你絕對脫不了干係。因為我可聽說,你和我那個后媽,可是不清不楚的……」

楊亭的臉,瞬間就白了:「江小姐,話可不敢亂說!」

江南曦逼視着他:「我有沒有亂說,你心裏最明白!」她說着,向他靠近一步,低聲道:「你現在只有兩條路,要麼告訴我,我爸爸發病的原因,要麼我只能訴之於法律!」

楊亭望着江南曦,心裏在打顫,臉上卻強自保持鎮靜:「如果江小姐執意不相信我,你去告我好了,我身正不怕影子歪!」

「好,你最好在法庭上,也能這樣強硬!」

江南曦說完,帶着祁澤,離開了茶社。

她此次找楊亭,也只是震懾一下他。她知道,即便自己要告他,也只有那張檢測報告做為證據,但是卻不足以打敗楊亭。

但是他的態度,讓江南曦覺得,他也許會給自己帶來一個驚喜!

因此,她一上車,就對祁澤說:「我們去找下楚延律師!」

很快,兩個人到了楚延的律師所,見到了楚延。

江南曦說明自己的來意,讓他做為江南曦的律師,向楊亭發送了律師函!神武道場,並不在神武學府之中,而是位處另一個大能開闢出來的獨立空間之中。

要想進入其中,需要特殊的空間傳送靈陣。

當林寒,以及十大弟子,隨著辰心雪走入了武主殿後,他們看到了,東廠武主一身大衣,負手而立,正站在武主殿中央。

嗡!

他的身前,大地之上,一座散發矇

《龍血神帝尊》第九百一十二章賭約 他開始懷疑先前的認知:難道她根本就對他無意?只是自己一廂情願?

一行人氣勢洶洶衝上二樓,按理說早已驚動了掌柜和小二,可奇怪的是,竟然沒有半個人向前問話。

上官雲曦沒想通,一扭頭,看見淡定看戲的某人,終於明白了。

「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這雅仙樓是你的地盤?」

某人挑了挑眉:「才知道?」

上官雲曦絕倒,難怪肖諾前腳約見她,這人後腳就趕到,消息這麼靈通,原來如此!

那邊,京玉川死死盯著房裡,他就想看看,她到底跟誰吃飯。

可惜那些男的大多背對著他,不過可以看出來,年紀都不大,年輕有朝氣。

她喜歡這樣的?

「聽說孔小姐學得一手好廚藝,有機會定要見識見識。」

「對對,何止廚藝,聽說女紅也是頂好的。」

京玉川聽見他們的談話,眉頭緊緊蹙起,心底很不舒服。

有一種自己的東西被人覬覦了的感覺。

此時的孔佩如簡直生不如死,她心裡有了京玉川,自然就看不上別人。

尤其這幾個男的,總是找她答話,而自家二哥三哥在旁邊,她又不能裝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