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十年前的那場星痕帝國的學院大比的話………

「哈哈哈哈,我還以為需要更多的時間和刺激,才能夠將這群孩子從自己很弱小的觀念之中給拉出來。」

「但是,現在已經不需要那麼的麻煩了。」

元鳴欣慰看著特殊班中那幾個剛剛上場被橫掃的學員。

特殊班的弱小隻不過是暫時的而已,區別於主流能力系的他們,在教導上面雖然不如主流能力系方便。

但是,一旦他們尋找到了自己的路,那麼他們將會有著無限的可能。

只不過,這個過程,或許會漫長一點。

經過了治療之後,源樂心的傷勢已經好了差不多。

當第二天,秦岳三人再一次的出現在特殊班的教室之中的時候,秦岳能夠明顯的感受到氣氛的變化。

「秦岳,對不起~」

感受著眾人灼灼的目光,秦岳急忙在身邊的空位上面坐了下來。

還沒有等到秦岳坐穩,秋瑩便是跑到了自己的身邊,滿臉歉意的低聲向著秦岳道歉。

「之前是我的錯,還希望你能夠不要放在心上,以前對於你的實力的懷疑,很抱歉!」

秋瑩深深的向著秦岳鞠了一躬。

「喂喂喂,你不要這樣~」

秦岳急忙的將秋瑩給扶了起來,坐在後面的郝松同樣向著秦岳歉意的笑著。

郝松的身上同樣也有著傷痕,昨晚的比試,同樣也上了台,郝松很清楚自己同秦岳之間的差距。

對於這個未來的強者,郝松還是不想與其過多的交惡,在他的勸說之下,才出現了現在的情形。

「過去的事情,就算了,不過,還是希望你能夠看清楚魔法師的地位,只有尊敬別人,別人才會尊敬你~」

秦岳搖著頭,低聲的向著秋瑩說著。

「是是是!」

秋瑩自然明白秦岳所言何事,連連的向著秦岳應著。

上課的鈴聲很快響起,元鳴的身影出現在教室之中。

不過,元鳴陰沉著的臉,卻是令教室之中的眾人,倍感壓力。

學院可是明令禁止私鬥,昨天特殊班的人,幾乎全都去了比武場,誰都不知道元鳴會對他們做出怎樣的懲罰。

「向迪!道剛!郝松!…….」

元鳴板著臉一個個的點著名字,所有被點到的人,全都默默地站了起來。

他們,全都是昨天上揚的人。

「秦岳!源樂心!」

班級之中站起了數十個人,元鳴沉默著看著他們,教室之中顯得更加的壓抑。

「你們!」

元鳴大聲的向著眾人說著。

聽著元鳴的聲音,站起來的眾人不禁將自己的頭低了下來。

「做的很好~」

元鳴微笑著看著幾人,教室之中的學員,被元鳴搞的一愣一愣的。

——————————–

求推薦,求收藏 「特殊班,曾經有屬於它的輝煌,只是,在經歷了一些事情之後,特殊班才會淪為現在這般模樣。」

元鳴平靜的看著教室之中的所有人。

「昨天的比試,想必,你們的心中已經非常清楚自己與其他能力系學員之間的差距。」

聽著元鳴的話,眾人默默地將自己的頭低的更深。

「這是事實,我們暫時無法改變。」

「你們的魔法,加上大多數人的家庭情況,決定了你們無法在學院之外獲得什麼良好的教育。你們,比不上其他能力系的學員,很正常。」

「但是,你們還有著追趕的時間!你們的能力或許比不上其他系的學員,但是,你們的能力,卻有著他們甚至連你們自己都不了解的特性。」

「正因如此,特殊班才是洛心最為特別的班級,正因如此,你們擁有著無限的可能!」

元鳴看著教室之中的所有的學員,大聲的向著他們說著。

「你們,還有一個月的時間去追趕,一個月之後,就是洛心學院的新生大比,哪怕你們最終輸給了別人,我也希望,你們能夠用自己的行動,告訴你們的對手。」

「你們!不是任誰都能夠揉捏的軟柿子!」

元鳴的一番話,直接點燃了特殊班所有學員心中的渴望。

他們的起點是低,但是,這不代表他們的成就會比其他人低。

他們要告訴所有人,特殊班的人不是那麼好欺負的!

一個星期的時間,很快便是過去,洛心學院迎來了各個班級的內部比拼。

「秦岳對方武星。」

「我認輸!」

「秦岳勝~」

「下一場……….」

特殊班的初級比武場之中,內部比試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所有人都鉚足了勁,他們想要在全洛心比試的時候,證明自己。

而秦岳幾乎是所有人之中最為輕鬆的一個。

特殊班的學員就好像是約好了一般,每一個與秦岳對局的人,都是第一時間認輸。

秦岳從開始一直到現在,一個上午的時間,都沒有出手的機會。

「下面宣讀代表特殊班出戰的人員名單,秦岳,向迪,道剛,丁辰,千千石。」

特殊班的比試,在午飯之前結束,元鳴宣讀著人員名單。

不知是不是今天洛心統一新生班級內部比試的緣故,洛心的食堂之中,出現了大量的新生。

「我已經搞到了其他班級的情況了!」

在第一場比試認輸之後便是消失掉了的融田,在秦岳剛剛打好飯的時候,出現在秦岳的身邊。

「哦?那找個地方說說看~」

秦岳向著眼前的融田笑著,端起自己手中的兩份飯,向著融田示意著。

「我們這一屆的新生幾乎是洛心學員歷年來最強的一屆,三階的魔法師一共有近二百個,這幾乎佔了新生的十分之一。」

「各個班級角逐出來的人員,全部都是三階的魔法師,這些人的基本資料,我都已經找到了,而且,我還搞到了他們的戰鬥錄像~」

當幾人在食堂尋到了一處相對偏僻的地方之後,融田很是高興的對著眼前的秦岳低聲的說道。

「戰鬥錄像?這麼厲害?」

秦岳有些驚訝的看著眼前的融田,基本資料這種東西,只要花費點心思就能夠搞定。

但是,戰鬥錄像,這東西可不可多得,畢竟這是別人班級的內部比試,為了保證自己能夠在學院內比試取得好的成績,各個班級都會做好保密的工作的。

「那是~」

融田很是得意的向著秦岳說著。

「我們回去再研究,現在先吃飯,不然等一下就要涼了~」

秦岳笑著向著融田說著。

「喂喂喂,這裡還有一個人呢~不要視而不見好嗎?」

源樂心看著身邊二人,頓時翻起了白眼,早知道他就不來吃飯了~

「怎麼,還需要我提醒你吃飯嗎?」

秦岳翹起嘴角,「和藹」的向著源樂心低聲的說著。

「不用,不用!不要啊~」

源樂心被秦岳抓住了死穴,腰間被撓起了痒痒,笑聲頓時傳遍了整個食堂大廳。

「看你小子還陰陽怪氣的不~」

秦岳看著眼前幾乎笑岔了氣的源樂心,終於停下了手上的動作。

正當這個時候,一個身影站在了秦岳的身邊。

「額….請問有什麼事情嗎?」

秦岳有些茫然的看著眼前的女生。

「謝謝你~」

安然靜靜的站在原地,用著幾個人都能夠聽到的聲音低聲的說道。

「啊?」

聽著安然的話,秦岳更加的迷茫,自己什麼時候幫助過這個看起來很不錯的女孩了?

「哇,秦岳,你是什麼時候背著我乾的?」

終於緩過勁來的源樂心,張口就說了一句。

「看來我剛剛的力度小了一點啊~」

秦岳說著便是對著身邊的源樂心實施著「酷刑」。

「安然,你在這裡啊~我找了你好久了~」

當安然剛剛走出食堂的時候,一個看起來相當帥氣的男生急忙的從一邊跑了過來,低聲的向著眼前的安然說道。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安然冷漠的看著眼前的男子,低聲的說著。

眼前的陳逸,是星痕城陳家年輕一代之中的佼佼者,原本憑藉陳逸的能力,考進星痕學院完全沒有問題。

但是,陳逸卻是來到了洛心之中。

「我為什麼就不能來這裡?」

陳逸向著安然笑著。

「我不喜歡你,你不用再在這個地方浪費時間了~」

「沒關係啊~我喜歡你啊~」

陳逸的表情沒有絲毫的變化,依舊是滿臉的笑容。

安然冷漠的看了眼前的陳逸一眼,而後便是徑直的離開。

總裁翻車:說好的柏拉圖呢? 「安然,安然,我們去吃飯吧~」

「安然~」

夜晚漸漸的降臨,這裡是洛心學院專門在訓練場中劃歸給特殊班的區域。

在大略的瀏覽了融田搜索來的信息之後,秦岳便是感覺到了很大的壓力。

三階魔法師,只是各個班級遴選的最低標準而已。

資料中的三階法師,已經大大的超出了秦岳對於三階這個階段的理解。

幾乎從中抽出任何一人,都能夠輕輕鬆鬆的擊敗當初差點殺死自己的毒蛇。

綜合判斷下來,秦岳有些無奈的發現,自己可能會是所有參賽者之中墊底的存在。

緋色豪門:錯惹律師總裁 雖然自己體內的魔能逼近四階魔法師的程度,但是,自己卻是無法動用分毫,他就是一個頂著最強三階法師名頭的普通人。

———————-

求推薦,求收藏 而且,參賽人員之中,有著幾個人擁有著魔裝。

魔裝的威力,秦岳已經在奈平那裡體會過了。

如果不是秦岳的身體素質強橫的話,或許自己根本就沒有辦法獲得施展出蛇形步的機會,更不用說拖延到最後的關頭,打敗奈平了。

秦岳默默地用著自己的學生卡將重力室的大門打開,重力室的使用,每一個小時都會消耗一百點貢獻點,

秦岳的卡中只有學員贈送的一千點貢獻點,也就是說,秦岳最多只能在重力室裡面待上十個小時。

重力室中空無一人,這種鍛煉身體的地方,在洛心學院之中,並不很討學員們的喜歡。

畢竟他們都是魔法師,即使是近戰法師,也不會想要體驗這種令人很不舒服的鍛煉方式。